权少悠着点悍妻快跑了第7章

权少悠着点悍妻快跑了第7章

言情小说 2021-06-19 17:49:14

权少悠着点悍妻快跑了第7章

权少悠着点悍妻快跑了第7章

分类: 言情小说时间: 2021-06-19

“白总监早上好!”,小徐笑脸盈盈的走向我的身边和我打起了招呼,然后将一杯热腾腾的咖啡放在我的办公桌子上:“今天天气这么热,白总监您干嘛还带着一条丝巾,捂着多热啊?还是把丝巾给放下来吧!”。


我手里抓着脖子上紧紧地围着的丝巾两侧,她根本就不知道我的脖子现在已经是惨不忍睹,被权律瑢掐住的脖子印还没有来得及消掉。出于心情不好,加上工作上的不满意,我立马冷着脸,将手里的方案表丢还给她:“给我重做!”。


“可是您昨天不是还说,这个方案可行的吗?”,小徐一脸懵逼的看着,白蜜梵转身离开的背影,嘀咕起来:“我说今天她是吃了炸弹了吗?还是老公出轨了?还是咋滴了?真是......讨人厌......”。


“所以说,你现在想要和权律瑢提出离婚?”,白蜜梵的弟弟白其深诧异的看着姐姐的表态:“你知道你现在在说些什么吗?权律瑢呢?他说了什么?他同意吗?还是说,他向你提出来的?”。


“他同意不同意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必须和他离婚!”,我愤愤不平的对弟弟表明态度:“这段婚姻我忍的够久了,他害死了我们爸妈还不够,还有咱们妹妹也被她害得,到现在都只能够躺在医院里面昏迷不醒,你明白吗?”。


说到这件事情,白其深明显沉默了好几下,但是转过头来,他又开始打算劝导姐姐白蜜梵:“这件事情,他确实有错在先。但是,那天晚上出了车祸,他自己也受伤了,受到惩罚了。”。


“如果那天,他听了我的话,不要酒驾,酒驾实在是太危险了。那么爸爸那晚就不会出事了,妹妹也不会变成植物人,还有妈妈也不会因为这些打击倒下,忽然心脏病突发就死亡了。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因为他,那天我不让他开车,他反而生气的推开我。他那天因为得知向学兰和她老公蜜月回国,心情突然就不好了,还一直给爸爸和自己灌酒,根本不听我劝。我不让他开车,他不仅不听话还对爸一脸臭脸的问爸爸,语气很凶且不耐烦的表示,你到底要不要坐,不坐拉倒。爸爸最后为了缓和气氛主动坐到副驾驶位置,妹妹也跟了上去。只有我,气的一怒之下转头就走了!我多么想,那时候死的那个人是我,这样爸妈还有妹妹就不会变成这个样子了!”,我几乎是歇斯底里的喊出了自己内心压抑已久的内心深处的崩溃感,我没由头的开始不争气的掉眼泪:“阿深,你说我该怎么办?我根本不爱他,他也不爱我,我们强加在一起本来就是个错误......”。


因为姐姐白蜜梵的哭声引来了外面员工的注意力,白其深赶紧把门窗都锁好了,窗帘也全部拉了下来。办公室里只有白其深和姐姐白蜜梵两个人,白其深几乎能够听到姐姐难受的哽咽声音。


其实白其深何尝不难受呢?本来相亲相爱的父母还有可爱的妹妹,都是他心尖抹不去的肉:


“姐,这两年咱们白氏集团刚刚步入稳定阶段,你知道咱们爸刚走的那段时间。白家那几个老狐狸,正等着看咱们资历浅薄的姐弟俩的笑话呢。他们本着坐收渔翁之利的念头,想要收购我们手上的股份,然后一家独大。现在咱们主要依靠权家的业务来源,以及权家,家大业大,在咱们江郢城的威望也是数一数二的......那群老狐狸碍于权势,倒也不敢与咱们正面交锋,只敢做些小偷小摸的假把戏。但是我们要知道的是,一旦你和权律瑢离婚!第一个掀起腥风血雨的对象必然是咱们白家内部人员,不要忘了咱们二伯三伯那边可是一直紧盯着我们这边的一举一动。现在正是特别时期,我希望姐你不要因为一时之气,而将爸妈生前一手建立的白氏集团直接毁于一旦呀!”。


我知道其深的话很有道理,我也知道现在我不是愁眉苦脸,多愁善感的时候。我接过了其深递过来的纸巾,擦干眼泪,转身跑到卫生间。用冰水捋过脸颊的肌肤,冰冷刺骨的感觉让我瞬间清醒了不少。


确实,现如今白氏集团的多重业务都是依靠着权氏集团赠与的,也就是说白家能够在江郢城有了今时今日的让很多贵族地位的优待,权家有着不可磨灭的功劳。


下午,一整个下午的时间,我都将自己投入在工作之中。除了,其深拿了一盒蛋糕给我当点心之外。我并没有吃太多东西果腹,当我抬着头发现下班时间早已经到了。


我打开办公室的大门,对着外面同样也在加班的同事们宣布道:


“好了,大家都辛苦了,时间不早了,大家都先回去吧!”。


就这样也不过眨眼的功夫,在下班通知一到的瞬间,员工们都在内心的欢呼雀跃之中离开了办公大楼。


只留下,独自收拾办公室杂物的我,我深呼吸,拿起手提包,正打算离开的时候电话突然响了起来。


“喂,”,是林月芯的声音,林月芯声音有一点儿激动地悄悄对着白蜜梵说:“蜜梵,你猜我刚才遇见谁和谁了?”。


我慵懒地把手提包放在桌子上,坐在办公椅上,葛优躺地表示:“我说,你这么激动干嘛?你遇见了谁?和我半毛钱的关系啊?”。


“就是和你有关系啊!笨蛋!”,林月芯恨铁不成钢的表示:“我刚刚看到你的老公和大明星向学兰走到一起,他们还在十一楼开了一个总统套房。看来新闻里向学兰和她的年下男老公婚变的传闻有可能是真的,诶我说蜜梵你要不要过来看看?”。


过来干嘛?过去捉奸吗?庆祝权律瑢终于泡上他的白月光女神——向学兰了吗?我在心中冷冷一笑,甩了甩头发,然后想了想还是表示:


“行吧!我现在就过来,你帮我看紧点。”。


“好!放心吧!姐妹,包在我身上!”,林月芯紧张的挂完了电话,她那一副饶有兴致摇晃着狐狸尾巴的小表情完完全全暴露在对面向她走来的坐班经理眼里。


“小林,工作不认真也就算了,表情管理还这么差,合适吗?说吧,你又打算看什么好戏了?”,王经理一脸鄙夷的看着这个一肚子酸水坏水的坏姑娘:“有时间花这些心思在别人身上,还不如好好工作,趁着自己如花的年龄把自己嫁出去,不好吗?”。


林月芯知道自己想要在这里混就必须讨好经理本人,即使经理说再难听的话,她都能够接受的起,更何况区区这些话:


“王经理你说的是,谢谢王经理的指教,我知道错了,王经理有没有合适的对象,要不给我介绍一个呗!”。


“小林啊,我可不敢给你介绍,我晓得啊!你这姑娘贼精明着呢,一般的男孩子你都不一定看得上。”,王经理知道林月芯到底就是那种典型的绿茶婊,仗着自己有几分姿色,吊着几个富二代,却迟迟不肯选择一个直接嫁了的原因就是,她实在是太贪心了:“好了,等会有客人来的时候,你好好招待下,我先回去换班休息了。”。


没过多久,林月芯站在前台接待处,终于看到了白蜜梵的身影。然后借着自己在酒店工作的便利之处,便直接带着白蜜梵来到了木槿大酒店的十一楼,并且还锁定了权律瑢和向学兰两个人所在的房间的大门口。


我站在门口站了一会儿,我并不确定里面是不是我想要看到或者我猜测的那个人,我也必须承认,我自己还是有些犹豫了一下。我没有敲门,而是在想着:


“站在门外想着里面等着我的画面究竟是什么呢?”。

推荐阅读指数: ★★★★★安卓客户端阅读苹果客户端阅读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