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甜的恋爱不属于我第7章

甜甜的恋爱不属于我第7章

言情小说 2021-05-08 17:55:02

甜甜的恋爱不属于我第7章

甜甜的恋爱不属于我第7章

分类: 言情小说时间: 2021-05-08

第二天,周鲤一大早来到教室时,只觉得好像有哪里不对劲,怪怪的。

她手脚很轻地放下书包,刚想转头跟陈砚显说些什么,就见后排方志豪“腾”的一下站了起来,望着她,涨红脸唇微动。

“周鲤。”坐在那的陈砚显蓦地出声,打断空气中莫名的氛围。

“李老师叫你去他办公室一趟。”他黑眸幽深,周鲤呐呐张唇。

“啊?”

“快点。”陈砚显沉下眼,冷声催促。她挠了挠头,心想可能是昨天的事情,随即“哦”了声,从包里翻出检讨书转身出去。

教室门口,周鲤身影消失,方志豪扭头瞪着陈砚显,先前那一瞬鼓起的勇气和决心不知为何消失得无影无踪。

“我不会放弃的!”他酝酿数次,最后只丢出一句苍白的狠话,陈砚显眼里划过不屑,脸却绷紧。

周鲤从李青天办公室回来,竟然得了一番夸奖,表扬她认错态度良好,自觉性高,还知道一大早就主动把检讨交上来。

她满头雾水,猜测是不是最近学生太闹,把李青天都折腾得神经错乱了。

周鲤一回去就立即和陈砚显分享这件事,只可惜他好像兴致不高的样子,并且一上午都对她爱答不理,不知道吃错了什么药。

中午吃完饭,周鲤刚准备趴桌上午休一会,面前突然落下一片阴影。

她抬头,方志豪灿烂笑脸正在顶上,手里拎着一大袋水果放到她桌面。

“周鲤,你不是喜欢吃橘子吗?给你。”

“不用了!怎么突然给我买橘子...”周鲤惊讶,连忙推辞,只可惜方志豪不容她拒绝,把东西往她怀里一塞便带着他那群兄弟们走了,临出门前还不忘回头对她露出一个神秘微笑。

她:?

周鲤对着面前这袋橘子干瞪眼,橘子个头极大,一个个黄澄澄亮锃锃,满满一袋,够她吃一个星期了。

周鲤无奈,准备等方志豪回来还给他时,旁边蒋布谷已经敏锐凑了过来,眼疾手快扒拉开了袋子,从里头摸出橘子迅速剥开放进嘴里。

“甜!”她眯着眼睛满足道。

“.........”

“这是我准备还给方志豪的!”周鲤压低声音,有些生气。

“你有没有搞错?”蒋布谷看她一眼,不可思议,“人家方小霸王送出的东西你还敢退回去,不怕他打你?”

“啊...”周鲤受到惊吓,喃喃,“不至于吧...”平时和他接触好像不是这样的人啊。

“怎么不至于,不信你问问其他人。”蒋布谷已经吧唧吧唧吃了起来,一边剥着橘瓣往嘴里送一边不由点头夸赞。

“这橘子不错,甜。”

“真的吗?”周鲤将信将疑,也忍不住伸出试探的手,刚准备拿个橘子出来吃,后头突兀传来桌椅碰撞声,响动刺耳,她回头。

陈砚显坐在那,莫名其妙瞪着她,眼底似乎藏了怒火和控诉。

周鲤脑中一呆,本能察觉到他情绪不佳,脸上愣愣的,随手从旁边袋子里摸出一个橘子递到他面前,讨好道:“陈砚显,你心情不好吗?要不要吃个橘子,很甜的。”

“.........”陈砚显咬牙,沉着脸。

“不吃。”

“有这个吃橘子的时间不如去多做几道题,上次数学考了几分心里没点数吗?”

周鲤表情一顿,被他嫌恶的语气弄得有点受伤,低下眼,慢慢收回手。

“好吧。”她叹了口气,转过身。

“你不吃就算了。”

周鲤和蒋布谷互相对视,摸不清他这是怎么了,刚想把桌上那袋橘子一起收起来,就听到后头声音再次毫不留情地响起。

“你也不准吃。”

“?”她飞速扭头看他,眼神控诉。

陈砚显面不改色,“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谁知道方志豪打什么注意,待会等他回来你把东西还给他。”

周鲤咬唇,许久,隐忍地点点头。

“喔。”她小脸认真严肃,开始收拾着把那袋橘子整整齐齐系好放在桌旁,蒋布谷看着那个打得死死的结,再看了眼手里已经吃完只剩最后一瓣的橘子,恋恋不舍咽了下口水,摇头直叹气。

下午上课前,方志豪回来了,周鲤提起那袋橘子走过去还给了他,因为愧疚,不好意思地解释了一会,两人说着话,周鲤站在桌边低眉顺眼,男生仰头看她,脸上全是掩盖不住的欣喜。

蒋布谷坐在那胆颤心惊。

她目光僵硬直直盯着陈砚显手里那支笔。

“咔嚓,咔嚓——”

男生垂眼,神色阴晴不定,大拇指按着圆珠笔,一下,又一下。

终于。

只听清脆“嘣”的一声。

那支笔在他手里断掉了。

蒋布谷肩膀不自觉一抖,仰头注视着周鲤面带笑容一无所知地走过来,迅速转过身子,在心底为她默默祈祷。

......

周鲤和陈砚显冷战了。

足足三天,这是两人认识以来第一次吵架并且如此持久。

事情发生得莫名其妙。

原因是以往总有求必应的陈砚显,突然一改先前,对她横眉冷眼不说,还特别刻薄,周鲤被这样对待了几次,几乎是忍住泪,在心里发誓再也不和他说话了。

紧接着,她就发现自己生活陷入困境。

上课开小差没人帮忙看着老师,于是只好在底下正襟危坐,一瞬不敢放松紧盯黑板。

电影没人帮忙下载,追到一半的恐怖故事被迫剧情中断,戛然而止。

老师布置的练习题不会,只能自己坐在位置上抓头挠腮。

课间时间习惯性转头过去和他闲聊,脖子扭到一半,才想起来两人正在冷战,于是硬生生扭回来,独自苦闷趴在桌上发呆。

......

诸如此类,数不尽数。

周鲤憋闷不已,痛苦不堪,在课堂的随机测试中也心不在焉,直到试卷发下来,她准备拿笔写名字时,才发现自己的中性笔已经没墨了。

蒋布谷只剩最后一支笔,歉意地朝她摇摇头,前面坐着的同学方才出去还没回来,旁边的同桌隔了一条走道,连叫两声都没有反应,沉浸在了试题里。

周鲤偷偷瞥了眼讲台上面无表情视线时不时扫过来的李青天,感觉自己举步维艰,咬咬牙,身体不甘不愿往后一靠,稍侧过脸,声音低若蚊蝇。

“能不能、给我借只笔。”

说完,她内心忐忑几秒,不确定陈砚显会不会趁机羞辱她一通,如果这样,周鲤已经脑补出数十种和他绝交的方式了。

短短时间,后头传来细碎响动,没多久,一支黑色签字笔被递到身旁,陈砚显一言不发,右手举着笔没看她,压低眼睫检阅着试卷。

周鲤看着他眉目沉稳的侧脸,蓦地,眼眶突然一热。

跟朋友吵架太难受了。

周鲤和陈砚显的友谊,可以追溯到六年前,两人还刚从小学升初中的时候。

恰逢周父工作变动,周鲤随着他们转学到另一个城区,陌生的环境,从小玩到大的小伙伴都被分开,周鲤到新学校报道第一天,一个人都不认识,偌大的教室她独自坐在那里,周围空了一片。

陈砚显就是这时候进来的,那会他和卫修杰就玩在了一块,夏天尾声的阳光是金黄色,两人勾肩搭背从一片灿烂明亮中走来,男生在笑着说话,越过周鲤,最后在她身后拉开椅子,伴随着书包落下咚的一声,不轻不重,有什么东西好像变得安定。

开学第一堂课便是摸底考试。

两人说的第一句话,是在悉悉率率纸张翻动声中,一只手从后头伸过来轻拍她手臂,还未经历变声期的男生嗓音清澈。

“同学,能借给我一支笔吗?”

......

那时的陈砚显和现在不太一样。

个子不高,五官秀气干净,虽然都有点冷淡寡言,但接触久了,会发现他其实是个温和无害的男孩子。

周鲤初时以为他是慢热,作为前后桌,很快和他熟悉起来,成为了她在班里交到的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朋友。

那段时间因为陈砚显,周鲤很快适应了陌生学校和同学,好长一段时间他们都会在上下学路上偶遇,周鲤还特意让周母多做了一份早餐,看到他时会分给他。

就因为这类似于“雏鸟情节”的莫名心态,即便后来周鲤认识了很多新的人,她也一直把陈砚显当成自己最好的那个朋友。

安静教室,拿着手里的笔,周鲤越想越难过,她决定做点什么来挽回两人的友谊。

哪怕陈砚显肆无忌惮地伤害了她。没关系,她有宽广心胸可以包容自己的朋友。

下了课,周鲤去学校超市买笔,还特意在货架上挑选许久,最后拿了一盒小小爱心形状的糖果,一起去收银台结了账。

回到座位时,她不自觉低头摩挲着盒子上的小蝴蝶结,咬咬唇,拿起那支借他的笔转过身。

“还你。”她低声说,未等陈砚显反应过来,又立刻把另一只手里紧紧攥着的小盒子放到他桌上。

“别生气了。”她哄道。

面前许久都没有声音。

周鲤忍不住抬起眼偷偷看他,陈砚显神情难辨,眸子紧紧盯着她放下的那盒糖,嘴角抿直。

“你知道我为什么生气吗?”须臾,他出声问,周鲤唇微张,露出茫然。

“啊...?”

“算了。”许久后,陈砚显自嘲一笑,想不通自己为什么要和她计较。

明明她还什么都不懂。

晚自习前,陈砚显和卫修杰打完篮球,距离上课还有十分钟,回去路上不经意经过奶茶店,门外挂出了每周新品,焦糖黑砖小芋圆。

他停住脚步。

陈砚显提着一杯奶茶走到教室时,班里人都来齐了,老师还没到,一片乱糟糟。

他搜寻到周鲤的身影,唇边上扬,还未来得及走过去,就看到她桌上摆着的那杯奶茶,以及,方志豪碍眼的笑脸。

卫修杰不防他突然停下来,脚底急刹车差点撞到陈砚显后背,抱怨刚脱口而出,便见他把手里拎了一路的奶茶毫不留恋地丢到了垃圾桶,盯着那一处目不转睛。

他心口一跳,预感到了有某种大事发生的前奏。

推荐阅读指数: ★★★★★安卓客户端阅读苹果客户端阅读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