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我被废了第5章版

第一章我被废了第5章版

言情小说 2021-05-08 15:25:02

第一章我被废了第5章版

第一章我被废了第5章版

分类: 言情小说时间: 2021-05-08

片刻。


“这件事情我知道了,你下去吧!”


光孝帝缓缓抬头看了一眼周怔说了一句,随后拿起身前的奏折继续查阅,仿佛刚刚的事情都没有发生过。


周怔愣了一下。


“父皇?”


周怔想要继续说什么,但是被光孝帝身旁的御前公公,大内总管魏高缓缓摇头拦了下来。


魏高在光孝帝身旁服侍有十年之久。


不说对光孝帝的性格,想法了如指掌,但也是能捉摸一二。


看到魏高摇头。


周怔没有继续说什么。


“儿臣告退!”


周怔从御书房出来。


片刻之后魏高也走了出来。


“公公您为何不让我继续说下去?”周怔有些不明白,倘若自己在说一句,皇上必然会对废太子严惩不贷。


“鲁王殿下,您还是不明白皇上的心思。”魏高摇头说道。


鲁王周怔非常聪明,可怎么就不知道察言观色,在周怔告状的时候光孝帝就已经有些不悦。


“为什么意思?”


“您和废太子是亲兄弟,常言道打断骨头连着筋,陛下年轻的时候经历过夺嫡之争,所以他不愿意看到你们兄弟相残的事情。”


魏高说道。


周恒被废,周怔立马就过来踩上一脚,这不是骨肉相残是什么?


“那?”


周怔心说难道自己多此一举了。


“王爷您还是回去准备一年后的和南梁棋道大比,那才是你一展才华的机会。”魏高说道。


周怔听完了魏高的话,脸上露出欢喜之色“多谢公公提携,在下没齿难忘。”周怔像是恍然大悟。


长安城外。


周恒带着李二,张三离开了长安城。


真的是得道者多助,失道者寡助。


身为太子的时候周恒周围那可真的是围满了一群人,纷纷巴结自己。


现在自己被废,一个个见到自己像是过街老鼠,一路过来,周恒总算是知道了人情冷暖。


“公子!”


“没必要担心,不就是太子之位,老子还不稀罕。”


周恒愤愤不平的说道。


太子之位虽然好,但是容易让人惦记,自古以来能有几个太子是顺利做皇上的?


想要活得长就要远离太子。


因此在周恒看来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拿出二十两,三人租了一辆马车。


三天时间过去。


周恒终于来到了寒山寺。


青山绿水,景色宜人。


放眼望去绵绵山脉,山峦起伏,树林覆盖山体犹如裹上一层绿布。


来到山脚。


抬头望去,在半山腰的位置有一座寺院,从寺院的规格看不是一个很大的寺院。


“这就是寒山寺?”


周恒指了一下寒山寺问道。


“没错。”


李二点点头。


“这香火也不怎么旺盛啊!”周恒有些诧异,自己好歹也是大周太子就算是被废了,让自己悔过也没必要在这么偏僻的地方。


他可是每天都要看妞的,要让自己的心情愉悦。


这地方太过偏僻,不要说是妞了,能见到人就不错了。


“公子,您怎么忘记了,这寒山寺不是对外开放的寺庙,是朝廷出钱建造,每年朝廷都会拨款给寒山寺修筑寺庙的。”


张三解释道。


心说这件事情周恒不可能不知道,难道是因为被废,所以变傻了?


“跟我说一说!”


周恒来了好奇心。


这知己知彼百战百胜,自己不能盲目的走进寒山寺,万一自己出不来,自己后半生的幸福就没了。


“这寒山寺的主持是当年我周朝三杰之一的张道衡!”


“张道衡?”


周恒对此人有些印象。


在大周功臣阁中功臣画像里最上面的三张画像,最左侧的就是张道衡。


听闻张道衡有经天纬地之才,定国安邦之计,朝堂之上文官之首。后来突然之间看破红尘出家了。


没想到张道衡竟然在寒山寺出家了。


“现在叫做彻悟方丈。”张三跟周恒说了一句。


“彻悟?彻彻底底的明悟?”周恒心说天底下那里有彻彻底底的明悟,明白的最高境界在周恒看来那就是糊涂。


“走吧!”


三人顺着石阶往上走。


看似在半山腰,可三人走了两刻钟的时间才抵达寒山寺的门口。


来到寺门口。


山门大开,映入眼帘的是一个玄关,但是仍能听到玄关后面传来的声音。


绕过玄关是十多名护院武僧在练武。


一个个神情严峻,一招一式仿佛带有奔雷之势。


从一侧的回廊穿过,来到了大殿之上。


走进大殿,映入眼帘的是一尊如来佛祖的金身塑像,大殿中带着香火的淡香,让人闻起来有些刺鼻,可同时还能让您心静下来。


“阿弥陀佛!”


周恒上前双手合十拜礼,随后伸手拿过了供桌上的苹果吃了起来,不是他不懂规矩,不敬鬼神,而是他真的饿了。


佛祖割肉喂鹰都不算什么,自己吃一颗苹果应该也没事。


“住手!”


刚咬了一口,从殿外传来声音。


一个穿着僧袍的和尚走了进来。


“大殿之上岂容你放肆,这是佛祖的贡品,你竟然敢对佛祖不恭?”周恒吃苹果就感觉像是做了什么大逆不道的事情。


“我佛心胸宽广,普度众生,吃一颗苹果怎么了?反倒是你,目露凶光,言辞逼人那里还有出家人的修养。”


周恒不屑一顾的说道。


“你?”


此人被周恒说的野口无言。


“不要这么凶狠的看着我,我佛慈悲众生平等,这苹果我怎么不能吃?”周恒继续逼问。


“施主好口才!”


此人不知道该如何回答的时候,从外面又进来一人,年纪在五十岁左右,身穿袈裟,手持禅杖。


从此人的气度和穿着,周恒判断出此人便是张道衡。


“废太子周恒见过方丈!”


周恒上前作揖拜礼。


张道衡看了一眼周恒,听说周恒贵为太子,性格暴躁,嚣张跋扈,怎么给自己的第一眼截然不同。


自己平生看人最准,难道看走眼了,周恒善于隐藏自己。


“您的事情皇上已经跟我说了,从今以后您就在我寒山寺住下了,直到洗净您心中的杂尘在行下山。”


张道衡缓缓说道。


“多谢方丈!周恒给您添麻烦了。”


周恒礼貌的说道。


“方丈他偷吃供桌上的苹果,决不能轻饶。”被周恒说的哑口无言的和尚走到张道衡身旁说道。

推荐阅读指数: ★★★★★安卓客户端阅读苹果客户端阅读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