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明明心动第4章

你明明心动第4章

言情小说 2021-05-07 17:34:20

你明明心动第4章

你明明心动第4章

分类: 言情小说时间: 2021-05-07

看到人的那一刻,赵唯一突然就笑了。

男菩萨?

赵唯一甚至觉得,是因为自己在机场被蛊惑到,才会在此刻见到德国机场遇见的男人。

还是露了全脸的活菩萨。

其实应该是思绪万千无从理起的,但看清来人的那一瞬,赵唯一大脑一片空白,只有眼前他一人。

他站在壁灯光影分割之处,身影凛然,一半光影照射,一半隐在黑中。

这次得以窥见他的全貌,除却那双悲喜不明的双眼,他鼻梁高挺,下颌线条流畅,英俊而不失锐气。拉平唇角看人的时候,会有一种奇异的平静感。

赵唯一现在就是这样的感觉,看着他就在光与暗的交接处,带了某种不可亵渎的神圣傲然。

那双清泠泠的眼睛倒映着灯光,赵唯一甚至能在他漆黑的眼眸里看见自己的小小缩影。

和那日机场的冷清气质如出一辙。

或许因为在熟悉的环境之中,此时的他看上去多了丝沉思,眸光深邃下有几分烟火气息。

也仅仅是几分。

在下一秒开口时,她觉得这人一点也不像看上去那样毫不在意。

副会长冒出一句,“会长,是你女朋友吗?什么时候交的啊。”

赵唯一低头,强装淡定,只是耳尖越来越红。

撒谎被当众揭穿不说,还遇见正主在场。

大型翻车现场。

阮期然看了眼垂头的小姑娘,耳朵通红,收回眸光,停顿了片刻,“是吧。”

罗婷:?

副会长:?

什么叫是吧?

是就是,不是就不是,这他妈有没有女朋友还能用疑问句???

赵唯一猛地抬头,惊讶地看着他。

阮斯然没有什么表情,把表格收起来递给副会长,交代一些事由:“你们先看下情况,有事打我电话。”

然后慢条斯理地走到赵唯一身边,停下来,意味不明地说了句:“走吧,女朋友。”

“不是说有急事找我。”

赵唯一:“?”

这揶揄人的话,是男菩萨该说的吗?

原本门口只有赵唯一他们四个人的,不知道是谁宣扬了这八卦一幕,好几个学生会的干事都跑过来张望。

众人赶到现场就只看到——

被誉为不动凡心男菩萨的会长大人,带着自己的娇妻,啊不是,女朋友处理家事去了。

“别说,看背影还挺配的。”

“真没想到,我有生之年能看到会长脱单。”

“草!”一个男生突然出声,大家转头看他,他又心酸又委屈道:“我以为我肯定能比会长先找到女朋友,结果会长都已经开始秀恩爱了,我他妈还是单身。”

众人理解地拍拍了他的肩膀表示理解,谁能想到菩萨也动心呢?

以前大家单身就单身吧,毕竟校草兼会长的大佬也单着,人家可抢手多了,这么一对比,心态平衡不少不说,还隐隐有种与焉有荣的莫名骄傲。

现在会长一脱单,心态崩了,也是正常的。

*

·

眼前的男生很高,赵唯一要仰头看他,他看起来瘦削却并不羸弱,甚至因为气质过冷,有几分不好接近的疏离。

和德国时遇见的穿搭不同,今天穿得是驼色连帽卫衣,搭配着黑色外套,眉眼和鼻梁的轮廓在路灯的来回映照下,格外深邃,是另一种清隽的帅气。

他腿长步子跨得大,赵唯一跟的有些吃力。

前面的人很快也意识到这点,放慢脚步等赵唯一跟上。

一路走来,两人无话。

赵唯一实在摸不透他到底怎么想的,直接道歉。

“对不起。”她态度诚恳,低头认真反思:“我没想到你会在。”

准确的说,她没想到阮斯然就是男菩萨。

以至于在刚刚被告知阮斯然在场的时候,还很尴尬,但看清来人后,她就觉得一点也不尴尬了。

相反,还觉得有种宿命般的缘分。

听到她的话,阮斯然停下脚步,一言不发,不知道在想什么。

赵唯一看他长久不出声,仰头看他。

不知道哪里戳到对方了,赵唯一看见对方眉头飞快蹙了一下,语气淡淡的:“不是找我有急事?”

对她的话不置可否。

赵唯一不好意思地摸了下鼻头,睁大眼睛无辜地看他:“我想进去看讲座。”

阮斯然的手机突然响起,他看了眼来电显示,轻点几下,铃音就静了下来,然后端着那双无波眼睛看着赵唯一:“这个就是急事?”

赵唯一突然就笑了:“是啊。阮会长,这对我很重要啊。”

似乎没料到她会打趣称自己“阮会长”,阮斯然拿手机的手顿了下,道:“知道了。”

知道了?

赵唯一对这个回答蛮满意的。

知道了的意思就是,知道了,会安排的。

张寒今偶尔无奈的时候,就会这样说。

“走吧。”阮斯然先行带路。

赵唯一跟在身后,打量着他的背影,想了想,虽然她直觉男菩萨是没有女朋友的。

但以防万一,还是问一下。

“今天不好意思啊。”她说的诚恳,但表情带了点狡黠,“我这么说,会不会给你造成什么误会?”

阮斯然看不见身后,闻言轻轻侧身看了她一眼:“什么误会?”

“你要是有女朋友的话,她会不会误会?”

阮斯然的嗓音在凉夜如水的初春响起,“本来没有。”

寥寥四字。信息巨大。

赵唯一笑了起来,本来没有,那言下之意是现在有了?还是他在揶揄她?

不管哪种答案,男菩萨单身这件事,是可以明晰的。

·

进到内场时,场内一片寂静,陈德声教授的声音通过麦克风传入赵唯一的耳内,她站在后台侧门口,放眼场内都是乌泱泱的一片,几乎没有空位。

她抬眸看向旁边的男生,既然答应了带她来,那么,应该是还有空位的吧。

阮斯然下意识地看向赵唯一,两个人目光不期而遇,在空中交汇。

暗暗的光影在她眼瞳里缩成光点,侧面的光打在她脸上,有种不同上次在江洲庭见到的艳丽。

这次是清新乖顺的感觉。

赵唯一看见阮斯然走到第二排,低头和一个女生说了几句话,又转头看了她一眼,那个女生站起来,顺着阮斯然的方向望过来,似乎在确认她的身份,之后冲阮斯然点点头,就往后走去了。

阮斯然把赵唯一带到刚刚女生坐着的位置上,嘱咐道:“坐这吧。”

赵唯一点点头,压低声音小声地说:“谢谢。”

讲座还在继续,不知道说了什么,大礼堂爆发了一阵笑声。

她看了眼旁边的电子屏,上面赫然放着讲座内容的PTT,正讲着近几年中国经济对中国建筑的冲击与影响。

·

后面几个部长在窃窃私语,都在讨论自己主席的私生活。

不过大家都挺怵阮斯然的,声音都很小,只是眼神偶尔会扫到站在内场侧门的男当事人。

看阮斯然在门口站了半天,副会长准备说几句,结果顺着他的方向望去,登时就笑了。

他用肩膀轻轻撞了阮斯然一下,看着不远处的赵唯一,“真找女朋友了啊?”

阮斯然收回目光,顿了下,“没有。”

“我看也不像。”副会长点头,回想当时的场景不由笑出声,“你不知道,要不是她说你是她男朋友,我都信了。”

“不过——”

“按你的脾气,我还以为你会不认呢,结果你还真给人台阶下了。”

副会长和阮斯然共事一年多,在这期间,他高频率地见证不同女孩被阮斯然拒绝的场景。

有些女孩比较疯狂,追到学生会打杂,他看到都不好意思拒绝,可阮斯然没什么反应,三五句话没有留任何余地。

大一的时候,大家还不信邪,觉得这是长得好看普遍有的特性,加上阮斯然是大家公认的校草,其他各方面都很优越,性格有些傲气不太好搞定,大家也觉得正常。

但三年下来,大家看着这位高山依旧无人动摇,渐渐有人传出——建筑系的阮斯然就是菩萨下凡,不入红尘。

所以在看到阮斯然今天承认时,他差点真的以为两个人是男女朋友。

没想到是给小姑娘解围的,这举动才真的令人诧异。

·

罗婷从其他人口得知仙女小姐姐进来了,连忙去找人,在第二排左侧看到人坐在那里,自己弯腰摸过去,计划打下招呼就走人的。

走近刚打完招呼,她发现小姐姐脸色不太好。

“你是不是不舒服啊?”罗婷担忧道。

赵唯一额头有冷汗冒出,按着胃,勉强笑着:“好像胃有点不舒服。”

大概不适应食堂的菜。

“能麻烦你帮我接杯热水吗?”

果然。

张寒今是乌鸦嘴。

今天说她胃不好,她真犯胃病了。

罗婷二话不说就去找热水,但大礼堂是老建筑,木质材料很多,不允许在这里烧热水,平时活动都是搬几箱矿泉水的,今天教授讲座放得也都是矿泉水。

哪里有热水啊。

“!”

突然,她想到了一个人。

她直接找到了阮斯然。

阮斯然听到后,眉尖拢起,看着不远处状态不佳的女孩。

罗婷看他没什么反应,有些焦急又隐隐有点奇怪:“会长,你不是人男朋友吗?”

“女朋友不舒服你都不管的啊?你不是一直带保温杯喝水的吗?”

说着说着,罗婷意识到什么,一脸震惊地看着阮斯然,眼里明晃晃地写着“原来我敬重的会长大人竟然是渣男!”。

阮斯然拉住要跑的罗婷,压着眉眼,“我给她送水。”

罗婷:“……”

听起来很勉强的样子是怎么回事?

阮斯然去后台拿保温杯,看着杯子沉思片刻,又从包里掏出湿巾,沿着杯沿认认真真擦了三遍,才把水端过去。

·

关于《阮斯然女朋友来找他处理家事这件事》,本来在当事人离场后只是小范围传播,但随着阮斯然把女生带入场,还安排了前座的位置后,一下子让好事者炸了。

“我操!真的假的啊?!”

“刚刚隔壁老陈和我说,咱们草哥带女朋友过来了!我说不信还喷了他一通,谁知道他妈说真的!草哥真脱单了?!”

“人都带了!这你说呢!操!你看他还给女朋友端水了!草哥看不出来还是个妻管严啊!”

“哪哪哪呢?我康康?”

大家七嘴八舌的一轮,场下起起伏伏的声音让大礼堂燥乱起来。

·

“胃不舒服?”压低三度的清冷声音在耳边响起。

赵唯一没想到来的人是阮斯然,看着他手里的水杯,一时没反应过来。

推荐阅读指数: ★★★★★安卓客户端阅读苹果客户端阅读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