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明明心动第3章

你明明心动第3章

言情小说 2021-05-07 17:34:06

你明明心动第3章

你明明心动第3章

分类: 言情小说时间: 2021-05-07

见完收藏家后的两天,赵唯一稍微添置了些物品,日常没事就窝在公寓里画画、做毕业设计、看书,剩下的就是迎接周一到来。

周一早上,赵唯一到教务处办完了交换生入籍流程后,已经快十点了。

结束之后,她在一楼看到一整面的学校荣誉墙。没忍不住多看了几眼,看着看着,她就对一个叫“阮斯然”的男生多了几分好奇。

这是多有精力啊,拿了这么多奖。从建筑系的专业领域奖学金,到专业比赛,甚至学生会也有评比得奖。还大多还都是有分量的奖。

阮期然,建筑系高材生,学生会会长。

赵唯一记住了。

还没等她逛几步,就看到学校的大礼堂正在布置场景,走进才发现是关于建筑系学术讲座的。

主讲人——陈德声。

这人,赵唯一刚好了解一些。

陈德声是国内首屈一指的建筑大师,参与设计过国内众多标志性建筑,在国内外都享有盛誉。

如果她没有记错的话,这位大师好像是海大毕业的。

许是大师重回母校学术交流,为母校栽培人才吧。

赵唯一摸着下巴思考,毕竟,海大的建筑系也是国内首屈一指的。

本来只是闲散看看,赵唯一到小桌子旁拿了一本小册子翻看,边看边随口问道:“咱们这讲座几点开始啊?上面怎么没有写?”

值班男生正埋头玩手机,抬眼本想敷衍几句,看到赵唯一楞了下,站起来主动解释道:“这是我们建筑系内部讲座,时间印在票上了,不对外开放。”

赵唯一看着内容,轻轻点头:“难怪。”

“那这个册子为什么摆出来?”

她轻轻点了旁边的一摞册子,在不明情况下,很容易让人误会是发宣传册的。

“这个啊。”

男生摸了摸自己的脖子,眼睛不自觉瞟她。

九点多的校园人已经多起来了,阳光明晃晃照在女孩身上,有种站在光里的朦胧柔感。

“还不是学校领导安排的。说教授难得来一次,该有的排面得有。晚上进场前,大家会拿这个小册子方便听讲。”

话里话外,抱怨明显。

赵唯一哦了一声,手动翻页,看到册子后面的作品名和人名时,整个人一动不动。

优秀学生作品里赫然有张朵颐的名字。

张朵颐是她妈妈的名字。

如果说仅仅是名字会让人误会是同名同姓,那么在看到(1997)的时间标注后,赵唯一可以肯定,这基本就是她妈妈了。

因为她妈妈就是海大毕业的,这也是她选择海大作为交换学校的主要原因——看看妈妈曾经学习过的学校。

可她妈妈居然是建筑系高材生?

为什么她一点印象都没有啊?

赵唯一满心疑惑,不知道该问谁。

“同学,你没事吧?”值班男生从刚刚起就一直在留意她,发现她现在有种惊慌的感觉,脸色也不太好。

赵唯一刚刚耳鸣了,嗡嗡的声音吵着脑袋疼,还是旁边男生连声叫喊,才让她彻底回神。

她有些歉意的冲男生点头,“不好意思啊。低血糖犯了。”

值班男生看着她苍白的脸,直接从书包里掏出一块巧克力给她,“刚好书包里塞了几块。”

赵唯一看着递过来的巧克力,思绪有些发散。

男生以为她不想要,连忙补充道:“我们大男生都不爱吃这甜的!还是开学时候班里发的!你低血糖赶紧吃吧!”

赵唯一接过巧克力,心情突然好了不少,笑着致谢,“谢谢你啊。”

末了,又调侃了句,“活雷锋同学。”

值班男生被她的笑晃得愣神,根本没听清她说了什么,傻笑半天才反应过来。

“嗯?”

活雷锋?

*

·

得到活雷锋帮助的赵唯一,在看到册子上的内容后,直奔下一个雷锋榜样·张寒今·弟弟所在的教室,寻求帮助。

张寒今正低头回信息,听她的叙述后,手指顿了顿,发完信息才抬头。

“你是说今天的讲座会涉及到我姑姑的作品?”

赵唯一点头,“你有从我外婆或者舅舅那里听到我妈大学的事情吗?”

张寒今回忆了下,摇头,“家里确实没人提这个。我也是刚听你说,才知道姑姑是海大建筑系毕业的。”

赵唯一陷入了某种情绪里。

其实,一直以来,她都很想她。

只是爸爸在妈妈走后,在她面前都是装作没事样子,她也不敢随意提起妈妈。

或许,比起自己来说,爸爸比她还要难过。

张寒今拍了拍她的肩膀,“没事,今天看了就知道怎么回事了。”

赵唯一很快整理好心情,故作轻松道:“那就拜托张大少爷了。”

张寒今无奈地摇头,看了眼时间,“你等下有课没有?”

赵唯一想了下课表,“好像有一节英语课。”

张寒今看了眼她手机屏幕的课表,看到英语教室在教5,起身准备带她过去,“你刚来不认识路,我带你去吧?”

赵唯一让他坐下,对他笑着摆手出门,“我认得路。你就别操心了。好好想想我晚上怎么进去。”

张寒今:“……”

赵唯一刚踏出教室后门,就隐约听到前门老师说到“阮斯然”这个名字。

她脚步一顿,转身,想看清这个传说中的风云人物。

只是转过去的时候,那人半身已经进了教室,她轻轻侧身,透过窗户看到了人影。

身姿挺拔,背影看去短发清爽,正在低头和老师说什么,感觉气质清冷,有几分熟悉感。

赵唯一在路上询问了一个同学,刚好两个目的地都是教5,结伴同行,赶到教室的时候,英语老师刚好才来。

中午吃饭的时候,张寒今本来想带她去校外吃饭,但赵唯一拒绝了,“不是都说学校的食堂的饭很好吃?为什么不去食堂?”

张寒今瞅着她,有点头疼:“你胃不是一直都不好?”

“没事。”赵唯一认真,“不吃辛辣刺激就行。”

张寒今看着她,最终让步:“……你最好是。”

两个人在食八吃饭,中途聊起了讲座的事情,赵唯一问他为什么不对外?

张寒今简单解释了下原因,一是业内大拿讲专业知识必定有门槛限制,二是大礼堂座位不多,老师让建筑系大一到大三的都去听讲,强制性的不准请假,基本没有多余位置。

就算有,名额也是给了外校建筑系,轮不到非建筑系的人。

听他这样说,赵唯一思考片刻:“你的意思是,去不了了?”

“倒也不是。”他顿了顿,“这次讲座学校比较重视,学生会和建筑系联合负责,我刚刚认识一个朋友,到时候让他带你进去。”

赵唯一给他夹了块排骨,安排好了行程:“你和我一起,目标有点大。晚上我自己去就行了。”

“……我怎么目标大了?”

赵唯一用眼睛示意了下周围,“看看多少小姑娘盯你的。你一个商业管理去人家建筑系,还长得招风,到时候没进去就被赶出来吧?”

张寒今:“……”

长得帅怪我咯?

·

张寒今确实给赵唯一联系了一个活动负责人,还是活动部部长。

然而,从她吃完饭就没能联系上人。

打了好几通电话才接通,那边不知道是不是现场太忙,部长电话里的声音格外嘈杂。

赵唯一只能零零碎碎听到他让自己去大礼堂找他。

看着挂断的电话,赵唯一有些腹诽,怎么感觉有点不靠谱?

到大礼堂的时候,周围已经排起了长队,大家拿票入场,配合着礼堂前的立牌横幅还有工作人员,一个专业领域的讲座,被弄出几分学校晚会的盛况。

赵唯一站在礼堂外围的墙角等人来接,六点多的校园路灯已经亮起,渐渐变暗的天空和渐次亮起的路灯交错。

校园里人来人往,三月春风一吹,整个人都清醒不少。

人已经入场差不多了,赵唯一想找部长问问什么时候进场,结果一个小姑娘先过来,说是部长现在和主席在内场负责,过不来,让她带人过去。

赵唯一点点头,柔声道:“麻烦了。”

小姑娘被她看的耳朵发红,连忙摆手:“不麻烦不麻烦!”

罗婷接到的任务是,带人从后门的员工通道进去。但从前门到后门要走好一会,气氛有点尴尬,她打量了赵唯一几眼,忍不住艳羡起来。

“你不是本系的吧?”说完,发现自己的话有歧义,又换了一句,“你不是建筑系的吧?”

赵唯一看着前面的路,大礼堂附近昏黄的路灯有了几分寂静氛围,她轻轻点头,“对。我是艺术系的。”

罗婷又看了她几眼,“我也觉得你像艺术系的。”

赵唯一听到这话,笑了,“艺术系和建筑系光看人就看得出来?”

“能啊。”罗婷认真分析道:“建筑系就很严谨,学术,大家都神神叨叨的,搞得平时都严肃兮兮。但艺术系就不一样了,身上有股……说不来的吸引人的劲。”

赵唯一笑出声了,侧目看着她:“不会啊。”

“我觉得你就很可爱呀。”

罗婷脸一下子红了。

赵唯一的回答让罗婷对她好感倍增,聊的话题也逐渐放开了。

“你结束后要找我们部长吗?”罗婷以为赵唯一是部长最近新谈的女朋友,毕竟刚刚特意嘱咐,周围几个好友在起哄他,说他是不是要带着女朋友过来,真是做事都这么黏糊,部长没有反驳,反而笑着骂了几句。

暧昧恋爱的姿态很足。

赵唯一想了下,确实需要感谢帮忙一下,“嗯,要的。”

罗婷:“那结束的时候,我带你去找部长。他到时候可能有点忙,善后工作要留到最后。”

“好啊。麻烦你了。”赵唯一没有推辞,“到时候我也来帮忙吧,谢谢你们了。”

罗婷不由感慨,部长哪里找的这么仙的女朋友。

“不麻烦不麻烦!有事都可以找我的。”

·

走了一会才到后门,刚准备进去,就被人拦下来了。

副主席皱眉看了眼赵唯一,又看了眼罗婷,语气虽淡,但威压感很强:“这是工作人员通道,非工作人员禁止入内。我记得——”

他顿了顿,目光在赵唯一脸上巡视一番:“这位面生的同学不是我们工作人员吧?”

罗婷心里叫苦不迭,苍天啊!大地啊!为什么被不近人情铁面无私的副会长撞见了啊!!

换其他人稍微通融点,看小姑娘漂亮,再说几句好话就完事了!

怎么偏偏是他?

“额……”罗婷内心慌的一批,疯狂找借口:“其实……是这样的……副主席你听我狡辩!”

赵唯一:“?”

“啊不是不是!”罗婷急忙呸了几声,“听我解释!”

副主席一脸“我看你怎么编”的表情看着罗婷。

罗婷急得头上冒汗,部长可交代了一定带人进去啊!

结结巴巴中,突然想到赵唯一和部长的关系,她底气十足地说:“其实……她是咱们学生会的家属!过来找男朋友有急事!副会长总不能限制咱们学生会谈恋爱吧?”

说完急忙冲赵唯一打眼色。

赵唯一瞬间心领神会,笑着对门口的少年打着商量:“对。”

“我其实是咱们学生会的家属,能通融一下不?有急事找我男朋友。”

副会长扫视了赵唯一一眼,显然不信:“学生会哪个家属?”

不知道为什么,赵唯一脑海里下意识地浮现出一个人名。

然后,鬼使神差地说了出来:“学生会会长,建筑系的阮斯然。他是我男朋友。”

罗婷:?????

你不是部长女朋友吗?

为什么会成我们会长女朋友?

我们会长女朋友又为什么会让部长派人来接?

罗婷头脑浮现十万个为什么。

等等——

我们会长怎么会有女朋友了?!

他不是号称不近女色的活菩萨吗?!!

副会长愣了下,显然也没有想到是这个答案,“你确定?”

赵唯一反应过来后,已经覆水难收,只能硬着头皮,强装淡定地点头:“嗯。我确实是他女朋友。”

“现在我能进去找他了吗?事情真的蛮重要的。”

毕竟讲座已经开始了。

副会长点点头:“可以。”

然后往旁边让了一步,向身后的人认真地说:“会长,你女朋友找你有急事,出来处理下家事吧。”

赵唯一:“?”

副会长侧身,让出位置,后面的男生慢慢出现。

阮期然抬头,视线从手里的安排表上移开,细细打量着面前的女生,眉头轻挑几度,意味不明地问了一句:“女朋友?”

推荐阅读指数: ★★★★★安卓客户端阅读苹果客户端阅读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