恃美不行凶第4章 红毯

恃美不行凶第4章 红毯

言情小说 2021-05-07 17:30:16

恃美不行凶第4章 红毯

恃美不行凶第4章 红毯

分类: 言情小说时间: 2021-05-07

小佳把机票信息发了过来,在颁奖典礼前两天到海城。

由于是明月回国后首次亮相,所以这次去海城由江宁亲自陪同。

出发前一晚,明月下楼倒水时,听到了玄关处有声音。

是许执回来了。

他摘下那顶边沿绣了弯月的黑色棒球帽,放在门边帽架上。

两人视线交错,只颔首致意,连话都没说一句。

明月端着水杯上楼前忽然想到了什么,又停下脚步,向他说了声:“我明天会出趟门,最近都不会回这边了。”

说完,她回味起话来总觉得哪里怪怪的,像是在报备行程。

许执点了点头,又看向她:“是去参加繁星奖?”

对于他能猜到,明月倒也不惊讶,毕竟近期业内最大的活动就是繁星奖颁奖典礼了。

明月礼貌地点了下头,没再回话,转身向楼上去。

*

启程当天,小郝来云锦苑接明月前往机场,江宁和两个助理都在车上了。

车子驶出大门时,副驾的小尚忽然惊讶地“诶”了一声。

江宁昨晚没睡好,正闭眼养神。

小佳看了眼旁边的经纪人,小声问:“怎么了?看到什么了?”

小尚单手竖在嘴边,缩小音量:“刚刚那辆和我们擦肩而过进去的,应该是许执的车。”

明月原本看着窗外的风景,听到他的话,下意识扭头看过去。

江宁也倏然睁开了眼,看向小尚。

小佳还在问:“会不会看错了?”

“那个车牌我在停车场见过一次,不会错。”小尚记忆力极好,特别是在记数字字母这方面。

“小佳,和海城那边联系好了吗?”江宁忽然出声转移了话题。

“都ok,一下飞机就有车过来接我们。”

“Mei姐他们呢?酒店安排好了吗?”

“Mei姐团队明天到,房间都在一层。”

云锦苑离机场有一个小时的车程,幸运的是早上没堵车,按计划准时到达。

到了机场,一行人走完流程就进了候机大厅。

五个人全带着黑色口罩,明月身高又过于出挑,时不时引起同样候机的路人侧目。

不过还好,一路相安无事,没人认出她是谁。

登机后,明月听经纪人给自己念叨了一会儿相关事宜,然后就关了手机准备补觉。

明月再醒来时,是空姐在问江宁需要什么餐。

江宁点完,又转头问她要什么,明月吃不惯飞机餐,又没胃口,只要了杯温水。

“我去下洗手间。”明月重新戴上口罩,又披散下长发遮脸。

经纪人还在看文件,只嗯了声。

明月在洗手间洗了把冷水脸,整个人才算是清醒了。

她慢慢悠悠地往位置走,不过大概是本能反应,察觉到一道灼热的目光时,她下意识就寻找过去。

明月猝不及防地撞进了一双形状漂亮的黑色眼瞳里。

是许执。

他没戴口罩,勾起嘴角,朝她笑了笑。

明月有片刻愣神,朝他颔了颔首后,加快步伐回座位去了。

等她坐下,经纪人问:“怎么这么慌?被人看到了?”

明月摘口罩的动作一顿。

慌?

她收敛了眸中神色,摇头:“没啊……”

她就只是惊讶,怪不得昨晚许执会提起繁星奖,想来他也是去参加颁奖典礼的,不过没想到居然是同个航班。

经纪人道:“这两天全是去海城的,机场里蹲的人肯定多,到时候注意点,我们直接从VIP通道走。”

明月乖巧点头表示明白,不过,她此时脑海里闪现过刚刚的画面。

那双深邃的眼眸,像是熠熠发光的黑曜石。

真像个妖精……

心里忽然有了这样的认知,明月都觉得自己魔怔了。

这个词,可从来没有人用到过许执的身上。

她微不可察地摇了摇头,像是想把脑海中的那个画面和胡思乱想一并挥散去。

下飞机时,明月和经纪人一起走。

周遭些许喧嚣,江宁忽然偏头和她说:“许执是不是和我们一个航班?”

她声音压得很轻,明月下意识愣了愣,随后闷闷的声音从口罩下传出:“是吧……”

江宁扬起下巴,向她示意侧前方。

明月顺着她指的方向看去,只看得见一个背影,黑T长裤,清瘦颀长。

的确是他。

*

两天后,繁星奖颁奖典礼。

明月的妆容由Mei姐全权负责。

等她换上那件半露肩的香槟色礼服出来时,Mei姐走到她身边,双手环在胸前,不住地摇头微笑称赞道:“要我说啊,大美女就该这样风情万种!”

现今影视剧里流行小白花人设,连不少美艳挂的实力派女艺人都不得不换路子。

但漂亮、美丽,从不是什么弱点。

“姐姐。”小佳敲门进来了,手上小心翼翼地捧着个黑丝绒首饰盒。

她关上门后,再一抬眸,毫无征兆地和自家大明星对视上了。

只这一瞬,恍若叫人心跳停止。

“嗯?”明月朝她扬了下眉。

小佳回过神来,匆忙把手上这首饰盒递上去,顺便打开了。

是一副耳环。

长款流苏与镶钻的月亮坠子在光下闪闪发亮。

Mei姐好歹是混时尚圈的人,一眼认出这首饰盒是宋氏珠宝专属,她挑眉笑问:“宋氏珠宝的?”

小佳点头,看了眼明月,又小声提到:“宋小姐送来的。”

Mei姐伸手取下这副耳饰,示意明月坐下,帮她戴上。

明月今天长发没扎起来,几缕卷发自然散落在胸前,耳坠在发间半遮半显别有风情。

“明月配明月。”Mei姐弯腰视线与她平齐,一同看着镜子里的美人,“不过,这副耳饰我好像没在他们官网看到过……”

明月勾起唇,偏头冲她笑了笑:“那可能很快就见到了。”

今年繁星奖颁奖典礼全程现场直播,红毯也是。

去现场路上,江宁架起平板放红毯直播,明月没什么心思看,倒是小佳看美女看得津津有味,还时不时能说出那谁谁身上的礼服是哪个品牌哪个系列的。

“这不是……”小佳忽然惊呼一声,音量不大,不过旁边的人都顺着她视线的方向看过去了。

屏幕上,又一位女明星走上了红毯。

她笑容得体,姿态优雅,不过步伐却不太轻快,拖着伞裙大裙摆走得有些慢。

明月看到她的一瞬间,便知道了小佳为什么会这么惊讶了。

因为,她身上的礼服很眼熟。

就是明月之前试过的第一套——亮粉色丝质甜心领口礼裙。

明月瞥了眼弹幕,满屏都在刷【少女感】【甜美小公举】

她点头赞同:“是挺好看的。”

此时,这位女明星正在背景板前摆poss合影。

小佳嘀咕道:“好看是好看,但总觉得哪里怪怪的……”

一路沉默当透明人的Mei姐忽然出声:“因为她这妆不适合这套衣服。眉眼都画得过于凌厉了点,不够柔和,不过总体还是能打85分。”

聊天之际,车子已经驶到了典礼外场。

下车之后,明月唇边已经挂上了一贯的笑容,她单手护在胸前,拎着礼服慢条斯理地往里走。

前方主持人惊讶地“哇”了一声,“现在向我们走来的是明月,我们真的好久不见月月了呢,月月今天真的好漂亮啊!”

明月向主持人笑笑,自然地接过递来的签名笔,转身在背景板上签下名字。

她的名字笔画不多,明月还顺手画了一轮弯月。

明月还了签名笔,转身的动作很快,主持人叫住她时,人已经向内场走了两步。

“月月稍等。”

明月扬了扬眉,漂亮的眸子里露出了惊讶与疑问的神色。

主持人伸手向前示意了下,柔声提醒:“我们留念合影。”

往年繁星奖只现场进行,红毯短得可忽略,更是没有什么拍照区,而明月对颁奖典礼的记忆还停留在三年前,所以刚刚她才会下意识就往里走。

“好。”她微笑着点点头,继而转身往背景板走。

拍照区前闪光灯环绕,明月朝镜头露出完美的营业微笑,流苏裙摆在无数灯光照射下,显出流光溢彩的华美效果。

由于条件限制,拍照区并没有粉丝,不过直播端还能听见现场工作人员的尖叫声。

网络直播那头弹幕也疯了似的刷屏。

【!!!明月!是真的明月!是活的明月!】

【喜大普奔!月亮们过年了!】

【啊啊啊姐姐真的回国啦!大美女终于要开始认真营业了吗!】

【姐姐别捂胸口,我要看!】

【我也想看!美女谁不爱啊,我是lsp我承认】

【绝了绝了姐姐这套今天红毯最佳吧!!】

【红毯最佳太绝对了,但这套肯定能拍上今天的前三】

【月亮们快看姐姐的耳环啊!是月亮月亮月亮!】

【明月和月亮锁死!钥匙被我吞了】

明月盛装出现在繁星奖的消息在网上飞速传开,不断有路人粉丝涌进直播间的同时,酸溜溜的弹幕也逐渐多了起来。

【明月也来蹭红毯了吗?她这是打算改走花瓶路线了吧】

【这脸也就标准审美吧】

【看那些粉丝吹捧的我tm笑死,演员不好好提升演技,吹什么脸啊】

【前面某些人别酸了,说演技明月八年前就同时拿了最佳新人和影后(是第一人哦),说脸人天生大美女,一刀不动纯天然的哦~】

明月还不知道网上热闹成了什么样,她正提着裙子往后台走,江宁和Mei姐等在那里,得补补妆后以最好的姿态入座。

毕竟内场镜头多得不可计数,指不定哪个机位什么时候给你来个突然袭击。

“诶,你耳环呢?”

海城风大,外面走了一圈,Mei姐替她重新整理了下发型,不过才撩起一边长发,就发现明月原本戴着的耳饰不见了。

“是不是刚刚路上掉了?”

明月轻蹙了一下眉,抬手摸了摸左边耳朵。

下车时还一切正常,那想来是掉在红毯上了,应该是在拍照区转身时掉落的。

这副耳饰没从工作室经手,所以江宁也不知道市价多少,不过以以往从宋氏珠宝借的那些耳饰来估价,最少也值一套房的首付。

思及此,又见明月眉宇间染了丝淡淡忧愁,江宁上前安抚地拍了拍她的肩,说:“不用着急,等结束我让人去找找。”

明月点了下头,随后准备进内场。

江宁忽地又上前几步喊住她,低头敷在她耳边:“待会儿上台多少注意点。”

现在网上能将人的一句话理解成多种意思,而自家艺人不会说太多场面话漂亮话,江宁就怕她一不小心会被人误解。

明月点点头,安抚似的像经纪人笑笑:“我知道了。”

红毯外场,两分钟前。

明月从红毯上离开的时候,并没有注意到身后走来的男人。

主持人在热情地和他打招呼。

许执今天一身纯黑色的西装,没有任何刺绣与亮片修饰,简单得像是来走个过场的商业人士。

他签完名字,单手插兜在拍照区停留了十几秒的时间。

随后,在一众闪光灯“咔嚓咔嚓”的声响中,他稍稍躬身,左手向地上一伸。

许执动作极快,利落干净。

无论是现场还是镜头前的观众,在大家都还没反应过来他这是做了什么的时候,他就已经迈步离开了拍照区。

只给众人留了个背影和问号。

【许执刚刚是在捡东西吗?】

【是他掉了什么吗?我0.5倍速都没看清是什么】

【亮晶晶的一个小东西,像耳环吧?我刚刚还以为是因为灯光照射的关系有反光,没想到红毯上还真的掉了东西啊】

【不是许执的吧?是不是前面女明星掉的啊,前一个是明月来着】

【那个是不是明月的耳环啊?不都是亮晶晶的吗,挺像的啊】

明月走到自己的位置,沿途还和几位眼熟的导演编剧打了招呼。

不过她三年没在国内,内娱艺人更新换代又快,她对圈里的人都陌生了许多,所以周围的人在小声聊着天的时候,她安静地坐在位置上。

“明月。”

身后忽然有道声音喊她。

明月回头,看到喊她的是许执时,略有惊讶。

这人……要做什么?

她的唇微微动了下,“许老师。”

在外,待人总是喊声“老师”以显尊敬。

许执没错过她眼里一闪而过的惊讶和戒备,但并未感到不舒服。

他垂了眸,忽而笑了笑,左手伸前向上摊开:“你的东西又掉了。”

明月看向他手心里静静躺着的耳坠,镶钻的月亮在内场偏黯淡的灯光下依旧熠熠发光。

她有一瞬间的恍惚,之前在京市机场第一次见面时,也是相似的场景。

“……谢谢。”

明月伸手接过耳坠,抬眸看向许执,可一时之间,她却发现自己除了感谢的话语之外不知道还能说些什么。

“不客气。”他颔了颔首,这点小互动把握得极有分寸,随后转身就向另一边走去。

明月敛了眸,在镜头里看起来她是在低头观察自己的耳坠。

但其实,此时此刻她的脑海里正闪现着那个机场的乌龙事件。

连对话都是那么的相似。

推荐阅读指数: ★★★★★安卓客户端阅读苹果客户端阅读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