恃美不行凶第3章 同居

恃美不行凶第3章 同居

言情小说 2021-05-07 17:30:02

恃美不行凶第3章 同居

恃美不行凶第3章 同居

分类: 言情小说时间: 2021-05-07

翌日清晨,明月是被手机铃声吵醒的。

她以为是经纪人来催自己去工作室,不过一看手机,屏幕上显示的竟是【奶奶】

“奶奶。”她接通后礼貌地喊了声人。

明奶奶没有和她寒暄的意思,开门见山直接道明了来电的目的。

“既然都回国了,那这月十五来家里吃饭,对了,记得叫上小许一起。”

明家每月十五家庭聚餐,美曰其名家人之间培养感情,不过后来渐渐地都成了虚与委蛇。

出国前明月以学业和拍戏为借口都推脱了,后来出国了更是不用去。

只是如今她一回国,明家那边又找上来了。

她沉默两秒,立即答道:“奶奶,这个月我得去海城参加繁星奖,所以应该回不来参加了。”

电话那头也沉默了,明月能听到那微不可闻的一声轻呵,不过她没在意。

明奶奶:“行。”

明月以为这通电话算是结束了,不过——

“我让人找了个阿姨过去云锦苑那边,打扫打扫卫生,顺便可以照顾照顾你和小许。”

明月稍一愣,她刚刚还晕乎乎的脑袋,听到这话的瞬间就清醒得不得了。

她昨晚和许执都留在了云锦苑。

明月习惯了常年独身住,差点忘了昨晚的乌龙。

“喂?明月啊,你听清没有?”

明奶奶问了声。

明月清楚,她是在发号施令,而不是询问自己需不需要一个阿姨照顾。而如果真找了个人过来,那就是变相地监视自己,更别提昨晚她才和许执说的自己会搬出去的事了。

她整理措辞,商量着说:“奶奶,我们俩也不常在云锦苑住,有钟点工固定打扫,阿姨就不需要了,而且……”

“这你不用担心,这事我会让人办好的。好了,就这样说定了。”

明奶奶撂下话,就挂了电话。

明月握着手机,在床上愣了半晌。

因明老太太这一个电话,她也没了睡意,洗漱穿戴好下楼时,也不过七点一刻。

走至一楼,餐厅里有淡淡的早餐的香味钻入她的呼吸之中。

明月原本径直出门的动作顿了顿,正是这一迟疑,许执正好从厨房出来,并叫住了她。

“明月。”他似乎对喊她名字不习惯,这两个字从他口中喊出有些许生疏与奇怪。

“早上喝绿豆粥和紫薯饼可以吗?”

这下,明月再不好忽视人直接离开了。

她又明显接收到了肚子发出的饥饿信号,于是果断放弃挣扎,妥协地走了过去。

一碟整整齐齐的紫薯饼,外层裹着白芝麻,看起来就很有食欲的样子。

明月双手接过他递过来的绿豆粥,微微颔首礼貌道:“谢谢。”

许执在她对面落座,同样的一碟紫薯饼与绿豆粥。

他的注意力都在她的身上,等见她分别尝了口绿豆粥和紫薯饼,漂亮的眸子明显一亮,是吃到美食的正常反应。

他这才问道:“味道还可以吗?”

绿豆粥口感软糯顺滑,紫薯饼外脆里糯香甜可口。

明月肯定道:“很好吃!”

若不是因为要保持形象,她现在可能都想给他竖个大拇指了。

她又轻声问道:“这些都是你准备的吗?”

许执点头“嗯”了声。

明月自然是以为他特意早起到外面买的早点,于是差点要脱口而出问他是在哪儿买的了,这味道可比之前在五星级酒店吃的早点都要合她心意了。

“谢谢……辛苦你了。”

不过,她忽然想到两人现在的关系似乎还不足以让自己能问出口这个问题,她默了默,又道了遍谢,然后低头继续解决自己的早饭了。

等用完早餐,明月自告奋勇收拾碗筷,厨房有洗碗机,倒也不用她多费心。

等她出来时,许执还在一楼。

落地窗前的帘子已经自动拉开,窗外是苏醒的朝阳,日光照进室内,也在地板上折射出他的影子。

许执正微微躬身,手上拿着透明的小喷壶,偶尔往那一排的仙人球上洒下水。

此时的他不像照片上那样给人一股疏离感,在阳光与绿植的衬托下反而多了点人气。

明月驻足片刻,忽然想起了早上奶奶那通电话。

她思索着走到他身边,措辞:“奶奶知道我们俩昨晚到了这边,早上打了个电话过来。”

他放下了水壶,偏头看向她。

明月和他对视两秒,挪开视线:“她说会找个阿姨过来打扫卫生和做饭。”

许执“嗯”了声,依旧静静看着她。

明月觉得自己已经把事情委婉但明白地表述清楚了,不过现在这个情况看来,眼前这人好像还在等自己继续说下去。

难道,他一定要她挑明老太太这是派了个人过来监视,而她也不能像昨晚说的那样搬出去住了?

“所以……”

“好,我只在三楼活动。”

明月沉不住气,不过刚开口说了两字,对方终于徐徐开口了。

他的声音低沉端正,不过像是在打哑迷。

明月下意识地歪了歪脑袋,仔细想了想,认真发问:“那你……不在一楼活动吗?”

“……”

许执被她的话噎了下,旋即露出了个无可奈何的笑容,“一楼不是公共区域吗?”

明月忽然明白了是什么意思。

一楼是公共区域,而二楼是她的私人区域,所以才会有他刚刚那句“我只在三楼活动”。

那他的意思……是知道她要在这住下来了?也同意了?

许执还在等她的回复,忐忑而期待。

下一秒,只见她忽然抬起脸向自己笑了笑,眉眼都弯了起来。

不是那一贯的营业微笑。

而是他以前有幸见过,而后来很久没再在她脸上见到过的简单又灿烂的笑容。

她轻轻“哦”了一声,学了他的话:“那你放心,我也只在二楼活动。”

*

经纪人安排了司机接明月到了工作室。

江宁先给她介绍了两个助理,都是在圈里有两年资质的“老人”,带着黑框眼镜格子衫的男生叫小尚,齐肩长发的圆脸女生叫小佳。

工作室里人并不多,明月逐一和大家打了招呼。

往更衣室走时,她忽然又想到了什么,满眼是笑地看向身边的经纪人,问:“刚刚来接我的司机是小郝吧?”

江宁点头:“是,以后他接送你。”

“那两个助理加上司机,不就是‘上好佳’组合吗!”

江宁迅速转动大脑才跟上了她的思路,发现这个巧合后也忍不住笑出了声。

今天来工作室主要是为了礼服的事,明月也没和江宁多闲聊,先后进去试了两套。

第二套礼服是半露肩的小V领型,简洁大方无装饰,香槟金礼服在强光下更衬得优雅端庄,明月特意将长发解开,随性地披散在肩上。

落地镜前,江宁绕着她认真看了好一圈,又是啧啧称赞了两声,然后才问:“你觉得哪套好看?”

明月捏着裙摆故意做作地转了一圈,思索不出个所以然来,随口回了句:“都挺好看的。”

江宁一时也决断不出哪套更适合了。

第一套礼服是甜心领口的大裙摆伞裙,亮粉色丝质,外层水晶纱裙摆上还缀满了钻石。

刚刚明月穿着第一套出来时,她有一瞬间以为是要红毯入场了。

“宁姐,我先去换了?”明月和她示意。

江宁笑:“这么急做什么?好好欣赏一下啊……”

“这不是一套房穿在身上,快压得我喘不过气来了嘛……”

A家这两套礼服价格虽没有那些国际大牌的高定那么天价,但一套礼服怎么着也是可以买下京市郊区的一套房了。

江宁被逗笑了,明月抬手将长发拢到身后,问她:“他们这次怎么一次性送了两套过来?就不怕我试穿就给弄脏弄坏了?”

江宁笑得弯了眼,伸手捏了捏自家艺人的小脸,解释道:“现在女明星一场活动穿两套也正常,红毯一套,内场一套,还有的上台领奖前再换一套呢……”

明月微扬了眉,不置可否。

江宁却动了心思,“要不我们也两套都……”

明月果断做了决定:“这套吧,我就只是去颁个奖。”

江宁迟疑片刻,点头。

最近敏感时期,她又刚回国,风头虽好,但也要懂得收敛。

“行,那另一套我让人封起来送回去,免得放这里出什么岔子。”

明月松了口气,拎着裙子就往更衣室走。

其实,她拒绝两套礼服倒不是为了收敛锋芒,纯粹就是懒得再换罢了。

*

明月换好衣服后直接去了办公室,小佳敲门进来问她喝什么,明月从肩上挎着的大包里拿出了保温杯向她笑了笑。

过了会儿,江宁回来了,小佳跟在她身后,把手上的两个剧本放到明月桌前。

江宁抿了口咖啡,和她示意:“我昨天跟你说过的。”

明月拿起剧本没先翻来看,反而是先颠了颠。

挺薄的,想来也不会是完整剧本。

江宁对她这一小动作都习惯了,一点也不惊讶,倒是小佳屏气凝神紧张地站在旁边。

“知道你喜欢纸质,特地打出来的。”江宁嘱咐道,“这两个都不错,你再好好选一下,毕竟是回国后的第一个作品,后续发展都看这个了。”

现在圈内很多艺人接戏都没有太大的自主权,有时候好剧本被公司被经纪人推了,差点火候的剧本倒一个劲地呈上眼前。

而明月总归来说要比别人幸运点,有那层关系在,选择权相对更自由,而她也信任江宁。

她走前,江宁突然问起:“对了,你还是住云锦苑?”

明月忽地想起了云锦苑里的那人,出神片刻,下意识问道:“怎么了?”

“也没什么,就我昨天在停车场和许执助理司机遇到了,听他们的意思是,好像许执也住云锦苑。”

这里是京市著名的影视文创园之一,附近都是与影视相关的娱乐公司,所以会遇到熟人并不奇怪。

“……”

明月下意识地咽了咽口水,沉默两秒道:“那可能吧……”

江宁说:“我知道那边私密性高,狗仔进不去,不过你还是注意点。”

明月“嗯”了好几声,小鸡啄米似的点头,不过视线在乱瞥。

江宁盯着她看了一会儿,慢悠悠道:“你……有什么情况的话提前和我说,好让他们也提前做准备,免得被人打个措手不及。”

明月听出了经纪人话里隐晦的意思——谈恋爱了要上报。

不过她和许执的关系,现在这又算怎么一回事,是最陌生的未婚夫妻兼同居室友……?

明月起身,单肩背起挎包,语气很是淡定:“知道了,宁姐那我走了啊!”

江宁看着她的背影,嘴边的笑有几分无奈。

明月进电梯时,小佳追着出来要送她。

她已经戴上了口罩,不过笑起来眼眸成了弯月,礼貌道:“这两天没什么事你不用跟着我,等下周去了海城就得辛苦你们了。”

小姑娘看起来激动得像是要原地旋转三百六十度,胸前的工作证一晃一晃的,她双手握拳,特别坚定道:“可以跟着姐姐是我的荣幸!”

听到“姐姐”二字,明月突然就笑了,她知道很多人对她有角色滤镜。

经纪人就同她说过,这是喜也是忧。

电梯到了一层,明月下意识已经向外走出了两步,不过却又忽然转身。

她伸手拍了拍助理的肩膀,小声但又郑重道:“一起努力!”

推荐阅读指数: ★★★★★安卓客户端阅读苹果客户端阅读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