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敌他晚来疯急第5章

怎敌他晚来疯急第5章

言情小说 2021-05-06 14:25:19

怎敌他晚来疯急第5章

怎敌他晚来疯急第5章

分类: 言情小说时间: 2021-05-06

就在袖箭轮轴发出“咔”一声响的刹那,洞里前一刻还昏睡不醒的男子蓦然睁眼,锋锐如刀的目光上扫,霎时绷出剑拔弩张的势头。

惊人的反应。

难以想象,这便是方才那个听来奄奄一息的人。

薛璎迅速收拢圈在袖箭上的五指,浑身绷成蓄势待发的状态,同时一眼辨清洞内情状:男子约莫弱冠年纪,怀里抱了个据身形不过四五岁的孩子,手边搁了柄玄色重剑。

除此之外……她将注意力转回他脸上,却见他神情一恍,瞳仁里的防备与敌意不知何故倏尔消失无踪。

他的眼仍紧盯着她,里头的意味却频频变幻。起先是些微不可思议,继而添了几分如释重负,再接着……

薛璎微有愕然。这人好像要落泪了。

汹涌的浪潮盈满他赤红的眼眶,与他硬朗若笔刀雕裁的五官格格不入。他张张嘴,模模糊糊说了句什么。

薛璎没听清,倒是他怀中孩子突然挣脱他大掌桎梏,大喜过望般扭头,接着眼神一亮,踩着他胸膛一骨碌爬起。

男子脸色一青,闷哼出声,神情痛苦地捂紧心口,切齿道:“魏迟……”

叫魏迟的男娃娃没来得及理会他,紧盯薛璎,张着胳膊就朝她扑来:“是阿娘!”

“……”不是。

薛璎飞快后退。魏迟没扑到她,人一歪撞上洞壁,塞了一嘴的雪。嘴一松,雪沫子哗啦啦往下漏。

她皱皱眉,转眼却见刚吃了一脚的人恢复了力气,踉跄爬起,把那孩子一屁股重重撴进雪地里,而后腿一跨出了洞。

薛璎个头不算矮,可他一站直,颀长的身板还是往她身上投来一片硕大的阴影,一瞬压下的目光沉沉如山。

她姿态防备,手中袖箭仍直指着他,一面借日头看清,这男子穿了件不够御寒的玄色薄缯衫,长着副极其凌厉的面孔——鼻梁高挺若垂悬胆,斜飞入鬓的双眉浑似刷漆,棱角分明的一张脸,独独眼角下边一颗细痣中和了几分张扬的气势。

他的嘴唇打着颤,瞧她的眼神就如遇见久别的故人。但薛璎记忆里并没有这样一个人,满心莫名其妙而已。

记起方才那认错亲的孩子,她回过味来,率先开口:“我不认得公子。”

魏尝正欲朝她张开的胳膊僵垂着不动了。

薛璎目露试探:“公子倒像认得我?”

她开口时抑扬顿挫全无,问话都带着上位者的姿态。魏尝眉峰一敛,满腔激越收了个干净,神色黯黯的,摇头道:“不认得。”

薛璎略一点头,不欲再久留,张嘴刚欲告辞,忽听他抢声补了一句:“犬子方才多有冒犯。”

她摇头示意不碍,一指被捣坏的洞穴,语气稍缓:“公子言重,是我冒犯在先,我且……”

“姑娘的伤口好像裂了。”魏尝再次抢了她告辞的话头,视线落在她左肩,鼻子一皱,似嗅见什么。

薛璎顺他目光垂眼一看。

确实,起初对上这人,她因绷着股劲,致使匆忙裹好的伤口又破了皮。但血并未渗出厚重的衣袍,他竟闻了出来。

这嗅觉放在狼犬里头不算什么,放在人里头,便有些了不得了。

因见他似非等闲,又接连两次打断她离去,薛璎刚卸下的戒备顿时再起:“我这伤容易惹来雪狼,公子还是别耽搁时辰,自找麻烦了,告辞。”说罢转身就走。

魏尝没再阻拦,站在原地目送她离开,眼前却一遍遍晃过她的面容。

鹅子脸,水杏眼,长眉连娟,鬓似漆墨,与他记忆中的那人几乎一点不差,一样是温温婉婉的长相,却偏合了副清冷疏离的气质。

他干杵着一动不动,直到身后传来魏迟哆嗦的问话:“阿爹,这到底……是不是阿娘?”

薛璎已走没了影,魏尝扭头把他抱出雪洞,边给他搓手取暖,边问:“你希望她是吗?”

他想了想摇头:“凶巴巴的。”

魏尝眉眼带笑:“那是你没见过她温柔的样子。”

“你见过,那也是好早好早以前了!”

“皮小子!”他狠狠赏他个板栗,瞧着薛璎离去的方向眼神阴郁。

魏迟顺他目光望去:“咱们不追吗?”

“你阿娘不认得咱们了,手里头攥的那玩意儿一刻没松,临走也不落下后背空门,她这么警惕,咱们不能太快追上去。”

魏迟凭空比划了一下袖箭的模样:“阿娘手里头是什么?”

“大概是什么新鲜暗器吧。”魏尝也没见过,方才昏睡间隐约察觉有人靠近,眼皮却沉得抬不动,直到那东西“咔”一声响令他突生警觉,才硬是清醒了来。

不过,见了薛璎以后,他倒像灌了热血似的,彻底缓过了劲。

他坐在原地歇了歇,然后风风火火提起雪洞里的佩剑,一把扛了儿子上肩:“这下差不多了,走。”

父子俩循着薛璎的靴子印摸索,一路远远跟着。

日头渐渐升高,霜气氤氲间,四面蒸腾起的细微气味变得格外触鼻,途经一块高地时,魏尝忽然一停。

他隐约闻见了一股腥气,像是兽物独有的,随着弥漫的霜雾一路从前方飘来,在他鼻尖晕开。

而前方,正是薛璎所在的位置。

魏尝心头一紧,浑身的肌肉霎时绷得硌人。跨坐在他肩头打瞌睡的魏迟一下清醒,没来得及问,就被他一把丢了下来。

“待在这里。”他说完,提剑狂奔而去。

薛璎听见响动回身,看见的便是魏尝像豹子一样冲来的一幕。然而还不及反应,她便已顾不上他。因一声尖利的狼啸穿云裂石,震动了她的鼓膜。

她猛一偏头,见三头健硕的雪狼风驰电掣般跃上斜侧陡坡,朝她所在的这块高地奔来。而她方才疲惫不堪,嗅觉听觉都大大迟缓,竟未及早洞察威胁。

三头狼皆是鼻翼翕动,目光灼灼,兴奋粗喘着,转眼就到近前。当先一头直直向薛璎扑来。

她也算反应迅猛,一下偏身躲开了门面。魏尝也到了,右手抬肘一把撞开她,左手佩剑刹那出鞘,剑锋一侧,斜刺上挑,直穿雪狼咽喉。

狼吼震天,犹自挣扎。

他手腕一翻,拧转剑柄,“咔咔”两声断骨响动,彻底断了这牲畜气息,接着一把抽剑而出。

血溅三尺。剩下两头狼见势退却,朝一旁薛璎扑去。

她立刻扬了匕首去挡,却看下一瞬,它们一道被魏尝踹来的狼尸撞飞了出去。

两头狼被激怒,不再执着于薛璎,一前一后冲着魏尝去。

当先那头来势汹汹,他一个侧滚避开它爪牙,随即鲤鱼打挺翻身而起,手中剑直劈狼首而下。

那狼似有所料,扭身躲过要害,只叫他在背上挑下一块肉来。

一击不中,他一脚踢开它,一面横剑刺向迎上来的另一头。剑身“嗤啦”一声入了狼腹,他改双手运剑,顺势将它也挑远了去。

先前被踢开的那头狼却很快再次反扑,半空中跃出道流矢般的弧线,朝他俯冲而下。

这一扑凶猛,魏尝被狼爪勾着后仰倒地,半个身子都悬出了陡坡边缘,千钧一发之际提剑扼住狼齿,堪堪与之僵持下去。

远处伤了肚腹的那头狼赤红着眼呜嚎一声,乘虚而上。

一直静观在旁的薛璎却突然动了,抬手追出一发袖箭,不偏不倚射上狼后腿。

狼中箭瘸在半道,她飞奔上前,一跨骑上狼背,双手攥着匕首朝下猛地一扎。

刀入肉,狼登时抽搐起来,嘶嚎着欲将她抛下。她双腿死死扭着狼身不放,边拧转刀柄,绞它背肉。

伤狼痛到极点使出狠力,拼了劲将她甩出。

薛璎脱了力,滑出老远还没停,眼看就将跌下陡坡,手腕忽然被一把拽住。

她悬在坡沿,眼冒金星抬头,见是正与狼对峙的魏尝腾出了一只手来拉她。而那狼钻了空子,前爪踩下他手中长剑,张口就咬向他咽喉。

她心下猛地一惊,电光石火间,抬起垂在下边的另一只手,照着狼脖子就是一箭。

但还是慢了些。魏尝为避要害,在狼张口一瞬便已先抬肘迎上。齿牙因此更快咬上了他的小臂。

幸而狼也中箭了,咬下的力道大减,入肉七分便止,没叫他掉了胳膊。

魏尝哼也没哼一声,紧盯住薛璎:“抓紧。”说罢不等她应,提膝一撞,撞翻了濒死一刻仍不肯松口的狼,再使劲一拽,将她拉了上来。

薛璎上来后气还没喘匀,便先给那狼补了一箭。魏尝也是一个翻身爬起,挥剑将另一头钉死在地。

绝了后患,俩人才再支撑不住,齐齐瘫倒在雪地上。

魏尝仰躺在地,喘着粗气偏头看向薛璎。

她对上他的眼神,满腹疑问,却没多余的力气问一个字,眼光闪烁间,视线无意落向了身侧的那把剑鞘。

是之前魏尝拔剑时随手丢在这里的。

玄色的剑鞘镶一轮精致的黄金边,剑鞘尾端刻了浮雕,似是上古神兽睚眦,上嵌两颗浑体通透的翡翠珠,像对暗淌森凉的兽眼。

薛璎微微皱起眉来。

她方才就觉得奇怪了。她的确不认得这男子,但那柄剑却有点眼熟,好像在哪儿见过。

推荐阅读指数: ★★★★★安卓客户端阅读苹果客户端阅读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