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莲花绝不认输第8章

黑莲花绝不认输第8章

言情小说 2021-04-23 11:55:04

黑莲花绝不认输第8章

黑莲花绝不认输第8章

分类: 言情小说时间: 2021-04-23

苏芝芝得了碧琥珀,尤其是辜廷送的,走路都昂着脑袋,像只小孔雀,招摇又得意。

  

  不像别的修士得珍宝,巴不得藏起来不被人知道,苏芝芝但凡有好东西,从来不藏着掖着,很快,修士陆续听说这件事。

  

  他们或多或少有惊讶,不管他们怎么想,苏芝芝风声已经放出去。

  

  清幽的小林里,日晖透过树叶缝隙,落在地上斑驳不一。

  

  光斑似有意识,随着风动叶动,抚在苏芝芝脸上,尤其眷顾纤长的睫毛,与秀气灵动的鼻尖,白亮白亮的。

  

  她完成吐纳运气,缓缓放松肩膀,一睁眼,就看骨鸟在一旁来回踱步。

  

  骨鸟:“扮猪吃老虎你懂不懂?”

  

  苏芝芝:“?”

  

  骨鸟看不起苏芝芝的招摇,它的认知里,做事太高调,会招来祸端,所以说:“君子不立于危墙之下,你身家再显赫,也不能随便透底,让人眼馋你家产,什么时候你被弄死了可太亏了!”

  

  苏芝芝愣了愣,才反应过来骨鸟在说什么。

  

  她忍不住笑了。

  

  骨鸟这样的想法,更像凡人。

  

  苏芝芝四五岁时,跟父亲在凡人界走过一遭,对那里印象很深刻,韬光养晦是他们的精髓,当然,并不是说苏芝芝觉得骨鸟是错的,只是,处事规则要因事而易。

  

  总之,苏芝芝心情好,同它废点口舌:“你知道我朝星峰,在整个流云宗是一等一的吧?”

  

  骨鸟点点头,不用打听,整个修真界都知道。

  

  苏芝芝手指在它骨脑袋上敲了一下:“你都知道,苏家资源早就是公开的秘密,你觉得隐瞒有用吗?”

  

  不等骨鸟回答,苏芝芝说:“我拥有的资源,抵得上流云宗整个门派,所以,掌门长老之流,只会对我客客气气,因为他们动不了我,如果不小心让我受点委屈,我带着这些资源,离开流云宗,损失的是他们而不是我。”

  

  苏芝芝看骨鸟歪着头,笑出来:“他们就得供着我,明白吗?”

  

  骨鸟:“宗里想杀人夺宝怎么办?”

  

  苏芝芝斜睨它:“第一,朝星峰有血咒,归入苏家名下之物,只有苏家血脉首肯才能用,正好我是苏家唯一的血脉,若他们要抢,大可来抢,用得了算我输,”

  

  她说着,比出两根细白的手指:“第二,万一真有傻子来暗杀我,别的门派也不会坐视不管,反而会帮我脱离流云宗,请我去当座上宾。”

  

  能进流云宗的,没有傻子,修真界唯利是图,绝不会有人想杀她,不然这么多的资源,都埋进黄土,多可惜。

  

  但只要苏芝芝在,他们就可以徐徐图之。

  

  “所以,最害怕我被暗杀不是我自己,是流云宗,他们争着来保护我还来不及呢。”

  

  看似招摇,目中无人,然则是一种平衡之道,远比藏着掖着过得舒服。

  

  骨鸟呆滞了。

  

  它拍拍骨翅膀,发出“哒哒”的鼓掌声:“强。”

  

  当然,苏芝芝没说清楚的是,她身边有各个势力的探子,苏家被发现获得碧琥珀,是迟早的事,不如她直接散出消息,也能让那什么贺安雪之流,知难而退。

  

  像她这般,一颗心掰开成几瓣来用的,早就习惯事事谋算,骨鸟显然只看到表面,还留在第一层,想让她低调。

  

  然而她不可能低调。

  

  苏芝芝收起手,捻了捻发端,眼神晦暗。

  

  七岁时,家族惨遭灭门一年后,她将一罕见的法器,当着整个流云宗长老的面销毁。

  

  当时,长老或多或少露出心疼惋惜的神情,但她脸上丝毫无波动。

  

  她要让整个修真界都知道,苏家留给一个小娃娃的资源,堪比宝藏,而她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只有这样,其他宗门为了“宝藏”,才会想要介入,一旦他们介入,那就是和流云宗狗咬狗。

  

  一晃眼十年了啊。

  

  苏芝芝摇摇头,放下被勾起的往事,她站起来伸了个懒腰,叫骨鸟:“走了。”

  

  骨鸟还沉浸在她那番话里,好一会儿反应过来:“啊?走去哪?”

  

  苏芝芝说:“松峰小秘境。”

  

  这个小秘境,在苏芝芝不小心受伤时,魏远就提及过。

  

  流云宗里,每年都会开一个小秘境,每五年开一个中秘境,每十年开一个大秘境,规模如名,小秘境多是人为秘境,其余秘境有些是天赐,也有前人洞府。

  

  小秘境由流云宗每座山峰开启,宗内金丹以下弟子都可参加,今年轮到松峰开启,所以直接称它名字。

  

  骨鸟“吧嗒吧嗒”走两步,小声说:“你家都这么有钱,还去凑什么秘境的热闹……”

  

  它以为它说的小声,不过苏芝芝耳聪目明,都听得到。

  

  在修真界,甭管什么规模的秘境,若非十分不得已的情况,能去,自然是要去的。

  

  因机遇不会因为秘境的大小而改变,修真更讲缘。

  

  苏芝芝斜眼看骨鸟,先前她还提防骨鸟,这几天相处下来,该是傻白甜骨鸟提防她。

  

  噗嗤。

  

  ***

  

  流云宗内,共有七十二峰,每一峰峰主都是宗内独当一面的人物。

  

  松峰离朝星峰有三峰之远,苏芝芝到松峰时,山下聚齐不少弟子,四周有嗡嗡的讨论声。

  

  她有些好奇,从天辇下来,便知道这些弟子在讨论什么——秘境开之前,都会请一位金丹修士,在秘境外观气象、护法,这次护法的金丹,居然是大师兄辜廷。

  

  便看辜廷立于高台,他头发全部束起,以白玉莲花冠压在头顶,露出全部面颌与脖颈,每一道线条恰如其分,衣袖猎猎,端的流淌写意之晖,一双漆瞳沉稳,凉如寒山之石,却叫人忍不住眯起眼睛,追逐他的目光。

  

  那样的人,那样的目光,却略略停在苏芝芝身上。

  

  苏芝芝心里一喜,扬起笑脸,朝他招了招手。

  

  可是一想到辜廷护法,又有些心疼。

  

  为秘境护法很费劲,尤其是小秘境,吃力不讨好,但秘境开启者能找到的护法几何,也是显现峰主的能耐,迄今为止,从没有人请得动辜廷护法。

  

  只是没想到,辜廷居然会为这小秘境护法。

  

  但是仔细一想,长生峰辜家和松峰卢家,世代交好,以辜卢二家的交情,请得动辜廷,好像也说得通。

  

  在辜廷身边,是松峰峰主的大弟子卢钰,自家开的小秘境,卢钰并不用进去,他还要在外头协助护法,以防万一。

  

  卢钰年二十三,是筑基中期,在许多人还留在练气和筑基初期时,和苏芝芝一样,他也是流云宗这一辈的佼佼者。

  

  当然,任何佼佼者,在辜廷珠玉前,都失了颜色。

  

  此时,卢钰也看到苏芝芝,对辜廷说了句什么,二人运气从高台下来,走向苏芝芝。

  

  卢钰向她招呼:“苏师妹。”

  

  苏芝芝点点头:“卢师兄,”目光不自觉落在辜廷身上,辜廷落后卢钰半步,但那气势,那样貌,叫人生生只将他瞧进眼中,苏芝芝扬起嘴角,问辜廷:“大师兄来护法?”

  

  辜廷颔首:“嗯。”

  

  卢钰笑眯眯的,说苏芝芝:“大师兄这一来,师妹眼里就装不下他人。”

  

  苏芝芝倒是不客气,说:“自然。”她眼神明亮,脸颊上带着粉霞,看起来心情颇好,回敬卢钰:“卢师兄要是我道侣,我也看你。”

  

  卢钰清清嗓子:“行了行了,怕别人不知道大师兄是你道侣似的,见天张扬。”

  

  苏芝芝抬眉,她眼睛一转,看向辜廷。

  

  她虽然和卢钰谈话,但一直留意辜廷,辜廷神色淡淡的,也不说话,但存在感很强,便是四周的人,也都安静下来,只观察他们三人。

  

  因辜廷十岁就登峰筑基,这十年来他不再参加小秘境,而从她十二岁参加小秘境以来,还是第一次在进秘境前和辜廷相遇。

  

  苏芝芝格外明白辜廷的性子,他这般冷淡之人,如果不是有话要说,不会主动从高台下来。

  

  她心里有点紧张,朝辜廷身边走近一小步,问:“大师兄,有什么要嘱咐我的吗?”

  

  果然,辜廷垂下眼睛,问:“碧琥珀带了么?”

  

  苏芝芝点点头:“带了带了。”

  

  辜廷便又说:“不可轻敌,万事谨慎。”

  

  苏芝芝点头,再点头。

  

  可能因为辜廷为人处世都冷淡如冰,也可能是他这个年纪就站在金丹期,他这些话有点像长辈。

  

  苏芝芝听了心里暖暖的。

  

  这世间,得他一句“万事谨慎”的女子,能有几个?

  

  所以,她相信辜廷对她是有情意的。

  

  她直盯着辜廷的背影,他身量高,只穿着流云宗的道袍,别人是人靠衣装,他是不管穿什么衣裳,总之便是好看。

  

  就连袖口的花纹,都似要变成一只只翩跹的蝴蝶,飞进苏芝芝心口。

  

  直到卢钰用扇柄敲她额头:“还看呢,你家道侣走了!”

  

  苏芝芝猛地回过神,用自己剑柄反敲卢钰的手。

  

  卢钰连连后退,开着玩笑说是再不敢。

  

  当下,辜廷与卢钰回到高台上,松峰小秘境正式开启。

  

  随着结界敞开,一束白光由地到天,转眼之间,苏芝芝进入小秘境,周遭还有一些弟子。

  

  不过苏芝芝向来独来独往,她坐上天辇,在空中俯视四周。

  

  一直躲在苏芝芝袖子里的骨鸟,这才跳出来吐息:“呼呼,快憋死我了!”

  

  苏芝芝弹弹它的脑壳,逗它:“你还需要呼吸?”

  

  骨鸟摇头晃脑:“虽然不需要呼吸,但我需要灵力运转才能动,刚刚为了躲你家大师兄,我都没敢吸纳灵力。”

  

  苏芝芝长长地哦一声。

  

  骨鸟忽然反应过来,啾啾叫到:“干嘛,你想用这招对付我?我明明是为你好,要让你看清楚辜廷这厮的真面目!”

  

  这厮?苏芝芝:“本来没打算这么做,但你再说他一句坏话,别怪我用了。”

  

  她能容忍骨鸟一而再、再而三地抵侮辜廷,只是因为看这鸟蠢得可爱,要是换别人这样说辜廷,她早就让魏远把人打残。

  

  当然,本来也没人会说辜廷的坏话。

  

  骨鸟不服气:“小秘境没什么难度吧,怎么他却提醒你带碧琥珀?”

  

  苏芝芝呛回去:“这是未雨绸缪。”

  

  骨鸟说:“但你以前参加过中秘境,也没见他未雨绸缪啊!”

  

  苏芝芝很想和骨鸟吵,却很快冷静下来,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不得不说,当局者迷,骨鸟旁观倒是清楚,确实,碧琥珀是辜廷的心意,可是,这般珍贵的灵草,能治筋脉全断、魔气入体之疾,小秘境遇到再大的危险,也用不上碧琥珀吧……

  

  她微微皱起眉。

  

  正在这时,远处发出訇然一声,就像一颗巨石砸到平静的湖中,搅弄湖水浑浊不堪,空气如水波一折又折。

  

  苏芝芝坐在天辇上,差点叫风波卷下来。

  

  她立刻弃辇御剑,在狂风中堪堪没被掀飞,然而只能立刻落地。

  

  这时候御剑不精的坏处就出来了,苏芝芝只能抬头远眺,依稀分辨,似乎是西南方向,出现一道冲天浑浊气息。

  

  这股气十分不祥,让苏芝芝心口猛地一缩,瞬时想到十年前。

  

  和那时候一模一样的感觉。

  

  那是魔气!

推荐阅读指数: ★★★★★安卓客户端阅读苹果客户端阅读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