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风里的星第4章

夜风里的星第4章

言情小说 2021-04-23 11:47:39

夜风里的星第4章

夜风里的星第4章

分类: 言情小说时间: 2021-04-23

当天夜里,下了一场暴雨。

隔天大家到办公室时,都带着一身湿气,裤脚、肩头,或多或少都沾上几滴水痕。

含星刚坐下,就被周围几位同事拉着。

“你昨天跟许主编一起出行,感觉怎么样?”

含星认真答道,“就只是普通工作而已。”

“你怎么这么淡定啊,许清风诶,可是年纪轻轻就拿下国际新闻大奖的人诶,而且他编写的战地特刊,现在销量都过百万了,可羡慕死我了!你说为什么当初不是我接下游园的报道啊,好后悔!”

同事们在含星两耳叽叽喳喳吵嚷不停。

这时,许清风从门口走了进来,一身冷气,头顶像顶着雷雨交加的乌云,冷冽的双眸让在场人都不自觉停下八卦的嘴。

等到许清风关上办公室的门,李梅丽几人才压低声音小声道,“许主编怎么心情很不好的样子。”

“是呀是呀,许主编完全敛着张脸,有点怪恐怖的。”

“不会是遇到什么事了吧,我一会儿还得跟他交报道呢。”

“哎呀!我也有东西要交给主编,李琴,要不你帮我交吧。”

“我才不呢,还有谁要交东西呀?”

几人环顾四周找寻着目标,含星暗自收回目光。

不过在她起身准备去给许清风送素材时,还是被几位同事逮着了,纷纷拿出自己的东西拜托她帮忙带过去。

含星微叹口气,还是接下了。入门前,小心翼翼地敲了敲门,就听里面说了声“请进”。

含星走到许清风跟前,将手里的东西全部递给他,并一一做了声明。

许清风兴致不高,仔细看,还能察觉到他眼皮底下那淡淡的黑眼圈,想来昨天是熬了夜。

“放桌子上吧。”

含星轻轻放在桌角,正要走,却听许清风叫住她。

她回头,就正对上那双清冽的双眸,只是此刻眼底乌云密布,看着有些死沉空洞。

“你昨天,有捡到什么东西吗?”

含星咽了咽唾沫,冷静回道,“没有。”

许清风扯扯嘴角,“也是,你看到的话,应该能认出来。”

“......”

“那主编没事的话,我就先走了。”含星微微颔首,退出办公室,只是没想到,男人还真是因为那一条红绳才搞成这副模样。

可那条红绳,明明就只是当时她去外地游玩儿的时候,顺手给他编的。

不贵,也没什么特殊意义,权当保个平安,图个吉利。

可含星殊不知,昨晚许清风为了找到那条遗失的红绳,拿着手电筒把他们白天跑过的地方全都找遍了,甚至还重新下水,摸了一通。

可惜最终什么也没找到,今早才会这么失魂落魄,毫无精气神。

他丢了,丢的不仅仅是一根红绳,是他这么多年以来,唯一的信仰依靠,也是含星留给他,唯一的纪念。

他只能想着可能是在救含星时掉落的红绳,心里才会好受些。

毕竟比起红绳,自然是含星的命,更加重要。

-

含星这几天疯狂赶稿,忙不过来,只能加班加点地写。

眼见着身边的同事都愉快地收拾东西下班了。

外面火红的天空,也逐渐褪去了色彩,变得暗淡,揉进一抹灰,直至扩散,成为漫天星辰的夜色。

“含星,我走啦,你加油哦!”

这下,连办公室里的最后一名同事也背上包走了。

含星跟她道了再见,便继续投入到写作当中。

整个大楼此刻都陷入了一种寂静,莫名带着森森阴冷。

含星突然想起了前几天才看过的一部泰国恐怖片,当时不觉得害怕,现在倒有些后怕起来。

她快速扫了一眼四周,便拿起耳机堵上耳朵,放了些轻快愉悦的歌曲。

投入到写作的时间过得很快,只是因为没来得及吃饭,中途胃子隐隐有些不适,她便拿出抽屉里别人送的糖含在嘴里,再喝上几口水。

眼看着胜利的曙光就在前方,正当含星快敲完最后一段字时,面前的灯光忽然一暗,从头顶处投过来一道影子。

手指一僵,一股凉意从背后窜起。

她咽下唾沫,正要回头,就听身后传来一阵温沉的嗓音,“你怎么还没回去?”

有些耳熟,含星取下耳机,回身就见许清风笔直地站在自己身后。

她松了口气,脑子里只想着真不该去看那部电影。

“我马上就回去。”

她已经连着加了几天班了,只是不知道今天为什么都这么晚了,许清风还会跑回公司。

似乎是看出她的困惑,许清风回了句,“我回来拿资料。”

“哦……”含星默默把头又转回去,面向电脑,只是胃子里的不适忽然涌起,想到之前医生嘱咐她的一定要按时吃饭,有些后悔没有去楼下买个面包来垫垫肚子。

许清风则是眼尖地看出了她脸上露出的细微痛苦,又见她左手轻轻放在腹前,心疼得紧,皱着眉头问道,“你还没吃晚饭?”

含星“嗯”了声,想了一想,又补充道,“我马上把这里弄完了就去吃。”

“胡闹。”

含星自然是听到了许清风那声极其小声的责备,有一瞬间倍感亲切,但反应过来怎么想怎么怪异,忙说道,“没事,您不用管我,您去忙您的事吧。”

许清风猛然回头,去自己办公室拿了资料出来,然后就径直下了楼。

听到身后的动静远去,含星松了口气。但看男人走得那么干脆,心里还是会有些怪不适应地。

以前许清风就老爱在这事上管着她,一旦听到她没按时吃饭,是会直接冲到她寝室楼下,强拉着她出门吃东西的。若是她实在懒得不想动,对方也会气冲冲地跑去食堂把饭菜给她打回来,而她则是臭不要脸地享受来自亲亲男友的优待,承受来自单身室友的艳羡目光。

当时室友们还说,你可真是积了几世的善才会遇上许清风这么一个长得好,性格也好的男朋友。她当时也何尝不是这样想的呢,觉得自己竟会这么幸运地遇上一个宠着自己、纵着自己的人。

不过,想来两人已经没什么关系了,以前那个处处为自己着想的许清风,现在已经是别人的小太阳了。

四周幽静,电脑屏幕依然泛着冷白的光。

含星从回忆里抽离,继续眼前的工作,只是肚子的隐痛一阵一阵地,着实影响进度。

她敲完最后一个字,仰靠在椅子上休息了一阵,准备再把文章审核一遍,就去楼下吃饭。

却没想,这时身后又传来几番动静,随着许清风的身影再次出现在门口,她的桌面还多出一碗皮蛋瘦肉粥,和一盒灌汤包。

有些意外。

包子是热的,粥也还透着热气。

明显是男人刚从外面买回来的。

“快吃吧,免得别人说我虐待员工。”

许清风压低嗓音快速解释了一番。

含星回过神来,说了一声“谢谢”,这才上手摸上一次性筷子。

正要动口,见许清风一双笔直的腿还伫在身后,想到什么,忙道,“许主编,这包子还有粥……一共多少钱?”

许清风平和的表情瞬间有些垮掉,变得阴沉起来。

只是含星没有抬头,所以看不到。

“不用了,你是在为公司做事,一顿饭不算什么。”

“那……就谢谢了?”

语毕,气氛又陷入沉默,不,应该是比之前都还要安静。

许清风站在含星身后,好几次拽紧了手,最后见她埋着头老老实实吃着自己带的饭,又把想说的话咽了回去。

“你还有多少工作没做完?”

“已经做完了,就只剩检查校对了。”

许清风眉宇间动了动,拉过一旁的椅子,“你去那边吃,我帮你审核。”

含星差点一口粥呛进喉咙,“不用了许主编,我自己可以,您去休……”

许清风并没有给她说下去的机会,而是将她的椅子骨碌碌地直接推到一旁,顺带将桌面的饭全部移了过去。

他见含星还想拒绝,便直道,“给下属安排了不合理的任务,也是我的失职。”

其实这活主要还是因为之前突然休假才导致堆叠的。

但含星没继续说话,找不到什么好的拒绝借口。

她咬上一口包子,默默盯着许清风认真工作的模样。

今天的他没有戴眼镜,电脑里幽蓝的光线打在他本就白皙的皮肤上,将他本就俊朗的侧脸勾勒得更加立体深邃。

莹莹光线覆在他略微卷翘的睫毛上,绒绒地,看着像是会发光的小绒毛,挠得人心痒痒。

有一瞬间的愣神,含星反应过来,赶紧收回目光,低头继续吃自己的东西。

等她东西吃得差不多时,许清风也差不多审核完毕,不光给她揪出几个错别字出来,还顺便给她删改了某些语句。

含星将吃剩下的东西用塑料袋系好,对着许清风道了声谢。

许清风倒也没说什么,只随口提了句,“这么晚了,还有公交车吗?”

含星看了眼时间,刚才都快忘了这茬事了,“应该还有最后一趟,许主编,我先走了。”

含星关上电脑就迅速跑了,留下许清风一人站在原地,嘴里是还未说出的“我开车送你”几个字。

他望着早已跑得没影的空荡走廊,有些气,有些无奈。

跑这么快干什么。

推荐阅读指数: ★★★★★安卓客户端阅读苹果客户端阅读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