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校草男主标记后第4章

被校草男主标记后第4章

言情小说 2021-04-21 17:58:40

被校草男主标记后第4章

被校草男主标记后第4章

分类: 言情小说时间: 2021-04-21

段唯僵在原地,走也不是留也不是,周围一群人的视线全部落在他们三个人身上。尤其是站在许佳念身后的傅度秋,拿着手里的饭盒,一脸的若有所思。

刚刚那一系列的操作也不过是段唯急中生智,没想到许佳念这一招打得他措手不及。见状他大脑难得地短路了一会儿,随后摸了摸口袋故作惊讶地看着许佳念,道:“诶,我的饭卡怎么在你这里?”

“......”他演的真情实感、惟妙惟肖,见状许佳念一脸迷惑地看着段唯,就在话即将脱口而出的时候,又硬生生地咽了回去。

她将饭卡还给段唯,一脸了然的样子,随后还看了一眼还站在原处的傅度秋,说:“那走吧?”

“走走走!”段唯巴不得快点离开这里,他拉过许佳念,也没和站在后面的傅度秋道别,就径直走出了食堂。

一中虽然在其他方面管得严,但是没有限令学生不得进教室吃饭。段唯从食堂一路回到教学楼,冷空气让他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教室里有各种各样食物的味道,他坐在位置上,刚打开饭盒,坐在前面的彭炎突然转过身,一脸怨气地看着段唯。

见状段唯莫名其妙地看着他,说:“干嘛?”

“没怎么,就是觉得段哥你最近变了好多。”彭炎酝酿了很久,似乎有很多话要说,纠结了半晌终于说出了口。

段唯打开饭盒的手顿了顿,颇为同情的看着彭炎粗犷的外表下,那两只单纯无害的眼睛。

废话,你哥早就不是你哥了。

心里虽是这么想,但段唯还是装作不在意地看了彭炎一眼,跷起二郎腿,说道:“怎么不一样了?”

“就是感觉吧,你正经了不少。以前恨不得骑在老童头上,之前竟然这么听她的话。”

彭炎欲言又止,他之所以觉得想不通,是因为今天被老童抓包之后,段唯竟然装作不认识自己,这给一直以段唯马首是瞻的小彭炎偌大的打击。

段唯就知道他会这么说,他虽然不是成熟内敛、害羞内向的人,但是和原著中段唯的人设还是差得大相径庭,被人怀疑也是正常的。

不过他从小到大虽说不是三好学生,但也绝不是惹是生非的人,要真像原著段唯那样张狂,他还真做不来。

于是段唯想了一会儿,装作吊儿郎当的样子,说道:“因为最近我觉得吧,老这么狂下去不行,许佳念要是烦我就不好了。”

临了了,他还对彭炎挑眉,一副地痞流氓的样子,“你说对吧?”

他随口一说,彭炎立马恍然大悟地点头,原本额头上的些许阴霾瞬间一扫而光,说道:“有你的啊段哥,我就说你最近怎么一直装孙子呢,原来是准备......那啥什么扮猪吃老鼠呢!”

“......”段唯一时间不知道给他纠正猪还是老鼠。

“难怪啊,我还以为你不追许佳念了呢,对那转校生一点反应都没有。而且人家比你帅、比你高、还比你成绩好......”

说到这里,彭炎后知后觉地看向段唯,而后者双眼微微眯起,手里的筷子此时像是能够封人喉管的凶器。

彭炎尬笑了两声,随后两指在唇前从左到右一拉,做噤声状。

下午的课和上午一样催眠,不过段唯还是强撑着坐了几节课,关键是他脑子里全是事儿,想睡也睡不着。

不知道为什么,男女主自从见面了之后剧情就开始渐渐偏离了原著,既没了名场面,也没成同桌。最要命的是许佳念好像没有一见钟情,傅度秋也没注意到许佳念。

段唯拿着笔开始抓耳挠腮,他以为只需要单纯刷男主的好感就够了,没想到现在变成了两人份的。不过仔细想想,许佳念对他来说应该没有太大的问题,主要是傅度秋。

如果说学霸是一个难懂的生物,那么一个高冷的学霸,就是在难搞后面加了个Plus.

想到这里,他看向坐在旁边的同桌。而后者则看上去和上午没什么区别,专心地看着桌子上的课本。他的字很好看,属于劲瘦款的,握笔的手指修长,骨节分明,明明只是再平常不过的写字,看上去却赏心悦目。

段唯双手枕在课桌上,看看讲台,又看了看坐在旁边的傅度秋。然后发现傅度秋学习起来几乎是什么都打扰不了他,即使自己的视线一直放在他的身上,傅度秋也没有任何反应。

于是段唯便百无聊赖地将目光都投在傅度秋身上,不得不说,彭炎说的是事实,傅度秋确实长得很好看。连带着写字时在纸张上的声音,都像是乐曲。

想到这里,段唯背手在书包里摸了很久,才想起来自己的平板和耳机已经被没收了。

他叹了一口气,拿出书包里袋里藏了许久的手机给彭炎发了个消息,而后者偷鸡摸狗一般地将手机拿出来,立马给段唯比了个“OK”的手势。

见状段唯将手机放进包里,继续摊在桌子上。冬天总是让人犯困,他迷迷瞪瞪了很久,终于睡了过去。

而就在他闭上眼没多久,傅度秋却转过头来,看向了已然睡过去的段唯。

这张脸和记忆中的差别有些许大,不过眼角的痣还是在老地方。那颗痣泛着褐色,淡淡地点缀在尾端,随着主人的一颦一笑轻微浮动。

他的视线逐渐下移,落在段唯露出的后颈上,那里光滑一片,顺着往里就能够看见段唯白皙的颈部。

傅度秋面无波澜地移开目光。

是个Beta。

他心里想道。

睡得很死的段唯自然什么都没有察觉,他一觉睡到了晚饭的时间,教室里没了人,于是他拍了拍前桌彭炎的背,使了个眼色出了教室门。

而彭炎早就一副整装待发的模样,十分熟练又利索地站起了身,跟在段唯后面。

办公室的门已经关上了,只剩窗户是唯一能够进去的通道,上面没有安上防盗网,段唯轻轻一推,就把窗户玻璃推开了。他谨慎地往里看了一眼,没人。

于是他看了一眼彭炎,而后者小声地说:“我望风,段哥你快点。”

“行。”

段唯点头,往左右看了几眼,随后极为利索地用手将身子撑起来,一只长腿踏上窗台,整个身子轻巧灵活地进了办公室。

刚一落地,身后就传来彭炎轻微的口哨声,“漂亮!”

闻言段唯双指合起,头也不回地做了个耍帅的动作,同时也不忘正事地走到老童的办公桌前,十分熟练地打开第二个抽屉。

果不其然,里面放了好几台手机,其中就有他的Pad。他拿起来,将插在上面的耳机线绕了几个圈,随后又将视线落在满抽屉的手机上。

每个手机上都相应的贴好了名字,大多数都是八班的。段唯心里一阵唏嘘,摇摇头说:“兄弟们,救不了你们咯!”

说完,他合上抽屉,刚准备走,就瞥到了老覃办公桌上的资料本。上面贴着一张寸照,照片上的人即使是在死亡证件照上也特别好看,而照片旁愕然写着三个大字——傅度秋。

这是傅度秋的个人档案,上面写了从小到大傅度秋待过的城市和学习过的学校,段唯简单地看了一眼,后知后觉地发现傅度秋7、8岁之前竟然就生活在顺清市,还是在离原著段唯家不远的梧桐巷。

段唯下意识皱起眉头,不光是他,就连原主段唯也一点印象都没有。他刚准备往下看,就听见门外传来声音,段唯反应很快的翻窗跑了出去,还险些摔了个趔趄。

站稳后没多久,他就听见楼道里传来老覃的声音,并且越来越近。

他往相反的方向走了好几步,随后发现彭炎竟然没有跟上自己,于是转过身看过去。

此时的彭炎站在门口,侧对着他的方向一动不动,脸色越来越绯红,一双腿虚浮着,像是下一秒就要倒下。

推荐阅读指数: ★★★★★安卓客户端阅读苹果客户端阅读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