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校草男主标记后第3章

被校草男主标记后第3章

言情小说 2021-04-21 17:58:30

被校草男主标记后第3章

被校草男主标记后第3章

分类: 言情小说时间: 2021-04-21

在现实生活中,段唯是一个大学生,高中那几年的寒窗苦读虽说不是他的噩梦,但也并不是他愿意再经历一次的回忆。可谁知一朝穿越,他回到了熟悉的高中生活。

他以为在小说里,事业学习全部都一笔带过,其实并不是。一中身为省重点,甚至比他现实里上过的学校还要丧心病狂,三天一小考、五天一大考,每天还伴随着无孔不入的随堂测验。

段唯刚听了几分钟课,就趴在桌子上直接睡着了。

这一觉睡得他天昏地暗,各种各样的公式和英文短语在他的梦境里晃来晃去,直到第二轮铃声响起,段唯放在桌子上的手才猛地一动,慢慢抬起头。

迷蒙的视线逐渐变得清晰,他看着自己被压麻的手,手掌之间有一颗褐色的小痣。还是这双手,还是这一间教室,段唯在心里叹了口气,拧开放在桌子里的水瓶,刚打开盖子里面就冒出氤氲的热气。

这是原著段唯喜好养生的母亲给他跑的茶,几颗红色的枸杞飘在上面,他仰头喝了几口觉得有些烫,余光不经意间瞥到了坐在旁边的傅度秋。

只这一眼,段唯差点把那烫嘴的茶水一股脑全部倒进嘴里。他咬着自己被烫到的舌尖,不可置信地看着坐在旁边的傅度秋。

现在已经到了第二节课,讲台上站着老覃。他手里拿着语文书教授古诗,一边念叨一边摇头晃脑,很是沉醉。而讲台下的几个学生将书本直直竖着,躲在后面睡觉。

傅度秋面前瘫着崭新的书本,手里拿着一支纯黑的笔,时不时在上面做些笔记。他很专注,全然没有注意到自己正在被各种各样的目光小心探寻着。

现在是冬天,不比夏天那样躁动,可是因为傅度秋的到来,教室里若有若无地散发着一些信息素。有的甜腻有的清新,一闻就知道是Omega的味道。

不过段唯身为一个Beta,自然什么都闻不到。他觉得惊讶的点在于,原著里傅度秋和许佳念不是同桌吗?为什么现在和自己坐在了一起??

也许是他的目光太引人注意,原本专注于听讲的傅度秋从课本里抬起头,直直地看向了坐在旁边的段唯。

他一侧过来,段唯就看清楚了他外套上那一片银色的树叶花纹,很简单的样式,但也别具一格。段唯越看越眼熟,可是怎么也想不起来。总不可能一直盯着人家胸口看,于是段唯十分尴尬地朝着他招了招手,说:

“你好啊......”

多么苍白,多么无力。

闻言傅度秋看了他一眼,点头沉沉地应了一声,随后继续转过头记笔记。

见状段唯撇撇嘴,又尴尬地将手收了回去。

得亏傅度秋是个男主,要不在原著里,这二五八万的样子估计被校霸打得牙都飞了。

他坐正了些,将手里的瓶盖合上,热气戛然而止。他刚想继续睡个回笼觉,坐在前面的男生突然转过身来。

坐在前面的男生是个Alpha,全名叫彭炎,是原主段唯的好哥们儿。他长得很魁梧,块头看上去比段唯要大上许多,只看一眼的话会觉得是一个危险人物。可是他笑起来很憨厚,为人也很仗义,极具反差萌。

“段哥,”彭炎摸着自己刚剪不久的寸头,觉得有些凉飕飕的,对段唯说道:“怎么着,要不要给你偷回来?”

他说的自然是段唯被老童收走的耳机和平板。

一中明令不能带电子用品,可是校霸偏生就不信邪,每天书包里都放着pad和手机,被收缴的次数也是数不胜数。

只不过收的赃物多了,垒在办公室里老师也分不清谁是谁的,所以彭炎和段唯经常又把东西偷回来,这办法根本没人会发现,所以屡试不爽。

他这话一落,坐在一旁的傅度秋手里的笔停了停,余光落在段唯的身上。而后者捕捉到了他的视线,朝着傅度秋看过去。

视线一交织,暴躁彭炎立马拍案而起,对着傅度秋瞪眼道:“看什么看!”

段唯:“......”

傅度秋:“......”

大哥,你是不是黑/社/会电影看多了?

他这一拍桌子,周围的一部分同学都看了过来,老覃陶醉在诗情画意里,被这突然一打断,皱起眉头看过去。

段唯拿起书,装作和彭炎不熟的样子。

见段唯临阵脱逃,彭炎先是愣了愣,随后转过身去,不情不愿地拿起书对着古诗大眼瞪小眼。

这一耽搁,老覃发现教室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睡着了一大片,于是拍着手说道:“起来了起来了,才早上第二节课,叫的叫睡的睡。”

在众人困顿着起来的间隙里,段唯看向旁边的傅度秋,而后者依旧没什么表情。介于以后免不了和这位进行交际,于是段唯抛去了老脸,对着傅度秋笑得十分灿烂:

“你别误会,我从来不做偷鸡摸狗的事情的!”

傅度秋将视线落在段唯身上,眼里似乎起了一丝波澜,可是当段唯想要细看的时候,却突然转瞬即逝般没有了。

似乎是怕对方不信,段唯抬手竖起三根指头,说:“我发誓。”

他笑得很好看,眼角的黑痣随着他的动作微微起伏。日光透过他的发隙落在傅度秋的额头,他却平白觉得被流火打了眼。

没管段唯要说什么,傅度秋兀自转过头,沉默地看向黑板。

见他这样,段唯忍不住在心里翻了个白眼。

上午的课过得很快,也许是段唯一直在睡觉的缘故,一睁眼一闭眼就过去了。他在椅子上伸了个懒腰,拿着桌子里早就放好的勺子晃晃荡荡地去了食堂。

许佳念这时走了过来,见段唯眼底的乌青,笑着说道:“你可真能睡,我看你都睡了一上午了。”

“没办法,太催眠了。”

看到许佳念一如既往温柔的笑,段唯心情好了不少。两人一起往楼下走,冬日暖阳打在身上,段唯舒服地伸了个懒腰,声音拖得老长。

路过的几个学生都朝着他们俩看过来,学生时代没有太多的居心叵测,所以只是沾了些许风月的消息都能让人变成焦点。而在一中里,段唯和许佳念,自然也是一对焦点。

周围的目光都投过来的时候,段唯斜斜地朝着众人看了一眼,视线又霎时间散开。他原来觉得没什么,不过现在不一样,傅度秋来了,段唯自然要顾及到女主许佳念的形象。

他虽然没当过校霸,但是唬住这些十七/八岁的毛头小子还是绰绰有余,果然周遭的人都没有再偷看他们两个人,段唯一身正气地带着许佳念往食堂里走。

一中食堂是自选制,想吃什么就用勺子舀,到最后称重计费。他们俩到的时候食堂里没多少人,段唯拿着筷子左挑挑右选选,很快就把校园卡拿出来刷卡结账。

而许佳念是重度挑食患者,在里面走来走去很久,夹起来的菜还不到盘子的四分之一。

段唯坐在位置上,百无聊赖地晃动着自己的脚,视线在众人中穿梭,就看见自己的校草同桌傅度秋站在食堂大妈那里。

他一只手拿着打包的饭菜,另一只手拿着手机和现金。而对面的食堂大妈摆摆手,一脸油盐不进的表情。

见状段唯一拍脑门儿,想起来傅度秋一个转校生根本没有校园卡,于是有几分兴奋地绕到后面追上准备排队的许佳念,有些着急地说:“快,你快去帮他刷卡!”

“......”许佳念一脸莫名其妙,看了一眼队伍最前排的傅度秋,拿着校园卡说:“不行,我卡里快没钱了,等会还要去充卡呢。”

闻言段唯轻啧一声,将自己手里的校园卡递过去,说:“那你拿我的。”

“你和他很熟?”许佳念后背被段唯推着,皱起眉头没有想明白,按理说以前的段唯绝对不会管这种“闲事”。

段唯一边把许佳念往前推,一边在她身后脸不红心不跳地瞎诌:“新同学嘛,互帮互助,传统美德!”

“......”许佳念一时失语:“行吧。”

越往前走,段唯越发偷笑。因为他觉得这个方法实在是太好了,雪中送炭,没有什么比这个还要感人的套路。

借钱嘛,礼尚往来,这你一借我一还,感情不就来了么?

而他段唯,仅仅用了八/九块钱,就促成了这么一段佳话,月老都没他这么会写剧本。

段唯站在人堆里,就看见许佳念拿着自己的校园卡往傅度秋的方向走过去。川流不息的人群走过,一男一女相对立着,谁看谁都觉得养眼。

而站在他周围的几个同学,就看见平时让人闻风丧胆的校霸,一个人拿着打包盒往傅度秋的方向傻笑。

良久之后,段唯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现在确实是傻一点,于是立马整理好表情,一脸功成身退地转过身,准备找个角落独自庆祝。

还没走几步,就听见身后传来熟悉的声音:

“段唯,饭卡还你!”

人群之中,段唯霎时间浑身僵住,他知道自己现在不应该回头,可是他还是控制不住自己,下意识地转身望去。

他看见许佳念一脸笑颜如花,将手里的卡高举着。在她身后,是傅度秋神情复杂的脸。

“......”

操。

推荐阅读指数: ★★★★★安卓客户端阅读苹果客户端阅读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