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鱼皇子靠躺爆红娱乐圈第3章 咸鱼摆尾

咸鱼皇子靠躺爆红娱乐圈第3章 咸鱼摆尾

言情小说 2021-04-21 17:15:57

咸鱼皇子靠躺爆红娱乐圈第3章 咸鱼摆尾

咸鱼皇子靠躺爆红娱乐圈第3章 咸鱼摆尾

分类: 言情小说时间: 2021-04-21

《当年你我》能爆红今夏,不仅靠贩卖情怀,主要还是这个节目是直播,有太多不可控因素。

上上期来的是一个一部经典宫斗戏的剧组,本来开场都和和气气的,结果演绎经典桥段的时候,其中一个女演员真真切切狠狠扇了对戏的女演员一巴掌。被打的也不甘示弱,直起腰来就还了一巴掌。

节目一度陷入混乱,被迫中断半小时。但就是这样的欲盖名章,反而让网友吃瓜的热情高涨。顺藤摸瓜之中,两人的恩恩怨怨全被扒了个干净。

原来,打人那位到了节目现场突然接到朋友消息,这个塑料姐妹居然和自己老公滚到了一起,一时间新仇旧恨上头,接着演戏真动了手。

当年也是公认的深情姐妹,没想到友谊小船翻得如此快准狠,令人唏嘘不已。

这一次大IP双男主剧《执灯》的两位主演,李闻川和靳越还没开始就话题高涨,但凡爱吃瓜的,都守着节目端坐好了,就等着看撕逼。

“你们说李闻川不会当场崩人设吧?”

“笑话,就他还有人设呢?”

“就一个蹭jy热度顺便圈钱的,真让人作呕。”

此时在化妆间的李闻川并不知道这些,何萌缴了他的手机,不允许他再去网上阴阳怪气。

“你为什么外表像我女儿,内心却是我妈?”

“……一会儿好好表现,就规矩点。”资源什么的,以后会有的,现在就求这祖宗别闹腾了。

何萌也是看过李闻川演绎的电视剧的,只能说,真的只能看脸,别的没眼看。而且看以前的采访,他的表情管理能力几乎为零,年轻的少女为此脱发与日俱增。

“你放心。”李闻川安慰。他是个很有职业素养的人。

比如以前他十分羡慕前朝那位罢朝三十年的皇帝,但是他不敢效仿,生怕大臣们排队去撞金柱。所以他觉得,为了钱,为了大房子,他愿意稍微挪动一下自己。

何萌一脸担忧,明明是个可以用颜值秒杀一切的艺人,为何混得如此恶劣。

化妆师熟知娱乐圈各类八卦,本来她觉得李闻川这人挺讨厌的,可是看到那张脸后,她一点也生不起气来。说实话,她这辈子没看到过这么好看的人。

“你皮肤也太好了吧,根本不需要化妆。”好想问一下平时怎么保养的,连闭口都没有。

少年的脸是标准的3D建模脸,鼻梁高挺,眼眶深邃,笑起来的时候像远方天光乍破。

他道:“哪里,一会儿上台了还要仰仗你给我好好捯饬。”

化妆师:他夸我了,awsl。

靳越来的时候却并没有看到人,礼貌地跟周围人打招呼:“闻川呢?”

他现在是当红流量,有自己的化妆间,所以并不和李闻川在一起,二人之间的差距太过明显。但这样的艺人一般脾气都不太好,像是这个公共化妆间的工作人员们,一般也是搭不上这种咖位的艺人的。

靳越没有丝毫看不起的样子,眉眼带笑,让人如沐春风,好感度直接拉升。

“闻川平时脾气不太好,要是……大家多包涵。”这话滴水不漏,却是将李闻川定格成了一个不合格艺人,对比之间,很掉印象分。

刚刚给李闻川化妆的女生微微皱眉,这话她听着怎么都不对味。

靳越后面的节目组工作人员扛着机子跟拍,化妆师终究是没开口说什么,只听见靳越又道:“他就是大大咧咧的性格,也不太注意,都是我给他惯坏了。”

众人搭腔,表示并没有什么。实际上李闻川说起话来特别好听,他们超喜欢这种好不做作的彩虹屁的。

谈笑间,试衣间的门开了,红衣谪仙缓缓步入凡尘。

这人身着绣金纹牡丹红色锦衣,墨发束金冠,手执乌木金丝扇,矜贵恣意,雍容风流。眼尾微红,华贵中平添几分潋滟姝色,让人挪不开眼。

直播间的弹幕本来还在讨论八卦,感叹靳越人品好,随着这个人的闯入弹幕都空了一瞬,接着就是排山倒海的弹幕涌来:

“妈妈我看到神仙了!”

“娱乐圈怎么还藏了个这么好看的人?”

“老公你怎么从家里跑出去了。”

“三分钟,我要他的全部信息。”

黑子最先反应了过来,本着职业素养迅速拿起了键盘:

“这不就是lwc吗?不愧是一路潜规则上位的男人。”

“美则美,没有灵魂。”

“只有我觉得他长得很娘吗?”

可是今天,颜粉们教会了黑子做人:

“有这皮囊我要什么灵魂?”

“只要哥哥长得好,三观跟着五官跑。”

“哥哥我有钱,跟我走好吗?”

靳越此时彻底愣住了,以至于忘记了表情管理。他没见过这样的李闻川,以前跟对方在一起的时候,他处于完全的主导地位。

这样的人是赏心悦目,但时间久了就觉得乏味,久而久之在记忆里不过就是个长得不错的前任罢了。

可现在的李闻川像是一簇明媚的火焰,所过之处收尽芳心。

#李闻川芳心纵火犯#迅速爬榜,再次吸引了一大波路人,观看人数暴涨,导演在后台笑得合不拢嘴,这期的嘉宾实在选的太好了。

李闻川弹了弹袖子,一道温柔的声音传来:“闻川,节目采访来了。”

《当年你我》的节目采访一直很随机,就算是演员也不知道它什么时候回来,节目和观众要的就是这种猝不及防。

对面的男人身着墨色劲装,蜂腰长腿,长发束着一丝不苟,镜头里的两人CP感十足,沉寂多年的“逾川越海”CP粉呜呜大哭,没想到有生之年还能看到当年磕过的CP聚首,实名感谢《当年你我》。

主持人林晔不用猜也能料到直播间里的情况,按照事先准备好的开始搞事:“两位来到节目真是圆了不少网友的愿望呢,不过二位五年没有同台了,是什么原因把你们又聚在一起了呢?”

问题听着中规中矩,几乎来的演员都遇到过这个问题。但到了这两人这里便多了点味道了,谁不知道李闻川是踩拉靳越失败被反噬,听小道消息还想过掰弯靳越这个直男。两人越闹越僵,最终决裂。

靳越含笑接过麦克风,看着身边的李闻川:“我也没想到,还能和闻川再次同台。”

“还是叫的闻川555,一如当年。”

“越越还是这么体贴,习惯性维护川川。”

“这个眼神真的好深情啊。”

“其实不过是一些不足挂齿的小误会,我和闻川一直都很好,感谢大家一直以来对我们的关注,”末了顿了一下,“以后我们还会有更多的合作机会,你说对吧,闻川。”

靳越觉得李闻川现在一定很高兴,放心地把话筒递了过去。

听到隔壁垃圾问话,李闻川随意开了折扇半掩面,眼眸微抬:“主要还是节目酬劳丰厚,我很喜欢。”

林晔怔愣,靳越温柔的表情裂开了一道口子,弹幕也陷入诡异的沉默。

随之而来的是满屏幕的问号。

以及夹杂在其中的:“李闻川好撩啊啊啊啊——”

“李闻川,是喝了点后上节目吗?”

“我感觉靳越裂开了。”

五年前李闻川和靳越出席节目的时候,也都是这样靳越先开口,李闻川跟着应和,这么多年李闻川也一直是一个上赶倒贴还逼事多的白眼狼形象,这么一搞,确实让人大跌眼镜。

论主持,林晔是专业的,他接话:“这么久没见,我感觉小川的综艺感都变强了,难道我们酬劳不丰厚你就不满意了吗?”

没想到李闻川真的实在:“我倒是想拒绝,合同不允许。”

弹幕全都是“哈哈哈哈”,完全没想到李闻川是这么有趣的boy。

“对于这次合作,你们有什么期待吗?毕竟是你们的成名作,一定有别样的感情吧?”林晔熟练地把话题又牵引到节目本身来,耳麦里导演也表示舞台准备好了,要快点结束采访。

靳越又是先开口的,一直以来都是这样,他也习惯了:“我一直都很期待这次合作,虽然过了很多年了,我还是能想起当初和闻川在剧组的那段时光……”

他语言缓缓,眼里都是怀念。

看着李闻川,这次应该能顺着圆回话题了,哪知道李闻川结果麦克风后,声音懒懒:“不期待,没感情。”

气氛冷的就像冰碴子,这话题大罗神仙也圆不回来吧?

在场的一些工作人员差点没忍住笑出声来,李闻川也太耿直了。

弹幕:

“…………”

“好,好刚一艺人。”

“我看到靳越表情管理失控了哈哈哈。”

“反向营销吧,又要来吸靳越的血了。”

“+1,把场面弄得好尴尬,无语了。”

屏幕中的红艺人恣意张扬,根本连个抬眼都懒得给靳越,整个人像只慵懒的波斯猫,又任性回答了主持人几个问题后,便跟着工作日走向舞台。

何萌默默地收拾了东西,一脸麻木,她觉得带李闻川就像玩过山车,在这种刺|激下假以时日她绝对能收获一个金刚石心脏。

现场是有观众的,乌泱泱的人群里忽然紫光大盛,那些光牌舞动,粉丝尖叫起来:“越越、越越!看这里!我们爱你!”

先出场的靳越江湖侠客打扮,他侧脸对观众席点头,引来尖叫一片。

一直到他身后的李闻川出现,现场居然爆发了更大的尖叫,对颜狗来说,有什么比见到帅哥更激动的呢?

其中有靳越的颜粉痴痴放下了手中灯牌,一脸失魂落魄实际内心土拨鼠尖叫,要不是有一点点仙女包袱,她现在就能现场飙个海豚音。她想,她可能要爬墙了。

《持灯》曾经是盛极一时的江湖正剧向双男主小说,多年过去它创造的热度至今难有人超越,里面塑造了人物群像各个栩栩如生,故事荡气回肠。

这其中又犹以两位男主,江湖游侠青衫客谢楚朝、踏月楼楼主红尘刀穆渊为最。

一个是侠肝义胆罗帐红烛少年郎,一个是少年老成位高权重持刀人,他们之间相爱相杀,试探纠缠,让人欲罢|不能。

不过也是几年前的老剧了,各种制作现在看起来都还差点意思,但也称得上是年少白月光。

可今日一见,所有老粉新粉都感受到了,穆渊,那个复杂、恣意又无奈的男人,从书里走出来了。

《当年你我》选的是经典桥段是谢楚朝发现穆渊在暗中操作利用他扳倒了江湖门派红枫山庄,于是连夜至踏月楼质问。

这一段里,行走江湖却远离人心纠葛的谢楚朝愤怒有不解,在他看来各大门派都和睦共处相安无事,为什么一朝反目就是你死我活,此外一直被他压抑在心里的,便是穆渊居然利用了他。

初生的情愫被自己找的各种理由朦胧包裹,他以为自己最恨的是穆渊的冷血,实际上是想明白自己于对方而言到底是什么。

而此时的穆渊有那么一瞬的怔愣,他下意识想解释,但久居高位的高傲让他把事情变得越来越糟。

深夜,踏月楼大殿,穆渊细细擦拭着自己的佩刀,这上面前不久沾满了红枫山庄的血,现在看起来寒光刺骨。

墨衣侠客缓缓步入,烛火摇曳,把二人的影子拖拽得狭长扭曲。

“为什么要……”灭了红枫山庄,要利用我。

端坐高堂的人冷哼一声,凤眸微抬,眼神清冽:“需要同你汇报么?”

对面迟迟没有回应,于是穆渊自顾自擦拭刀身,声音懒散:“你以为,你是谁?”

根本没有这句台词!李闻川改剧本了。

刚刚谢楚朝也没有停顿,应该立马质问,丝毫不让,可那一眼太过清冷,把靳越怔住了,瞬间出戏。李闻川接下来的这一句更让他措手不及,越过了二人角色一般,明明白白刺穿了靳越这个人。

不由自主地,他往后退了一步。

眼前的男人是踏月楼楼主,杀人如麻,心狠手辣,而且高高在上。

有人小声喃喃:“这……是李闻川?”

推荐阅读指数: ★★★★★安卓客户端阅读苹果客户端阅读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