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女主播又和前任初恋了第3章 哥哥

重生女主播又和前任初恋了第3章 哥哥

言情小说 2021-04-21 17:10:58

重生女主播又和前任初恋了第3章 哥哥

重生女主播又和前任初恋了第3章 哥哥

分类: 言情小说时间: 2021-04-21

“您拨打的号码是空号……”柳长安拿着手机欲哭无泪。

她实在是想不起来那些朋友的联系方式,唯一想到一个打过去都是空号,后来屈服了把俩名字不抱希望地拿去问护士,没想到问到了。

精神病院冷漠地有点无情,直到她像无头苍蝇一样到处问,也没人搭理没人多看她一眼,她才意识到自己已经不一样了。自己已经不是柳氏地产的大小姐,不是有佣人司机的贵女。

城市向来都是繁华的,不管你一个集团的兴旺衰败,也不管世界上又少哪个人,都像是海中的一粒小石子,世间的一抹埃尘,无关紧要。

如今只是能够勉强再有幸看见这轮红日的不知道还是不是人的,回魂重生者。

长安找到了病房,还没能推开门就被拦住。

“你是29号房狂躁症患者的什么人?”护士带着大口罩,露出来的眼睛都是冷漠。

“是他妹妹的姐妹!”长安立刻回答道。

护士翻了个白眼:“别什么事上赶着凑,这人听说是个什么总裁,现在过的连治疗费都交不上。送他来的人也跑了,你是来交医药费的么。”

长安一愣,焦急道:“能不能让我看看他,我看看他马上去交医药费。”

护士挑眉:“有啥好看的,不就是个疯子。他这病很严重还像狗一样扑上来咬人,问啥啥都说不清楚。”

像狗一样?怎么可能!她的大哥一直是个完美的人,怎么可能像狗一样?

长安失去理智一般,猛地推开护士打开了门,门竟然打开几个掉在门口已经啃了一半的白馒头,长安想看个究竟,却被猛地扑上来的男人吓到了。

男人身上穿着一件已经看不清本来颜色的老旧病号服,脖子上还拴着链子,男人满脸都是脏东西。

不修边幅肮脏恶臭,流着口水的男人就理她只有一拳的距离,男人的手紧紧抓着长安的肩膀,力气大到长安以为自己要被他捏碎。

“安安,来到哥哥这里来……”

“举高高喽……”

“我的长安是个小公主,有哥哥宠着看谁敢欺负……”

记忆里的男人从来都是穿着名牌白衬衫,只因为自己喜欢看。记忆里的哥哥从来都是魅力无线,极其完美。

根本就没有办法跟眼前这个形如野人的男人对上号。可是,那双满是血丝的眼睛,分明就是大哥……

“呜呜呜……”男人抓住长安肩膀摇晃,嘴里口齿不清在嘶吼着。

长安本就是从医院偷跑出来的,身体完全没有恢复,被他狠命地晃腹部撕心裂肺地痛传来。

长安面无血色地坐倒在地,直愣愣地看着眼前的疯子,哽咽道:“哥哥……”

那疯子闻言竟然一愣松开了手,在一旁早就吓呆的护士们赶紧抱起长安,连拖带拽地拉出病房:“你是不是疯了啊!是他疯了还是你疯了!该不会是他以前的情.妇吧!”

“哥哥……哥哥……”长安哭出了声来,“你们为什么这么对他,他是个人!是个堂堂正正的人!为什么这么对他!为什么用链子拴住他!”

护士翻了个白眼,眼中都是厌恶:“让他还住在这里都是好的了,来了几天了一分钱都没有,还等着他妹妹送钱来,谁知道那个短命娇小姐还受不了落差,自杀了。”

另一个护士接着道:“可不是么,一直在发疯咬伤抓伤不少医护人员,怎么着小姐姐,你是来看旧情.人的啊!想他过的好点么,把医药费拿来吧,我们马上安排。”

长安捂着腹部站起身来,一字一顿道:“马上换最好的房间,让最好的医生来治他。我有钱!老娘有的是钱!”

那护士一惊,随即反应过来,一把把一叠单子扔给她:“行,富豪小姐姐这个是疯子……不……柳先生最近的开销,一起结了吧!”

长安回头看了一眼病房,转头恶狠狠地瞪了几眼护士在一个实习生的带领下去交钱。

实习生叫夙夙,夙夙悄悄咪.咪跟长安说:“她们就是那样,而且治疗的确昂贵,我每次都借着查房偷偷摸摸给柳先生塞吃的。”

长安这才明白开门那几个馒头是这个小姑娘塞的,她握着她的手道:“请你一定要照顾好他,我会筹钱的,求求你……”

长安没有自己一个人结过医疗费用帐,只觉得一切都贵到不敢想象,这是之前衣食无忧的自己从来没有担心过的。

可是为什么,会到今天这个地步,到底是什么人在背后作怪,害的自己这么悲惨。

正想的出神,刺耳的机械女音响起:您的账户余额已经不足……长安这才急急忙忙看过去,果然连今早那个疑似熟人的金主爸爸给的三万都不够了。

手里还有几张没有结清的账单,长安慌忙无措地看向大厅来来往往的人,没有任何人看她一眼,也没有任何人能够救援。

长安第一次觉得钱这么重要,自己如今这么无助。

“嗡嗡嗡……”手机提示音响起,长安有些木然地接起电话。

电话那边的男声极其熟悉,有些醉意的男声似是带着点欲.望,低声道:“马上到崇山别墅来,我再给你十万……”

吞并了自己柳家剩下的产业,就以为高枕无忧,开始纵欲声色了?

原来,他也堕.落到这个地步了?堕.落到跟这些网络渣滓谈论皮肉的地步了?恶心的渣男!

长安看了看手里的账单,勾起一个惨笑,故意用风情万种的声音道:“现在给可以么,晚上我就去……”

那边的男声一顿,似是暴怒:“用你原来的声音跟我说话,你这声音真是恶心!”

长安气笑了,还恶心?都谈论皮肉了,他还有脸跟自己说恶心?

气归气长安不敢惹怒他,她现在缺钱很缺很缺!只有他才能给自己钱,只有钱!才能救哥哥!

长安仔细搜索了一下这个宅女主播的记忆,这个主播好像就是个声优陪玩游戏主播,和这个渣男搭在一起很久了,就连她现在的公寓都是他给买的。

那么问题来了,这女人原来的声音是个啥!

“我……我晚上就去,您能把钱先打给我么?”长安听见那边很久没说话,怕惹怒了他,赶忙正常道。

那边深深呼吸了一声,似是在克制什么,她皱眉竟然听到一声哽咽。青盏压制住难受,用温柔的溺死人的声音道:“好,我等你,期待我们的第一次见面,对了衣服我也买好了,送到你公寓了。”

“好……好的……麻烦您了……”长安强忍着恶心道,心中已经翻腾地差点吐了。亏她之前还对他念念不忘,妈蛋!分手之后不学好,还学人家包.养主播,还皮肉生意。

还衣服都买好了,买好啥?情趣内.衣?呕!

长安脸都要变形了,说话的声音依旧甜美。

青盏听着只觉得心脏都要疼死了,这声音太像了,像极了长安,像极了他的长安。

若非如此,他干嘛还要留着这个虚荣粗俗,恶心,没有灵魂的女人,只因为她留着长安唯一还能陪着自己的东西了。

“别叫您,叫我师兄!”青盏鬼使神差来了一句。

长安也是一愣,心中骂骂咧咧。这是个什么辣鸡渣男,还师兄,咋的这癖好挺独特,玩师兄师妹梗啊。呕,亏自己以前还常常叫他师兄。

长安差点把自己掐哑,这谁受得住,这么恶心人。

“好的师兄,晚上我来找你!”长安说完这句话,对面冷酷无情地已经挂断了,长安翻个白眼险些恶心死。

青盏丢下电话,如同落荒而逃一般躲进了被子,把自己团团裹住,闭眼都是那张新闻里柳长安死气沉沉地蜷缩在角落。

身体旁边都是鲜血的画面,那白皙发青的脚踝上的伤痕让他心如刀绞。

长安,长安,他心里梦里血液里的爱人,长安……

长安快被医院收银台催死的时候,到账短信终于来了,她翻了个白眼狠狠吐了口唾沫:“恶心人的狗东西!”

肚子传来撕心裂肺的疼痛时她才知道自己伤口裂开了,龇牙咧嘴东倒西歪地打车回医院。

推荐阅读指数: ★★★★★安卓客户端阅读苹果客户端阅读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