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妻她嫌富爱贫第14章 好久不见,康颜无弹窗

娇妻她嫌富爱贫第14章 好久不见,康颜无弹窗

言情小说 2021-04-21 14:22:49

娇妻她嫌富爱贫第14章 好久不见,康颜无弹窗

娇妻她嫌富爱贫第14章 好久不见,康颜无弹窗

分类: 言情小说时间: 2021-04-21

周一被班导训斥后,又听说歌舞表演未得前三,康颜这周都过得挺消极,像上了发条的机器人,被动上课帮工学习找兼职,忙得前脚不沾后脚,把高明这号人忘得挺彻底。

高明几封短信塞入手机时,康颜紧着去洗衣服,原本热腾腾忙碌起来的心,唰一声冷下去。

高明背着手站在宿舍楼边的小巷道。旧宿舍楼墙面粉刷翻新过,但不甚熨帖,半年不到的时间泛碱的泛碱剥脱的剥脱,水渍像蛇一条条爬上楼顶,看起来比旧式水泥墙还糟糕。

高明就在这条风景极差的巷子等康颜,鼻尖嗅着常年潮湿的水腥味,还有女生宿舍特有的浓郁肥皂香。他鼻子一痒打了个喷嚏,再抬头,康颜从巷尾走来。

高明有些近视,远远看那条轮廓从边缘模糊逐渐收拢成形,总觉得有哪里不对味。

倒不是以往康颜有多热情,而是今天康颜太过冷漠,甚至有种山雨欲来的危险感。

还有点不对味的,是康颜的身姿,就像雄性动物对自己的领地极度敏感,高明也一样,他觉得康颜走路时带了股女人味,不似从前大大方方迈足步子,而是微有些开胯,软绵绵扭着腰肢。

就像朵含苞待放的玫瑰沥了雨一夜盛放,却还留着点少女清香,这对男人而言,是极其致命的。

康颜刚吹完头,蓬松得像狮子狗,脸蛋被头发掩得更小了:“等多久了?”

“多久都值得。”高明笑嘻嘻地凑近,“宝贝儿,你最近都没理我啊?”

他边说边上手抱,康颜也不躲,任由他抱着,自顾扎头发。高明别开她的手:“别呀,披着好看,我喜欢看。”

康颜冲他笑了笑,抽出手,继续扎紧头发。

高明松开怀抱:“你那天点名干什么去了?问你也不说。”

康颜已经习惯了这目的不同的统一问题,回答得熟稔:“便利店倒夜班。”

“哪个便利店啊?”

“罗森,不过因为要常倒夜班,我辞职了。”

高明“哦”一声,说:“康颜,你好像对我有意见了啊?是不是因为我那天在表演结束后没去后台找你?”

康颜倚靠墙壁,冰冷贴背:“哪能呢?你不是忙吗?我向来都挺懂事。”

高明去捏她的脸:“果然是生气了呢?别这样呀…”

康颜拂开他的手:“我们分手吧。”

高明的手顿在半空。他不可思议地抬抬右眉毛:“不是吧,就这么个理由?康颜,你不至于吧?是你自己说表演完了要去做兼职的,所以我就没等着找你,你现在来怪我吗?”

康颜的脸歪向旁边,笑了笑:“我都说了,不怪你没来找我,我知道是你太忙了。”

高明看她表情松懈下去,自己也笑:“对啊,我就知道咱们康颜懂事…”

“但是。”康颜眼珠转回,“那天我给你打电话时,其实我已经表演完了。”

高明怔愣一会儿,似乎在回忆那天电话内容,好半天才说:“你…什么意思啊?就是你说你…没表演来着?”

“我骗你的。”康颜说,“我去找你了。”

高明仿佛陷入木僵状态,整个人冻在原地不动,很久很久才压嗓子说:“你…找我了?没找到人吗?”

“找到了,在后勤部大楼。”

康颜抱胳膊细细看他,看他的脸色由红润转煞白,眼珠里的光点颤了又颤。高明说:“你到底想说什么,不要拐弯抹角了行不行?”

康颜伸手:“很简单,把买鞋的钱还我。”

高明盯着她空无一物的手:“你有病吧?”

康颜收回手:“我也不需要你还全部,毕竟你给我也花了点钱,打点折,750总可以吧?”

高明的脸再度涨红:“康颜!你他妈想钱想疯了吧?谁他妈说谈恋爱送的东西能理直气壮要回来?你这是送我的又不是我偷的!”

他气得浑身抖:“再说,我还送你了项链!那东西不比破鞋子值钱多了?!”

康颜点点头:“你说这个啊?”她往兜里掏,掏出银闪闪一条链子,像高明给她时那样,抬高手任由它垂下,“你确定它值钱吗?”

高明的气还没平歇,却被康颜冷冰冰的话语拍了一巴掌,一边眉毛拧着一边眉毛挑高,模样滑稽可笑。

康颜递过去:“你要是喜欢,可以把它拿回去,再骗骗其他小妹妹,记得挑穷人家的孩子,因为不识货,比较容易受骗。”

高明没伸手接,脖子还像打鸣的公鸡一样探老长,就这么盯着她看,蓦然缩回脖子,腮帮子微微咬紧:“你想怎么处理怎么处理,随你。至于还鞋的钱,我认为你不可理喻。”

康颜倒不意外:“行,没关系,那你等着吧。”她转身,“不知道你认不认识叶紫薇,听说是个挺惨的女孩儿,得了抑郁症,为男朋友割腕,高考也失败了,送去了英国疗养。”

高明逮住她的肩膀狠狠往自己拉:“你他妈别阴阳怪气的!有话直说!”

康颜扯开他的手:“那我实话说了。叶紫薇有个表妹,你知道吗?”她转回身,“她表妹就在我们班。”

高明嘴唇嗫嚅:“什、什么?”

康颜似笑非笑:“高明,你的黑料我特别多,包括那晚我在楼下拍到你和外校一个女生拥抱接吻,好像是山城职业技校的对吧?”

她继续说:“我文采不错,语言组织能力挺好,不介意在校园bbs帮全校女生宣传宣传避雷。”

高明咬紧后槽牙咝咝吐气,康颜说:“你不用这样盯着我,只要你还钱,我并不打算把你怎么样,也不是什么黏着你敲诈的人,给完钱后大路朝天各走一边,纠纠缠缠也不是我喜欢的局面。”

高明歪唇哼笑一声:“行,算你狠。”他掏出手机,“康颜,我没想到,我是真没想到,你他妈是这样的人。”

康颜等待他转账,转完后她揣回手机:“我不是聪明人,你也不怎么聪明,别总想玩弄人心,迟早会翻车。愿你好自为之。”

康颜要走,高明突然冲她喊:“康颜!”

康颜回头,高明说:“就你这样对钱的德性,迟早有一天,你会为钱堕落。”

“堕落”二字回荡在狭小.逼仄的短巷,像根针挑入康颜心头,翻起一层厚厚的壳,径直戳进去。

康颜一时没发话,尔后抬下颌,高傲地回复:“关你屁事。”

*

康颜接了壶热水往洗衣盆倒,没留神倒多了些,水沫子溅手背,滚热刺疼。她缩手放嘴边吹了吹,蓦然想起许永绍那夜灌的白开水。

他噘唇轻吹,试了试温度,她却等不及一把抢走,结果倒得浑身透湿。许永绍给她擦拭,突然抵她的后脑勺压上来接吻,那阵滚烫的湿热,像野火花灼上身,烧得她四肢发抖。

坦白说,许永绍确实给了她十八载人生中最强烈最直接的愉悦。她被抛入半空,尔后落入他怀,他眼睛冷着,身体却热,一滴滴汗烫得她血液沸腾。

她要推他要躲他,他却享受这猫捉老鼠的游戏。许永绍狠戾,与高明不同,他是藏于深海的暗礁,当船狠狠触上去,便是让灵魂四分五裂的凶残。

一种危险的快乐。

康颜将手探入水龙头下,冲刷满是泡沫的手指,冲到指腹皱缩冰凉,然后给脸颊降温。她觉得这种回忆很可耻,可无论她怎么努力剔除,一切总能清晰浮现。

她骂自己:“康颜,你真是不要脸到了极点。”

“康颜!”

康颜一个激灵回头,浓妆高挑的超短发女生倚靠门边:“康颜,不是说好了周六去聚餐吗?你忘了?打你电话也不接不回的,还以为你躲哪个深山老林里了。”

康颜想起来,双手合十:“抱歉袁玫玫,我洗头洗澡去了。”

袁玫玫说的聚餐就是参加表演的商学院学生聚餐,康颜这几日把许多外物忘得十分彻底,如果袁玫玫不来找,她八成是要忘的干干净净。

袁玫玫上下瞟她:“你打算就穿这个?上次哪件小白裙呢?你穿的挺好看的,穿那件出去不好吗?”

康颜倒脏水:“那件是我借的,我没什么好看的衣服,所以舍友借我穿一天。”

袁玫玫耸肩:“行吧,但我们要去商业街,那边好多拍抖音的,万一挑你入镜成了网红多好。”她给康颜捏捏肩,“再说了,就算不成网红,入镜也别太土,被别人刷到了截个图,你这漂亮名声就不保了。”

康颜含笑说:“这种昙花一现的名声,没那必要。”

话虽这么说,康颜还是挑了一件秋冬半身裙换上。这件驼色一字裙还是去年买的,每年年末,樊先生会多资助几千帮他们添置过冬必备,康颜的母亲带她去镇上买新衣,她一眼就相中了这件驼色呢子裙。

康颜换上白衬衫一字裙,套了件原色毛衣外套,毛衣是纯羊毛,邻居搓的线母亲织的衣,毛绒绒的暖杏色,比商场任何毛衣都保暖。

袁玫玫开门见她眼前一亮:“哇!虽然你衣服不多但是衣品真的好棒!这件外套什么牌子啊?我好喜欢!”

康颜垮下衣领给她看:“我妈织的,没牌子。”

袁玫玫知道康颜的家事,缄默半晌,露出温柔的笑:“康颜,你妈妈是个心灵手巧的好妈妈,我很羡慕你。”

她牵起康颜的手:“走走走!咱们出去浪!”

*

七八个男男女女往火锅店排排坐,袁玫玫夹细烟小抽一口,搂住康颜的脖子:“别那么别别扭扭的,敞开了吃,姐罩着你!当姐请你的!”

康颜摆摆手:“别别别,说好了aa制,那多不好意思。”

众人啤酒瓶碰啤酒瓶,康颜看着杯中冒泡儿的黄汤,推拒到:“不用了,我酒量不好,还有点酒精过敏,喝多了容易吐。”

男生推酒给她:“别介啊姐姐,给小爷点儿面子呗。”

康颜推脱:“真的不行,我完全没酒量。”

“嗨哟,谁他丫的天生能往肚子里吨酒呢?都是练出来的呗!多喝几杯够够了,就今儿个,啊,今儿咱康小姐要是喝这杯酒,这顿我请客!”

酒杯你来我往,康颜“哎呀”一声,杯子倾斜倒了满怀。

她嗖一声站起,探身抽了一沓纸不停擦胸口。袁玫玫嘴缝吐口烟气,眯眼瞥过康颜,起身掐了男生的后脖子往座椅靠背狠狠一抡,手掌抵着他的脸:“他妈的欺负小女生是吧?这还没上官桌就学会了耍官腔呢?人家说不喝就不喝,轮得到你指使?!”

男生喊:“玫姐玫姐玫姐!我错了行不?您行行好松个手!”

袁玫玫松手,猛喝一口直接见底,咣当放上桌:“狗东西。”

后续气氛有些尴尬,众人吃完饭散伙,袁玫玫拉康颜往老街巷子走。

山城入夜升薄雾,随意吸口气都是又潮又冷,袁玫玫喝了四五瓶雪花,脸颊烧得厉害,康颜问她:“你没事吧?”

袁玫玫勾肩搭背:“康颜,你胸口那些印子怎么来的?”

康颜愣了愣,下意识往下瞟,啤酒洒过的地方湿着,白衬衫透明显肉.色,能看见隐隐绰绰的淤斑。

她捂胸口:“没事,没什么。”

袁玫玫嗤笑:“不用瞒我,姐比你清楚,男女之间那点事罢了。”她叹了口气,“还以为你和我一样呢,原来是我想岔了。”

康颜小心问:“怎么一样了?”

袁玫玫张开双臂大步向前:“没妈管着,肆意!快活!”

她像吸烟似的缓缓吐纳空气,回头挥挥手:“我还有约呢!你自己回学校吧!”她又神神秘秘地凑近,“要驾驭男人,得先放开自己。”

说罢,袁玫玫虚推她一把,自顾走了。

康颜立在夜风中哆嗦一阵,出巷口过人行横道。十字路口红灯转绿,她等待时机,一辆黑车缓缓破雾驰来,在她即将迈步的瞬间,停下车。

车身流畅优雅,2M车标即使在夜里依旧锃亮泛光。康颜猛吸口凉气,冷意上头,记忆忽然开闸门似的涌出。

后座车窗缓缓下滑,露出一张刀削斧凿的冷峻侧脸。这样线条分明的轮廓,康颜无数次想起又无数次摇头摆脱,此时她手指紧攥裙摆,惊得说不出话。

许永绍的视线慢慢斜来:“好久不见,康颜。”

推荐阅读指数: ★★★★★安卓客户端阅读苹果客户端阅读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