咬红唇第3章

咬红唇第3章

言情小说 2021-04-21 14:16:54

咬红唇第3章

咬红唇第3章

分类: 言情小说时间: 2021-04-21

与此同时,相隔千里的平城。

暮色缓慢降临,晚霞酡红未散,天空呈现出一种油画般的质感。

和裴奚若胡乱想象的不同,傅展行刚结束一场应酬,坐入车中。

车窗外,中年男子被几个助理七手八脚扶着,醉得摇摇欲坠。

“这老东西,”随叙松了松领带,呼出一口酒气,“在价格上讨不着便宜,就想来阴的——也不想想,我酒场小霸王怕过谁。”

越途航天主营火箭发射业务,有意拿下风展科技接下来一整年的卫星发射任务,辗转两步才跟他们搭上线。

窗外这醉得一塌糊涂的男人,正是越途航天的老总,大概是觉得前几个步骤失了面子,价格上又没讨着好,到了酒桌上,就开始灌他们酒泄愤。

末了,甚至邀请两人,一道去寻欢作乐。

生意场上难免需要逢场作戏,傅展行处于其中,却没沾染分毫劣习,面对这猥琐的提议,只授意手下灌了回去,最终把对方喝到了不省人事。

“这是什么?”随叙懒洋洋地伸开手,忽而碰到一份文件,顺手拿起来看了眼,“P-02星的整星结构?定下来了?”

傅展行神色依旧清明,“还没,有几个单机尺寸要调整。”

“大概明年能发吧,”随叙把文件扔回去,双手枕在后脑,“不过那时候,你早就调回集团总部了。”

比预想中的速度还要快。

三年前,七十九高龄的傅老爷子还未退居二线,孙辈继承人之间的斗争却已悄然开始。

这个节骨眼上,傅展行主动接手风展科技,就相当于退出了傅氏核心区,不少人感到难以理解。

真相如今才水落石出——这三年间,傅展行的二伯坐稳了傅氏总部一把手之位,二伯膝下无子,两人早已结为联盟。而风展科技继傅展行任首席技术官之后,发展势头如日中天,一跃成为民营航天领域的佼佼者,赢得了极高的社会评价和资源倾斜。

这样一来,棋便下全了。

几月前,傅展行正式坐上太子爷之位,算是为这辈继承人之争画下了个短暂的句点。

只是集团总部还有些顽固势力,一朝不慎,就可能全盘皆输。

是以前些日子,傅展行二伯安排了一场相亲。

“正事聊完了,不如说点八卦。”随叙想到这里,来了精神,“那位裴小姐,怎么样?”

他说“八卦”二字时,目光炯炯有神,无端让人想到那晚的裴奚若——

她袅袅婷婷,红唇一启。

“傅先生,我听到一个八卦……”

声线勾人,带着媚笑,就差往他身上贴过来了。一双狐狸眼,藏的都是狡黠。

跟二伯口中温柔贤惠的大家闺秀,出入太大。

不过,联姻是利益之举,不必在意细枝末节。他对另一半,本也没有定义和想象。

傅展行阖着眸,淡淡说了句,“很难缠。”

而且,是她故意为之。

---

傍晚还好端端的天气,一餐饭时间,却突然下起了暴雨。

裴奚若回到家中,顺手将车上带下来的伞放入伞架。

目光瞄到橡木伞柄,有了些记忆。

Swaine Adeney Brigg,曾为英国皇室偏爱的品牌,手柄带天然纹路,纯银伞领,黑色尼龙伞面,低调绅士。不是她的style。

这是傅展行的伞。

说起来,相亲那日,也是这样一个突降暴雨的天气。

她安排了好几位男人出场,扮演“偶然路过的前男友”,为的是在傅展行面前,坐实“水性杨花”的传言。

哪知这男人气定神闲,不言不语看她寒暄,末了,视线落在其中一位男性身上,“你看着有些眼熟。”

那男的一抬头,吓得面如土色:“傅总??”

——裴奚若也没想到,出场费八百雇来的演员,竟然是傅氏某位高管办公室的实习员工。

接下来事况急转直下,这实习员工可能是怕被穿小鞋,迅速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说了一遍,还特地强调傅氏集团待遇极好,自己并没二心,只是朋友接了单却临时有事,他不得已才帮了这个忙。

满室安静,傅展行端坐对面,别有深意朝她看来一眼。

她用菜单挡住脸。

一餐饭结束,裴奚若食不知味,走到楼下,才发现天降暴雨,模糊了视线。

临别时,她重振旗鼓,笑意深深作出谏言,“傅先生,我这个人很难相处的,劝你还是知难而退比较好呀。”

他是怎样回答的?

门厅外雷声轰鸣,暴雨如注,嘈嘈切切,男人立于雨幕之前,神色静如止水,将伞递到她手中——

“不巧,我这个人,最喜欢解难题。”

……

想到这里,裴奚若有些牙痒痒。

喜欢解难题是吗?

她就让他看看,题有多难。

裴奚若清了清嗓子,拿出手机来,矫揉造作地发了条语音:“未婚夫,明天约会吗,我想起来,伞还没还给你呀。”

---

她发语音时,傅展行正在飞机上。到达酒店后,才看了眼手机。

他回复:「你想去哪里?」

裴奚若早已等得昏昏欲睡,一看见他的消息,立马精神起来。

她直接打了通电话过去。

“喂。”电话那端的男中音,声线微冷,带着好听的磁性。

“是我呀,我来和你讨论约会的事,”裴奚若笑意绵绵,“第一次约会,难道不应该未婚夫来安排吗?”

傅展行将手机开了扬声,解下领带。

“有道理。裴小姐平时喜欢干什么?”

裴奚若答得很没营养:“平时一般泡酒吧,打游戏,看动画。傅先生呢?”

“打高尔夫,观星,下棋。”傅展行将领带放在一边。

她表示遗憾:“看来我们没有相同爱好,不如明天见面再商量。”

“忘了说,我在港城。”

“啊,未婚夫真是日理万机,看来我们见不成了,”裴奚若绕着长发,一副菟丝花般的小女人情态,“那伞呢?”

“送给你了。”

“好感动。”

“客气。”

“……”

这段假惺惺的对话,最终以裴奚若单方面挂断结束。

傅展行放下手机,走入露台,湿凉的海风迎面扑来。

他今夜下榻在合作方准备的酒店,套房色调柔和,呈现出一种自然质朴的风格,玻璃门外是露天泳池,茂密绿植尽收眼底,再远能望见波光粼粼的海面。

视野所及,清淡舒服。

裴奚若于他而言,是过分鲜艳浓烈的一笔,不在审美范围之列,不过却意外的,有些激发他的胜负欲。

---

约会没约成,裴奚若挺遗憾——她还有一身的本事没施展呢。

她不是慢性子,最爱快刀斩乱麻,前八个都解决得轻轻松松,到傅展行这里,不知怎的,就突然进入了彼此僵持的hard模式。

要说他难相处吧,倒也不是,看着清隽无欲的,脾气也温和淡定,好像没和她起过什么冲突。可要说他好说话吧,那更不是了,不然也不会叫她屡屡碰壁。

劲敌当前,她更迫切地想正面交锋,一探究竟。

一表人才,君子端方又如何?人总有弱点。

等她抓住他的把柄,让他主动告辞,一切就大功告成了。要是在那之前,他受不了她知难而退,那就更完美了。

……

横竖最近见不到傅展行,裴奚若便暂时收起了狐狸尾巴,接连几天,都安安分分地待在工作室中。

工作室位于住处三楼,约莫五十多平,进门处横陈一张铁架木桌,布满斑驳色痕。一侧墙上摆满作品,另一侧放丝网、胶刮、菲林片、感光液等工具,一排排颜料罐,几乎占去半壁江山。靠墙有打印机、风扇、装备高压水枪的冲洗池,再往里,是扇涂鸦门,连接暗房。

她从小到大都是学渣,唯独对涂鸦感兴趣,大学在美国雪城大学念的艺术设计,在五花八门的课程中,对版画一见钟情。

当今版画早已不同于大家印象中的黑白线条,继传统木刻铜刻之后,色彩更为饱满的丝网版画又衍生出另一种时髦奔放的迥异风格。

裴奚若在构图和色彩上向来大胆,很有波谱艺术的新潮感,她的作品在年轻人中也很叫得上价,每年收入在五十万左右——对普通家庭还说得过去,然而生在裴家就比较悲催了,只是一家三口收入的底层,撑不出她独立生活的底气。

要是她随随便便一幅画,能轻松叫出几百万的高价,她的婚姻大事还会任人干涉吗?

裴奚若越想越气,冲洗感光液时,连水枪都开得大了些。

这幅诞生于愤怒不甘的版画,是一只线条卡通、神情狰狞的猪。粉红的身体,荧光黄的背景,带绿色波点,猪身上还插着恶魔翅膀,像是要一飞冲天。

她印了好几版,颜色由深到浅,一字排开,往墙上一挂,先锋艺术感扑面而来。

拍照发给负责帮她找买家的代理人老钱,对方回了个问号过来:「你受什么刺激了?」

卖不出去吗?其实也在意料之中。

裴奚若改了口:「不卖,印着玩的」

老钱明显松了一口气:「我说呢」

裴奚若想了想:「你说送人怎么样?」

老钱:「仇家?」

裴奚若:「?」

大概是察觉到自己这话太伤人,老钱急忙找补:「其实整体挺好看的,就是颜色辣眼睛了点」

还有猪的表情疯狂了点。

是吧?她也觉得。瑕不掩瑜嘛,何况这画,情绪很饱满呢。

那就送给未婚夫好了。

心念刚动,手机屏幕便亮了起来,裴奚若探头去看,一条消息静静躺在锁屏中央。

傅九:「裴小姐,明天约会?」

推荐阅读指数: ★★★★★安卓客户端阅读苹果客户端阅读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