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你别离婚第4章

求你别离婚第4章

言情小说 2021-04-20 17:50:55

求你别离婚第4章

求你别离婚第4章

分类: 言情小说时间: 2021-04-20

邹凯捷愣了下,随即脸色变幻莫测,看得杨菱琴心惊胆战,连忙挣脱下地,顺手拿起沙发上瑶妹弄脏的外套就头也不回地匆匆上楼去了。

因为下午那一插曲,杨菱琴一整天都没去招惹他,做晚饭时也没好意思他帮忙照看晴妹了,直接用背带一边背着她一边忙活。

直到要炒菜时,晴妹开始哭闹不已,杨菱琴分身乏术时,邹凯捷才慢条斯理地走进厨房,说道,“把晴妹放下来给我。”

见他难得自觉一次,杨菱琴就解开背带把晴妹交给他。

这小丫头一到他手上就不哭了,乖巧得跟洋娃娃似的,邹凯捷直接抱着她出去玩了。没有孩子的牵扯,杨菱琴松了口气,手上的锅铲熟稔地翻菜炒肉,调油加醋,利索又轻快,没多久就做好了香气四溢的五菜一汤。

晚上吃过晚饭,杨菱琴照例给孩子洗完澡,陪着玩一会,喂奶,哄睡,然后自己再去洗漱完后几乎倒床就要睡着。

这时邹凯捷进来了,他看着她身着贴身睡衣侧躺在床上也没盖被子,脸蛋纯净,长发如瀑,身材窈窕,胸大屁股大.....一会想到下午那片刻的亲昵的画面,他就心痒痒的,忍不住走了过去。

杨菱琴迷迷糊糊感觉有个二哈在舔她脸,袭她的胸,她忍不住抬手就用力捶了一记那死狗!

邹凯捷脑袋吃痛,他抬起头不可置信地咬牙道,“杨菱琴你又打我?!”

他刚吃了点豆腐就又被打了,这女人今天居然打了他两次!他识事以来他妈都没打过他!

杨菱琴一下子地清醒过来,一对上近在咫尺的男人那双熊熊燃烧的眼眸,她皱了皱眉,身子往一旁缩了缩,问道,“你洗澡了!?”

“没有!”邹凯捷臭着脸。

“那还不去洗?!”

“就不洗!”邹凯捷高大的身躯倒下来。

有好些时日没同房了,他只觉得有幽冥之火在身体里乱窜,自从生完孩子后,这女人虽然脾气变差了,但好像更大了,腰更细了,身体更香了.....

杨菱琴生气地推他,“不洗澡别碰我!”

“等下再洗,我今天没出去身上不脏.....”

邹凯捷一边低低呢喃,一边开始拱她,吻她,语气中带了点缠人的耍蛮,“亲爱的老婆老婆老婆~~~”

想要她时就一口一个‘亲爱的’,吵架时就口口声声地叫她滚,她本该讨厌他恨他,可就是受不得他勾引她,冲她撒娇,使得她有气撒不了。

杨菱琴被他弄得呼吸紊乱,强迫自己冷硬,“走开!”

他又哄着,“明天给你买蛋糕好不好?”

杨菱琴红着脸别开头。“....我不想吃!”

“那给你换新手机怎么样?苹果这个月出的最新款......”

杨菱琴浑身发软用力推他,恼道,“别...我手机你去年才买的!”

“买了我帮你用....”

“混蛋!明明是你自己想换手机....”

“嘿嘿....”

大广东的天气热的时候比冷的多,再加上现在全球变暖,以前冷得必须得穿好几件厚棉袄才能保暖的冬天现在穿两件都嫌多,正是这种反复无常的天气,小孩最容易生病,而且总不易好。

临近过年,很多在外面大城市大都市打工的男男女女都提前回家了,杨菱琴看着镇上街道越来越多人气,越来越热闹,摆摊店面生意越发火爆就知道春节肯定快到了。

邹凯捷的姐姐邹凯蓉也放假回来了,她比邹凯捷大三岁,虽然29的年纪对现代年轻人来说不算什么,可在老家还没结婚的话,总会惹人非议的,白盛芳更是各种着急张罗着介绍,可因为比较优越的家境,一般男生她们都看不上或者嫌这嫌那。

邹凯蓉毕业后也换过几份工作,最后通过邹父的关系在深市一家国企工作,她长得跟邹凯捷有几分相似,但不太爱打扮,衣着都是很简单的T恤牛仔或者衬衫长裤。

跟白盛芳那尖酸刻薄的性格相比,她倒是平易近人很多,每次回家都会给侄女们带很多玩具礼物,对侄女是真的疼爱。

杨菱琴对她没什么,就不喜欢她有时候总多管闲事,以长姐的身份对她说教。

就比如上次,她一气之下丢了白盛芳买的背带惹她不快,然后白盛芳当晚就立刻打电话给她女儿各种吐槽杨菱琴怎么怎么没教养,不听话,反正平时就是一点鸡毛蒜皮的事她都会跟邹凯蓉念叨个半天。

然后邹凯蓉就会拐弯抹角地来规劝杨菱琴,叫她不要跟长辈顶嘴啊,计较啊,说她妈身体不好叫她不要气她妈啊等等,又或者会在朋友圈说些‘意有所指’的话。

杨菱琴记得那次吵架后第二天就在微信朋友圈看到了邹凯蓉发布的一段话。

“远嫁的发小总跟我吐槽说婆家吝啬,连件小孩衣服都不曾买过,都是自己出钱置的婴儿用品(摊手),想想我妈这个婆婆做得还是挺不错的,又买背带又买衣服被子玩具,就不知道我日后能不能找到这么大方的婆家了.....(捂脸)”

杨菱琴只扫了一眼就面无表情地划了上去,既不点赞也不评论。

她白盛芳给孙女买点东西不是很应该吗?

晴妹出生后,重男轻女的她到现在也不过就买了两条包被,两条背带,穿的婴儿服都是瑶妹穿过的!

之前她上网买了两套连体服,叫邹凯捷去拿快递回来被她看见后还被她数落说瑶妹穿剩那么多衣服还要花钱去买。

杨菱琴一点都不觉得白盛芳大方,反而抠门得很,有句古话说得不错:有些人越有钱就越小气!

她邹凯蓉把她妈说得那么好,那是因为她是她女儿!她每次只知道她妈跟她吵架,只听她妈一面之词,却根本不知道她受过什么委屈,挨过什么样的指责,如今凭什么对她指桑骂魁还妄想她跟她妈好生相处?

邹凯蓉一年回一次家,白盛芳高兴得像生了蛋到处咯咯叫的老母鸡,一大早去市场买了一只鸡和一大袋海鲜回来,不过她自己没怎么动手,从头到尾都是杨菱琴在厨房里忙活。还开玩笑说这些杨菱琴做惯了,她来弄比较利落快速,而且做菜手艺也不错,她就不掺和了。

杨菱琴没跟她计较,默默地里面一个人杀鸡煲汤清洗海鲜蒸炒,忙得满头大汗。

邹凯捷懒人屎尿多,在厕所里蹲坑,而白盛芳和邹凯蓉一人抱一个孩子在客厅边看电视边说笑聊天,最后邹隆华看不过去了,皱眉对白盛芳开口道,“去厨房帮忙看看,一大家子坐这等吃像什么样?”

话一落,邹凯蓉有些尴尬地笑了笑,放下瑶妹就要站起来,“对,菱琴一个人忙不过来的我去看看!”

“你坐下我去!昨天坐了那么久车回来都没得好好休息呢!”

白盛芳把的晴妹递给邹凯蓉,瞪了邹隆华一眼起身向厨房走去,一边走一边念叨,“就那几样菜都做不过来吗?还要我亲自动手.....”

只不过白盛芳进来得晚了,菜都做好了只需端出去就能吃了。

饭菜都上齐后,杨菱琴最后一个坐下才喝了口汤,坐在餐椅上的瑶妹调皮地握着汤匙敲着餐盘把饭菜弄到到处都是,她只得七手八脚地给她收拾完后,一边匆匆吃几口,一边给她喂饭。

而那一家人照样吃吃喝喝说说笑笑的,就她饭桌这一角搞得跟鸡飞狗跳似的。

邹凯蓉一说她上班的事,白盛芳就骄傲得跟什么似的,大嘴巴不停地夸她女儿,说什么再忙也得注意休息呀,也要抽空找男朋友谈个恋爱呀,什么‘我女儿这么能干,又赚钱又漂亮,以后真不知哪家这么有福气能找到这样的好儿媳啊之类的’

也不是杨菱琴多想,她觉得这些话有点刺耳,但她也懒得理会了,此刻又饿又累只想好好吃顿饭。

杨菱琴没傻得什么家务活都做个遍,默不作声吃饱饭后她抱着晴妹坐一边沙发去了,留下一大桌剩饭碗筷盘碟让她们收拾。

她并不讨厌做饭,因为做菜是她为之不多的一个兴趣爱好,只是不喜欢洗碗洗刷一大堆厨房用具,再加上刚才又杀鸡又洗贝类海鲜,厨房早就脏乱得不行了。

白盛芳吃完饭后精明地过来要帮她抱孩子却被杨菱琴躲闪了开去,她淡淡道,“晴妹等下要吃奶了。”

无奈下,白盛芳只得自己去收拾一大桌碗碟和厨房的狼藉,不过邹凯蓉自觉来帮忙才没那么腰酸背痛。

瑶妹的咳嗽总是断断续续,反反复复,明明前几天都不咳的了,可因为昨晚白盛芳给她吃了点海鲜,晚上又开始咳得翻来覆去睡不好,杨菱琴又是起身给她喂水喂药一整晚没怎么睡,直到凌晨五点多才睡着,然后一睡就睡到了十点多都没起。

早上白盛芳和邹凯蓉吃过早饭后,左右无事就一起去菜市场买了菜回来,邹凯蓉想跟两个可爱的侄女玩,可楼上还没有下来的动静,就随口问了一句,“他们平时都那么晚起床的啊?”

白盛芳闻言立刻说道,“可不是么!天天睡到日上三竿才起,就等着我给她做饭吃呢!”

“不是吧?”邹凯蓉将信将疑,在她印象中,弟妹一直很勤快的,带着孩子做饭做家务忙前忙后很是自觉,她说道,“可能是带孩子太累睡久了点。”

“累什么累?又不用她出去上班赚钱,一整天待在家就带个娃煮个饭不知多清闲!”

白盛芳指着客厅儿童地毯上那堆被瑶妹弄得乱七八糟的玩具,混淆黑白道,“家里弄得乱七八糟得从来都不会收拾一下,哪次不是等我回来才收!”

“妈你说这话不害臊的么?”

邹凯捷不知什么时候下楼来了,他怀里抱着睁着黑溜溜大眼睛的晴妹,头发睡得蓬松竖起,他一边打了个哈欠,一边冲白盛芳翻白眼。

“我老婆也就今天起晚了,平时哪次不早起?”

他嗤笑,“还等你做饭给她吃?我就压根没见你做过饭!一大把年纪地睁眼说瞎话....”

儿子直白的话说得白盛芳一张老脸无地自容,她瞪了他一眼骂道,“一大早胡说什么你!”

邹凯捷就是这样,对谁说话都犀利得不给一点面子,不顾别人感受,包括他爸妈。

他冷哼道,“我有乱说吗?昨晚叫你别给虾瑶妹吃非要给,结果她咳嗽一晚上吵得我都没睡好!”

白盛芳昨晚的确隐约听到孩子的咳嗽声,但太困了就没有起来看,可现在儿子居然责备起她来了,她又怒又伤心,“你怎么知道瑶妹咳嗽就是因为吃虾?保不准是你老婆顾着自己睡觉没给孩子盖被子冷到才咳的!”

“冷个屁,就是你喂海鲜给害的!”邹凯捷把晴妹塞给邹凯蓉抱后,走到饮水机那边倒水喝。

白盛芳气得胸口起伏,“你这是在怪我!?我给孙女吃点虾还害她了!啊?我怎么生了你这个没心肝的儿子!”

邹凯捷翻了个白眼,“我只是提醒你以后别总老是自作主张,固执己见。”

这话更气得白盛芳脸都青了,邹凯蓉连忙安慰母亲,数落弟弟,“你怎么对妈说话的呢!”

邹凯捷看了她一眼懒得在争辩什么了,径直去厨房里吃早餐,他一会还要开车带孩子去医院呢。

推荐阅读指数: ★★★★★安卓客户端阅读苹果客户端阅读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