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过的校草成了我的迷弟第12章 挑衅

教过的校草成了我的迷弟第12章 挑衅

言情小说 2021-04-20 17:39:41

教过的校草成了我的迷弟第12章 挑衅

教过的校草成了我的迷弟第12章 挑衅

分类: 言情小说时间: 2021-04-20

这天的天气很是凉爽,天空中的骄阳没有那么大,微风中掺着几分暖意,让人倍觉舒适。

校园中的有一条小道,小道两旁种着青翠的树,清风吹拂着树叶,发出簌簌的声响,格外悦耳,又能使人沉下心欣赏湖面的风景。

这条小道很少有人来,今天天气很好,喻城便想到这里出来散散心,不想成天待在宿舍里。

喻城坐在粗糙但不脏的大石头上,头上的树叶遮住了艳阳,下方落成一个荫蔽凉爽处。

平静的湖面偶尔被风吹起涟漪纹理。

看着看着就有些困意,好在石块够大也够平整,喻城躺在石块上,双手背在头后,右脚踩在石头上,闭上了双眼。

整个人惬意得很。

感受着柔顺的风在脸上划过,就如同棉絮在撩人一样。

过了不知道多久,一道清冷的声音在他的上方响起。

“喻城。”

喻城慢慢睁开了眼睛,清透的琥珀色眸中映着宋敬水的俊颜。

这个时候,画面就好像静止了般,四周平静。喻城只能听到清风吹拂叶子的声音,除此之外再也听不到其他。

宋敬水右手拄在他耳边的一旁,弯下身头微微低着,纯黑色的眸子就那么注视着他。

两人在此刻只能看见彼此的面容。

时间好像静止了一样,谁也没有动。

喻城率先打破着短暂的平静,他坐起身问:“你怎么来了?”

宋敬水坐到他的旁边,两手拄在身后的石头上,“出来溜达,刚好看到一个人躺在石头上。”

他偏过头,温柔一笑,“走近一看原来是你。”

“话说你怎么在这?”宋敬水问。

“我在无聊或者有烦心事的时候就会来这里。”

“那你今天是无聊呢还是有烦心事?”

“无聊。”喻城淡淡道。

宋敬水眼里漾着笑,嘴角牵起的笑带着几分不怀好意,“那哥哥请我吃个饭吧?那样就不无聊了。”

“谢谢你提的好建议,不过我不接受。”喻城面无表情道。声音清冷好听。

“为什么?”

“因为我穷。”

“那我养你呀?”宋敬水笑得真诚,眼眸弯弯。

喻城偏过头直视着宋敬水,眉头微微上挑,“那我还是自力更生吧。”

宋敬水抿了抿薄唇,没有说话。

“对了,你下午没课?”喻城看了眼时间,都已经快两点了。

“有,三点到五点有一大节课。”

“你还不回去?”

“我不着急,你要走了吗?”宋敬水看着要起身的喻城问道。

喻城嗯了一声,“我下午要出去一趟。”

“那我跟你一起回去。”宋敬水道。

刚走了没两步,宋敬水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就一直看着喻城,喻城被看得一脸莫名其妙,实在是忍不住问道:“你看什么呢?”

宋敬水突然转过来面对着他,喻城瞬间就感受到了压迫。

“别动。”宋敬水声音沉稳霸道。

喻城:“?”

“你头上有个小虫子。”宋敬水眉头轻蹙。“你动了的话我就拿不下来。”

“好好好!我不动!”淡然的表情终于有了丝缝隙。

喻城什么都不怕,就怕小虫子。

宋敬水靠近喻城,喻城身后抵着树干,他伸出手把喻城头上的东西拿了下来。

“原来是一片叶子,我看错了。”

喻城松了口气,吓得他冷汗都出来了。

宋敬水手拄着树干,微微低下头,垂着眸子看着喻城,“哥哥,你眼睛可真好看。”

这一幕,被远处的人拍了下来。

喻城擦了擦额头吓出的冷汗,也没去品他说这句话的意思,“你眼睛也不错。”

想要看喻城脸红的宋敬水:“……”他不会害羞的吗?

-------------

喻城从外面办完事回来,快要走到学校的时候,发现前面五六个人堵着一个人,那个人好像还是他们专业的学生。

其中一个头发焦黄的男人推了一把男生,面相凶狠,“让你借我们点钱这么难吗?”

男生有些怯懦,但还是很固执道:“我都借你们好多钱了,凭什么还借你们钱?前面就是我学校,小心你们被抓。”

其他四个男人笑了,“他还搬出学校来吓唬我们呢!”

男人瞥了他一眼,“到底给不给?你要是不给的话我们可就不像这么温柔了。”

男生像地上唾了一口,“我就不借!”

黄毛气得脸涨红,“给我动手。”

“欺负人很有本事?”喻城走了过来,视线在他们几个混子身上扫了一眼,冷笑了一声。

“家里穷的揭不开锅了出来管别人要钱?”喻城讥讽道。

“我们家有钱没钱关你屁事,你算老几?”其中一人横道。

这时候,路过的两名女生看到喻城和一帮混混对峙,连忙用手机拍了下来,发到了学生总群和表白墙。

【喻城好像被校外的一群混子盯上了】

底下还带着图片,喻城看着眼前几个混子的时候,脸上的表情冷漠嫌恶。

*

宋敬水无聊地刷着手机,还有几分钟上课了,老师不知道因为什么耽搁了,说是马上到。

翻着翻着,QQ的提示音总响,宋敬水点开看。

原本懒散的宋敬水直起了身子,皱着眉头看那张图片。

喻城被盯上了?

宋敬水瞬间站起身,椅子发出了很大的一道声响,学生们纷纷投来目光。

他面无表情地往门口走去,那会儿军训酸他的那个男生当了班长,见他要离开,连忙跑到了门口,堵住。

“宋敬水,要上课了,你要去哪?”那个男生眯着眼,一脸不悦。

“班长,我有急事要出去,给个路?”宋敬水虽然没什么表情,但是语气还是好的。

班长突然笑得邪气,用他们两人之间能够听到的声音说着,“求我啊——”

宋敬水勾起唇角,直接拿起一旁的椅子往男生头上砸去,男生被那道冲击力掀翻倒地,又往男生身上狠狠砸了两下。

地上的男生头上流了血,他捂着头一脸惊魂未定地看着宋敬水。

“求?”宋敬水笑了,“我这辈子还没求过什么人。”

男生没敢说话。

“下次滚远点,不然我下手可就不注意轻重了。”声音冷冰冰的,语气不急不缓,却能给人很沉重的压迫感。

说完,便把铁凳子往旁边一扔。

铁凳落到地上发出了一声巨响,尤其是在这宽敞的教室中,声音大的刺耳。

教室里的人没一人敢吭声,心脏都吓得砰砰跳,而地上的班长更是脸都吓白了。

宋敬水走出教室,神色阴沉。

授课的老师刚好碰见离开的宋敬水,本来想问他干什么去时。走近一看,宋敬水一脸暴戾,老师咽了咽口水没敢说话。

宋敬水看了眼图片的位置后,神情冷漠地关了手机。

动喻城?

问过他了吗?

推荐阅读指数: ★★★★★安卓客户端阅读苹果客户端阅读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