诱她沉溺第3章

诱她沉溺第3章

言情小说 2021-04-18 11:53:01

诱她沉溺第3章

诱她沉溺第3章

分类: 言情小说时间: 2021-04-18

夜晚静谧,风吹动树叶发出悉悉索索的声响,细密的雨珠落在地上,形成小水涡后,又顺着铅灰色石阶流下。

楼上的灯亮了起来,表示住户已经到家。

男人站在雨中,颀长的身形几乎要与黑夜融为一体,雨雾模糊了他的面容,只有搭在伞柄上的一只手苍白修长。

江以渐一路跟着她,鬼使神差的,理智告诉他要及时抽身,可身体却怎么也不受控制。

跟刚才一样,明明该装作视而不见,却还是追了上去。

就再看一眼好了,最后一眼,下次一定不要顾忌她,也不会再被她骗了。

她中途下车的时候,江以渐心里徒然升起微弱的光,搭在方向盘上的手指不由得收紧。

然后便看到她将那件衣服扔进了垃圾桶,就像当初对他一样,说丢弃就丢弃,毫不留恋。

怎么会有这么坏的人?

撩拨的是她,绝情的是她,他永远都处于被动的那一方,所有情绪都掌握在她手中,被牢牢牵制着。

喉间涌上一股艰涩,他闭了闭眼睛,转身离开。

*

回到家接近十点。

和往常一样,换衣服,洗澡,因为一整天都没怎么吃饭,她还煮了个清汤面。

青翠的葱花漂浮在汤面上,鸡蛋煎的两面金黄,卖相很好。

许言溪只会做清汤面,还是江以渐教给她的。

桌上的手机振动了几下,许言溪点开,是虞瑜发来的。

虞瑜:【宝贝,给你说个事,我刚听说江以渐回国了………】

虞瑜:【你现在不在南塘吧,陈川柏这狗玩意儿可真行,要不是我拿分手威胁他,估计他还要继续瞒着我。】

虞瑜:【虽然都已经过去三个月了,我觉得还是有必要告诉你一声。】

虞瑜是她高中同学,关系一直很好,后来举家迁往了国外,她们一直都有联系。

许言溪放下筷子,回复:【我知道了。】

那边一直显示正在输入中,过了好大一会儿,才发过来一大段文字:【那你知道北城江家吗?原来江以渐是江家的人,听说是被流放的,怪不得他那时候那么落魄。】

【陈川柏也是后来才知道的,江以渐当时存在感那么低,他不说谁能想到他是江家三少啊。】

江家?

许言溪愣了愣,想起前段时间看到的新闻———江氏掌权人因过度违纪接受调查,总裁之位暂由江家三少代理。

简短的一句话,她也就随意瞥了一眼,并没有在意。

【许小溪,你老实跟我说,你现在还喜欢他吗?】

碗里的面早已冷掉,坨成了一团,许言溪收拾完碗筷,在水流下仔细的洗了手。

熄灭的屏幕照出她冷淡的眉眼,指节冻的泛白,她重新解锁,有好几次,都打错了字:【从来没有喜欢过。】

虞瑜:【………说实话,你挺无情的。】

许言溪鼻尖有点酸涩,扔下手机,躺在了床上。

她盯着天花板看了好久,直到眼睛被灯光灼得酸涨泛红。

许言溪伸出手,指甲干净,透着浅浅的粉,掌心盖住眼睛的那一刻,她似乎还能感受到男人留在上面的温度。

她没想到会遇上江以渐,更没有想到他会追上来。

大概是恨不得弄死她吧。

窗户没有关紧,夜风徐徐的吹,裸露在外的皮肤变得冰凉,许言溪没有丝毫睡意,思绪像野草疯长,烧不尽,吹又生,缠绕着,将她拉进回忆深处。

那是五年前的夏天,她大二,刚签约了公司。

状态特别不好,新歌迟迟没有灵感,写了删删了写,每一次都不满意。

经纪人提出要她去旅游散散心,恰好当时虞瑜邀请她,她便起了休学的心思。

和虞瑜在一起疯玩了半个多月,认识了一些新朋友,期间她没有想过任何关于新歌的事。

认识江以渐,是一次聚餐。

许言溪长得漂亮,性格也好,很快便和虞瑜的朋友熟识。

他们都是留学生,基本上是中国人,因此还建了个群聊。

虞瑜的男朋友叫陈川柏,长相俊秀,身形高挑,妥妥从漫画中走出来的美男子,用虞瑜的话说就是:“十辈子的智商才换来这么一张脸。”

陈川柏大大咧咧,很讲义气,喜欢交朋友,一直是群聊里最活跃的人。

当然,聚餐的事也是他提出来的。

陈川柏:【@全体成员,聚餐时间定了啊,明天晚上八点,在我家。】

群里人不多,加上许言溪一共五个,都是平时关系不错的朋友,看到消息后纷纷应和。

虞瑜:【@陈川柏,你去买烧烤架了吗?我想吃烧烤。】

陈川柏:【@虞瑜,买了买了,媳妇儿的话能不听吗?】

群聊里一条条消息刷的飞快,多数都是让陈川柏滚一边秀恩爱去,不要打扰他们散发单身狗的清香。

陈川柏脸皮贼厚,非但不听,反而越来越起劲,最后还是虞瑜放狠话威胁他才及时刹住车。

过了一会后,他又说:【我带个朋友过来。】

【也是学生,到时候介绍给大家认识。】

很快便到了聚餐的日子。

厚厚的草坪上摆放了烧烤架,虞瑜准备了很多食材,分类用竹签串了起来。

虞瑜叹了口气:“我都好久没吃过烧烤了,总感觉这里的中餐厅没有家乡的味道。”

陈川柏立马将脸凑过来献殷勤,拍着胸脯保证:“媳妇儿放心,全都交给你老公我了,肯定让你吃上家乡的味道。”

虞瑜笑着锤他:“死开啊你,就知道贫嘴。”

陈川柏还准备了酒,烧烤架上的鸡翅被烤的流油,空气中都散发着香味。

有人问道:“大川,你说的那个朋友呢?”

陈川柏正往烧烤架上放东西,手忙脚乱的:“刚打了电话,一会儿就过来。”

话音刚落,他就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

“来了来了,”陈川柏立刻起身,在裤子上蹭了蹭手,清咳了几声:“给大家隆重介绍一下,这是我的朋友,江以渐。”

许言溪正和虞瑜玩闹,听到陈川柏的声音后便抬起了头。

夜晚无风,圆月挂在墨蓝色天空上,草坪上围了一圈五彩斑斓的灯,闪烁着亮光。

少年站在不远处,面容沉静,轮廓清俊,漆黑的眸中落入了灯光,勾勒出几分疏离漠然。

兴许是不习惯被这么多人同时看着,他垂下了精致的眉眼,薄唇紧紧抿着。

笑意凝滞在唇角,许言溪就这样盯着少年看了好久,近乎失态。

肩膀被人戳了几下,她收回目光,却撞上了虞瑜打趣的眼神。

“喜欢?”虞瑜冲她挑了挑眉,靠近她小声问道。

许言溪摇摇头,顿了顿,又解释道:“长得好看。”

确实过于好看了。

虞瑜见过江以渐,少年相貌生的极好,像精雕细琢出来的画像,只是气质过于孤寂。

陈川柏热情极了,介绍完,他又拉着少年和别人打招呼。

江以渐显然不太适应这种场合,简单打过招呼之后便找了个角落坐下了。

他存在感不强,像个隐形人一样,寡言少语的,没有喝酒,只吃了一些面前的菜。

许言溪吃了几串烧烤,没忍住又看了他好几眼。

“你们学校的?”

“不是,”虞瑜吃的不亦乐乎,灌了一大杯冰啤,满足的眯起眼睛:“隔壁的。”

虞瑜读的是名校,她口中的隔壁,是一所三流野鸡大学。

许言溪更加好奇了:“那他和陈川柏怎么认识的?”

又不在一个学校,而且看他这样子,好像和陈川柏也不是很熟。

虞瑜瞥了一眼嘿嘿乐着的男友,翻了个白眼:“就陈川柏这智商,纯地主家的傻儿子,上次吃饭被人骗,差点让人给打了,是江以渐救的他。”

要不是江以渐路过搭了一把手,陈川柏估计现在还在医院躺着呢。

所以,他便把江以渐当成了救命恩人。

不过…………

虞瑜神色古怪的盯着她:“你问这么多干什么?不会真看上了吧?”

许言溪没回答,反问道:“你觉得呢?”

“不是吧你,一见钟情?”

虞瑜不可置信瞪圆了眼睛,手攀上许言溪的脸:“许小溪我还真是小瞧你了。”

许言溪把她的咸猪手从自己脸上扒拉下去,沉吟片刻,问道:“你知道看到他让我想起了什么吗?”

“什么?”

“灵感,”许言溪盘腿坐在草坪上,歪了歪头,眼尾轻扬:“我需要灵感。”

思维僵化了太久,或许她真的可以换种方式,来找一下新鲜感了。

虞瑜不在乎的摆了摆手:“反正你是来散心的,玩玩也行。”

在她心底,尽管江以渐生了一副出色的皮囊,始终是配不上许言溪的。

他家境窘迫,要同时打好几份工才能勉强维持生活,更别提还读了一所野鸡大学。

所以虞瑜才用了“玩”这个字。

当晚,许言溪收到了虞瑜打包给她的文件夹,眼花缭乱的,上面还配了几个大字———撩汉指南。

许言溪缓缓打出一个问号:【?】

虞瑜:【呐,秘密武器。】

许言溪:【???】

虞瑜:【爱情的车慢慢开,太急要往河里栽.jpg】

许言溪:【…………】

推荐阅读指数: ★★★★★安卓客户端阅读苹果客户端阅读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