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喜欢第9章

不知喜欢第9章

言情小说 2021-04-12 11:56:56

不知喜欢第9章

不知喜欢第9章

分类: 言情小说时间: 2021-04-12

“陆哥。”宋棉的吆喝声传来。

周执收回视线,细微的面部动作微妙,但肯定不是高兴。

“来了?”

陆原身形修长笔挺,一张棱角分明的脸,飞眉入鬓,说话的时候薄唇挂着点上扬的弧度,跟某人形成了强烈的反差。

宋棉暗暗将周执和陆原pk,比着手指头用只有自己听得见的声音嘀咕:“身高周执持平,脸周执赢,脾气陆原赢。”

“1:1不错,我眼光真不错。”思及此,她大大方方看向败方陆原。站起身,拉开黎笙旁边的椅子:“陆哥,你也坐。”

黎笙看向宋棉。

宋棉当没看到。

陆原没有坐下,扯唇,没有看黎笙,却伸手揉了揉黎笙的脑袋。

黎笙愣了一下。

陆原收回视线,看向大家:“今天想吃什么,我请客。”

“不用了陆哥。”宋棉忙不迭地开口拒绝,“今天我们请。”说着指了指自己和周执。

陆原看向周执,挑眉:“你朋友圈里只露出一只手的男朋友的就是?”

宋棉猛地点头。

“我还以为他只有手能看。”

宋棉:“……”

周执:“你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随后没好气地将菜单扔回桌面上。

陆原瞥向周执,又呵了一声,看向宋棉:“好白菜都让猪拱了。”

宋棉小脸有些挂不住,她自觉地将猪代入自己,于是看向室友,希望室友帮她展现一下她那些别人没看到的美。

叶安和秦羽倒是想反驳,看了一眼周执过分优越的脸和海拔,都沉默了,诚实是一种美德。

黎笙就比较又护短,对于别人骂宋棉是猪她是不同意的:“你说谁是猪呢?”

陆原愣了一下:“你觉得我说谁是猪?”

黎笙看了一眼宋棉,咳了咳嗓门:“那这白菜也不好用来比作人。”

陆原低低地笑了笑。

宋棉:“……”受伤害的总是她。

周执瞥了宋棉一眼,起身。

宋棉下意识伸手拉住他:“你去哪?”

周执有些不耐烦:“洗手间。”

宋棉笑眯眯地松开了周执。

陆原叹了一口气:“我回厨房了。”说着起身,走的时候又摸了摸黎笙的脑袋。

宋棉已经见怪不怪,她朝洗手间的方向看了一眼,站起身跟上陆原:“陆哥。”

陆原回过头:“???”

宋棉:“你们是不是认识?”

陆原笑了笑:“你有没有仔细观察过我和那小子的脸?”

宋棉瞪大了眼:“你是我周叔的私生子。”

陆原:“……我姓陆。”

“跟母姓也不是不可以。”宋棉嘀咕。

陆原叹了一口气:“他是我外甥。”说着他叹了一口气,“他不认,所以你最好还是装作不知道。在他愿意告诉你之前,这些问题都是雷区,你最好也不要问。”

宋棉一脸茫然:“你们还差了一辈呢?”

陆原:“其余的我也不想多说,回去玩吧。”说着他进了厨房。

宋棉回神,缓缓回到餐桌旁,发现黎笙也不在:“黎笙呢?”

叶安:“接电话去了,我们玩狼人杀吧。”

……

宋棉刚回到宿舍就拿起手机,给周执发了一颗心心,表示自己已经回到宿舍了。

周执看了一眼,没回。

宋棉在不停拉微信界面。

黎笙越发郁闷了,直愣愣地盯着宋棉。

注意到黎笙死亡视线的宋棉抬头:“你有话想跟我说?”

黎笙:“我感觉周执不是自愿的。”

宋棉愣了一下,收回视线继续刷手机:“我管他是不是自愿的,先泡着再说。”

“你别刷了。”黎笙瞥了一眼,“他要是会给你发信息发过来早发过来了。”

宋棉顿了顿,说不失落那肯定是假的。

黎笙叹了一口气:“家里的事情怎么样了?”

宋棉脸色微微变了变,没有说话。

黎笙举手投降:“行,我不问,我请你明天去逛街总行吧。”

宋棉努嘴:“这还差不多。”

“我过几天要帮人去参加个宴会,正好,你帮我挑一件礼服。”

“什么宴会?”

“周执奶奶让我去的。”

“跟周执一起?”

“没有,我自己去,就是因为周执没空,奶奶才让我去的。”

黎笙纠结地眯起了言,歪着脑袋,一副黑人脸思考的神态。

宋棉:“你干什么这个表情?”

黎笙:“我觉得有点奇怪,为什么是你去?”

“她让我亲手给她的老朋友送一件很重要的礼物。”

黎笙无语:“我是问为什么让你去,周执妈妈不是全职太太吗?要说空闲的时间,没有人比她还多吧。要我说,她代表老太太更合适。”

宋棉被问住了,她倒是没有想过这个问题。

黎笙:“谁的宴会?要不我帮你查一查?”

宋棉正想答应,但是又顿住:“不用了,奶奶让我去肯定有她的原因。”

翌日

Viki国际商场内

宋棉和黎笙逛着逛着已经雇了两个拎包的侍应生,只是当然,购物袋里的基本都是黎笙的战利品。

“要不我们回去吧。”宋棉撇嘴,“到时候我随便找一件礼服穿就行。”

“不行。”说着,黎笙拖着进了一家店,然后给她挑了一件黑色的抹胸礼服,“这件不错,快,进去试试。”

“这位小姐好眼光,这件礼服是我们家秋冬最新款,国内就这一件,这礼服前脚刚到,您就来了。”说着,导购员看了一眼宋棉,“很适合您的朋友。”

黎笙听着,兴致更高了,推着宋棉往更衣室走。

几分钟后。

宋棉从更衣室出来,走到镜子前。

黎笙招来导购员:“就这件了。包起来。”

导购员眼睛瞬间亮了起来。

黎笙拿出手机,对着宋棉各种角度拍大片:“你们没一起参加过宴会,周执肯定没见过你这么盛装打扮的样子吧,我给你拍几张照片,你回去了给他发过去,迷死他。”

宋棉打断:“等下。”

黎笙咔咔咔地已经拍了起来。

宋棉:“……”上前,“回宿舍我找几个性感一点的pose给你拍。”

商场人来人往,宋棉脸皮也不够厚,转身回了试衣间。

“我去一下洗手间。”说着,黎笙看向导购员,“刷卡。”随后朝门外走去。

宋棉应了一声,继续换衣服,从试衣间出来的时候正好遇上从门口进来的肖笑,愣了一下。

肖笑走了过去:“挺巧。”

宋棉挽唇,点头:“我先结账,你慢慢逛。”说着将裙子递给导购员,“麻烦帮我包起来……”

“裙子不错。”肖笑将裙子扯过,打量了一眼,看向导购员,“给我包起来。”

导购员愣了一下,看得出来,肖笑和宋棉有点不对头,伸手接过裙子:“不好意思这位小姐,这件礼服就这么一件,另一位小姐已经买单,要不您再看看其他款式?”

肖笑的脸瞬间沉了下来。

宋棉愣了一下,应该黎笙把单给买了,她看了一眼那条礼服,正欲开口。

肖笑迎上宋棉的视线,打断了她:“你用了我的身份二十多年,最不差的就是礼服吧。”

宋棉脸色一滞。

导购员也瞪大了眼,打量的目光扫向宋棉。

肖笑轻蔑地收回视线:“难道我说错了吗?”

宋棉抿唇,看着肖笑:“你不也顶了我的身份吗?”

肖笑嗤了一声:“你有什么资格跟我谈论谁顶替了谁这个问题?”

宋棉脸色微变:“你什么意思?”

肖笑笑着,眸底都是红血丝:“你该不会是觉得这一切都是意外吧?”

宋棉心脏狂跳:“我不想跟你讨论这个问题,我也不想知道这是不是个意外。”

肖笑的脸色陡然变得难看,脸上表情克制而狰狞,半晌,歇斯底地吼着:“我今天这一切,还不都是拜你所赐。”

宋棉猝不及防,被吼得往后退了两步。

“干什么?吼谁呢。”黎笙皱着秀眉,上前一把将宋棉扯回身后,“么叫拜你所赐?无论事实是什么,她也是受害者,不是她非要做谁的女儿才成为谁的女儿,她也不曾有过选择的机会,希望你冤有头债有主。”

“受害者?她是受害者?好一个哭嚎的施害者。”

肖笑看了一眼宋棉,又瞪向黎笙,因气愤瞪圆龇红的眼睛像是要用视线将黎笙刺穿。

宋棉拉过黎笙:“裙子我不要了,我们走吧。”说着,她将裙子递给对肖笑。

肖笑看着裙子扯过:“你以为我真稀罕这条裙子吗?”

宋棉迎着肖笑的视线拧起了秀眉。

……

吴言周从办公室出来,看到周执突然想到宋棉好几天没过来了。

这不是宋棉的风格。

“老大。”吴言周跟了上去。

周执抬眸,看向吴言周:“还不下班?”

吴言周:“这不是看见你了?今晚加班?

周执:“嗯。肖笑这几天请假了,所以今天的事情我得收一下尾。”

吴言周理解地点了点头:“小棉花几天没来了吧。”

周执顿住,看向吴言周。

吴言周:“老大,最近小棉花是有什么事吗?”

周执:“我怎么知道?”

“你也不知道?”说着吴言周脸上表演着意外,“怪事”说着随后又看向周执:“4天了。”

周执将手上的文件合上:“你想说什么?”

吴言周摸了摸下巴,吃瓜群众一般的眼里的兴奋都压不住了:“她已经厌倦你了。”

周执顿了一下,随后扯唇收回视线:“借你吉言。”

推荐阅读指数: ★★★★★安卓客户端阅读苹果客户端阅读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