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你所向披靡第11章 跟我回去

为你所向披靡第11章 跟我回去

言情小说 2021-04-11 17:57:45

为你所向披靡第11章 跟我回去

为你所向披靡第11章 跟我回去

分类: 言情小说时间: 2021-04-11

史儒刚成功收买了叶琅,终于松了口气。

他站在停车场入口前的绿化带旁,给花嵘打了个电话:“所有人都在吧?定了八点的庆功宴,别到处瞎跑,我这就来接你们。”

花嵘正在跟小玮双排,瞄了眼旁边空荡荡的座位:“他不在。谢樊深也没回来,还庆个什么劲?折算成红包发给大家得了。”

“他不在?他去哪儿了?”史儒刚眉峰一挑,别肃家在N市,难道回去了?

花嵘没想出卖好兄弟,不冷不热地回了一句不知道就挂了。

史儒刚太了解花嵘了,这人想帮忙隐瞒什么的时候,要么转移话题,要么直接回不知道。真正不知道的事情,他反倒不会这么直截了当的挂断电话。

思考片刻,他给小玮打了个电话,小玮这人玩辅助够细心,但在社交方面就是个白痴,只要他稍微诈一诈,一定可以有收获。

谁想到,电话打过去,根本没人接。

难道在游戏?

史儒刚看了眼时间,算了,回去再说,上了车,飞奔在夜色中。

此时的小玮,被花嵘抢走了手机,一脸懵逼:“你手机坏了?”

“没坏。”花嵘把他手机压屁股底下,继续游戏。

小玮闭了麦,从电竞椅扶手上面趴过来,匍匐在他腿上,伸长了胳膊去够手机:“你没坏你抢我手机干什么?史哥电话,你快点给我。”

“不准接。”花嵘身体向后让了让,小玮靠太近了,呼吸打在他脸上,让他很是不适。

小玮居然什么都没察觉到,直到手摁在了不该摁的地方,才把自己吓了一跳,尖叫道:“草,花花你思春了?看上哪个妹子了?”

花嵘深呼吸,别开视线,不想理这个白痴。

小玮还很稀奇,伸手弹了两下:“草,这么大,怪不得你洗澡都不让我看,怕打击我吗?”

“滚开!”花嵘手心贴在小玮额头上,用力将他推开,这一打岔,刚刚开的团被对面打了个全灭,花嵘看着将近五十秒的复活时间,直接起身去了厕所。

冷水浇脸,稍微冷静了一会,才回来继续。

史儒刚很快回来了,从挂断电话到出现在机房里,前后用了不到二十分钟。

花嵘听见身后的喘息声,回头瞄了一眼:“都说了不知道,就算你来了也是这句话。”

说完继续打他的游戏。

史儒刚目光一扫,盯上了小玮。

小玮吓得一个哆嗦,手一抖,直接满血交了个闪现。

弹幕一堆嘲笑他的,他急忙闭了麦:“那个,史哥,有事儿吗?”

史儒刚走近两步,准备把小玮拎出来问问,没想到,花嵘抢先一步,手臂一伸,跟个长臂猿似的把小玮捞到了怀里:“上哪去?刚乱摸一气我还没找你算账呢!”

小玮啊了一声,没说出来的话全都被花嵘堵在了双唇之间。

史儒刚眨了眨眼睛,怀疑自己产生了幻觉,刚想说点什么,忽然看到花嵘转身恶狠狠地盯着他:“怎么,史经理对队员打啵很感兴趣?要不要一起来?”

史儒刚瞬间灵魂归窍,骂了声泰迪变的吗,气吼吼地把门甩上了。

等他一走,花嵘就把小玮松开了:“别当真,演戏给姓史的看的。”

小玮跟个木头似的,傻站在那里,指肚抚摸着自己的嘴唇,似乎正在回味什么。

花嵘直接在他背上糊了一巴掌:“赶紧的,这波团再输,晋级赛就没戏了!”

小玮这才清醒过来,把刚刚发生的一切抛到脑后,操作着肥遗屁颠屁颠跟在了花嵘的飞廉身后。

*

地铁上,别肃握着手机,翻看着一些以前的合照和聊天记录,那些互怼的玩笑话,是他这两年来坚持下去的动力。

为了防止清理聊天软件的时候误删,他全部截了图。

以前欢笑打闹的一幕幕,仿佛穿过岁月的长河,生动地出现在了他面前。

倪喆的小玩笑,倪喆的小倔强,倪喆的小脾气,倪喆的小雀跃……

仿佛昨日。

不知不觉间,他的嘴角高高扬起,两个酒窝里像是盛满了新酿造的蜂蜜,甜美而沉醉。

到站后深吸一口气,跟着手机定位,脚步坚定地往【荒原孤狼】走去。

经过消防栓的时候,眼角余光看到了自己的影子,下意识停下脚步,对着玻璃照了照自己的样子,还好,反正没有头发,只要脸上干净就好了。

他把棒球帽压低,距离目标越近,心跳越急切了起来。

终于,他来到了网吧对面,人行道刚跳了红灯,所以他耐心地等待着。

目光却已越过拥挤的车流,眺望着对面的网吧。

两年了,他去过无数个地方,也无数次经过了这里,却从没想过,自己寻寻觅觅的那个人,一直就在这里。

终于,绿灯了,他汇入行人的潮流,往对面走去。

陆喆生气的时候喜欢出去跑步,不过这两年来他只爆发过两次,所以他并没有机会锻炼出强健的体魄。

老孙的信息让他彻底失去了平静,他无法想象,要是别肃知道了他的号码和地址,到底会做出什么样疯狂的事情来。

别肃这个人,比他还轴,认死理,一根筋,不撞南墙绝不回头,就算撞了,也会把南墙拆了,一往无前。

如果不是这样的性格,又怎么会在电竞行业被所有人唱衰的时候,带着LR杀出一条辉煌的康庄大道出来?

他曾经深深地被别肃这样豁出一切的气质所吸引,可现在,他只觉得后怕,心慌。

他不想别肃蹚浑水,不想别肃为了他跟所有人作对。

这正是他当初招呼也不打就离开的原因之一,他没勇气,没有勇气看到那个光辉耀眼的别肃,因为他的事情而被打下神坛,接受其他人的质疑和挖苦。

脏水是很好泼的,可被泼了脏水的人,却要非常努力才能证明自己的清白,有人甚至穷极一生都不能如愿。

他绕着街道狂奔,头发扎了起来,塞进帽子里面,耳朵里塞着耳机,手机里正在单曲循环《Antik》,野兽般咆哮的重金属死亡黑嗓,像是在替他宣泄着内心的不甘和愤怒。

一圈又一圈,衣服湿了,头发在滴水,视线逐渐模糊,路灯的黄色光晕随着他奔跑的节奏一晃一晃,恍惚间,似乎看到别肃正站在前方,对着他微笑。

要死了,居然出现幻觉了。

他甩了甩已经不太清醒的脑子,接着跑下一圈。

迎头撞上刚丢了垃圾回来的叶琅,陆喆终于停了下来,两膝一软,差点跪了下去。

叶琅忙搀着他:“你疯了,跑了十几圈了,还跑!”

“松手,不要你管!”陆喆推开叶琅,他这人有个臭毛病,气头上没法接受跟其他人的肢体接触,哪怕只是简单的搀扶都不行。

不然的话,他会忍不住想要伤害对方。

被嫌弃的叶琅,有点受伤,不过他习惯了。

叹息一声,叶琅走过来拽着他的衣袖:“回去吧,没事的,不就是个人信息被出卖了,多大点事。我听说他们队庆功宴改到今天晚上了,就算他知道你住哪了,也不至于现在就来吧,肯定要先跟队友把庆功宴吃了啊。这不正好,你赶紧收拾收拾,要是实在不想被他找到,先搬旅馆去住两晚。”

“旅馆?对!我怎么没想到!”陆喆还是把叶琅推开了,“跟你说了多少次了,拽衣服也不行,离我远点。”

“什么臭毛病,怎么脾气一上来跟个怪物似的。我忽然有点好奇,你以前在他面前也这样吗?”叶琅欠儿欠儿的,“该不会就他特殊吧?”

“嗯,他可以。我不会想揍他,我会想非礼他。你满意了没有?”陆喆没好气地白了叶琅一眼,一转身,视线里扫过一个身影。

他忽然愣在了那里,动作被定格,心跳漏了两拍,连呼吸都会出卖自己。

缓冲了足足一分钟,他才慢慢扭过头,看向绿化带那里站着的人。

脑子里轰然炸裂一道晴天霹雳,被找到了!还被听到了!

这特么不是在跟他开玩笑吧?

他站在那里,手脚发凉,像一条搁浅的鱼,几次张了张嘴,却什么都说不出来。

别肃已经来了一会了,原本想静静等着,等他停下来再开口,没想到,被他朋友打断了跑步,也让第二次的见面提前到来。

他站在那里,掀开帽檐,眼神温柔,嘴角嗪着笑:“吉吉。”

只是一个称呼,从别人嘴里喊出来没什么特别,可是被别肃那慵懒又沙哑的嗓音喊出来,却像是带着神奇的魔力,让陆喆整个人都魔怔了似的。

他死死咬着嘴唇,不让自己去应一声。

双手攥成拳头,鼻子有点酸,眼眶开始发热,但他还是强迫自己,一点点转过身去,抬起腿,朝着网吧走去。

只要他当做没看见,别肃就没有出现过。

只要他当做没听见,别肃就没来找过他。

只要他当做无事发生,一切就可以维持原样。

才走了两步,他的胳膊就被人扯住,动作轻柔,力道不大,却足以让他挣脱不得。

他被别肃拽到身侧,手臂在他腰上虚扶着:“吉吉,跟我回去。”

熟悉的柠檬清香扑面而来,别肃是个长情的人,用了多年的沐浴露牌子,从没换过。

这一瞬间,陆喆彻底失去了思考的能力,脑子嗡的一声,炸了窝的蜜蜂四处乱飞。

过度运动带来的疲惫感不期而至,他忽然两腿一软两眼一黑,整个人跌进了别肃怀里。

推荐阅读指数: ★★★★★安卓客户端阅读苹果客户端阅读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