碰瓷白月光后我爆红了第4章无弹窗

碰瓷白月光后我爆红了第4章无弹窗

言情小说 2021-04-11 17:41:52

碰瓷白月光后我爆红了第4章无弹窗

碰瓷白月光后我爆红了第4章无弹窗

分类: 言情小说时间: 2021-04-11

洛昀满脸厌恶不加掩饰,“你可别来恶心我了。”

他对替身两个字生理性反胃。

“黎颐是演了那部网剧之后才被厉重舟那边找上的。”秦枫说:“恰好人设跟你有点相像。”

洛昀闻言面无表情,“别拿我说事,没准厉重舟就喜欢他也说不定。”

秦枫像是被洛昀的话逗笑了一样,问道:“那怎么解释黎颐和你越来越像的事情?”

洛昀一怔。

秦枫人精里混大的,眼神毒辣得很,“你俩本来就有两分相像,现在倒是有四五分了,黎颐最近给我的感觉像是在刻意模仿你一样。”

洛昀好看的眉头拧成了一团,反驳道:“是不是你看错了。”

“看错?”秦枫嘴角噙起一抹意味不明的笑容,“你没有发现黎颐现在连穿搭都很朝你靠近吗?”

秦枫的手指敲了敲桌面,一副看好戏的样子,“连衣服的牌子都是一模一样。”

洛昀下意识地低头看了眼自己衣服的logo,想到了在洗手间外面发生的事情。

秦枫:“我觉得不像是厉重舟要求的。”

“不知道。”洛昀的目光从logo上移开。

他对厉重舟这三个字也生理性反胃。

秦枫挑了挑眉,笑道:“我其实只是想提醒你,你注意点黎颐,他没有外表展现出来的那么纯良。”

“我知道。”洛昀垂下眼眸,盯着手上拿着的那根未点燃烟,不知道在想什么。

秦枫却只是背靠着沙发上,吐出了一口烟圈。

烟雾缭绕,恰逢洛昀抬起了头,恍惚间,秦枫有一瞬间的失神,仿佛透过洛昀看到了什么其他的人一样,却又立马回过了神。

秦枫沉默着,将烟摁熄在了烟灰缸里。

·

洛昀从秦枫办公室离开的时候已经换了一套衣服。

他将沈敛给他买的衣服整整齐齐地叠好放在了防尘袋里,换上了自己喊美团跑腿送来的衣服,期间秦枫探究的目光一直望着围绕着洛昀,但洛昀只当没有看见。

他对秦枫说的黎颐模仿他的事情没有什么感觉,但一想起洗手间门口黎颐指着衣服logo的事情却感觉到不太舒服。

——感觉好像沈敛的东西被惦记了一样。

洛昀像是一只被入侵了领地的狮子一样,本能地感到不悦。

现在晚上七点,原本要上的课都已经结束,他也不必再去训练室了。

洛昀思考了几秒,抬脚走向了挂着总裁办公室铭牌的房间。

办公室内的竹叶窗帘并没有拉上,刚好可以看到里面。

孟曜不在公司,办公室内空无一人。

洛昀看了一会儿,正准备离开,口袋里的手机忽地震动了一下。

正是孟曜的短信。

孟曜:晚八点,云甸,1606,速来。

洛昀:……

洛昀动了动手指,回拨了过去。

电话很快就接通了,带着孟曜一贯吊儿郎当的语调,“喂?”

洛昀一边往外走一边问道:“什么局?”

孟曜一听洛昀问这个,立马换了种态度,神秘兮兮地说:“别问那么多,来了不亏,绝对惊喜,就在云甸会所。”

倒是离公司不远。

但他对孟曜口中的“来了不亏”没有什么反应,孟曜一向喜欢夸张,有点什么新鲜玩意都不亏。

洛昀挂了电话,在门口打了个车,往孟曜说的地点去了。

现下正是下班高峰期,加上这个路段塞车得厉害,一步三停,洛昀到的时候已经接近八点半了。

他熟练地穿过几条长廊后站在了1606的门口,打开了门。

屋内一片寂静,虽然都三三两两地坐着,但所有人的目光都放在了屋内正中间的两个人身上,没有注意到屋子里进了一个人。

洛昀皱了皱眉头,试图在这群人里面寻找孟曜的身影。

但却没有。

走错了?洛昀不禁怀疑,甚至想退回去重看一眼门牌号。

但还没有等到他有动作,就见茶几旁对峙的两个人中的其中一个,端起了一杯酒后喝了下去,才喝下半杯就受不了了,马上冲向了洗手间。

不一会儿里面传来了呕吐声,以及水龙头打开的声音。

又过了一会儿,那个人颤颤巍巍地从洗手间内走了出去。

洛昀看得一愣一愣的。这个人他认识,是这里的服务员,叫吴湫。

三个月前来云甸勤工俭学的大学生,长得不错,柔柔弱弱的,经常被一些富二代调戏,他还出手帮过吴湫一次,劝吴湫离开云甸去找正经工作,没想到他还在云甸干着。

洛昀的眉头拧得更深了。

他看着吴湫又一步步地走向了茶几,再次端起了一杯酒,正要送到嘴边时,角落里有个人站起了身。

屋内灯光昏暗,看不清长相,偏偏氛围灯还一次都没有照到他的脸上。

洛昀看不太清,只能依稀看到一个模糊的背影。

似乎有点熟悉。

洛昀的脚步忍不住向前动了动。

但那个男人已经背对着他了。

他弯腰从茶几上拿起了一杯酒,吴湫有些诧异着看着他的动作。

总感觉似曾相识,洛昀好奇地又往前凑了凑。

“何必为了不必要的人影响心情。”

熟悉的声音响起,洛昀停下了往前凑的脚步,站定在原地。

从他这个角度,刚好可以看见那人的一头干净利落的短发。

他见沈敛端着一杯酒,对正坐在沙发上的人说,“不如我来敬您。”

虽然用了敬辞,但看着更像是嘲讽一样。

沈敛的唇角弯了弯,表面上一副温和有礼的样子,实际上手上端着那杯酒却完成全没有要喝下去的意思。

有人见状,马上就有人出来打圆场了,“哎,都是朋友,没必要为了……”

“哪能让您敬我呢?”邵决原本慵懒地靠在沙发上,闻言抬了抬眼,站起身来。

他弯了弯腰,手指从酒杯中一个个点过去,然后拿起最后一杯,一饮而尽。

邵决喝完这一杯后,屋内明显有人松了口气。

这两位可都不是好惹的主。

但邵决却笑了笑,又依次一杯杯地端起来往嘴里送。

茶几上的十杯酒,吴湫喝了半杯,沈敛拿了一杯,剩下的八杯,邵决一滴不漏地喝了下去。

“邵决,没必要……”有人没忍住开口了。

邵决望着吴湫,语气嘲讽,“你不卖酒的吗,怎么,穿肠毒药喝不得?”

吴湫仿佛受惊一样,下意识地往沈敛的位置靠了一点。

邵决见状,哈哈大笑了起来,“没想到沈少爷也喜欢这种类型。”

他将沈少爷三个字咬得极重,屋内变得更加寂静了。

谁都知道沈敛这次回国是继承家业的,虽然还没有明面上的公开,但识相的人都依旧开始称呼沈敛为“小沈总”了。

这个称呼也是从沈敛的父亲,那位极具有威名的大沈总那里传出来的。

现下邵决当着一屋子的面这么叫,明显是隐喻沈敛在他面前不过是毛头小子。

刚刚还有人想缓和一下,但现在谁都不敢说话了。

邵家背景不在帝都,但也是一位高门显赫的豪门,沈敛今天也不知道在想什么,偏偏为了一个服务员去招惹邵决。

有些人不由得将目光放在吴湫的身上。

啧啧啧,这传出去,沈少又得在圈子里小火一把。

“不喜欢。”沈敛的嗓音淡淡,终于将那杯酒伸到了自己的嘴边。

邵决眯了眯眼。

沈敛这时候如果一饮而尽,还不算下他的面子。

“不太会喝”沈敛说完,轻轻抿了一口,“您干杯,我随意。”

沈敛:“邵公子能理解吧?”

屋内的人:“……”在场谁不知道您在国外的时候玩得有多疯啊?和人赌酒那事现在还是圈子里的谈资。

邵决的笑僵在嘴角。

沈敛将未喝完的那杯酒放了回去,揉了揉脖子,又坐回到了他原本的位置上。

路过沙发的时候,顺手按下了包间内的点歌机。

震耳欲聋的歌声适时响了起来。

好像这只是一个小插曲。

其他人见状便拿起了话筒,没多久包间内又恢复了原本的氛围。

该唱歌唱歌,该吹牛逼吹牛逼,好像不曾发生过这件事一样。

但洛昀还站在原地没有挪动,他的目光停留在吴湫和沈敛的身上,确切地说,是他们的距离。

吴湫跟着沈敛走到了角落,两人不知道在说什么。

他竟然背着我去和别人站在一起!

洛昀的脑海里突然冒出这么一句。

他皱了皱鼻子,感觉自己的想法不太对,又好像就是这么回事,但来不及细想太多,两人站在一起的场面刺痛了洛昀的眼,他抬脚就往沈敛的方向走去。

期间目光一直黏在沈敛的身上,许是太过炙热,沈敛像是有感应,想要转过头。

“沈……先生,谢谢您。”耳边又响起了吴湫柔柔弱弱的声音,像是想说话却又不敢说的样子,唯唯诺诺的。

却刚好制止住了沈敛的动作。

沈敛将目光放在了吴湫的身上,眼眸平静似水。

吴湫的心脏猛地跳动了一下,连忙低下头去,“谢谢,谢谢。”

好像只会说谢谢一样。

“没事,和你无,”沈敛话刚说到一半,就感觉一股巨大的冲击力撞向了自己,他几乎是下意识地就转过了身,隐约可见是个人的轮廓,来不及细想,便先伸手将那人接了下来。

他的手刚好揽住那人的腰,肩上被狠狠撞了一下。

沈敛有些不稳地往后退了两步,小腿也撞上了沙发,他皱着眉头闷哼了一声。

“谁啊!”撞过来的人疼得一龇牙,捂着额头骂骂咧咧地转过了头,“我|操|你大爷!”

熟悉的声音,今天早上还听过。

沈敛垂眸看向怀中的人。

氛围灯照在洛昀的身上斑斓地让人看不清他的长相,何况他还带了顶棒球帽。

从沈敛的视角看上去,只能看到他头顶的帽子,以及从调节扣里支棱出来,两撮不安分的头发。

洛昀保持着向前的姿势,斜倚在沈敛的胸口前,而沈敛此刻正环着他的腰。

沈敛:“。”

像是在确认什么一样,沈敛伸手将帽檐向上抬起,露出了洛昀光洁的额头。

被磕红了一片。

“嘿。”听到洛昀的骂声,撞人的那个人没理也搅三分。

他本来就是唱歌太嗨撞到了正往前走的洛昀,此刻他手里还拿着话筒,还特意放在嘴里先发制人,“你自己没长眼不会躲,”

说到一半他突然愣住。

被他撞到的那个人现在正跌倒在沈敛的怀里,两人的姿势有些暧昧。

沈敛抬眼看了他一眼也没有说话,反而将怀里的人轻轻一拉,给拉站直了。

洛昀有些懵。

鼻息中萦绕着一股若有若无味道。

邺城山区的空气非常好,尤其是早晨,山里雾蒙蒙的一片,露水也很重,明明没有下雨,脚踩上去却有一股湿润感。

洛昀形容不出那种感觉,但还记得,他行走在山间时闻到的那股令人心旷神怡的味道。

淡淡的泥土味夹杂着青草的芳香。

就好像他现在趴在沈敛的肩头,依旧可以闻到。

明明是在一个充满着烟酒味的嘈杂环境中,却因为靠近沈敛而再次有那股感觉。

洛昀的喉结上下动了动。沈敛的手还揽着他的腰,让他有点脚软。

但沈敛马上就松开了。

洛昀站直了身体,却依旧沈敛依旧挨得很近。

那人一看见沈敛那护着的动作立刻就明白了,撇了撇嘴也没再说什么。

但周围的人,却动作一致地停了下来。

今天聚会,不一般。

沈敛伸手将洛昀帽檐给压了回去。

洛昀:?

洛昀狐疑地看了沈敛一眼,抬手就给掀了,露出一张精致漂亮的小脸来。

并不是和沈敛抬杠,而是洛昀深刻牢记自己朝这走来的目的是什么,虽然沈敛美色在前,但他仍然记得。

洛昀表情有些严肃,但他掀了帽子之后,头上有两根不服愣的呆毛也跟着立了起来。

他随手拨弄了两下,然后一脸严肃地转过了身。

洛昀面对着吴湫,一字一句地说:“我之前是有事耽搁了,说了给你介绍工作,一定会的。”

推荐阅读指数: ★★★★★安卓客户端阅读苹果客户端阅读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