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把你和时间藏起来第4章

想把你和时间藏起来第4章

言情小说 2021-04-11 16:50:35

想把你和时间藏起来第4章

想把你和时间藏起来第4章

分类: 言情小说时间: 2021-04-11

沈千盏本意是想表述自己对西安了解未深,虽有感情,但相比祖籍在西安的季清和而言,不过是这座城市的匆匆过客,能奉献的只是朝露般向阳而生的欣赏。

通常情况下。

沈千盏遣词造句的水平在一众“喝一个,感情全在酒里”、“我先干为敬,酒有多烈我的诚意就有多真”中,几乎是语文组巅峰大师级别的存在。

想要语境优美,她能来一串不带重字的比喻,从春夏秋冬夸到海枯石烂。想要内涵深厚语境高深,她能立刻将中华上下五千年经典古诗词典藏版倒背如流。就算想要日常极简,轻奢语境,她也能从香奈儿夸到路易威登。

知识储备量与文化欣赏水准能满足各行各业各年龄阶层不同的需要,堪称中华文库收割机。

相比“游客情”“过客情”,“露水情”的精准运用简直浑然天成,字字夸在了刀刃上。

可问题也出在这刀刃上……

她太得意忘形,以至于完全忽略了和她有过露水情的本尊就在饭桌的另一侧。

好在沈千盏的临场应变能力和心理承受能力都坚如磐石,稳如泰山。

短暂的情绪管理失控后,她无比自然地往耳后勾了一缕头发,端起酒杯遥遥敬向季清和:“相比季总,我对西安的了解的确太过浅薄。哪怕我全力以赴,也不过是十六朝古都历史中,最不起眼的那滴朝露。”

季清和看她片刻,忽然笑了。

他抬手扯住领结松了松,身子往后靠坐,换了个较显随意的坐姿:“我们今天不谈西安十三朝的历史。”

“就谈沈制片的露水情。”

沈千盏:“……”

敢情她刚才那一波强行挽尊他是一个字都没听进去,非要计较?

狗男人是真的小气。

“说起来,西安我真的考察过。最初始的策划案里,主人公是八十年代出生,正赶上时代高速发展,陷入新旧时代交替的人设。可惜西安没有特别合适的摄制场景,也没有经济适用的摄影棚区,自己搭景很容易超出经费预算。”沈千盏假装不经意地转换了话题,语带可惜:“现在项目主创团队已经倾向于在北京取景,正在修改人物的成长背景。”

可惜,招是好招,季清和却并不买账:“沈制片说没合适的摄制场景?”

他没拿酒杯,目光垂落在一侧只倒了清水的玻璃杯上,指尖在桌面上叩了叩,似在思考要不要将就喝口已经凉掉的水。

沈千盏额角微跳,隐隐觉出几分头疼。

明知季清和是当众给她挖坑,偏一时想不出完美的解决方式,只能硬着头皮嗯了声,等他后话。

季清和终是端起玻璃杯喝了口清水,不疾不徐地问她:“清河三巷也不合适,嗯?”

“半开放的古园林区,环境私密,历史可查。西安最具盛名的网红景点,艳遇圣地。”他语速很慢,像是怕沈千盏听不清楚,咬字格外清晰:“沈制片,不会没去过吧?”

沈千盏脸上的笑容瞬间消失。

与清河三巷有关的记忆几乎在瞬间跃然纸上。

有那么一刻,她特别想回到那张床上,一脚把这个狗男人踹下床去感受下什么叫六月“春”风似剪刀,专剪擎天大柱。

本就是逢场作戏表演职业假笑谁最敬业,她高兴时笑容还有几分真心,不高兴了连假装都懒得,直接拉下脸来。

“去过。”她搁下酒杯,嗓音冷清:“看季总对我们的项目挺感兴趣的,要不等散局了,您给我留个工作邮箱或联系方式,我把策划案发您一份?”

她撂脸子撂得明显,满屋微笑倾听两人“相谈甚欢”的都有些措不及防。

苏暂更是懵逼,他十面玲珑,八面盘场的盏姐哪去了?这个恨不得往季总身上扎刀子的女人是谁啊啊啊啊啊!

投资想不想要了?项目想不想开了?奖金想不想拿了?

他干笑着,悄悄扯了扯沈千盏,咬牙低问:“盏姐,你要不要出去上个卫生间冷静下?”

沈千盏觉得自己挺冷静的。

从季清和出现起,她就暗暗打过算盘,这次合作多半是要夭折。

她从业多年,除了奶自家艺人置换合作资源外,从未在任何项目里牵扯上私人感情。她只期望季清和清高自傲不屑与她相认,今晚散局后,桥归桥路归路,就当做再没遇到过。

一夜情能有几分真心?

她要不是贪图美色,鬼迷心窍,也不至于栽上这么大一个跟头。

这个圈子,想要维护清名太不容易。

她沈千盏兢兢业业数年才树立起的口碑,她一点也不想因为和投资方的花边新闻毁于一旦。

所以最好的办法——不合作不越雷池不重蹈覆辙。

——

一晚相安无事。

眼看着饭局接近尾声,沈千盏借口去卫生间,顺便结账。

回来时,不出意外地看到艾艺守在洗手台前,边补口红边等她。

艾艺:“今晚火气这么大?”

沈千盏旋开水龙头,潦草地冲了冲手背,没接话。

艾艺从镜子里瞥了她一眼,旋回口红,放回随身的小包里:“你不至于看不出来蒋业呈有意和季总达成合作吧?”

“拉投资不是我的事吗,蒋总操心什么?”沈千盏转身抽了纸巾擦干手,不以为意地把额前的碎发一缕缕整理妥帖。

艾艺轻笑一声,摇了摇头:“千盏,柏宣是和千灯签的合同。作为甲方,他有权让千灯换个制片。”

“而且我听说,你当时为了拿下这部献礼剧,接受了柏宣的霸王条款。”她倚墙而立,笑容不咸不淡,明明不食人间烟火却偏偏操起了卖白粉的心:“这部剧对平台的重要性我就不多说了,我先给你提个醒,万一你得罪人被换了,我可没法为了你做违约的决定。”

沈千盏把最后一缕碎发整理服帖,她看着镜中光鲜亮丽美貌逼人的自己,心情终于好了不少。

苏暂一直以为她喜欢季春洱湾是因为酒店的刷脸赊账服务,其实这只是其中一个原因,还有个原因她不好直接宣之于口——瞧这镜子,跟自带美颜滤镜似的,多讨人喜欢。

她颔首收起下巴,压低视线,眼看着这个角度下巴掌大的小脸又小了一圈,终于满意:“还行吧。”

沈千盏这一句轻飘飘的,完全没有着落点。艾艺一时没能分辨出她这句“还行”是在说自己,还是在回应她。

“用不着你违约,”沈千盏皮笑肉不笑,连马虎眼都没打,直接道:“利益场上没真情,我两这塑料情只能共赢,经不起考验。”

她转身欲走,门开了一半,想起什么,回过身又补充了一句:“换制片这事你放心,我不让位,看谁敢换。”

——

话是这么说,等回了包间,沈千盏还是端正了下态度,拿出对待甲方爸爸该有的热情陪到散局。

今晚氛围不佳,直接导致没人多喝。

散场时,气氛也颇显冷清理智。

虽然客观条件不够发挥,但沈千盏仍旧善于抓住时机,不遗余力地展现自己作为贴心小棉袄的优良品德。

她让苏暂先替蒋业呈叫司机去酒店门口等着,以防蒋总喝了酒吹风受凉。

这番体贴令蒋业呈难看了一晚的脸色缓和不少,顺势发表了一下和不终岁合作的热切,叮嘱她线下再多多与季清和联系。

沈千盏满口应了,转头又去安排艾艺。

艾艺的公司就在附近,来时自己开的车,沈千盏替她叫了代驾。

等安排完所有人,她像是终于想起自己忽略了季清和,脸上带着歉意,语气却没几分诚意地问道:“季总在北京有下榻的酒店吗?”

季清和从始至终旁观着沈千盏的故意怠慢,闻言,与她对视一眼,回答:“我前不久刚在北京定居。”话落,指尖在桌面上轻轻叩了一下。

他的手指修长有力,线条锐利明晰,对于资深手控而言,完美得像是件毫无瑕疵的艺术品,天生适合供人赏阅。

沈千盏看了一眼,又一眼,那种被扼住后颈的窒息感又来了。

仿佛他并不是在叩击桌面排解无聊,而是别有意图的在记着她的账。

沈千盏力图保持镇静:“不然我帮您叫个司机?”

季清和抬眼,表情显得不是那么满意。

沈千盏又问:“那我让苏暂送你?”

季清和依旧不接话,脸上倒是明明白白的表示:苏暂哪位?

沈千盏挺想装作自己不明白的,奈何智商不允许。

她犹豫着,那句“如果您不着急,稍后我送您”卡在嘴边,怎么都说不出口。

季清和并未打算让沈千盏在合作方面前下不来台,他维持着风度,意味深长道:“不急,我醒个酒。”

刚挪了屁股打算走人的蒋业呈和艾艺对视了一眼,互相从彼此眼中看到了同样的疑问:他今晚有喝酒?

推荐阅读指数: ★★★★★安卓客户端阅读苹果客户端阅读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