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把你和时间藏起来第3章

想把你和时间藏起来第3章

言情小说 2021-04-11 16:50:17

想把你和时间藏起来第3章

想把你和时间藏起来第3章

分类: 言情小说时间: 2021-04-11

和沈千盏恍若被雷劈了的反应不同,蒋业呈和艾艺几乎是同一时间停止交流,转头看向门口。

巨大的垂帘水晶灯下,年轻男人西装笔挺,修长挺拔。

他鼻梁上架了副窄边的金丝框眼镜,框棱在鼻梁两侧落下半寸暗影。眉峰凌厉,眉骨线条却意外柔和。

镜框之下的双眼轮廓森邃,眼尾微垂时,锋芒尽敛。

明明是极具压迫感和侵略性的英气长相,他来时,先卸了三分锐利清冷,剩余的几分疏离淡漠,模糊了他过于清隽英俊的五官,竟衬出几分雅痞禁欲之感。

艾艺有些意外。

在她想来,蒋业呈如此重视的资方代表,虽不至于是沉浮名利场千帆阅尽的老狐狸,也不会是眼前这位看着像是忘年交的年轻男人。

但想归想,实话是打死不能说出口的。

她搁下酒杯,笑意盈盈地率先打破包间内近乎诡异的静默:“我瞧来的这位贵宾有些眼生,应该是头一回见。蒋总,今晚可得劳您主持大局,为我和千盏引见引见了。”

话落,她似不经意般,视线停留在沈千盏脸上数秒。随即,勾起唇角露出个非常微妙的笑容。瞧沈千盏见着好看男人那没出息的样儿,跟魂都被勾没了似的。

要是她没记错,沈千盏喜欢的,就是这款男人。

然而眼下,无论是艾艺意味深长看热闹的眼神还是苏暂眨抽筋了的疯狂暗示,沈千盏都无暇顾及。

她一眼不错,以一种如同扫描般的视线,近乎苛刻得从对方眼角的淡痣开始,和几个月前她在西安遇见的男人做着差异对比。

可惜报应这东西,既然来了,必定是精准打击。

沈千盏无比绝望的确认,眼前的这个男人,无论是面部特征还是身高体型,都与她记忆中的艳遇炮友完美契合。

目垂过一晚的男人和她高攀不起的资方身份重合,这打击太大,沈千盏一时难以消化。

以至于蒋业呈起身做介绍时,她的意识还有些恍惚,仿佛周身的所有声音远去,她眼前是用鱼眼镜头播放的放缓了十倍不止的画面,一幕幕剪辑零碎,光影层叠。

一会是这男人衣冠楚楚矜贵冷淡的正经模样,一会是这男人喉结滚动情难自禁的不正经模样。

但眼下这种敌我不明的境况,沈千盏十分唾弃自己这时候还能满脑子的黄色废料。

她咬牙切齿,暗骂自己色令智昏,但更多是心中不忿觉得自己时运不济太过点背……谁能想到千里之外睡个男人还能遇上东风快递在线包邮?

可转念一想。

大家都是成年人,睡得时候真情实感,拍屁股走人也是人间现实。

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如今意外重逢,她怕牌坊立不住砸了自己苦心经营多年的招牌,对方估计更怕她缠上门来惹得一身腥。

拜当年向浅浅恋爱门的公关处理经验所赐,沈千盏几乎是立刻分析完了利弊得失以及最佳处理方案。

要不是时间有限,她甚至还能写篇洗白的小作文,慷慨激昂声情并茂地为自己的一夜风流合理辩护。

她深呼吸一口气,强行压下内心尚未完全平息的惊涛骇浪,没事人一样站起来排在艾艺身后,等着金主爸爸握手手。

蒋业呈的介绍演讲也终于趋近尾声,沈千盏堪堪捕捉到一句“不终岁中国区执行董事”。她挑了挑眉,回忆起这狗男人当初说自己专职啃老,家里有间什么都卖的杂货铺时,不禁内心连连冷嘲:他家这杂货铺上到高定轻奢,下到珠宝腕表,可真够杂的。

最先捧场的是艾艺,她掩唇轻笑,目带欣赏,连平常总显得强硬冷厉的嗓音此刻都轻柔得如同和风细雨:“季总真是年轻有为。”

苏暂紧随其后,马屁不停:“季总真是我辈青年的杰出榜样啊,我一直以为我够努力了,现在看来我的眼界还是太过狭隘。”话落,生怕沈千盏的彩虹屁落于人后,目光灼灼地将下一个发言机会无声地传递过去。

沈千盏:“……”

怎么有种无实物表演话筒接力的错觉。

万众瞩目之下,她稍稍抬眼,看向从进包间后就未置一词的季清和。

后者正抬手松解西装外套的纽扣,肘部的西装布料因折叠拉伸,露出他腕部一小截缝有暗纹的白色衬衫。

那只修长且骨节分明的手在灰白分割的冷色系下衬得肤色如玉,从腕骨线条到手指骨节处处透出养尊处优的艺术感。

沈千盏啧了声。

往常这种迎宾热场环节,她向来一枝独秀,让人拍马不及。

偏偏今天主宾的身份特殊,她既不想太热情让人误以为自己是现实人间里没有感情的舔狗,也不想为了自己主观情绪上的别扭显得业务能力不及格。

思来想去,最合适的好像还是夸一夸发际线:“季总天赋异禀,既聪明又不绝顶。”

话落,满座寂静。

唯有季清和,冷淡又不失礼貌地终于给了她一个正眼。

眼看着就要冷场,出于自己人不得不出手相助的苏暂适时救场:“季总一路舟车劳顿,不如都先坐下说话吧。”

站着跟聚众听领导训话似的,领导不累,他心累。

——

工作之事,脱离了办公环境后总少了那么几分全力以赴的氛围。更遑论,脱离办公环境的同时还摆了一桌山珍海味美食珍馐。

沈千盏自认今晚无法投入工作热情,也无法辜负满桌美食,索性出让舞台。

没了她的参与,话题很快进展顺利,用餐氛围也渐入佳境。

不过沈千盏也没闲着,出于职业病的原因,她即使在优雅扫荡美食菜肴时也能分出耳朵去分析谈话内容。

这个习惯起初是因为圈内大佬喜欢于酒局饭桌上谈笑风生,推杯交盏之际交换无伤大雅的小八卦开始养成。就跟圈外年轻人喜欢刷微博轶事,八卦营销下饭的道理一样,通常沈千盏夹完一圈菜,大佬已经从某艺人新做的线雕后遗症聊到了某小花与小鲜肉的恋情。

后来,沈千盏步步高升,有了一席之地,也就渐渐升级成了产粮阵营中的主力干将。不仅要及时为自家艺人洗白澄清,还要抛出些优质鱼饵打听一手消息。

真制片不好做,上辈子得罪过银河系。

艾艺和蒋业呈就今年总局的审核标准讨论半小时后,忽觉今晚的饭局有些索然无味。细想下来,沈千盏从落座后除了配合举杯敬酒,竟安静如鸡,毫无存在感。

既不像往常一样八面玲珑地热场子,也不似私人聚会时的轻松随和。

连她都看出来了蒋业呈十分巴结季清和,要不是碍于自己年长的长辈身份,估计能做得跟苏暂一样,完全放下身段马屁不断。

反而她这个急需得到资方青睐的制片,老老实实安安稳稳地吃了半小时?

这饭吃得太平顺,可就没味道了。

艾艺收回视线,借着给蒋业呈斟酒,似不经意般提起沈千盏:“我突然想起来,千盏出国之前,去过西安好几趟?”

沈千盏瞥她一眼,没否认:“是去过几趟。”

“陕博的钟表展难得一遇,既然要做钟表修复题材,无论古今,都该了解了解。”她避重就轻,甚至还趁机刷了一波敬业人设。

艾艺单手托腮,余光观了眼似漫不经心单手转杯的季清和一眼,接话道:“我听苏暂说,你有意请季老爷子当特聘顾问,进展如何?”

草,真利益至上的塑料姐妹情,拆起黄金搭档的CP真是又快又狠,毫不留情。

沈千盏心里一阵后悔刚才一时嘴快白白漏给她学区房的资源,一边狠狠剜了眼嘴上没把门的苏暂,迅速扬起职业假笑,笑眯眯的回应:“季老爷子是钟表修复师中的泰斗,我虽有意请他出山当特聘顾问,那也得看季老爷子自己的意愿。”

艾艺了然的喔了声,转头把话题抛向仿佛始终游离在外的季清和:“季总是西安人?”

季清和把玩杯盏的动作一顿,微微颔首:“祖籍西安。”

饭桌文化其实充满了艺术感、行为感和仪式感,聪明人知道怎么把握时机又何时把握才能促成合作,达成目的。

所以首先,得善于观察。

打个比方:假如她需要和沈千盏达成合作,那得摸清她想要什么,是年轻的……无上的体面与权力,还是足够收买虚荣的金钱。

想要获知对方需要的前提就是挑拣她感兴趣的话题,起码不能和一个浑身上下散发着女性魅力的风流女人聊育儿经、婚姻观以及婆媳相处之道。

且这个过程,并非一蹴而就,需不断探索。

艾艺从季清和出现起就在观察他,不终岁中国区执行董事的身份在她眼里基本上与顶级商务资源和人民币挂钩。

不止蒋业呈想和他拉近关系,她更迫切的想要抱上这条大腿。

然而,刚才她与蒋业呈聊圈内投资趋势、影视剧审核标准甚至娱乐八卦时,季清和都无动于衷。只有涉及沈千盏,他才从漠视状态分心一二。

秉承着有利可图就要合理利用的准则,艾艺毫无障碍地把沈千盏拱手送到了季清和面前:“千盏很重视这次见面,刚才和我聊起项目筹备,也有意将拍摄地定为西安。不如千盏给季总讲讲?”

沈千盏早在艾艺突然cue她那会就有所防备,耐着性子听完她拐弯抹角的意图后,险些在桌下把苏暂掐到心肌梗塞肌肉坏死。

她笑了笑,拿起温毛巾掖了掖唇角:“我对西安了解甚少,季总从小在西安长大,我与季总的差距怕是一个露水情,一个怀乡情,哪能相提并论。”话落,沈千盏假意嗔怒,又补充了一句:“我明明是让艾姐在西安和北京当中提个建议,你倒好,直接帮我定了西安。”

季清和原本在看苏暂。

包间内有室温调节器,温度适宜。空气净化器和加湿器的工作效率也恰到好处的保证了室内空气的湿润和畅通。

可偏偏只有苏暂,大汗淋漓,满脸涨红。

实在太过碍眼。

直到季清和听见沈千盏说了句“露水情”,他的视线终于从沈千盏伸入桌下的手上移开,似笑非笑地重复了一遍:“露水情?”

他眉眼深邃,眸光渐沉,光看那张表情寡淡的脸实在分辨不出喜怒。

唯沈千盏像是接收到了某种危险讯号,眼神落在他含着哂笑的唇痕中,整片后颈都麻了。

完了。

要翻车。

推荐阅读指数: ★★★★★安卓客户端阅读苹果客户端阅读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