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教授家的小月牙第4章

陆教授家的小月牙第4章

言情小说 2021-04-10 17:38:25

陆教授家的小月牙第4章

陆教授家的小月牙第4章

分类: 言情小说时间: 2021-04-10

陆忱拎着东西回去的时候,姜甜已经睡着了。

女孩儿小小的一只窝在被子里,右腿还是被打着石膏挂起来,很不舒服的姿势,但却睡得很香。陆忱走过去,垂眸间,眼神不经意划过姜甜露在被子外面的脸。

少女并没有化妆。但白嫩的脸蛋仍像剥了壳的鸡蛋,皮肤很细腻,还微微透着一抹粉。

长长的睫毛温顺地垂了下来。很乖,很安静。

男人的嘴角不经意间有一抹笑,眉眼也比平时更舒展些。

他脚步很轻,把东西放好,然后拉过椅子在床旁边坐了下来,尽量不出声音。

陆忱很少有机会这样近距离的看着她。

又或者说,根本就没有这样的机会。

他回家的时候经常能看到姜甜坐在客厅咬着苹果看电视,又或者在她自己的小房间开着门,和朋友笑眯眯地讲电话。

但只要他一回去,姜甜便总会把电视关了回到自己的屋子,还要把房门紧紧的关起来。好像是生怕他的接近,划清楚界限,连让他看一眼都不行。

少女是只小兔子,温顺,却也极度警惕。

她同自己说话的时候总是带着客气,礼貌,甚至有几分胆怯和畏惧,和别人说话的时候却是放松的,时不时还会开心地笑,眼睛里面像是有碎掉的星星,动作也是蹦蹦跳跳的活泼。

但陆忱却没办法宣誓自己的领土权。一旦稍有苗头,便会将人吓得很远。

关于这一点,他已经领教过了。

这时,女孩儿额前的一缕头发掉落下来,懒洋洋地掉落在脸中间。

他伸出手,想要帮忙将那一缕头发拨到耳后,可指尖都还没有碰到对方的脸,女孩儿却已经睁开了眼睛。

陆忱收回了手。

-

姜甜刚睡醒。刚刚翻完手机迷迷糊糊的就睡过去了,具体什么时候睡过去的自己都不知道。现在脑子里还迷迷瞪瞪的。

她眨了眨惺忪的眼睛,看到陆忱坐在旁边。

这时,外面的天色已经暗了下来。估计差不多已经到了晚饭的时间。

“嗯?我妈呢?”

姜甜骨子里还是没什么社会经历的小姑娘。在家里也被保护得很好,实在没办法很快的转换角色。和相比于和陆忱在一起,当然还是和何曼在一起时候更有安全感。

“她前几天在这陪你熬了两天夜。我让她回去休息,今晚就不过来了。”

男人说。

“哦,那好吧……”

姜甜脑子懵懵的点了点头,然后挣扎着从床上坐了起来。“你怎么不开灯啊?”

外面太阳都要落山了,屋子里面好暗。

“你刚刚在睡觉。”陆忱说着,又起身走过去开了灯。

顿时,房间里一片明亮。

陆忱开完灯,迈着长腿地走回来。

男人身上是价格不菲的西装,模样温文俊雅,气质沉稳。姜甜只是在床上坐着看他往自己这边走,便又一次心脏怦跳。

她老公是真的好看,而且还很温柔,很好说话。

姜甜刚刚还觉得迷茫。

现在又突然有点捞到宝的窃喜。

可是她又想到手机里,两人那一段没头没尾的对话,漂亮的眉眼又垂搭搭地丧了下去。

陆忱从袋子里拿出打包好的饭菜给她放到病床自带的小桌板上,还附加了奶茶和水果捞。

“你吃了么?”

姜甜伸手拿过筷子。突然想起来,便随口问了一句。

“嗯。”对方回答。

“噢,那就好。”

尴尬的对话。

姜甜低头默默扒饭。也不知道是因为伤口痛还是有心事的原因,她吃着东西,明明都是很好吃的,但心里却一点也不高兴。

男人注意到了少女的安静。

“你不开心么?”他问。

“啊……”

姜甜抬起头,抿了抿嘴唇,“没有。”

陆忱给她准备的饭菜很好,都是自己爱吃的,奶茶也是她喜欢的草莓加奶盖,常温的。苹果一小块一小块地削好了放在小盒子里,淋了沙拉酱。

一吃就是她喜欢得那个牌子。

姜甜吃了几口苹果,本来想着还是不说,却又还是忍不住放下勺子,问了出来。

“我想问一个问题……”

陆忱认真看着她,眼神没有丝毫躲闪:“你问。”

“为什么,咱们微信都没有怎么说过话啊?”

姜甜很认真的在发问。

“而且我说的那个手续是什么手续啊?”

“什么?”

闻言,男人站在原地,微怔了一下。

“就是我看聊天记录里面,我问你什么时候去把手续办了。你说你很忙没有时间的那件事。”

姜甜一提起来就不太开心,“到底是什么手续啊?”

她本来还想问问是不是离婚手续。但话到了嘴边却最终没有说出口。

“哦,你说那件事。”

陆忱像是忽然想起来了,但是又不在意。

他一边说着,一边俯身帮忙把桌子上没有用的垃圾袋收拾了一下。动作随意慵懒,语气也是云淡风轻的,似乎根本没放在心上。

“就是买房需要登记的手续。”

“我前几天要去B市开学术研讨会,所以就先没有去。”

买,买房的手续?

这回轮到姜甜愣住了。

“买什么房?那我们之前是住在哪里?是租的房子么?”她疑惑地问。

姜甜发现自己还真是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不了解。

这种感觉很糟糕。

“不是。”

“是因为你说在那间书房画画更舒服一些。离市区远,平时也安静。”

男人眸子沉沉的,语气平静,完全不像是在撒谎。

“啊,是这样啊……”

姜甜小声说:“我,我还以为是什么离婚手续。”

自己的多疑症又错怪别人了。

少女低下头,脸红扑扑的,玫瑰色的唇瓣像小兔子似的抿了抿,“可是,还有一件事……”

“嗯?”

男人的声音低沉干净,略微带着点儿宠,像是要把人都圈住。

“可是什么?”

“可是你在微信里跟我说话的时候,为什么那么凶,还那么冷淡?”

姜甜抬起头看着他,眼眶红彤彤的。她看起来很委屈,带着控诉的意味。

男人身形微顿,喉咙往下咽了咽,有一瞬间无措。

“有么?”

“你怎么没有啊。”

姜甜把放在枕头旁边的手机拿过来,把聊天记录调出来给陆忱看。“你自己看你说的话,多冷淡啊!”

姜甜再看一眼都觉得自己很委屈:“你是不是不喜欢我,还是我们之间有什么矛盾?我不记得了。”

“别乱想。”

陆忱蹙了蹙眉,顺势在女孩旁边坐下来。

男人想伸手碰一碰姜甜的脸蛋,却被女孩一偏头给躲了过去:“看你那么冷淡。”

“我以后都不想理你了。”

少女又气又委屈的样子很可爱,看得陆忱胸口一顿鼓噪。心变成一块海绵,一下下地被挤压,又忽地放开。

“真不理我了?”

男人用指节轻轻刮蹭了一下少女的脸颊,低低地笑了一声,声音温柔得都快不像他。

姜甜别过脑袋去,还是不想搭理对方。心里却被男人低醇喑哑的声音弄得乱糟糟,像一团毛线球被揉乱了,到处找不到头。

男人却在这时俯身靠过来,又亲了亲她的右脸。

脸颊上是温热的触感。

姜甜的心脏骤缩,像要爆炸了似的,身体却一动也动不了,像是被钉住了。只剩下眼睛还能眨啊眨。

她以为陆忱会像上次那样,只是蜻蜓点水地碰一下,却没想到男人的身体并没有马上移开。

他看着她,距离近到不行,黑色眸子里面满是认真。

姜甜的耳根忽地一下就红了。

没想到这时,不远处的病房门却忽然被敲了敲。一道女声在外面传过来:“您好!例行查房。”

姜甜像做错了事,慌张地把陆忱推开。男人看她那紧张的样子倒觉得挺可爱,像是偷吃了小鱼干的猫咪被抓到。

他松开她,站起身重新整理了一下衣服,又是好整以暇的样子。

护士进来例行检查了一圈,临走的时候还不忘感叹几句:“你们这一对儿真是太完美了。”

“现在在我们医院都出名了。你们不知道,好多小护士都想过来看看呢。”

姜甜因为刚刚的事情脸还是通红的,脑子里也乱蓬蓬,根本不知道该怎么接话。陆忱却像是没事一样,温润有礼,举止绅士地送护士小姐出去。

姜甜觉得自己好没出息。跟陆忱一比好不成熟。

对方明明都没做什么,自己就方寸大乱。

丢脸。

她只好试着换一个话题。虽然转折显得很生硬:“医生说我大概还要在医院里呆多久啊。”

“大概两个星期。”

“那你可以帮我把笔记本电脑,还有画画的板子,还有笔什么的都拿来吗?应该,在家里?”

在医院呆着也是呆着。她可以倚在床上画画。

“好,明天给你带来。”

这句话说完,空气中又陷入寂静。

男人坐到旁边的床上,黑色西服裤包裹下的腿修长挺直,随意搭在床边。

陆忱拿出笔记本电脑,戴上了金丝边框的眼镜,给原本英俊的五官又增添了几分禁欲和严肃。

男人神情专注地看着屏幕。

修如梅骨的手在键盘上,时不时敲击几下。

姜甜躺在床上,侧头看着对方,忍不住问了一句,“你在批改作业么?”

“不是。”

陆忱看了姜甜一眼,然后说:“是带的几个学生的毕设初稿。”

“噢。”少女应了一句。

陆忱在工作,她也不想打扰对方。只是转过头盯着男人看了好久,脑子里放空着。

也许是被盯得久了,陆忱转过头看了姜甜一眼。

“怎么了?”

“没事啊,就觉得你很好。”

姜甜如是说。

男人的手忽然顿在键盘上。他转过头看着女孩儿,轻掀起眼皮,哑声问:

“哪里好?”

“就很优秀啊!年纪轻轻就有作为。”

“不抽烟不喝酒,脾气好,很有耐心,很包容,性格也很温柔。这还不算好?”

姜甜如实说着。

她夸陆忱的时候很真心实意。

男人却只是看着她,最后略微地扯起唇角笑了笑。眸子里像是被墨漆过一样的黑,里面是姜甜看不懂的情绪。

“那可能算吧。”

他说着,语气很轻。

————

姜甜没有什么事情做,洗漱完便睡过去了。

等女孩儿睡着后,陆忱才合起笔记本,出了病房门。

身形颀长的男人站在走廊尽头的地方,自带着一种天然的冷静和压迫感。

他慢条斯理地点了一支烟,随着火光在黑暗中闪现,英俊的五官逐渐模糊在半明半暗的烟雾里。

只抽了几口,随即扔在地上踩灭。

最后,陆忱从西装口袋里拿出了那支zippo定制款的打火机,和刚刚抽的那包烟一并扔进了垃圾桶。

动作干净利落,没有任何迟疑。

“不抽烟不喝酒,脾气好,很有耐心很包容,性格温柔。”

想到这儿,陆忱的唇角不由自主地勾起来,眼眸沉黯,不知对谁嘲讽的笑。

姜甜形容的他啊——

都不能说是不太像。

根本就是毫不相关。

推荐阅读指数: ★★★★★安卓客户端阅读苹果客户端阅读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