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太太教夫有方第3章

陆太太教夫有方第3章

言情小说 2021-04-09 17:58:35

陆太太教夫有方第3章

陆太太教夫有方第3章

分类: 言情小说时间: 2021-04-09

窗外刮过一阵微风,透过窗子袭了进来,夹杂着春日慵懒的暖意。

祁灵从小就胆大,遇见什么事情总是喜欢直截了当的解决。

她上高中那阵,祁志泽每月按例过来给她送生活费。

祁灵对他没什么好感,更不想要他的钱。

邬珊跟他打了个招呼,显然也是不想多聊。

祁志泽看着这个自己曾经居住过的地方,还有些感慨,似乎是打算怀念一番,“邬珊……”

都是大几十岁的人了,邬珊不是看不出来祁志泽的想法。

她神色变化了一下,然后顾忌祁灵还在一边,没有发火,压抑着脾气说道:“你老婆孩子还在家呢,赶紧走吧。”

祁志泽有些尴尬,说了几句客套话便灰溜溜的离开了。

那段时间大概是祁志泽最不老实的一段日子。

大概是风水轮流转,通过出轨手段得到的男人最后还是会经历同样的事情。

祁志泽在外面不老实,他新娶的老婆整日在家里面疑神疑鬼,加上祁志泽有时候往这里送生活费,所以她自然而然的就怀疑祁志泽和邬珊之间会有事儿。

毕竟旧情复燃不是没可能,所以詹曼以一副正主的姿势风风火火的就来到祁灵的家里面兴师问罪了。

她还不是自己来的,带着自己一帮亲戚,阵仗做的很足。

那时候赶的也巧,祁灵一放学回家就看到家里面乌央乌央的围着一群人。

她也没废话,直接把一旁搁置的一瓶红酒打碎,碎玻璃叉子碎了一地,她手拿酒瓶,神色冷漠的看着面前的詹曼,“你再往前面走一步,今天就别想出去了。”

詹曼当时也被这小丫头吓住了,毕竟祁灵当时只有十七岁。

二人眸子对视上的一瞬间,她竟然不自觉的有些发毛了。

少女瞳孔清亮,里面像是一片深不见底的幽潭一般。

干净透彻中流露出几分决绝。

直到现在,偶尔聊天的时候她还会有一搭没一搭的跟祁志泽调侃道:“你们家那个祁灵还真的是有本事,天不怕地不怕的,眼睛里面那股劲跟个小豹子一样。”

詹曼虽然是在嘲讽祁志泽无能,管不了自己的女儿。

但是她的确有些怕祁灵。

祁灵身上那股劲不知道随了谁,胆子又大能力又强,詹曼虽然有些不服气,但是不得不承认,她确实挺有能耐的。

当年以最优异的成绩考入了A大,毕业之后有了自己的事业又成为了行业内最顶尖的那么一撮人。

要不是忽然的这场意外,詹曼还真的以为祁灵的人生会是一帆风顺呢。

忽然。

“啪”的一声,有些打破了屋内的暧昧气氛。

陆靳川合上了自己的书本,视线偏转过来,看她一眼,“你很好奇?”

祁灵:“还行吧。”

说这话的时候她顺带着观察了一下陆靳川。

此刻二人之间的这距离很近,近到她可以很细致的观察到他。

可是就算是这么近的距离,也发现不了陆靳川脸上的任何一个缺点。

他似乎很全面的诠释了完美这个词语。

祁灵视线在他唇上不自觉的多流连了一阵。

唇薄薄的,虽然看起来带着禁欲味道,但是莫名的有些薄情。

却让人很是上头。

大概是见祁灵真的好奇,陆靳川把书放到一边,然后顺手关上了自己旁边的床头灯。

他眸子微闭,浓密的睫毛垂在眼睑上。

“没有。”他声音有些冷淡的回道。

祁灵对于这个答案倒也不意外。

要不是同床异梦二人之间的氛围也不会这么奇怪。

祁灵也就琢磨了一会儿,那股困意也上来了,她头歪在床上,没一会儿就睡着了。

次日。

祁灵一睁开眼便发现身边的人早就离开了,窗子半敞着,新鲜的空气充斥了整个屋内。

她懒洋洋的伸着懒腰,进浴室洗过澡之后,在化妆镜前画了一个淡妆,准备去和姚欢赴约。

B市这些年发展的越发繁荣,城市里面的节奏步伐很快,路上行走的年轻人手里拿着咖啡和文件,那行色匆匆的模样和坐在咖啡馆里面悠闲享受的祁灵形成了很强烈的反差。

姚欢看着如今的祁灵也有些感慨,“也就是说,你现在辞职了?”

祁灵喝了一口面前的冰美式,慢悠悠的说道:“你对于一个失忆的人会不会要求太多。”

姚欢:“哪有,我这种工薪阶层看着你这种富太太只有羡慕的命,你就算天天败家陆靳川估计也养的起。”

祁灵嗤笑一声,“你也太看得起我了。”

她虽然失忆了,但是不傻。

她和陆靳川这婚姻明显没有那么简单,要是真的自由恋爱然后顺理成章的结婚,陆靳川怎么不碰她啊。

除了二人之间没有感情之外,她想不出来什么别的理由。

如果非要想的话,那么就只有一个了——

陆靳川是性冷淡。

想想那男人一副清贵模样,身上沾了一颗尘土感觉都像是亵渎了他,祁灵觉得这个可能性也不是没有。

姚欢翻了个白眼,觉得祁灵是在故意低调。

姚欢知道她辞职了,也没敢多刺激她,所以根本没往那方面聊,准备跟姐妹聊点有趣的话题。

她掏出手机,看了一眼时间,此刻正好是下午一点。

她兴致勃勃的打开某软件,一边跟祁灵聊天一边手指在上面不断的滑动着什么。

祁灵见她还挺忙的,手指在屏幕上一直戳,纳闷的问了句,“你忙什么呢?”

姚欢笑了声,把自己手机屏幕翻了个面,冲向祁灵,问道:

“帅不帅?”

祁灵面无表情的看了过去。

是个看起来挺嫩的少年,此刻正在镜头面前看书呢。

祁灵:“怎么,最近换口味了?”

姚欢:“不是,你没看人家孩子干什么呢?”

祁灵仔细打量了一眼,“不知道。”

姚欢:“听说上大学呢,但是家庭条件不怎么样,所以直播赚点钱,而且技能挺广的,各种游戏都会,平日里面还会兼职,看惯了网上那些乱七八糟的主播,我忽然觉得这孩子是股清流。”

祁灵应和的点了一下头,问道:“你刷礼物了吗?”

姚欢:“必须的啊,小伙子挺认真的,平日里面也跟我私下聊天。”

祁灵:“……”

祁灵本来想着姚欢就那么随便一说,没想到回去之后她就把自己拉讨论组了。

少年见新进来一人,礼貌的打了一招呼。

【姐姐好。】

姚欢:【这我闺蜜,听说你也是学语言的,要是有什么不会的可以跟她多请教请教,她可是业界的传奇人物,要是偷学到一手,也是你的运气啊洛洛。】

少年叫聂洛,虽然为人比较腼腆,但是说话也挺大方的。

姚欢把自己捧得那么高,祁灵就算是不想说话也得说两句了,她随意的说了几条记忆的技巧,并且注明这只是自己的习惯,不一定适用于所有人。

聂洛听完激动的感谢了半天,祁灵还挺不好意思的,说这没什么,不过是个小技巧罢了,结果人家说什么也要表示一下。

祁灵还以为他要怎么表示,结果聂洛大方的说道:

【上号吧,姐姐们。】

祁灵:【?】

姚欢:【快,祁灵,下载个吃鸡,洛洛可厉害了,准能带你躺赢。】

这二人过分热情,祁灵就算是不想玩也只能硬着头皮下载了。

祁灵:【好,等我几分钟。】

另一边。

总裁办公室内,柴恒吊儿郎当的靠坐在沙发上,指尖夹着一根烟,看起来有些失魂落魄的模样。

“陆哥,你说我这辈子是不是就完蛋了。”

陆靳川坐在办公桌前,一双精致眸子冷淡的瞥过去一眼。

下一秒,他掏出打火机,点燃了一根手中的香烟,冷漠的说道:

“窗户是开着的,想跳随时都可以。”

“……”柴恒略微有些幽怨的看过去一眼,“你还是我哥吗。”

陆靳川弹了一下烟灰,无情说道:“不是,我跟你没有血缘关系。”

柴恒吃了瘪也没往心里面去,继续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面,叹气道:“要是真的联了姻,我这辈子还不得被人家玩死,想想就头疼,我自由惯了,身边要是有个女人管着我,我真的受不了。”

说着,他像是想起来什么一样,“陆哥,要不你给我讲讲结婚是什么感觉的,我也好取取经。”

陆靳川根本不搭理他,背脊靠坐在椅子上,修身玉立,看起来并没有要回应柴恒的意思。

柴恒感觉无趣,索性掏出手机准备吃把鸡。

他刚一上线,就跟发现新大陆似的叫唤了一声。

陆靳川眉头微蹙,感觉他吵闹的烦人,正要轰他出去。

柴恒饶有兴趣的说道:“嫂子怎么也在线啊,她不是最讨厌打游戏的嘛。”

柴恒之前跟祁灵有过接触,也差不多了解祁灵是个什么样的人。

她上学的时候是个学霸,工作之后更是不喜欢把时间浪费在没有意义的事情上面,有打游戏那功夫还不如去看一部外国电影来的充实。

此话一出,陆靳川弹烟灰的动作也是顿了一下。

柴恒跃跃欲试的说道:“不行,我得拉嫂子组队。”

……

祁灵那边是第一次玩这游戏,根本不熟悉什么流程。

她这刚上线没多久,就发现有人邀请自己。

她没想太多,直接就进去了。

结果一进去,发现还是个有备注的熟人。

姚欢微信震她:【怎么回事儿啊,咋组队中了。】

祁灵不好意思进去再出来,干脆把他们两个人一起拉了进来。

还没说话呢,柴恒就直接点开始了。

祁灵经验不足,自知是个菜鸡,所以一直默默跟在队友后面,生怕自己一个不小心就别人终结了。

几人都开着麦,除了那个人,其余三个人交流的都很和谐。

聂洛也嘴甜会来事儿,把好东西都让给了姚欢和祁灵。

【姐姐,躲我身后。】

【看我给你报仇。】

【姐姐,你好厉害啊,第一次玩就这么棒了。】

祁灵被夸的有点不好意思了,觉得自己可能真的也有那么一点游戏的天赋。

当然。

只是可能。

后来游戏进行到最后的阶段,聂洛开来了一辆车,让姚欢和祁灵上车。

祁灵正打算上车。

那个一直没说话的账号也开了一辆车停在她身边,对着她按了一下喇叭。

祁灵茫然的手指在屏幕上停顿了一下。

这是——

什么情况。

忽然。

从未发言的那人忽然开了麦。

“祁灵。”

“上车。”

男人声音低沉喑哑,性感中夹杂着一丝磨砂的质感,幽幽的钻入耳膜中。

他的声音辨识度很高,祁灵一下子便听出来说话的这人是谁。

这个时间点他应该是在公司,怎么好端端的玩起了这个账号。

此刻,陆靳川穿着白色衬衫坐在老板椅上,他双腿修长,白皙的指尖从容慵懒的点在手机屏幕上,落日的余晖洒在他身上,领口前解开的两颗扣子让精致突出的锁骨若隐若现着,十足勾人。

祁灵也有些猝不及防,听着他声音,没多想的就应了一声,“好的。”

结果。

大概是操作还不熟练的原因,聂洛开着车从她身边路过绕圈,她一个手滑,就直接上了他的车。

姚欢根本就忍不住,“噗嗤”一声的笑了出来。

祁灵当下尴尬的指尖不知所措。

陆靳川:“……”

柴恒站在身后,表情严肃的目睹了全过程,然后低声开口:

“陆哥。”

“你们这是夫妻情趣吗。”

柴恒又忽然想起来之前他第一次见二人的场景。

他那次有事儿来公司找陆哥帮忙,结果一打开门就看到一特正的姑娘坐在陆哥大腿上撒娇。

他进来的时候也是不凑巧。

祁灵正拉着陆靳川的那条黑色领带,红唇贴近,凑近他似乎是要做些什么。

柴恒那天大吃一惊,平日里面不好女色的陆哥竟然也开始破戒了。

他刚调侃两句,陆靳川走过来,踹他屁股一脚。

“废话什么。”

“叫嫂子。”

祁灵当时穿着一件粉色碎花小洋裙,眼尾微微上挑,清纯中夹杂着一丝甜美气息,看向柴恒笑眯眯的打了声招呼。

“嗨。”

柴恒经历过的女人也不算少,结果那天竟然罕见的脸红了。

后来他琢磨着,陆哥要是被嫂子拿下了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

毕竟嫂子人美声甜爱撒娇,虽然很套路,哪个男人不吃这一套啊。

当时柴恒还好一阵羡慕过陆靳川,结果今天——

他默默地打量了一眼陆哥的侧颜。

就这帅的人神共愤的模样,竟然也有失宠的一天啊。

啧。

推荐阅读指数: ★★★★★安卓客户端阅读苹果客户端阅读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