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吃瓜她进娱乐圈却红了第10章

为了吃瓜她进娱乐圈却红了第10章

言情小说 2021-04-09 17:45:01

为了吃瓜她进娱乐圈却红了第10章

为了吃瓜她进娱乐圈却红了第10章

分类: 言情小说时间: 2021-04-09

“《光阴》的制作团队找到我,说周玥适合这首主题曲。”

“应该是周玥的表现在节目给沈易留下了印象,但这事情我实在也没想到,总的来说是运气不错。”

“你那边的话我最近会上点心……”

面前是一碗热腾腾的面,耳边是经纪人不太明显的安慰。

说到这儿,莫默打断了她:“不用,这样挺好的。”

“啊?”

能不好么?这歌一看就是沈易给她谈下来的。

太好磕了,这种东西多来点才好。

莫默用筷子夹起一根面条,吹了吹往嘴里送:“我现在这样挺好的。”

“可能这就是缘分嘛,没有这个机会就再说,强求不来的,晰姐带过那么多人也知道,这种事儿能遇上是好事,总不能想着底下每个人都有这样的机会。”

宋晰那边儿沉默了两秒,笑了:“我怕有人嘴碎影响你,你倒安慰起我了?”

莫默吸了口面条:“那晰姐消息挺灵通的啊。”

“最近公司都在传这个事儿,毕竟是《光阴》的制作团队,甚至做主题曲找的制作人都来自国外。”宋晰也不瞒,“不过啊,莫默。”

莫默“嗯”了声,又呼了口气。

对面叹了口气。

“老实讲,如果《光阴》的制作团队来找我,是让我从艺人中选一个去唱主题曲,我会觉得你更合适。”

莫默的动作一顿。

宋晰似乎在开车,要顾及周围环境,故而语气有些散漫:“夏河刚才跟我夸了一通,说你有本事又有耐心,知道你是CA毕业的还觉得我亏待了你,不给你资源去给周玥。”

似是想起了什么有趣的事情,她笑了:“那他还真是误会我了。”

确实。

现在的音乐行业艰难,《声之心》这样的节目,是宋晰能给新人最好的资源。

在这方面,莫默和周玥的起跑线是一样的。

再者,宋晰是个对工作极认真的人,会想办法照顾到下面的艺人,希望他们都能不被埋没,被更多人看到。

哪怕认识的时间不长,但以莫默的条件,宋晰一直觉得这样的人应该红一把,或者,至少比其他水平的新人有更多的机会。

可她却“不珍惜”。

莫默抿了口面条,听出了宋晰责怪她的意思。

他们这样的经纪人见惯了圈子里的风雨,不会相信纯粹的运气。

更不知道周玥有沈易保驾护航,只会觉得那是因为周玥在为自己争取,是她愿意“努力”而得来的机会。

而莫默却只是在“玩”,

这完全可以理解。

谁会不在这样的情况下感到失望呢?一个名校毕业,并且在她所处的领域中比大多数人都要强的人,却选择了甚至可以称得上糟蹋这一切的路,在短时间被拉开了距离。

宋晰已经将这些说得很委婉了。

正如宋晰说,她是更看好自己的,从一开始签约的时候就是。

现在也是恨铁不成钢。

——就连出这个事情,觉得可能有人会嘴碎影响自己,宋晰甚至连开车的时候都要打个电话来特地告诉她。

如果再来点脾气暴躁的经纪人,甚至是同行,估计就要指着她的鼻子问,既然这样为什么要学音乐,既然这样为什么要入圈?

拿着一些让人羡慕的东西却选择碌碌无为,很有意思么?

莫默把那根有点儿凉的面条吸了上来。

底下的汤还是烫的,这根面条又长,一下烫到了她的嘴。

她呼了两口气,在双方都有些沉默的氛围里,语气平淡地说:“晰姐,我在做我可以做到的事情。”

宋晰顿住。

“没什么喜欢不喜欢、有没有能力、是不是该在这领域发光的问题,”莫默说,“只是,我不行的。”

那些问题都没有什么前提。

我会把我该做的工作做好,但你们期待的那些东西都不存在。

——因为我不行。

如果是平时,宋晰会追问,什么不行。

但她却在听到莫默这句话时觉得自己仿佛被什么扼住,怎么说不出口。

她没有听过莫默这样的语气。

忽然之间,宋晰意识到,莫默其实说得没错。

她做事其实很有分寸,哪怕选了《雨天》这样的歌,也唱出了其他人轻易给不出的感觉,从未因为其他事情耽误过工作。

她说话时的语气也一向听上去疏离,事实上随性,也随和。

可这一次不一样。

她的语气,像是这句话从地底深处传来的一般,冷得连灵魂都能被冻住。

很直白的就是自己所说的意思,也不想再解释。

她只做分内的事。

其他那些事情她没办法,做不到,仅此而已。

*

第二天节目彩排,流程和上一次一致。

彩排的节目顺序和正式不一样,谁先准备好了谁先试。

莫默趁早去了,结束时还有几个选手没来。

周玥就是姗姗来迟那个。

彼时莫默正窝在位置上翻手机,方琳坐在旁边涂指甲油玩儿。

老实说方琳这人挺有意思的。

是个戏精,还是个老油条,可不知道哪根筋不对付,没事喜欢找莫默玩儿。

莫默也不拒绝,因为这女人嘴里特别多瓜,虽然大部分听说过。

但如果遇到那些没听过的就赚到了不是。

“哟,默默宝贝儿,给我说说,”方琳看到周玥,眉眼弯弯地,“你这位同事是什么来头?”

莫默眼皮一掀,看到的是周玥在与音乐指导说话。

态度和之前没什么区别。

“不过不是金主。”

莫默歪了歪脑袋:“怎么说?”

“要是金主,现在眼睛就——在天上了,”方琳翻了个白眼做演示,继续道,“但也奇怪,你这同事明明跟个不谙世事的小白鹿似地,有点灵气可还不够格,能拿到那资源……”

顿了顿,方琳慢条斯理地道:“该不会是什么熟人吧。”

“说不定呢?”莫默说,“而且这样也不是不好,又没让她去演《光阴》,唱个主题曲而已,她声音条件还可以。”

“我说的可不是这个意思,”方琳瞪了她一眼,“哎呀,你明明这么聪明怎么还总当听不懂我在说什么?”

莫默:“……”

跟着做了个“愿闻其详”的表情。

“唱不唱得了总有办法,多练练就行,但有些事情不行,”方琳说,“拿了一份蛋糕有时候就是抢了一份蛋糕,让你这同事最近小心吧。”

……

莫默会让周玥小心吗?

这个想法也不是没有,只是没机会。

周玥事情多,既要忙比赛,又得操心《光阴》的主题曲录音,大制作的主题曲要求不会轻松,而她本身的经验也不足以短时间内完成这些。

如果以前是主动去录音棚,那么这会儿就是被迫,说忙到飞起也不为过。

带着“原来这就是社畜吗”的想法,莫默又捧着手机看了段时间的瓜。

很快迎来第二场录制。

流程仍如上一场一样,不过莫默这次的排序更靠前。

在第三。

这一场,没有像方琳这样的选手开局就能让人眼前一亮,前两位的表演都不如人意,也许是因为选取限制以及改编的时间,很多人并没能在这一场做好,只能算马马虎虎,最多只拿到了一个绿灯。

乐评人也有感觉,在下边儿讨论这个事:“选曲限制这种玩法确实考验技巧。”

“对新人来说还是有点难度。”

“不过刚才那个也还可以啊其实。”

“那个哪里叫还行?后面那段高音差了点。”

黎决……

黎决觉得都是菜,菜到根本不想评价。

——这厮在旁边听着都懒得说话,分分钟觉得自己能睡过去。

直到悠长的二胡声从前奏中钻出。

黎决睁开眼,看向台上。

台上只有个朦胧的人影,导师席那儿的霍斯维听到前奏,目露惊讶:“《浮梦》?”

身着旗袍的女人站在麦架前,她化了比上一次录制时要浓的妆,神色寡淡,却红唇似火。

像极了这首充斥着割裂感的歌。

于注视中,她垂着眼眸,缓缓开口。

像被蝴蝶吸引着,坠入轻纱般的梦中。

神态散漫的歌手将每个字都咬得很轻,但整个感觉却不飘。

——婉转而富有质感,精致得如艺术品。

这好像不是一首歌,是情人之间的呢喃。

那是一个沉浸在梦中的人,她仿佛能看清梦的真相,仿佛又不能,在这种矛盾中只有歌声能表达心中的真意。

她仅剩一场大梦。

于是歌声缱绻温柔,含着浓烈的情意,如酒醇厚。

她希望长久地醉下去,但却不行。

现实像被击碎的玻璃,也像末尾,一瞬终止。

——这是一场梦,如果不愿醒来又偏偏需要清醒,那不如戛然而止,让最后的韵味不至于缓慢至消失无踪。

莫默捏着话筒的手缓缓垂下。

有一瞬的安静。

而后又如梦初醒的人开始鼓掌。

“太会唱了吧,上次唱啥的我怎么一点印象都没有?”

“好像是《雨天》那个,靠,那时候感觉还不是很强烈,这个特征就明显了。”

“早就想说了,《雨天》那个版本上次不就是被她拉回来的吗。”

“这个演唱绝了。”

有讨论在耳边炸开,黎决才意识到自己刚才几乎完全沉浸在了“梦”里。

之前在录音棚是听过几次,但到了真正的现场,尤其是当她将自己变成“浮梦”的一部分时,这一切好像就和之前不一样了。

黎决突然发现,自己对她的评价似乎还是太低了。

推荐阅读指数: ★★★★★安卓客户端阅读苹果客户端阅读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