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宝天降你好薄先生第3章 萧萧

萌宝天降你好薄先生第3章 萧萧

豪门总裁 2021-04-09 17:40:14

萌宝天降你好薄先生第3章 萧萧

萌宝天降你好薄先生第3章 萧萧

分类: 豪门总裁时间: 2021-04-09

四五月,浮阳的雷雨季。

滚滚雷声响了一阵后,几颗豆大的雨点在前,倾盆大雨瓢泼在后,短短几秒钟时间,整座半梦半醒的城市都被“哗哗哗”的大雨声覆盖。

但这些都影响不到平稳行驶在车流中的一辆白色S级AMG奔驰。

雨刷左右不停刮开车玻璃上的雨水,恶劣天气造成了堵车状况,车道上汽车尾灯此起彼伏的亮,不过大奔司机技术非常好,每次启停平稳流畅,没有让坐后座的老板察觉半点不适。

车后座,是一个被挡板隔出的静谧空间。

没有风雨交加的声音,有的只是明亮光线下,那经由节骨分明的修长手指落在键盘上发出的清脆敲击声。

尽管后座坐着两个人。

正在处理公务的男人拥有绝对英俊的五官,他的面部轮廓线条刚毅而棱立,眉如峻峰,唇如薄刃,金属无框眼镜下,是一双能轻易洞穿人心的深邃眼眸。

然而,最吸引人注意的还不是这副出众的皮囊,是那一身久居上位者的强大气势。

薄凉渊。

一个浮阳城人如雷贯耳的名字,他是薄氏集团首席执官,他才而立之年就已经身价百亿,他更是福布斯华人富豪榜前三中最年轻的一位……

他是传奇,江湖里到处都流传着他各种传说,其中有一个就是——他不近女色,却有一个儿子。

也就是说市值千亿的薄氏早早有了一个太子爷!

太子爷这会儿正坐在儿童安全座椅上,他看着车帘半开的窗外,漂亮精致、白皙如瓷的小脸默然,不拥有任何表情。

前面又堵车了,大奔缓缓停下。

暴雨如瀑。

车窗模糊不清,可那鸦羽般的睫毛却突然动了一下,冷漠的表情出现裂缝,他往窗户贴了些过去,“萧萧。”

车内键盘敲击的声音骤然一顿,本来在回邮件的薄凉渊微讶的侧过头,“什么?”

他叫:“千席。”

千席正专注的看着那个单薄的身影,她穿着漂亮的黄裙子,收起了雨伞,跟在其他人身后一起上了公交车。

公交车专属车道并不拥堵,乘客上下车完毕后,很快启动,先一步驶离。

直到看不见车子,千席垂下了眼,过了片刻,又转头看向身旁的爸爸。

他的小脸上照旧面无表情,但薄凉渊从那黑润的眼里看出一分无悲无喜的回应,是在等他说话。

对视了须臾,薄凉渊确定是自己听错,他不甚熟练的缓和下脸色,抬手碰碰他头顶,“到奶奶那要听话,爸爸过两天去接你。”

几秒种后,小扇子似得睫毛动了动,算作应答,然后千席别开头,躲掉了他的触碰。

薄凉渊早已经习惯他这种疏离,也收回手,把注意力放回工作上。

——

云销雨霁。

育才高中门口,乌泱泱的百来号人正往外走。

“妮妮,我面试完了……”

那头惊讶,“啊?你没过?”

萧晨:“呸呸呸,我说的‘完了’是‘结束了’的意思!”

“吓我一跳,我还以为你面试没过。”

萧晨:“……”

“那你什么时候知道过没过?”

萧晨捂额:“三天后……”

萧晨好!无!力啊!

她本来在台上说课答辩试讲的时候一点都不紧张的,刚刚出校门,左右人都在说紧张,怕发挥不够好,有的还哭了,搞得她也有点被感染,就想着打电话给好友,聊一聊缓解下情绪。

结果倒好,对方说了三句话,每一句话都带“没过”!

萧晨觉得自己可以不用紧张了,也不用等面试成绩出来了,回宾馆收拾收拾行李直接回家还能省几天房费……

萧晨回到宾馆,但没收拾行李回家。

虽然出门大暴雨、匆忙间上错公交以及上了车还被挤下来等等出师不利,外加好友句句不离“没过”的乌鸦嘴,是百分之九十九点九剧毒无解的诅咒!

但她,也想为自己早上面试没迟到的那百分之零点一运气再坚持一下……

大不了街头卖艺赚三天房费。

想开了,连着几天看教材写教案没睡好觉的萧晨就不紧张了,抱着枕头在床上一倒,昏天暗地的睡到了华灯初上。

还是被手机铃声吵醒的。

“喂,你好……”萧晨迷迷糊糊的接通手机,听到那边礼貌的把事说完,她清醒到一个鲤鱼打挺坐起身,“今晚吗?哪里见面?”

晚上有点凉,洗漱好的萧晨多穿了件小外套。

等她赶到市中心那家叫WE的酒吧,已经是一个小时后。

就像是一尾小鱼误闯了深海,震耳欲聋的DJ,群魔乱舞的舞池,让人头晕目眩的灯光和乌烟瘴气的气味,都让萧晨胆战心惊。

“萧晨,萧晨!”

东躲西让的萧晨远远听到有人叫她,连忙伸了脖子四下找,然而周围太吵,光线也不好,怎么都看不到喊她的人在哪。

突然有人用力的拽了她一把,一张肥头大耳红光满面的脸凑过来,满嘴酒气,“小妹妹嘿嘿嘿嘿……”

萧晨吓的魂都要从嗓子眼里冒出来了!忙抽回手,慌张的往人少的地方跑。

等角落音乐声小了点,她才拿出手机要打电话。

“萧晨!”

“啊!”惊魂未定的萧晨冷不丁又被吓一跳,手机都差点甩出去,转头才看到是今天一起面试的女生,抽签顺位就在她前一号,好像叫陈潇潇,她这才轻舒了口气。

“你胆子也太小了吧。”陈潇潇笑,拉了她一下,“来来来,就等你了。”

萧晨就跟她熟一点,忍不住好奇的问:“不是说面试成绩三天后才出吗,怎么今晚就能知道了?”

“因为有关系呗~”

他们那桌坐了七八号人,男女人数对半,看到萧晨被人推了来,七嘴八舌的起哄,说她来的太慢了要罚酒,有人直接就拿了酒杯到她面前。

萧晨一脸为难的抬手推拒,“对不起对不起,我不会喝酒……”

“啤酒算什么酒,不是跟开水差不多嘛!”劝酒的是个年轻男人,笑得吊儿郎当,一边想喂她喝酒,一边还伸手想搂她。

萧晨察觉他的意图,立刻缩了下肩膀躲开,拿过面前的酒杯,说了声谢谢就快步走去和陈潇潇坐一起。

她忙低声问陈潇潇刚刚没问完的,“你刚刚说有关系,什么关系啊?”

陈潇潇指了指那个没劝萧晨喝酒成功的男人,也压低了声音,“那个人姓孙,今天省里来的那位重要考官也姓孙,你说是什么关系?”

萧晨没明白,“姓孙……”

不是很正常吗?

陈潇潇看了她一眼,干脆直接说:“这人叫孙路仁,副局孙敬是他叔叔,他对你很感兴趣,只要你今晚把他伺候好了,三天后你的名次就稳了。现在知道了吗?”

萧晨愣住,怔怔的看向她。

可陈潇潇却完全不觉得自己向萧晨说了什么惊世骇俗的话,说完后,照常和身旁的人碰杯说笑,而其他人,也都围着那个孙陆仁聊天敬酒。

萧晨坐不下去了。

她觉得荒唐、不敢置信,还有点害怕。

想了想,萧晨把手里的酒杯放下就站起身,但下一刻,就被大步而来的男人用力压住了肩膀!

她被迫跌回沙发里。

“晨晨要去哪里?”男人凑得特别近。

烟味酒味,还有一言难尽的口臭,让萧晨浑身僵硬,但一想到这人的企图,她更觉得头皮发麻,像是肩上趴了条蛇,冰凉,滑腻,恶心!

“我……”萧晨嗓子有点干,“上个洗手间。”

“正好,我也想去。”孙路仁不怀好意的笑,“我们一起去吧,晨晨。”

推荐阅读指数: ★★★★★安卓客户端阅读苹果客户端阅读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