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树梨花惹相思(殷梨姬晨风)全文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一树梨花惹相思(殷梨姬晨风)全文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一树梨花惹相思(殷梨姬晨风)全文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分类: 古言现言时间: 2019-04-20
阅读器下载

小说介绍

恍惚中,时光停滞,岁月静好。一树梨花惹相思全文免费阅读讲述的是越是和姬晨风相处,殷梨就越是觉得这个人的心机之深沉、手段之毒辣,都不是她一人之力可以斗得过的,可是她不靠自己又可以靠谁,在这个异国里再也没有她的亲人可以任她撒娇耍赖了;想想要不是今天看到这一幕,她怎么会知道姬晨风对她的所有关心都是假的,也罢,她既然守不住自己的心,那么她就尽量隐藏好了。

一树梨花惹相思小说简介

“砰!”
殿门被踢开,记忆中那张英气逼人的脸庞猝不及防的跳入眼帘。殷梨纤瘦的身躯剧烈地颤了颤,她甚至还没来得及思考,就被来人粗暴地抵在了冰冷的墙壁上,背心被坚硬的墙壁撞得生疼。
她疼的皱眉,肩头却被来人修长有力的手狠狠攥住,磁性的嗓音吐出冷漠的话语:“殷梨,我们又见面了!”
男子灼热的气息扑面而来,殷梨避无可避。熟悉的眉眼,熟悉的嗓音,却没有了往日的暖意,取而代之的是彻骨的冷冽。
大邺七皇子姬晨风,如今的大邺帝君,她的七郎,这离别的三百八十一天零七个时辰,每时每刻她都盼着能再看他一眼,哪怕就一眼也好,可现在真的看见了,她却不敢面对他。

一树梨花惹相思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第12章请君入瓮

离宫之中,殷梨端着脸盆倒水,却瞧见从前的另一名婢女小翠跪在冬儿身前,她赶紧一侧身,躲到了廊柱后。
“冬儿姐姐,你就帮帮我吧!”小翠哭着说道。
“不是我不帮你,是我的能力也有限啊!”冬儿一边说,一边迅速瞧了殷梨这边一眼。
殷梨对小翠的记忆颇深,当初小翠喜欢纳兰,有一次还自荐枕席,纳兰大怒,还将她贬到外院做洒扫工作。
小翠哭道:“冬儿姐姐,昨日我在冷宫看到两名侍卫,听他们闲谈说到殿下了,说殿下他……他浑身是伤……恐怕……恐怕撑不了多久了!”
一听到纳兰的惨况,殷梨便乱了方寸,自从那日庆功宴上他伤痕累累被带走已经过去一月有余,他一定是缺医少药受尽折磨,他堂堂南秦太子,都是为了她才……
“什么?殿下他……”冬儿显出一副焦急的样子,似乎现在才想起来小翠还跪着,她作势去扶她:“你怎么还跪着,赶紧起来说话。”
“不!姐姐不答应我,我就不起来。”小翠坚持。
“哎,我怕了你了。你要我怎么帮你?”冬儿道。
小翠这才站了起来,眼角犹有泪痕:“殿下被关在冷宫地牢中,我想带些伤药给他。姐姐如今得宠,只要姐姐帮我拿到王上的贴身玉佩之类,我就能把伤药带进地牢给他……”
“什么!你要我帮你偷王上的玉佩?这可是杀头的罪啊!”冬儿有些犹豫。
“姐姐,你一定要帮我!”小翠作势又要下跪。
“好好好……我想想办法吧,你等我消息。”冬儿道。
殷梨听完两人的话后,自己在心中也思量了一番,决定暗中帮助冬儿取得玉佩,再装作不小心撞倒小翠,顺势从她手上取来玉佩,然后前往冷宫地牢救出纳兰。
三日后,殷梨成功的自小翠身上得到了姬晨风的贴身玉佩,看了眼慌慌张张离去的小翠,转身朝冷宫走去。
在不远处的假山后,冬儿与柳寂也正看着她俩。
“冬儿姑娘果然高明。”柳寂恭维道,“利用爱慕纳兰佑的小翠让殷梨自投罗网,这一着请君入瓮之计真是妙绝。”
“柳大人过奖了。”冬儿笑,“我要是直接给她,她也不会信啊!”
“那我们就接着看好戏吧!”柳寂也笑。
殷梨亦步亦趋的走到了冷宫,果然看见冷宫外站着四名带刀侍卫。这里面应该就是关押纳兰佑的地方了。
殷梨深吸了口气,挎着食盒走了过去。侍卫抽出佩刀,挡在殷梨身前,殷梨将玉佩拿在手里一晃,侍卫便回刀入鞘放她进去了。
纳兰佑双手双脚被铁链锁着蜷缩在殿内角落,一头墨发如枯草般乱蓬蓬的披散着,身上污迹斑斑。听到开门声响,他连头都没抬。
“纳兰……”殷梨鼻子一酸,泪水便涌了出来。
听到熟悉的声音,纳兰佑欣喜的抬头,干裂的嘴唇张了张:“阿梨,你怎么来了?”
殷梨放下食盒,用手抚开遮挡纳兰佑眼睛的乱发:“纳兰,你……你受苦了!”
纳兰佑眸中泪意翻涌,忽地想到了什么,急忙推拒殷梨:“你不该来,你赶紧离开!”
“纳兰,我带了伤药和吃食,你让我看看你的伤……”殷梨道。
“快走!”纳兰佑急切的道,他心中涌动着不详的预感。
“纳兰……”殷梨不解的看着他。
这时,殿门被推开了,六名黑衣人闯了进来,齐齐跪在了纳兰佑面前。
“参见殿下,臣等救驾来迟,请殿下责罚!”
殷梨愕然,纳兰佑的亲卫怎么进来的?
纳兰佑却很冷静,他看着亲卫中领头的人:“你们是怎么进来的?”
这时殿外传来姬晨风冷冽的声音:“给孤围起来,一个都不许逃掉!”

一树梨花惹相思完整章节免费阅读

第13章雷霆震怒

殷梨一惊,姬晨风怎么来了?
“保护殿下冲出去!”领头的亲卫丢下一句,率先拔剑冲了出去。两名亲卫一左一右扶起纳兰佑向殿外走,殷梨紧跟在后,脑子里一团浆糊。
一队侍卫与亲卫打了起来,亲卫武功虽高,却也难敌侍卫人数众多,半个时辰后,亲卫全数被杀死。
姬晨风满面怒气的走近,殷梨急忙挡在纳兰佑身前。
“殷梨!”姬晨风咬牙切齿的瞪着她,冷笑,“计划得挺周密的啊!”
“我……”殷梨一噎,她没有,虽然她也很想救纳兰佑出去,但从大邺皇宫救走一个重伤之人,岂是那么容易的。
“先是利用冬儿盗得孤的玉佩,然后利用小翠联络纳兰佑的亲卫,里应外合杀掉四名守卫。”姬晨风冷笑,“你为了他可算是费尽了心思,可惜还是没有成功。”
“我……”她的确盗了玉佩却不是他想象的那样,她仿佛掉入了一个陷阱之中。对,陷阱,她猛地意识到从她偷听到冬儿和小翠的谈话开始,她就掉入了一张为她精心设计的网中。
“让开!”姬晨风一把抽出佩剑,剑锋直指殷梨,嗜血的眸子却紧盯着她身后的纳兰佑,都是因为这个男人,要不是他,她就不会弃他而去,如今也不会处处与他争锋相对。
“阿梨,别管我!”纳兰佑努力想撑起身体,却因为身体太过虚弱而坐倒在地。
“不!要杀他,先杀我!”殷梨迎着冰冷的剑锋,寸步不让。
姬晨风怒吼:“你别以为孤不敢杀你!”
剑尖触到殷梨纤细的脖颈,瞬间在白皙的肌肤上留下一道浅浅的血痕。
姬晨风眸中喷火,殷梨淡然坚定。
“姬晨风,你疯了吗?你……”纳兰佑惊斥。
“你给我闭嘴!”姬晨风厉声斥责纳兰佑,继而将目光转回殷梨脸上,“你想好了?真的要为他而死。”
殷梨目光坚定的看着他,不语。
“孤再说一遍,让开!”姬晨风握紧了剑柄,冷喝。
“阿梨,你让开,这是我和他之间的事。”纳兰佑的声音虽然虚弱,却异常坚定。
“不!”殷梨眸光温柔,她看了一眼纳兰佑,心道:纳兰,我欠你太多了。
“噗……”姬晨风急怒攻心,一口鲜血猛地自喉头涌出,顺着线条精致的下巴蜿蜒而下。
“王上……”众侍卫惊道。
“七郎……”殷梨惊叫。
姬晨风面色苍白,伸袖一抹嘴角血痕,冷笑:“放心,孤绝不会死在他前头。”
殷梨却惊觉这才是这场请君入瓮大戏的真正用意,上一次在刑场她没能当着姬晨风的面为纳兰殉情,这一次云伽便证明给她看,她云伽是说到做到的人,为达目的就算是亲生儿子的性命也可不顾。
云伽,你生为一个母亲,真的能如此狠心吗?还是和上次一样,殷梨她不敢赌。
“七郎,你要怎么样才肯放过我们?”殷梨知道她现在说这样的话只能进一步刺激姬晨风,但她却不得不说,不得不按照云伽的剧本来。
“除非你们死!”姬晨风心中大恸,喉头腥甜翻涌,他硬是强压了下去。
“好!”一声淡淡的好字出口,殷梨流着泪微笑着撞向姬晨风的剑尖。
姬晨风一惊,急忙收剑,却哪里来得及,锋利的剑刺进了殷梨的胸口。
“阿梨……”姬晨风惊叫一声,伸手去扶殷梨。殷梨却一把将他推开,跌入大惊失色的纳兰佑怀里。
“阿梨……”纳兰佑看着怀中胸口还插着剑的殷梨,悲声道。
殷梨望着纳兰佑:“纳兰,你愿意和我一起死吗?”纳兰,此生能遇见你是我殷梨之幸,却是你之不幸。纳兰,我终究还是对不起你。
纳兰佑流着泪重重点头,看着怀中人满意的昏了过去,看着她虽然看的是他,心中想的却是那个刺她一剑的人,他心如刀割。
“噗……”姬晨风努力压抑的那口血终于还是吐了出来。

小编推荐

曼佗罗花开时谁还能够记起从前,谁应,谁的劫谁又变成了谁的执念。以上就是小编为您带来的一树梨花惹相思(殷梨姬晨风)全文章节免费在线阅读,记得关注哦!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立即阅读广告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