蜜糖予果(唐果莫愁予)免费章节全文阅读
蜜糖予果(唐果莫愁予)免费章节全文阅读

蜜糖予果(唐果莫愁予)免费章节全文阅读

分类: 娱乐圈小说时间: 2019-04-12
阅读器下载

小说介绍

恍惚中,时光停滞,岁月静好。宛如十年前。蜜糖予果精彩章节完整版免费阅读讲述的是唐果失业的第二个月,猴年春节来临。由于是本命年,唐妈在网上为她随手买了礼盒装的红***。纯棉、中腰、平角,土得不能再土。“本命年挂红可以辟邪躲灾,你奶奶迷信这个,让我一定要给你买。”唐果昨天摔了个大马趴,鼻头红红的,有点发肿。这副丑样子,总让她想起海贼王里的小丑巴基。

小说简介

她揪着眉毛,可怜巴巴地讨商量:“妈妈,我可不可以不穿?”唐妈打趣:“穿吧,你最近那么点背,我都想躲你远点。”唐果:“……”大概是她的表情太委屈了,唐妈立刻正色道:“要不……妈给你换个蕾丝***的?……不要。唐果双臂交叉防御在胸前,往旁边一缩,做出惊恐状:“我还是个孩子。”

蜜糖予果精彩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唐果失业的第二个月,猴年春节来临。
由于是本命年,唐妈在网上为她随手买了礼盒装的红***。
纯棉、中腰、平角,土得不能再土。
“本命年挂红可以辟邪躲灾,你奶奶迷信这个,让我一定要给你买。”
唐果昨天摔了个大马趴,鼻头红红的,有点发肿。
这副丑样子,总让她想起海贼王里的小丑巴基。
她揪着眉毛,可怜巴巴地讨商量:“妈妈,我可不可以不穿?”
唐妈打趣:“穿吧,你最近那么点背,我都想躲你远点。”
唐果:“……”
大概是她的表情太委屈了,唐妈立刻正色道:“要不……妈给你换个蕾丝***的?”
……不要。
唐果双臂交叉防御在胸前,往旁边一缩,做出惊恐状:“我还是个孩子。”
唐妈收笑,瞪她一眼:“你什么时候才能成熟一点!”
唐果扁嘴,把手放下,撑在大腿两侧的床沿,微低下头,忍着鼻痛无辜笑:“我觉得我已经挺成熟了呀。”
唐妈立在卧室门边,将她从头到脚打量一遍,用质疑的口吻数落她:“你自己说说,除了生理熟了,你还有哪熟?”
意思忒明显,摆明了是说她心理不成熟。
唐果摸了摸后颈,顶着一头在枕头上滚过一晚的凌乱狗毛,抬眸憨憨一笑:“睡熟了。”
唐爸这边的亲戚基本都在苏州,大年初二晚上要在一起吃团圆饭。
唐果跟随父母匆匆赶到位于金鸡湖的一家以苏帮菜闻名的中餐厅,远远就看见堂姐晓如正站在包厢外打电话。
表情不太对,看样子是没打通。
堂姐拿下手机看了眼,又接着打,瞥见他们从转角走来,微微颔首,打了个招呼。
唐果高考前一直生活在成都,和苏州的堂兄弟姐妹很少打交道,包括眼前这位堂姐在内,关系都一般般。
她略微拘谨地点头,以示回礼。
跟在父母身后跨入包厢,那边电话终于拨通,唐果听见堂姐压低嗓音说:“你人在哪儿?待酒店里别乱跑,我吃过饭就回去……”
唐果眼皮一跳,脚步顿住。
左眼跳财右眼跳灾,她刚跳的是左眼还是……右眼?
呃……冥冥之中,为什么会有一种极度不详的预感啊?
事后证明,往往都是好的不灵坏的灵。
唐奶奶关切地询问完几个堂兄弟姐妹的近况,轮到她时,重点提起红***。
“我让你妈给你买的红***,你记得一定要穿喔。我拿你的生辰八字去找大师算过,你今年啊,生肖支犯太岁,那可是不得了滴。”
唐奶奶祖籍上海,说教起人会不自觉带上一点本帮口音。
转而,她又仔细叮嘱唐妈妈:“什么红手链红腰带啊也给她准备上,再给她车里挂个保平安的吊坠。这事可不能马虎,你是她妈,我顾不上的地方你要替我顾上。”
红手链唐果还能勉强接受,可是红腰带……
唐果不禁悲从中来,迷信的老人家是不会听你讲道理的。
讲完犯太岁,老太太又开始提工作:“什么时候重新找工作?”
唐果微微抬起头,眼睛大大的,一副乖宝的样子:“过完年以后,不急。”
谁知,老太太立马就有话说了,眼神指向她和堂姐晓如:“你说说你们两个啊,结婚结婚不急,工作工作不急,到底什么才急喔?”
吃完这顿饭急……
唐果默默垂泪。
好不容易等来话题终结,末了,却又听老太太用不容置喙的语气说:“明早你们两个和我一起去趟寒山寺,年纪都不小了,一并求求姻缘。”
这下,唐果实在憋不住了,弱弱地说:“奶奶……我还小。”
唐奶奶一个锋利的眼神盯过来:“24了还小!”
唐果:“……小。”
唐奶奶气得转过头去没搭理她。
唐果泪目,她真的觉得自己还小……
临近散场,堂姐晓如忽然叫住她:“果果,你明早开车么?”
唐果一愣:“开,怎么了?”
晓如笑了笑,说:“没什么,我入住的酒店恰巧在你家附近,你看能不能明早顺便捎上我?”
“当然可以啊。”唐果笑容热情,口吻干脆,“一家人不说两家话,别跟我客气。”
晓如保持微笑:“那好,我待会把酒店地址发给你。”
唐果“嗯嗯”点头。
说是待会,接收到她的微信却已是深夜。
一个很有名气的五星级酒店,最便宜的一间客房每晚少说也要消费上千。
唐果知道堂姐当明星经纪赚得多,可也不用都到家门口了还在外面住酒店吧?
不能理解的事那就不要理解,唐果决定关灯睡觉。
翌日一早,唐果开车来到酒店门前。
钥匙交给代客泊车的门童,她独自走进酒店大堂,坐到客座区的沙发等堂姐下楼。
天色尚早,酒店各处都还亮着灯。
周围十分安静,能听见鞋跟踩在大理石地板的哒哒走动声。
她比约定的时间早到十分钟,随手点开手机看新闻,过了片刻,毫无防备地,有人站她身后把手搭在她肩膀。
她懵懵回头,堂姐晓如低头冲她笑:“什么时候到的?”
唐果立刻起身,转过来面向她:“刚到。”
答话时,她不经意地注意到,立在她们不远处的一个人。
对方穿着加厚的黑色皮夹克、深色休闲裤和休闲鞋,戴着黑灰蓝三色相间的针织帽。很年轻很年轻,青春又时尚。
只可惜看不见脸,被黑超和竖起来的皮夹克领子遮住了。
唐果觉得他有点眼熟,可又不大好意思盯着他看。
不过奇怪的是,对方却一直光明正大地望向她们这边。
唐果回头张望。
咦……没人啊,他在看谁?
晓如顺着她的视线扭头一瞧,极其自然地笑道:“给你介绍一下,我助理。春节和我一起工作回不了家就算了,总不能我休息的时候还不让他休息吧。他想跟着参观一下寒山寺,我就带他参观咯。”
……哦。
唐果没说话,真的是越看越眼熟啊。
可是,在哪里见过呢?亦或者说,他们认识么?
唐果不确定,不确定的事她也不太好意思开口问。
晓如领她朝对方走过去的时候,她非常礼貌地微笑点头致意。
可对方好像并没有什么反应,下巴藏在领口里,微阖着眼,早早转了身。
好高啊,这是唐果走近他后的唯一想法。
她其实也不算矮了,可是走在他身后却莫名有种无形的压迫感。
酒店是两翼旋转门,唐果像个小尾巴亦步亦趋地走在最后。
玻璃门旋转的速度特别慢,前面的人调整步伐,忽然停下。
砰——
唐果额头结结实实地撞上一面凉而光滑的人墙。
皮夹克,是堂姐助理的皮夹克。
呃……这下,更觉得他高了。
唐果摸了摸额头,迅速后退。
前面的人,头颅微动,向后摆了摆。
帽遮额,镜遮眼,鼻梁高挺。
人家只是做出一个被撞后的反应,并没回头看她,可唐果还是很不好意思地主动道歉:“……对不起啊。”
对方只字未言,双手抄着上衣兜,脚步迈开。
好高冷,好尴尬。
唐果愣在原地,眨了眨眼。
像她这种正交霉运的人,从来没有好尴尬,只有更尴尬。不过一刻钟的工夫,她就又遭遇到更尴尬的状况。
她是在家吃过早饭出来的,可晓如却还没吃,原因是起晚了。
反正还有时间,唐果开车带他们去吃早点。
苏州早点还是很有特色的,唐果搬来苏州差不多也有七八年,该了解的基本都了解到,该品尝的也几乎都尝过嘴。
来者是客嘛,唐果一边观察路况一边轻快地问:“帅哥,你是哪里人啊?”
他真的好奇怪哦,大清早戴墨镜不说,坐进车里也不摘,一直微低着头,闷声不响的。她第二次主动和他说话,他还是闷声不响。
唐果扫了眼后视镜,他独自坐在后排,双手抄兜,浑身散发着生人勿近的气息。
“呃……我没别的意思,就是想说,你能吃甜食么?不能就早点说哈,因为吧,苏州的本地餐馆口味都偏甜。”
还是……不理她。
副驾上的晓如是时候地缓解气氛,笑了笑,说:“没事,他老家成都的,能吃辣,不过他本人倒是挺爱吃甜。果果,你之前也生活在成都,这么说来你们还算是老乡呢。”
唐果一震,成都人,会不会真的认识啊?
好想好想问他名字,可鉴于频繁冷场,越发张不开嘴。
“是哦……”唐果傻笑两声,“真是太巧了。”
说这话的时候,她刚巧抬了抬眉,视线接触到头顶的后视镜。
身后的人不知何时抬头目视前方,隔着黑超镜片,她隐约觉得他好像在看她。
错觉吧?
呃……一定是,一定是的。
晓如工作忙,一年到头很少留苏州。许久未归,她很是怀念生煎的味道。
唐果轻车熟路地前往附近一家早点铺,笑眯眯地看了眼后视镜:“哑巴和大阿二的生煎都不错,上皮薄,底壳脆,汤汁鲜,肉馅多。在苏州吃生煎啊,还是得去老字号,地道。”
唐果都要被自己感动了,上哪儿找她这么热情又不计前嫌的东道主啊。何况,他还只是堂姐的助理,又不是什么客户啊领导啊的。
原以为又要冷场,意外的事却出现了。
他竟然回、话、了!
比之更意外的,是他的语气,冰块一般,冷冷的,仿佛窗外的寒风猝然灌进车内——
“你还挺了解。”
唐果微微睁大眼睛。
副驾上,晓如也情不自禁地倒吸了口车内暖气。
他们家予宝今天……不大对劲呐!

蜜糖予果热门章节完整版免费阅读

单看身形轮廓就已觉眼熟,此刻又听到他讲话的声音,唐果震惊了!!!
当然,并不只是因为他口气不太好,最重要的原因是,这声音沉磁悦耳,自带低音炮,极具辨识度。
呃,像极了某个……她认识的人。
唐果小心翼翼地掀了掀眼角,再一次扫向后视镜。
不看还好,一看吓一跳……
如果不是正开着车,她真的好想对着自己脑门狠狠拍一掌。
怎么就……怎么就没在第一时间认出他呢?
哪里是什么助理呀!
她好像从来不曾打听过堂姐的工作情况,她从事于哪家经纪公司、旗下带有哪些艺人……她都一概不知。
脑子嗡嗡的,唐果握紧方向盘,努力集中精神。
无法相信他就坐在自己车里,更无法相信,墨镜后的那双眼睛似乎真的在沉默地凝望她。
车厢内,一时陷入诡异的气氛中。
晓如忽然指向路边,适时打破尴尬局面:“果果,到了。”
唐果一愣,飞速一瞥,哑巴生煎红底黄字的店面招牌十分显眼。
临顿路上竖贯大小桥梁,唐果驱车开过菉葭桥,桥头对面就是哑巴生煎。
把车停在河岸石栏边,唐果手按在安全带上迟迟未解,眼睛看向晓如,提出建议:“姐,我看我们还是买来带回车上吃好了。”
脖子是转过来的,因此,眼角余光便轻易察觉到某人的视线。
那种他在注视她的感觉越发强烈。
唐果心率有点失衡,头皮开始发麻,神情略显古怪,落在晓如眼里,非常简单地就能判断出,她俨然已经猜到了点什么。
今天的行程是个意外,本就没指望能瞒天过海,她装糊涂,晓如自然也不说破,很爽快地解下安全带,打开车门。
“我也这么想的。走,咱俩排队去。”
她下车下得太利索,而唐果却还坐在车里没有动。
嘭地一声,副驾车门反手带上,唐果如梦初醒,急急忙忙也要下去。
左手刚触及门把手,后排的人突然又一次开口:“我没什么胃口,不用给我带。”
和上回莫名的冰冷不同,这次的声音凉淡如水,已听不出一丝情绪。
唐果动作僵着,犹豫了一下,嗓音极轻,中间出现一秒停顿:“早餐……多少吃点吧。”
等了等,无知无觉中,渐渐握紧门把手,一颗心轻轻提上来。
尴尬,又陌生。这是她此刻唯一的心情。
“不用,谢谢。”简单又味寡的一句。
唐果轻吸口气:“……好吧。”
直到下车后,这口气才算慢慢吐尽。
她一脸血地仰头望了望天。
时隔多年,和已是当红明星的早恋对象意外重逢,是倒霉呢,还是倒霉呢……
唉,她果然霉运当头呢。
哑巴生煎的生意好到爆,长龙一路排出店外。
晓如向唐果招了招手。
唐果走上前,望了眼这一小会工夫就又在晓如身后排上队的几位顾客,没好意思插.入,规规矩矩地站在队伍之外、晓如身侧。
晓如笑着问:“干什么呢,这么慢。”
唐果惊觉堂姐笑容里暗含深意,忽然有点紧张,忙把话带到,奈何一张口就打了磕巴儿:“他……他说,胃口不好,早餐不吃了。”
“胃口不好?我还心情不好。”堂姐立刻皱眉,旁若无人地低声发起牢骚,“就没一天让我省心。”
唐果默默垂着脑袋,有个问题在心里不断研磨,想问,却又张不开嘴,纠结得脚趾头都弓紧了。
“果果。”晓如突然喊她。
她一愣,蓦然抬眸,眼神既乖又纯净:“……嗯?”
这下换成晓如怔愣。
毫无疑问,她这个与她关系不咸不淡的堂妹的确是个萌萌哒小美人,回回被她懵懵地望着,她一个年过三十的女人都心头柔软,毫无招架之力。
晓如当即软声道:“你在这儿排队,我去附近看看哪儿有便利店。”
她在北京待得久,开口闭口都是地道的儿话音。
唐果疑惑地眨了眨眼,说:“是要买什么吗?我去吧,这附近我熟。”
话一出口,顿觉唐突。
堂姐是土生土长的苏州人,大伯父家就住在博物馆周边的一个小区里,比她这个半路归吴的外来客能陌生到哪里去?
况且,大家又都是行动力健全的成年人,根本轮不到她瞎操心啊……
唐果有点囧。
队伍龟速前进,她和晓如都已从门外进到店里。
晓如笑容明媚:“那就麻烦你了,买两个奶黄包就行了。”
奶黄包?!
唐果眼睛又睁大了。
晓如问:“有问题?”
“呃……没有,我马上去。”
唐果转身走出店外。
寒风袭来,她瑟缩了一下,拢了拢羊绒围巾。
她能想起的距离最近的便利店,走路过去大概需要七八分钟。
唐果站在台阶上,下意识望向停车区域,由于角度引起的反光,透过车窗,什么也看不见。
怕被发现,她匆匆忙忙把头低下。
这种感觉实在太要命,像做贼一样。
手抄在棉服的口袋里,她闷着头,经过车前也不敢看。
直接从不远处的巷子抄小路走,因为冷,所以走路速度比平常快。
到了便利店,刚接过店员手里的袋子,就听到站在柜台里的另一名店员热情迎客:“欢迎光临。”
没有声音,恰逢唐果转身,鼻尖一下就蹭到对方的……肩膀。
凉凉的,滑滑的,以及一丝淡淡的、略带熟悉的馥奇香调。
唐果连忙倒退,后背磕在收银台,好在冬天穿得厚,不疼。
其实,单凭水平视线就已能判断出是谁,那件黑皮夹克设计得很有型,而且领子还是人为立起来的。就算再巧,一天之内也不会这么快就遇见与他撞衫的人吧?
可想归想,唐果还是不敢置信。
她微微抬高视线,然后,呃……整个人呆若木鸡。
针织帽还在,戴了黑色的口罩,但,黑超摘了。
大学舍友当中,有一位是他的资深迷妹,总是在她们耳边“予宝、予宝”地不停念叨,说她家予宝一双电眼宛若自带美瞳,年仅十七岁就在歌手选秀中迷倒众生。
舍友与他同岁,他参加比赛那会儿,她也正读高二。
她说,五进三决赛时,那首原创歌曲《糖果心》,简直是当年最佳情歌,不光曲美词甜,他眼睛里居然有光,十八都不到的少年抱着吉他坐在舞台上,硬生生把她看迷了眼、听迷了心。
什么叫“一见杨过误终身”,室友强调强调再强调,遇见予宝,她可算体会到了。
此时此刻,唐果看着眼前这双漆黑眼瞳,脑海中不断滚动着那些听了无数遍的溢美之词,呼吸变得很慢很慢。
冬天大家都捂得紧,他这样的全副武装不算特殊。但对于明星而言,真不能算作严实。粉丝们个个火眼金睛,识别偶像的能力出众超群。
猛然间,唐果想起什么,忙转头急急对店员解释:“我们一起的!”
怕他出声回应,怕他被人认出。他声音的辨识度太高,再加上一双眼睛露在外,危险系数直线上升。
脱口而出后,唐果才懊恼发觉,自己有些……替古人担忧。
关她什么事呢?就算他被追拍、被围堵,也和她没有半毛钱关系吧?
唐果轻咬嘴唇,突然就不太敢看他。
正忸怩着,他从架子上拿了盒口香糖放到收银台。
刷卡,结账,两名女店员的眼睛就没从他脸上移开过,好在收银台前的另两名顾客是年纪稍长的叔叔阿姨辈,注意力投放在别处。
唐果站他身边,一颗心揪着。
他拾起口香糖的小铁盒,随手放进衣兜,转身,与她微仰的视线相遇。
唐果躲闪不及,心跳一快,肩膀还僵着,他却并未停留目光,宛如陌生人般,径直离开。
胸口怦怦怦,唐果做了个深呼吸,拎着两个袋子,低头跟上。
便利店的玻璃门自动划开,寒冷汹涌而至。
她看了眼手上热腾腾的奶黄包,鼓起勇气快步追上,与他并肩时,伸长手臂,将其中一个袋子递给他。
“给你。”
他戴上墨镜,头微微低着,侧着眼看她,下巴又一次藏在领子里,除了鼻梁,其他五官都看不见。
就是这样才糟糕,心底的紧张一丝一缕地蔓延,可是……突然把头撇开会不会显得很没礼貌呢?
头疼啊头疼。唐果只好一鼓作气,睁着大眼睛,友好地笑了笑:“我姐让我给你买的。”
嘴边呼出的白雾很快被吹散。
沉默。
只有冬日早晨凛冽的寒风在耳边呼啸。
没戴手套,手冻得快要失去知觉,唐果笑容有点垮掉,面容讪讪:“……我装包里保保温,你回车上再吃吧。”
边说边低头,准备拉开单肩背着的托特包拉链。
手里的袋子被夺去,唐果怔了一怔,抬眸。
也不知他皮夹克的口袋究竟有多深,居然就这样直接塞了***。
双手都抄在口袋里,他看她一眼:“谢了。”
说完,就迈着长腿走到前面去了。
唐果眨了眨眼,另只手的无名指上还勾着另一个袋子,袋子里只装了一个奶黄包,是她嘴馋,买给自己吃的。
她爱吃奶黄包,以前念书的时候,爸妈工作忙,无暇顾及她三餐,两个奶黄包加一杯豆浆,就是她每日的早餐。一年三百六十五天,从没吃腻过。
可是有人却看不惯,高一和她同桌时,有一天,突然扔了一个保鲜袋给她,袋子里装的是像花朵一样漂亮的水晶奶黄包,如同手工艺术品,比她在便利店里常买的普通奶黄包好看N倍,而且,看着就很好吃。
她刚咬一口自带的奶黄包,唇上还沾着馅料颗粒,完全不能领会他的用意。
他侧身坐着,背靠墙壁,挑眉笑看着她:“谁都要像你这么一根筋,那得错失多少口福。”顿了顿,下巴抬了抬,“给你改善一下伙食,吃吧。”
这一改善,就一直改善到学期结束。
他奶奶是广东人,粤式茶楼中的小点心几乎都会做,他奶奶做什么,他就给她带什么,每天都不重样。可是轮了一圈后,她还是最爱奶黄包。就连与之相似的流沙包都未能抢占她心头一席之地。
为此,他信手拈来一句歇后语埋汰她,说她是小媳妇讨饭,死心眼儿。
后来两人在一起,他继续给她带奶黄包。
彼时早就已经不是同桌了,他站在她座位旁,垂眸俯视她:“我奶奶今天早上问,小媳妇对她的手艺还满意吗?”
正在喝水的她硬生生被呛住,咳得上气不接下气。
……
莫愁予。
唐果望着前方清隽挺拔的背影,若说心中没有任何异样那是不可能的。
亿万迷妹心目中的优质偶像,不仅是她的初恋,而且当初……还是她把他给甩了……
这些年每每想起,都感到万般不可思议。
而这种感觉,此刻尤甚。

小编点评

曼佗罗花开时谁还能够记起从前,谁应,谁的劫谁又变成了谁的执念。以上就是小编为您带来的蜜糖予果(唐果莫愁予)免费章节全文阅读,记得关注哦!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立即阅读广告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