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非要倒贴我娱乐圈(解南枝钟寒)最新更新章节在线阅读
总裁非要倒贴我娱乐圈(解南枝钟寒)最新更新章节在线阅读

总裁非要倒贴我娱乐圈(解南枝钟寒)最新更新章节在线阅读

分类: 娱乐圈小说时间: 2019-03-27
阅读器下载

小说介绍

任他凡事清浊,为你一笑间轮回甘堕。 《总裁非要倒贴我娱乐圈》小说可以试读了,妙笔生花的作家鱼木樨勾勒出一幅幅动人的画卷,精彩的描述了如果时间能够倒流,解南枝绝对不会让昨晚的自己和钟寒拼酒!接近中午的阳光从浅金色的窗帘缝隙溜进房间,一路爬上正在熟睡的男人脸上。男人皮肤光洁白皙,鼻梁挺直,漆黑的睫毛如同鸦羽,随着清浅的呼吸轻轻颤动了几下,缓缓睁开了双眼。阳光白花花的刺眼,解南枝下意识抬起胳膊遮住眼睛,大脑里昏昏沉沉的,带着一阵阵钝痛,这是解南枝再熟悉不过的感觉,每次宿醉醒来必定经历一番,不过让他感到遗憾的是,就算这种痛苦经历了接近四年,也没让他生出半点抵抗力。

小说简介

口干舌燥,解南枝发出一声要死不活的低吟,想要坐起来倒杯水,一动,却发现有什么正压在自己腰上,沉沉的。解南枝掀开被子——一条胳膊?解南枝的视线顺着胳膊朝身边移去,下一秒,一张眼窝深邃五官立体的睡脸就出现在他眼前。“卧槽!”解南枝下意识抬脚朝身边的男人狠狠踹去。看似气势十足的一脚,实际却没有丝毫杀伤力,解南枝刚一抬腿,腰部往下大腿往上的某个私密部位就传来一阵抗议的酸痛,疼得他倒抽一口凉气,下一秒,踹人的脚就被一双干燥的大手攥住了。

总裁非要倒贴我娱乐圈免费章节全文阅读

“轰隆——”又是一声闷雷,粗壮的电蟒从云间一路奔下,霎时照亮了半边天空,暴雨伴随着电闪雷鸣倾盆而下。
解南枝一怔,而后艰难地从床上爬起来,趿着拖鞋摇摇晃晃去开门。
由于天色过暗,楼道的感应灯都被开启了,解南枝一打开门就看见一个高大的身影逆光站在感应灯下。
隔着一道门,走廊的亮度和黑漆漆的室内形成鲜明对比,有那么一瞬间,解南枝不甚清明的大脑里甚至有种自己是生活在黑暗中的恶魔,第一次看见光的错觉。
不过这种错觉在他看清来人后彻底烟消云散,如果非要这么形容的话,他觉得肯定是钟寒更适合“恶魔”这个角色。
“为什么不接电话?”钟寒的声音听起来有些急促。
“睡着了。”解南枝歪着头:“你怎么知道我住这里?”
钟寒没吭声,上前一步。
解南枝脑中警铃大作,抬手就想关门,不过即使在平时他都敌不过钟寒,更别说现在浑身发软的时候了,钟寒一把抓住他的手腕,不费吹灰之力就从门外挤了进来。
“砰”地一声,房门关闭,房间重新陷入昏暗。
解南枝挣扎了几下:“放开我!你这是非法侵入住宅!”
“你……”钟寒抬起另一只手,解南枝条件反射地闭上眼一缩,下一秒一个凉凉的手掌就撩起他的额发贴在他滚烫的额头上。
“你发烧了。”钟寒的声音好像隔着水流,闷闷的:“现在感觉怎么样?”
解南枝睁开眼,唔了一声:“好像的确有点晕,浑身都疼。”
“你昨天回来难道没自己清理上药吗?”
解南枝不明所以:“什么清理上药?”
钟寒居高临下地看着他,悠悠吐出两个字:“***。”
解南枝:“!!!”
“当,当然有!”解南枝心虚地移开视线:“这点常识我还是有的。”
实际上昨天他回家就睡着了,而那些钟寒留在他身体里的东西他只是在宾馆的浴室简单冲了冲……
解南枝没有做零号的经验,只隐约记得好像有谁跟他说过那玩意留在身体里会对身体有影响,所以自己今天发烧,不会就是那个东西害的吧?
一阵微风从解南枝头顶掠过,他好像听见钟寒叹了口气,接着身体一轻就被对方打横抱起。
“你干嘛?!”解南枝又惊又晕地抓住钟寒手臂,感觉就像抓住了一块石头。
“抱你***休息,既然发烧了就老实点。”钟寒说着便迈腿朝屋里走去。
“等一下!”没走几步钟寒就被解南枝掐了一下:“那边是厨房,卧室在这边。”
钟寒脚步一顿,拐了个弯,抱着解南枝进了卧室,把他轻轻放在床上:“饿吗?想不想吃东西?”
虽然解南枝从昨天到现在什么都没吃,但现在还是没有半点饥饿的感觉,于是摇头:“没胃口。”
钟寒打开灯,房间里终于有了亮光。
钟寒回头看他,略嫌弃地蹙起眉:“难怪我刚才抱你的时候闻着那么臭,你就这样睡了一天?”
解南枝这才想起昨天从回来到现在都没换过衣服,身上烟酒味混合着特殊的腥膻味,确实难闻。
他面色一窘,扯着公鸭嗓子呛声道:“要你管!”
一点气势都没有。
钟寒的眼睛危险地眯了眯,解南枝立马怂作一团,缩进被子不出声了。
“我去给你弄点吃的。”钟寒说完就挽着袖子进了厨房,十几分钟后端着杯温水和一个小瓷碗回来了,他把水递给解南枝:“先喝点水。”
解南枝接过水杯嘬了一口,就像久旱逢甘霖,温热的水流正好缓解了他喉咙的干疼,终于***了些:“碗里是什么?”
“藕粉。”钟寒说:“我在你家唯一找到并且没过期的只有这个。”
解南枝尴尬地摸了摸鼻子。
“体温计有吗?”钟寒问。
解南枝摇摇头。
“退烧药或消炎药呢?”钟寒又问。
解南枝还是摇头。
“好吧,我去给你买点药,你换身干净衣服再睡。”钟寒说着把碗放在床头柜上,朝解南枝伸出一只手。
解南枝愣了两秒:“钱包在沙发上。”
“我要钥匙。”
“哦,好像也在沙发上。”
“把藕粉吃了。”钟寒转身走进客厅,一阵悉悉索索后,开门、关门,屋子里又恢复了宁静。
解南枝坐起来想了想,还是走进浴室冲了个澡,又换了身睡衣,才重新爬***,捧着碗开始一勺勺吃藕粉。
他发烧嘴里淡得发苦,基本吃不出来什么味道,只能单纯地重复张嘴,吃***,咽下去这三个动作。
窗外的天还是阴沉沉的,暴雨下了这么久一点要停的迹象都没有,雨点打在落地窗上,留下一道道蜿蜒的水渍。
解南枝突然想,自己刚才是不是应该叫钟寒拿把伞,药店离这有点远,这么大的雨,来来回回非得把他淋成落汤鸡不可。
就在解南枝胡思乱想的时候,客厅传来开门声,解南枝的精神立马又变得紧张起来,放下空碗正襟危坐。
果然,钟寒再回来的时候被淋了个通透,薄薄的衣料被雨水打湿,紧紧贴在他身上,勾勒出肌肉坚实的线条,最后汇集在衣摆,滴滴答答湿了一路。
“我的地板!”解南枝哀嚎。
“抱歉。”钟寒说着,提着装药的塑料袋闪身进了浴室。
不一会儿他就从浴室出来了。
解南枝一看,差点没喷出一口老血:“你干嘛不穿衣服?!”
钟寒“坦坦蛋蛋”地走到他身边,把药一一从塑料袋里拿出来,放在床头柜上,理直气壮:“因为我衣服都湿透了。”
“那你也可以围个浴巾再出来啊!”解南枝只看了一眼就迅速移开了目光:“算了,你淋了雨,还是先去洗个澡吧,别感冒了……浴室的置物架上有干净浴袍。”
“嗯。”钟寒应着,手上动作却不停,他拆开体温计包装,安上电池对着解南枝额头点了一下:“三十七度九,不算严重,一会儿把药吃了。”
“哦,哦……”解南枝不敢回头看他,只能别扭地应了一声。
钟寒转身进了浴室。
身旁的压迫感终于消失,解南枝大大松了口气。
不管什么时候看,解南枝都不得不承认钟寒的身材很有料,自己作为一个模特,算是穿衣显瘦脱衣有肉的典型了,但和钟寒比,还是会输给他浑身上下散发出的浓浓雄性荷尔蒙气息,而且就刚才匆匆扫过的一眼看来,他那里也很大……
解南枝觉得自己的脸有点烧。
呸!自己不会真的成零号了吧!
正想着,刚进浴室的钟寒又探出头:“你洗澡了?”
“嗯。”
“你知不知道你在发烧?”
“是你说我太臭我才洗的。”
“那我说我想操|你,你现在给操吗?”
“自己玩蛋去吧你!”解南枝朝他竖了根中指,气呼呼地钻进了被子。
钟寒用毛巾擦着短到几乎露出青色头皮的发茬走出来的时候,解南枝正把整个人都埋在被子里,只露出一双眼睛和两个鼻孔对着他。
钟寒走到床边,拿起那只消炎软膏:“转身趴好,我给你上药。”
解南枝虎躯一震:“不用麻烦你了,我自己能行。”
钟寒二话不说,掀开被子压着他翻了个身。
解南枝惊慌失措地开始挣扎:“卧槽你干嘛,我说了自己能来。”
他可没忘记在对方把他压在身下前才刚说了想操他这种危险的话。
钟寒一手捏着他手腕,一手去扯他睡裤。
发烧让解南枝挣扎了几下就感到一阵头晕眼花,紧接着他就感到***一凉。
解南枝又羞又恼又委屈,刚才钟寒冒着大雨去给他买药还让他着实感动了一把,可他差点忘了,自己会成这样还不是拜对方所赐!
想到这里,解南枝就忍不住红着眼大骂道:“钟寒你这个禽兽!混蛋!!!我他妈都病成这样了你还用强的,你要是真那么想弄死我,干脆去厨房拿把刀直接给我两刀让我死个痛快!”
“我说了是给你上药。”钟寒抓着他的手加重了力道,沉声道:“不过你要是再敢动一下,我就真的现在就操|你。”
解南枝:“……那你轻点。”
还好说上药就只是上药,钟寒动作很轻,对于解南枝来说却不啻于一场酷刑,身体从头到尾都紧绷得像根上满弦发条。
上完药,钟寒替他理好睡衣盖好被子:“退烧药吃了吗?”
解南枝虚脱地点点头。
“那就睡会儿吧。”钟寒在床边坐下,用手有一下没一下地梳理着解南枝的头发。
这种感觉相当惬意,钟寒的手指凉凉的,也很***,再加上身体的疲惫和感冒药中的安定成份,解南枝很快便昏昏欲睡起来。
迷迷糊糊间,他好像听见钟寒轻声说了句对不起。
那种人怎么可能对自己说对不起呢,解南枝在心里嗤笑一声,最终坠入了睡眠的深渊。
解南枝再次醒来的时候,觉得精神好了很多,头不昏,身体也没那么疼了。
暴雨似乎已经停了,窗帘被拉着,不过从缝隙还是能看见外面漆黑一片,也许已经是半夜了。
卧室门还开着,钟寒不在身边。
解南枝试着小声喊了几句,没有回应。
他挠了挠头,难道之前都是自己在做梦?
目光落在床头柜上,退烧药、消炎药都整齐地摆在上面,水杯下还压着一张纸条,上面的两行行楷写得很漂亮,完全不像医院医生那样龙飞凤舞——“我先回去了,按时吃药,我把我的号码存进你通讯录里了,有事就给我打电话。”
哦,原来不是做梦。
解南枝把那张纸团成一坨,刚想扔进垃圾桶,顿了顿,然后拉开床头柜抽屉把纸团扔了***,又拿起手机打开通讯录,翻到“Z”那栏,没有钟寒的名字。
解南枝皱了皱眉,手指又往上滑了一下,然后在“L”那栏看见了一个新号码,就是之前那七个未接来电,姓名那里赫然写着两个大字——
“老公”!

总裁非要倒贴我娱乐圈热门章节完整版阅读

解南枝抬手在姓名那栏啪啪啪一通编辑后,心满意足地按下了“保存”键。
昨天睡了一天,今天又睡了大半天,身体稍康复的解南枝觉得此刻自己异常精神,而随着他的退烧,饥饿感也重新归来,在肚子发出“咕”地一连串抗议后,解南枝下床朝厨房走去。
凌晨三点,外卖是不可能还有的,藕粉解南枝也不想吃,不过他记得冰箱里好像还有几罐啤酒,不知道现在喝酒能不能抵饿。
打开冰箱后,解南枝突然感到心情十分复杂,冰箱里塞得满满当当,牛奶、草莓、香蕉、胡萝卜……都快可以开果蔬超市了,唯独没有啤酒。
解南枝郁闷地掰下一根香蕉,剥皮塞进嘴里,余光扫到料理台的时候愣了一下。
一个银色保温桶端端正正摆在空荡荡的料理台上。
解南枝在餐桌旁坐下,面前的香菇鸡丝粥还冒着热气,散发出浓郁的香味,煮的恰到好处、洁白粘稠的米粒在灯光下仿佛闪着光,连其中褪色的小葱都无法掩盖它从内而外散发出的独属于食物的神性光辉。
肚子又“咕咕”地发出好几声催促,解南枝才吞了口唾沫,拿起勺子小心翼翼地舀了一***放进嘴里。
好吃!
大米的黏糯和香菇鸡肉的鲜香完美地糅合在一起,瞬间充满了解南枝的口腔。
解南枝不可思议地瞪大了眼睛,要不是看见厨房用剩的米和香菇,他几乎不敢相信钟寒那个面瘫能煮出这么好喝的粥。
他试着想了下钟寒围着围裙一手拿锅铲一手拿锅盖在厨房忙碌的样子,瞬间打了个激灵——太吓人了!
风卷残云般吃完满满一保温桶的粥,解南枝心满意足地躺在沙发上晒肚皮。
嗯,虽然自己生病是钟寒的锅,不过看在他既冒雨去给自己买药,又给自己做了饭买了水果的份上,解南枝觉得基本已经能原谅他了,谁让自己有个比大海还广阔的胸襟呢,也许下次再见心情好的话还能朝他道个谢。
……
第二天要拍的是一款名叫“咕咕茶”的茶饮料广告,主角是当红偶像歌手傅安言,很爽朗的一个大男孩,笑的时候脸颊边会出现两个浅浅的酒窝,阳光一样灿烂。
而解南枝的任务不过是跟在一群年轻人中间跳来跳去给傅安言当背景板,期间冒头喜笑颜开地扔给他一瓶“咕咕茶”。
解南枝16岁作为平面模特出道,到今年24岁,8年的时间,大大小小的广告拍了无数,这次的对他来说也不过是个小case。
提前十分钟到达三号摄影棚,解南枝自觉地走进化妆间,化妆间里挤了男男女女好几个小模特,看起来年龄都不大,满脸的胶原蛋白,朝气蓬勃,这让每天得过且过的解南枝不禁感到自己好像瞬间晋升成了中年大叔,处处透露着不和谐。
没多久化妆间的门被推开,一个穿着酒红色职业套装,披着一头***浪长发,画着精致妆容的***。
小模特们一见***进门就开始挨个主动打招呼。
“孟姐。”
“孟姐。”
……
孟姐点点头,走到解南枝面前,把他左右端详了一番:“今天看起来状态还不错嘛,就是嘴唇有点发白。”
解南枝懒散地靠在墙上:“在家睡了两天,状态再不好那就废了。”
孟姐莞尔一笑:“真难得能听见你说在家睡。”
解南枝耸耸肩。
孟姐又扭头对那群小模特说:“这位是解南枝,已经在S&M签了八年约,实实在在的前辈。”
于是小模特们又开始异口同声地朝解南枝问好:“解哥。”
解南枝苦笑道:“什么前辈,您就别在新人面前寒碜我了行不行?”
孟姐刚想开口,化妆师就冒出来礼貌地打断了两人的谈话,该化妆了。
解南枝坐在化妆镜前,看着镜中的自己,黑色的短发打理得十分清爽,巴掌脸,高鼻梁,桃花眼含笑,左看右看都是一样帅得惨绝人寰,身后那些小模特哪能和自己比,刚才萌生出的一丢丢自卑瞬间被抛到了九霄云外。
化妆师妹子拿着化妆刷在他脸上折腾来折腾去,上粉底的时候还忍不住夸道:“小解哥皮肤真好,平时一定下了大功夫护理吧?”
解南枝嘴角一勾:“如果天天熬夜喝酒算是护理的话,那应该是下了挺大功夫。”
说完还冲妹子抛了个媚眼。
化妆师妹子扑粉的手一抖,心跳立马停了半拍,脸上霎时浮出两朵红霞,嗫嚅道:“那,那还真是让人羡慕呢。”
解南枝满意地收回视线,沾沾自喜:看吧,一个媚眼就俘获了一颗少女心,自己果然是魅力无限,中年危机什么的,根本不存在!
之后是广告拍摄。
傅安言要在镜头前跳一段街舞,解南枝和其他模特在他身后起哄,舞蹈完毕,解南枝将“咕咕茶”扔给他,然后他会接住拧开喝一口,然后露出一种跟喝了琼浆玉露一样的既欣喜又满足的表情。
不过也许是因为解南枝大病初愈,胳膊还有点软,扔饮料的时候差了些力度,于是那瓶饮料在众目睽睽之下落在傅安言脚边,“啪”地一声炸开,喷了对方一裤子。
现场顿时一片鸦雀无声。
“Cut!”导演喊了卡:“小傅先去换身衣服吧。”
傅安言的助理连忙拿着毛巾迎了上去,解南枝走到他面前,抱歉道:“是我手抖了,你没事吧?”
傅安言微微一笑:“没关系,只是裤脚和鞋子湿了。”
解南枝也歉意地笑笑:“真的很抱歉。”
傅安言换过衣服,广告继续拍摄,这次解南枝没再出差错,拍摄进行得格外顺利,等广告拍完,也不过刚过午饭时间。
下午就没他的事了,解南枝在化妆间一边卸妆一边思考待会儿去吃什么,走出化妆间却看见傅安言笑眯眯地站在门口。
解南枝愣了一下:“有事?”
“我在等你啊小解哥。”傅安言笑的更灿烂了:“我们一起去吃饭吧?”
解南枝眨眨眼,自己今天好像是第一次和傅安言“近距离接触”,为什么他对自己却熟络得像老朋友一样?
“你下午不是还要继续拍摄吗?”解南枝问。
“是啊,不过在附近吃顿饭的时间还是有的,走吧,我请客。”傅安言说着就拉住他胳膊往外走。
最后解南枝还是被傅安言半强迫地带去了饭店。
“你说你是我的粉丝?”解南枝看着对面不停往下摘口罩、帽子、墨镜等伪装的傅安言问。
就自己现在这德行,居然是当红小鲜肉的偶像,解南枝还真是觉得不可思议,难道是因为今天把饮料弄到他身上,他想报复整蛊自己才这样说的?
“是呀!”傅安言圆圆的鹿眼中晶光闪闪:“我小时候可是超喜欢你演的那部《蓝色恋情》,每次看都会被蓝蔚和沈心恋的爱情感动到哭得稀里哗啦。”
解南枝嘴角抽了抽,小时候是什么意思,难道自己现在很老吗?距离拍《蓝色恋情》的时候不过四年而已!
“我一直以为那种文艺爱情电影不是你们这样年龄喜欢的类型。”解南枝说。
“我就喜欢。”傅安言嘟了嘟嘴,继续激动道:“我就是从那时候开始喜欢你的,小解哥你的演技真的太棒了!我当时就在想,今年的金鹿最佳男演员肯定就是的你的,没想到后来居然会发生那种事……”
解南枝还没扬到完美弧度的唇角登时被冻住。
傅安言也察觉到自己的失言,忙捂住嘴巴解释道:“我自然是相信小解哥你的,睡粉什么的肯定是有人眼红故意陷害!”
说着傅安言伸手握住解南枝放在餐桌上的手,微微仰头自下而上盯着他,真诚道:“不论别人说什么,我永远都是支持小解哥你的。”
“谢谢。”解南枝不动声色地抽回手,嘴角重新扬了一下,不过这次的笑容怎么看都有些勉强。
之后无论傅安言怎么换话题都没挽救回解南枝失落的情绪。
吃过饭,傅安言提出要交换联系方式,解南枝才发现自己早上走的太匆忙,手机忘带了,于是傅安言就把自己的手机号写在纸上递给他,还约好以后有空了一起出来玩,之后解南枝拒绝了傅安言让自己助理送他回去的提议,自己开车回家。
助理有些忐忑地看了眼坐在***车上,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解南枝离开方向的傅安言:“安言,你还好吧?”
“唔……不太好,我好像把小解哥惹生气了呢。”原本是想在他人生低谷时跳出来支持他,让他为自己的不离不弃感激涕零,结果却气得他为了不和自己再有交集,连忘带手机这种烂借口都说出来了。
傅安言单手撑头,探出殷红的舌尖***了***唇角:“得想想怎么道歉才行,毕竟好不容易有机会接触到我的偶像,必须要搞好关系,你说对吧?”
睡粉……解南枝慢慢咀嚼这两个发苦的字。
到底是真的还是被陷害又有什么关系,反正事情已经过去那么久了,回想起来自己曾经也红极一时,但终究不过是昙花一现,如果当初不是许诺飞帮自己,恐怕之后连广告都没得拍,直接就被S&M彻底雪藏了吧。
解南枝自嘲地笑笑,踩下了油门。
“你去哪了?”刚到家的解南枝才踏进门内半只脚,就听见一个压着火气的低沉声音从屋内传来,登时吓了一跳。
“你怎么会在我家?”解南枝瞪着刚从沙发上站起来,逼视着自己的钟寒,眉间拧出了一个结:“你怎么进来的……你该不会趁我昨天生病的时候拿了我家的备用钥匙吧?!”

小编点评

寄君一曲,不问曲终人聚散。以上就是小编为您带来的有关娱乐圈那点儿事的总裁非要倒贴我娱乐圈,记得收藏哦!小编坐等你的到来!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立即阅读广告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