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颜(祝君亭秦临霜)精彩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欢颜(祝君亭秦临霜)精彩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欢颜(祝君亭秦临霜)精彩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分类: 古言现言时间: 2019-02-12
阅读器下载

小说介绍

哪部小说主角叫祝君亭秦临霜,小编这就带给你欢颜(祝君亭秦临霜)精彩章节全文在线阅读——罗家世代经商,罗子钦的父亲不懂何为在商言商,反倒做了一辈子的君子。即便是在家境败落后,他也未曾忘记自己做人的准则。他召集了所有跟随过自己的下人,将家中仅剩的银钱都散给了他们。最后只留他们父子二人,蹲在女人指甲长短的烛火下,查着所剩无几的铜板。

祝君亭秦临霜小说内容介绍

他得罪的,是当朝懿王陈守信。此人虽说名字土了些,可到底是当今天子的亲叔父。他位高权重,且睚眦必报。罗家得罪了他,他便设下圈套,不但坑尽罗家所有家财,还害得罗家负债累累。简直是有仇必报的典范。
现在来寻罗子钦的这些“先父朋友”,便统统是来讨债的。
罗子钦还不出银子,他们便要抢走房子。罗子钦也没挣扎,拖着一身伤便要转身离去。债主客套道:“贤侄不收拾行李吗?”
“不了。”他道,“您记得帮我父亲擦擦骨灰坛便好?”
事到如今,还有什么行李是他可以带走的?那只在水缸旁飘摇的破瓢吗?
罗少爷一无所有地离开了老宅,身无分文,只腰间带了一枚玉佩。这是阿爹的遗物,看起来是件值钱的老古董。阿爹说,他出生那日,曾有一红衣女仙给他托梦,言罗子钦与她有缘,临走前便留下了这枚玉佩。至于用法,女仙没说,父亲不知。罗子钦想了想,便学了话本里的法子——用鲜血蹭一蹭。前后左右,似煎鱼般,一处也未曾放过。

欢颜精彩章节全文阅读

婳栀原本不是神,她是人修成的神。
她做人那会儿,天下还不是陈家的江山,群雄割据,天下大乱。她的未婚夫婿被带去了战场,再也没能回来。她因为漂亮,被敌军掳去,献给了君王。再后来,敌国亡了,她也一并丧了命。世人皆道,那鲁国的帝王是因为沉迷于她的美色,所以日日沉醉温柔乡,昏庸无道,才会自取灭亡。事后鲁王幡然悔悟,为时已晚,只有杀她泄愤。
故国的人们四处传播她的故事。言她忠义聪慧,为夫报仇,不惜以身涉险,以娇弱女子之身,灭了鲁国。这故事越编越圆,人们在自我感动后,相继为婳栀修了庙宇。供奉的香火太过鼎盛,婳栀就这般在不知不觉的情况下送去天界,成了仙。
天界讨论其功过时,言她以一己之力拯救万民于水火,功德极大,遂在历经***后,成功被封为神。除却少白这种天生神胎的神二代外,其他神明都需司掌一职,接受世人的供奉方可永存。婳栀没什么本事,就是单纯的长了一张漂亮了脸蛋能够轻而易举乱了男人的心。上头想了想,便给她封了“欲望”的称谓。这是相对上得台面的称呼,直白来说,她司掌男女房中事。供奉她,招桃花、避小三,颇得各个年龄阶层女性的芳心。
至于她与罗子钦所谓的缘分……同行都知道,神明们时常这样忽悠人。这样便会得一人长长久久的供奉,不至于魂飞魄散,祭了盘古大神。
婳栀跑到少白的神社提着酒壶抱怨与罗子钦初次见面后的不愉快,她红着眼睛,张口便是脏话,却又让人我见犹怜。她嗔怪道:“平白无故召唤我,又在提出一堆神明办不到的要求后劈头盖脸地羞辱我一顿。你说说,他是不是欺人太甚?”
“谁让你将玉佩给了他?”少白似笑非笑道,“自找的。”
婳栀耸了耸肩,桃花眼漾出一抹妩媚来:“我不过抱怨几句,又没说自己生了后悔的心思。他那张脸可真是出奇的好看……长得好看的男人,就算是再坏,你也不舍得真的对他生气对不对。”
罗子钦从自家老宅被赶了出来,流落街头。他转了转眼睛,拎着那枚蹭了血的玉佩便要跑到当铺去。婳栀急忙抱着他的腰死活不让他往当铺里面去,她威胁道:“你这样对待神物,可是要遭天谴的。”
“难道你忍心看着我被活活饿死吗?”罗子钦眨了眨眼睛,眼底含了水雾,这才是最正宗的楚楚可怜。
婳栀落败,将自己身上所有值钱的东西都拿了出来。她可怜巴巴道:“要当,你就当这些。不够我就寻少白要去。那玉佩可是我的命根子,你可不能随意给别人。”
两个大美人你来我往地装着可怜。当铺老板看不过去了,当即衣袖一甩,抹平算盘,大声道:“你们两个别哭了,我多算点儿银子给你们!”
出门后,婳栀叹气道:“为神多年,走了正道,本事明显衰退。若是从前,定叫他交出整家当铺,且自愿留下给我做一名账房先生。”
罗子钦听了这话,黑葡萄似的眼睛闪了闪。他扯住婳栀,幽幽地问:“你看我长得好看吗?”
婳栀顺势摸了一把罗子钦的脸,把该占的便宜占了占。她称赞道:“好看,好看,虽说和我比稍稍差了些。”
罗子钦眼巴巴地看着婳栀:“我听说过你的故事,传闻说你依靠自己的脸乱了鲁国,逼鲁王***。你能做到的事,我是不是也可以?”
婳栀掏了掏耳朵,感觉里面可能进了什么脏东西,所以出现了幻听。
“你是神,我不和你比。我不想毁了姜国,我就是想要靠这张脸找个靠山。一辈子好吃懒做,还能好吃好喝。”罗子钦咳了咳,“文明点儿说,那叫锦衣玉食的生活。”

欢颜在线阅读

罗子钦感觉自己做人甚是憋屈,家道中落,受人欺凌,亲人离世,孤苦伶仃。好不容易招来一位与他有缘的神明,结果还是那样一位没什么用的“花瓶”。他好不容易想出那样一个可以利用这位神明的主意,结果呢?凡事依旧还得靠自己,神明只能起到辅助的作用。
婳栀觉得做神做到自己这副模样,委实没什么脸面再回天庭。想她已经晋了上神的位份,虽然因为性格问题有些不受待见,可当着她的面儿,三界之内哪个有头有脸的人物不都得给她几分薄面?自己怎么就沦落至此——乔装打扮,去打探诸位公主的消息。还得多方考虑,哪一位可以成为罗家小崽子的垫脚石。
做这种事,不但丢人而且无耻,她不敢乱用仙法,怕遭天谴。便打扮成男人的模样,跑去皇城附近与一众无聊之人谈论起了八卦。明明塞肿了腰、贴了满脸的胡子,竟还有男人贴上前来对她动手动脚。
她这由内而外散发着的魅力,有时候是真的该死。
婳栀被两个油腻男人追了两条街,而后被罗子钦一把抓进了巷子里。
“你都画成这样了,身后还能跟出这许多尾巴来?”罗子钦的眼睛里平白多出一份艳羡,“这么活着很累吧?不如你把这种能力给我,让我来替你承担这份苦痛!”
一本正经地无耻,才是无耻的最高境界。
此时他抱着婳栀的腰,吐出的气息吹在她的耳畔,痒得她险些笑出声来。她顺势又往罗子钦的怀里蹭了蹭,故作正经道:“足够的美貌加上足够的无耻,你已经很厉害了。”
“我觉得这样还不够,还有进步的空间。”
婳栀四下看了看,突见“怡红楼”那姹紫嫣红的牌匾。她素手微抬,一本正经道:“学习不仅要讲理论,还需一定的实践。看到那里了吗?怡红楼将是送你走向成功的最佳殿堂。”
随后,婳栀捏了个诀,便将罗子钦变作了女子的模样。
婳栀将罗子钦送去了怡红院。她似做惯这种事的人贩子般,交认、收钱,而后全无留恋地跑远。她用卖了罗子钦赚的银子换了两壶好酒,转而兴高采烈地跑去找少白。冲进门后,她便兴致勃勃地讲述了一番自己的丰功伟绩。
“人类毕竟只是人类,区区十六岁的小鬼,如何能过抗衡本座的大智慧?”婳栀眨了眨眼,骄傲道,“陆晟做梦也想不到,有朝一日,我会骗人骗得这么利落。而我骗的,还是……”
她住了嘴,眼底虽依旧噙着笑意,却似有泪花闪现出来。
少白略显嫌弃地看了看婳栀,小声道:“别用那副表情看着我,万一我对你动了心,咱们这朋友可就做不成了。”
“连少白上神都会说出会对我动心这种话,他怎么就不能呢?”婳栀喝了一口闷酒,转又良心发现道,“本上神突然良心发现,感觉自己似乎稍稍做得有些过分。”
虽说罗子钦现在的思想作风有些问题,可勉强还能算是一棵茁壮成长的小树,就算被风吹得歪了些,也能看出他是一棵树,而不是一根草。把他送去那种地方,耳濡目染地学些不该学的东西,这树可能就要真的长歪了,日后他入阴曹地府被判一生功过时,她没准还需作为间接责任人为他的步入歧途负些责任。
这样不好。

推荐理由

欢颜(祝君亭秦临霜)精彩章节全文在线阅读小说文笔特别好,行云流水一样,女主聪明善良,自强有爱,男主傲娇又霸道,太喜欢了!强力支持!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立即阅读广告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