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颗星星照亮你(方辰童朗小说)全本章节在线阅读导读
画颗星星照亮你(方辰童朗小说)全本章节在线阅读导读

画颗星星照亮你(方辰童朗小说)全本章节在线阅读导读

大小: 1.89 MB语言: 简体中文时间: 2018-11-09下载: 3
阅读器下载

小说介绍

导读:画颗星星照亮你讲述的是方辰童朗的爱情故事,画颗星星照亮你(方辰童朗小说)全本章节在线阅读导读: 来得多了,她自然也就不再拿阿杜当借口,送来的东西也越来越夸张。每次她都是和王妈一起拧着大包小包爬楼梯,累得满头汗。

画颗星星照亮你讲述的是方辰童朗的爱情故事,画颗星星照亮你(方辰童朗小说)全本章节在线阅读导读: 来得多了,她自然也就不再拿阿杜当借口,送来的东西也越来越夸张。每次她都是和王妈一起拧着大包小包爬楼梯,累得满头汗。喜欢的朋友欢迎下载本app享受最优质的阅读体验!

方辰童朗小说全本内容介绍

方辰心里咯噔一下:她……好像弄错了呢。
后来,邢觉非没过问之前那套是谁送来的,方辰便也不去深想。
年关将至,秦月白来得更加频繁了。
来得多了,她自然也就不再拿阿杜当借口,送来的东西也越来越夸张。每次她都是和王妈一起拧着大包小包爬楼梯,累得满头汗。
方辰很是过意不去,但秦月白却嫌她和自家人生分了。
“你哥出差去了,我一个人在家能干嘛呢?每天闲得不要不要的。不过啊,你舅舅还是太心急了些,这么大个公司,哪是说接手就能接手的呀?觉非连家都没成呢,好歹得先找个岳家帮衬么不是。他倒好,天天把孩子往外到处派,说是想让他多欣欣脸的,结果搞得年都不一定能回来过,辛苦的嘞……”

画颗星星照亮你第60章除夕 免费阅读

第60章除夕
圣诞节后,方辰有很长一段时间没见到邢觉非。
那天,男人跟着她上了楼,她却连门都没让他进去。
门合上的那一刻,邢觉非对她说:
“我志在必得。”
方辰知道自己拦不住他,所以她只能防住自己。
但她不知道的是,这个人在她门口站了很久;还有个人,在她楼下等了很久。
很久很久。
十二月底,有工人上门来安装监控,屋里屋外都有。还顺便送来了“免费”的阻门器、扣锁和报警器。
是邢觉非吗?
方辰踟蹰半天,还是给他发了个谢谢过去。
他说不用谢。
结果当天下午就有另一拨人来了。
安装工人拿着工具,看着墙上那几个簇新的探头,一脸茫然:“邢先生不是说,你们家从来没装过这个么?”
方辰心里咯噔一下:她……好像弄错了呢。
后来,邢觉非没过问之前那套是谁送来的,方辰便也不去深想。
年关将至,秦月白来得更加频繁了。
来得多了,她自然也就不再拿阿杜当借口,送来的东西也越来越夸张。每次她都是和王妈一起拧着大包小包爬楼梯,累得满头汗。
方辰很是过意不去,但秦月白却嫌她和自家人生分了。
“你哥出差去了,我一个人在家能干嘛呢?每天闲得不要不要的。不过啊,你舅舅还是太心急了些,这么大个公司,哪是说接手就能接手的呀?觉非连家都没成呢,好歹得先找个岳家帮衬么不是。他倒好,天天把孩子往外到处派,说是想让他多欣欣脸的,结果搞得年都不一定能回来过,辛苦的嘞……”
絮絮叨叨的话语,话里话外的意思,让方辰本来暖烘烘的心渐渐凉了下来。
可是,秦月白是邢觉非的母亲,做母亲的那点小心思,她有什么资格来挑剔?
何况她本来就心虚。
“囡囡,后天年夜饭,你要回来吃的哦?”秦月白抱着阿杜,一脸殷切。
“我……”
她的眼神,让方辰不知如何开口拒绝。
“我什么我的,你是要舅妈亲自上门来请呀?”
无法,方辰只得先行应下。
送走秦月白,她理了理年前最后的一批稿子,传好文件,就去找毛嘉欣她们吃年饭了。
吴赛赛第一个来。
“新鲜,我以前还没和家里人以外的吃过年饭呢。”
几个月过去,她脸上的笑容终于多了起来。
方辰放了包,给自己倒了杯水,随口说道:“你那交的都是些什么朋友?年饭都不一起吃的?”
“咦?我以前有朋友吗?我怎么不知道?”
吴赛赛说着,将一把瓜子放在了方辰手里。
方辰却伸手就推了她一把。
“你个没良心的,有新欢忘旧爱。你以前那群朋友听了这话不得难受死啊?”
“她们现在见到我都装不认识的。既然不认识,哪里会难受?”
吴赛赛这话说完,包厢里就安静了下来。
但事实确实如此。
直到父亲被带走之前,吴赛赛都一直认为她有很多‘朋友’。
这群人有的和她一起在机关大院长大,有的则是父亲下属的孩子——总之,他们捧着她,哄着她,把她抛向了云端。
然后重重摔下。
十一月之前,吴赛赛还以为父亲只是去配合调查。
但身边这群人显然比她的消息灵通。
当电话再一次被人挂断时,吴赛赛终于明白:她爸啊,回不来了。
不过是站错了队,跟错了人;可问题一出,曾经最出风头,却也是最没根基的那个,就被拉出去顶了枪。
父亲出事后,吴赛赛身边那些赶都赶不走的追求者不见了,有事没事来打秋风的穷亲戚不见了,成日往家里送东西的叔叔伯伯也不见了,就连母亲,都只知道躲在麻将馆里,一整天一整天不回家。
她觉得很孤独。
还好,方辰和毛嘉欣还在。
在她无家可归的时候,她们收留了她;在她被无情的判决结果吓到崩溃时,她们抱住了她;在她被势利的前男友羞辱的时候,她们撑住了她……
当然,最后那件事,是魏东亭第一个出来帮忙出了头。
这是后话了。
总之,这两人接纳她、爱护她,就像她们爱对方一样。
在吴赛赛闯进来之前,方辰和毛嘉欣是一套完美的双星系统,日日夜夜,岁岁朝朝,互相绕着对方旋转永不分离。
后来,她来了,她们就成了三体——建立好的平衡突然被打破,每个人都要重新适应。
但好在,这种状态虽然混乱又无序,却别有一种热闹有趣。
方辰正陪着吴赛赛磕着瓜子呢,毛嘉欣来了。
这女人推开门,就被包厢里这有些低沉的气氛吓了一跳。
“诶?我没记错的话,咱们今天是来吃年饭的吧?”她上来就将有些惆怅地两个女人全搂在了怀里,“怎么,我就谈了个恋爱、冷落了各位几天而已,你们就幽怨成这样了?赛贵妃,辰贵妃,你们俩好歹也跟了我这么久了,怎么就连这点风波都扛不住啊?朕很痛心,很失望!”
“去你的!”
“滚哪!”
三人恢复了嘻嘻哈哈,一顿年饭吃得是又哭又笑,好不快活。
谁说女人之间没友情的?
女人之间的友情,是爱情的另一种表达方式,
这种爱,和性别无关,和年龄无关,和存在形式无关。
只和爱有关。
┈━═┈━═┈━═┈━═┈━═☆
吃完年饭,三人就各回各家去了。
方辰要赶回去喂猫,吴赛赛得去陪着她那个神经衰弱的母上,而毛嘉欣则收拾收拾就准备启程回广东老家去了——虽然她的父母已经各自成家,但中午晚上两个新家庭的年饭,毛嘉欣还是得回去吃一下。
毕竟有爸有妈在的地方,才是家。
于是除夕这天,方辰也还是回了趟邢家。
因为秦月白真的上门来接了。而邢江来则坐在楼下的车里等。这对夫妻,一个□□脸一个唱白脸,配合默契,不愧是一家人。
方辰不由得叹了口气:罢了,不过是吃顿饭。
邢觉非不在,邢江来又不说话,一顿饭除了秦月白和方辰偶尔聊几句,互相夹夹菜,从头到尾都很是沉闷。
但方辰知道,为着她的到来邢江来很高兴。
因为直到她离开时,他都一直待在一楼——以前他可是从来都不看什么联欢晚会的。
方辰一时心软,便多坐了会儿。
被邢家司机送到美兰苑时,已经是快十一点的事了。女人甩着钥匙圈,哼着小曲儿,脚步轻快地爬到了五楼。
她还是在这里最轻松啊。
可登上最后一级台阶时,方辰的脚步却顿住了。
对面那家门口的地上,坐着个人。
“我忘带钥匙了。”那人抬头,声音沙哑。
方辰想了会儿:他指的应该是自己外婆家的钥匙。
关她什么事?
“墙上不有开锁的电话么,难不成你连手机都忘带了?”她说完转身就去开自己家的门。
“过年,找不到人。”
“哦,那你过几天再来吧。”
她要心硬如铁!她要冷酷到底!
“我饿。”
男人抬头,眸光闪动,里面似乎还有水汽。
靠!
方辰最受不了童朗用这种眼神看着她——狗狗一样,委屈巴巴,让人无法拒绝。
但她不是只喜欢猫么?
解释不通……
所以还是贱啊。
门锁锈了,开起来颇有些吃力。途中,方辰瞥了眼童朗拧着的行李包:“你这是……回来度假的?”
童朗点点头,又摇摇头。
方辰挑眉,心想估计说来话长。
门打开,灯亮了,她才看出这人的不对劲:皱巴巴的衣服,冒茬儿的胡子,青灰的脸色……
很不正常。
被女人打量了会儿,童朗有些不自在地向后捋了捋头发,问道:
“浴室可以借我用一下么?”
“嗯。荠菜饺子,吃不吃?”
“好。”
等童朗洗完澡出来的时候,屋子里已经变得暖烘烘的了。电视里传来欢快的歌声,空气中还飘着饭菜香。
而方辰,则弯着腰一边摆着筷子一边抬头和他说:“愣在那儿干嘛?快过来,饺子都要凉了!”
这场景太过美好,美好得让童朗想流泪。
“我好像忘了洗脸。”男人说完转身就进了浴室。然后,哗啦啦的水声就传了出来。
头发都洗了,还能忘了洗脸?
方辰没揭穿他。
她又摆了盘卤菜上桌,童朗终于出来了。
“卤菜是昨天的,不过我给热透了,你凑合配饺子吃吧。”方辰把筷子直接递到了他手上。
“你呢?”
“不饿。”她坐到了男人对面,“不过可以吃点花生米。”
有毛茸茸的东西在蹭童朗的脚,他低头,一脸不可置信:“这是……?”
“这是阿杜啊。阿杜阿杜,快看看谁来啦?”
“喵?”
“它和你打招呼呢。”
“哦。好久不见啊,阿杜。”
“喵!”
童朗看着腿边那只胖得变了形的老猫,心里涌起种穿越时空般的奇异感:她还在,它也还在。
一切都和十年前一样。
今天的童朗特别没出息——他又想流泪了。
两个人正相对而坐安安静静地吃着东西,突然,电视里主持人倒计时的声音传了过来。
方辰腾地从凳子上站起,跑到房间里拿了串“炮仗”出来,然后垫着脚将它挂在了门边的墙上。
她插上电源,噼里啪啦的声音就从电子鞭炮上传了出来,配合着上面闪闪的红灯,还真像那么回事儿。
见童朗不解地看着自己,方辰解释道:
“这是楼下吴奶奶搬走前给我的。国内现在不是禁鞭了么?大过年的用这个凑合下,听个响,图个热闹。”
“挺好的。”说完,童朗低头继续吃饺子。
他想起那年冬天方辰一个人在画室留守的日子。
其实,刚听说她从邢家搬出来了时,童朗还是有些担心的。现在看来,这种担心有些多余。这姑娘,一直很擅长自得其乐、苦中作乐。
挺好的,好得让人心疼。
“我去洗澡了。你吃完就把盘子放那儿吧,我明天收拾。哦对了,走的时候顺便把垃圾袋带下去。”说着方辰就拿了换洗的衣服进了浴室。
没一会儿,她又把头伸了出来。
“忘说了,新年快乐啊!”
┈━═┈━═┈━═┈━═┈━═☆
方辰洗澡很慢,等她吹完头发从浴室出来的时候,已经快夜里一点了。
童朗没走,还在厨房刷碗。
“碗我洗了,沙发借我睡一晚上?”男人说着,用厨房纸擦了擦手。
纸上出现了一点红,他才发现自己右手无名指的指尖,不知道被什么东西划破了个口子。
“有创可贴么?”童朗问。
“没有。不过……”
方辰拉起他的手,将那根无名指含到了嘴里。
吮吸,舔舐,品尝——像是嗜血的妖。
童朗的瞳孔缩了缩。
他稍微用力,将手抽了回来。
方辰砸吧了一下嘴巴,歪头笑着问:
“你刚刚说······要睡沙发?”
“嗯。”
“确定是睡沙发么?”
“嗯。”
男人不敢看她,低头收拾刀具。
“童朗,你可真他妈虚伪!”
丢下这句,方辰转身出了厨房。
有人将刀拍在了台面上。
哐当一声,很响。
然后她就被人从后面抱住,扔到了床上。
“你就是想让我这么做,对不对?”童朗将女人压在身下,声音性感又沙哑。
方辰笑了笑,算是回答。
然后她戳了戳男人的脸颊,问道:
“你有几天时间?”
“没几天。”
“都借给我吧,就当陪我过个年。咱们……各取所需。”
不等童朗回答,方辰伸手将他的脖子勾住,两人滚到了一块儿。
说过要忘记他的呢?
不作数了。
以前还说过要永远在一起的呢。
又有谁当真了?
那年除夕夜,方辰拉着童朗到楼下放烟花。
男孩眼睛不好,折腾半天连火引子都找不着。
女孩怕火,却在那天学会了用火柴。
呲!
夜色中跳跃的花火,映亮了天真可爱的两张脸。
呲!
身体里绽放的烟花,点燃了孤单绝望的两个人。
他们第一次在同一时刻达到快乐的顶端,然后一起坠入欲望的深渊。
方辰从浴室出来的时候,童朗正坐在床头,手里则拿着刚才她递过去的那盒冈本。
她下意识地解释:“单身女人,有备无……”
“我知道。”童朗盯着她,“那天你怕不怕?”
方辰一笑:他果然什么都知道。
“有点怕。”女人躺到床上,翻了翻身,“主要是怕死。他手上有刀。”
“脖子伤着了?”
“不严重。”
童朗将方辰圈在自己怀里,细细打量——女人的脖颈处只有一条浅细的瘢痕。
可愈合得再好的伤口,也是疼过的。
他用脸在方辰的颈窝里蹭了蹭,又嗅了嗅,再吻了吻,最后轻轻舔了舔那条疤。
女人嫌痒,一把把他推开:这人属狗的?
“睡吧。”她又翻了个身,“你可以留个夜灯,我不介意的。”
“好。”
待方辰睡着,童朗借着台灯的微光,看她,看她,又看她。
她说他虚伪。
呵,他何止是虚伪?
他还卑鄙无耻、贪得无厌、言而无信……
可这回,真的是最后一次了。
这样一个日子,童朗哪里都不想去,只想来找方辰。其实只是打算看一眼就走的,可怎么就被她留下来了呢?
不过,不管是一天、两天还是三天,童朗都想多看看方辰,哪怕多看一眼都好。
他在十年前就已一无所有,既然失无所失,便以为自己不会再怕什么。
但事到临头,童朗还是没能扛住。
那天,阿方索医生第一次在他面前露出了无能为力的表情。
“蒋,我不得不遗憾的告诉你。通过你母亲家族那边的基因检测结果分析来看,你这个病,可以确定是属于常染色体显性遗传。哪怕是和未携带致病基因的人生育,后代中不分男女,依然有有百分之五十的几率遗传到致病基因。”
“所以,我个人建议你暂时不要孩子为好。不管是试管婴儿技术,还是基因筛查技术,现在都无法做到百分之百排畸。当然,这只是我的一个建议。你完全可以把一切都交给上帝来决定。”
上帝?
童朗可不信什么上帝,他只信概率。
所以即使医生不说,他也不会选择生孩子,他甚至连结婚都没想过。
童朗不会将一个无辜的女人拉进自己这晦暗无光的人生;也不会将一个像他一样的可怜孩子带到这个世界上。
所以他注定孤单。
而方辰的人生,应该是圆满的。
可选择孤独,和注定孤独,是两种感觉。
童朗觉得好难受,难受得都不想活下去。
那……就让他选个日子孤独地消失吧!在安排好所有事情之后,在失去光明之前。
在此之前,请允许他再多看爱人几眼。
好吗?

画颗星星照亮你第62章试探 免费阅读

第62章试探
方辰不知道自己几时睡着的,但她睁开眼,就捉到了童朗没来得及收回的视线——如果视线有温度的话,昨晚的她,估计早就被这人的眼神烫伤了。
她知道童朗在看自己,一整晚。
这个骗子,明明还爱她啊!因为眼神不会骗人的,身体也不会。
他就是还爱她。
那他……到底在纠结什么?
“你一直没睡么?”方辰轻声问。
“睡了的,醒得早而已。”童朗说着爬起床,“你再躺会儿。饭好了我叫你。”
冰箱里食材很丰富。按照方辰的要求,童朗做了桌中西合璧的早餐:小米粥,鸡蛋饼,煎培根,荷包蛋,烤土司,还有咖啡和果蔬汁。
“以前都没机会尝到,没想到你手艺还不错啊!在国外练出来的?”
方辰用筷子戳了戳荷包蛋——溏心的——她最爱了。
“十几岁就会了。”童朗给吐司涂了层黄油,放到了她盘子里。
“哦。那这几天的饭……”
“我做。”
“家务……”
“我来。”
“我只说要你陪我,又不是让你当小时工的。白天别把自己搞得太辛苦,不然晚上会扛不住的哦。”
说着,方辰伸出不安分的脚在男人小腿上蹭了蹭。
“那就当是付房费吧。”童朗站起身就开始收拾碗筷,镇定自若。
装,继续装!
深深看了他一眼,方辰就拍着肚子去卧室换衣服了。
半小时后,两人一起出门买菜。
大年初一的早上,除了大型超市和商场,街上没别的铺子开门。
在蔬菜区挑挑拣拣半天,他们也只买到了一些年前卖剩下的常规品种。
“这些菜好难看啊,一点都不水灵。”方辰有点嫌弃,童朗却笑着揉了揉她后脑勺的发,难得地没去掩饰语气里的宠溺。
“我会尽力让它们好吃点。”
他没有食言,中午的菜色好得让方辰想尖叫。
汆丸子,蒸鱼头,上汤娃娃菜,酿豆腐……这人甚至还专门给阿杜煮了份胡萝卜鸡胸肉猫饭。
两人一猫,将所有饭菜吃得是干干净净。
洗碗的时候,方辰从后面搂住童朗的腰,将头靠在了他的背上。深吸一口,鼻腔里就灌满了让她能轻易情动的荷尔蒙。
她真的很喜欢这个人,从头到脚,哪儿哪儿都喜欢。
“肉肉,咱们结婚吧。”方辰说。
男人的身体僵了僵。
方辰对他的反应毫不意外:本来就是试探而已。
她笑着掐了他的腰。道:“我开玩笑的啦!结婚有什么好,两人天天绑一块,柴米油盐酱醋茶地磋磨着,最后等两看生厌了,离婚时还得脱下一层皮。还是像现在这样好,你负责浆衣洗碗,我负责陪吃陪 | 睡,简单又纯洁的肉 | 体关系。等腻了,一拍两散,互不亏欠。对不对?”
“嗯。”
童朗胡乱应了一声。
半晌,女人松了手,趿着拖鞋去书桌前画画了。
洗完碗,把衣服晾好,再将房间里里外外的卫生做一遍,童朗这才拿出电脑,靠在方辰身边的沙发椅上处理起公事来。
外头阳光正好,空气里的灰尘在光束里尽情地跳着舞。
他们没有开口说话,但彼此都不觉得孤单。
童朗从公事中得闲,抬头扫了四周一眼。
木色家具,浅色窗帘,墙上贴着的海报,床头花朵一样的小灯······除了书桌旁那个新添置的工作台,和上面散乱放着的画材,这间小卧室仿佛是一个结界,二十多年过去,时间冻结,任外面沧海桑田,这里却什么都没变。
很久很久以前的夏天,也是在这里,他和她,一个画画,一个看漫画书,安静地待上一天都不会腻。
她说:“等腻了就一拍两散,互不亏欠。”
童朗怎么会腻呢?童朗也不想一拍两散,但是不得不。
闭上眼,男人进入了梦乡。
童朗刚刚睡着,方辰就发现了。
像那年一样,她拿出纸笔将他的轮廓仔细描摹了下来。
这人只怕是一整宿没睡吧?
眼下有乌青,但那张脸却依然是那么好看——直戳方辰心窝子的那种好看。
但为什么,他连睡觉都紧锁着眉头?这人心里,又到底藏着什么秘密?
方辰放下笔,走上前,轻轻在他唇上印了一吻。
┈━═┈━═┈━═┈━═┈━═☆
阿杜这个老姑娘,年方十一,体重十二斤。
被十二斤重的玩意儿压在胸口,童朗不可能不醒。
然后他就发现自己睡过了头。
“漱个口就来吃饭吧。”方辰解下围裙。
其实她不太会做饭,但是穿上白纱结婚,给爱人洗手作羹汤,是女孩小时候的梦想。
且让她先实现一半再说。
从洗手间出来,童朗来到桌旁。桌上不过摆了三道菜:青椒肉丝,番茄鸡蛋,还有一碗冬瓜海米皮蛋汤。
很简单,很家常。
“再多的我就做不出来了,不过晚上本就要少吃,养生。”方辰一边说着一边给男人盛了碗汤,贴心又乖巧。
乖得男人想拥她入怀。
“试试?”她说。
童朗喝了一口,眼泪都要掉出来:好喝的。
除了函数,方辰真的是学什么都快。
怎么办?这么好的姑娘,要他怎么舍得放手?
入夜洗完澡,女人站在落地镜前仔细端详里面的那具身体。
童朗则靠在门框上,端详她。
方辰的头发又细又软又多,长度刚过肩胛骨,正随意披散着;那青丝垂在胸前,滑过顶端,分开,又收拢,随着她的动作一下一下在曲线上扫来扫去。
轰!
男人心里有火窜起。
“你很喜欢它,对不对?”不然,也不会答应留下来陪我。
方辰指着镜子里的美好肉体,一脸无害地回过头问他。
至纯至欲。
童朗将头埋在她的颈项之上,猛吸了一口。
好甜,好香。
他……饿了。
这感觉他回味了十年,后来不过是又尝了一遍,就在心里扎了根。
几个月以来,他几乎是天天都想,又难受又兴奋,又兴奋又荒唐。
童朗只觉自己是中了妖术。
这姑娘……明明就是吸人阳气的妖精转世,却偏偏化出一副清纯无邪的面孔来迷惑众生。
可恶!
太可恶!
童朗要狠狠惩罚这个欺世妖孽,哪怕她求饶,他也不会停。
镜子里,年轻的爱人身体相融,骨骼纠缠;他们碰撞着,颤抖着,从顶峰到深渊,一次又一次。
┈━═┈━═┈━═┈━═┈━═☆
后来两天,童朗再没有彻夜不眠。
而通过几天观察下来,方辰确定,童朗身上没有疤痕,也没缺什么“重要”的东西。相反,他很强壮,身体素质不比高中那会儿差。
那又是为什么呢?
看来还得继续试探。
还在埋头苦想的方辰并不知道,童朗已经看透了她的小心思:方辰发觉了,那他……就得走了。
大年初三,万州面馆开张了。
老板娘依然热情,但看到方辰身边的童朗时,她脸上露出了奇怪的表情:咦?怎么换人了?不过这也是个帅锅呀!小姑娘好福气呀好福气。
她在心里想着,脸上表情就从疑惑到惊讶,然后变成一脸暧昧。
吃完面,两人正在一个新开的商场逛着,童朗突然开口:“刚才那家面馆,你带邢觉非去过?”
方辰身上一僵,还是老老实实点了头。
“你怎么知道啊?”
“猜的。”
老板娘见到他的时候,明显是有些惊讶的——这说明方辰以前带别的男人来过。
魏东亭和他有六七分像,只见过一两面的人很容易把他们俩搞混。
那就只能是邢觉非了。
“生气了?怎么不理我。”方辰拉着童朗的胳膊,摇了摇。
“我为什么要生气?”
“因为我带邢觉非去过啊。”
“你带谁去,和我有什么关系。”
“你……!”
女人气结:反复无常!有问题,大大的有问题!
趁他接电话,方辰赶紧去内衣店扫了一圈。回到家,她换上新买的睡衣,暗下决心要把这人多留几天。
夜里,靠在床上的童朗放下手中的书,盯着眼前的方辰,抿着唇一言不发。
他对她的美,还是预估得不够。
害羞带怯的表情,若隐若现的起伏,紧张不安的小动作,以及被蕾丝和薄纱包裹住的美好曲线……
这种半露半裸的性 | 感,杀伤力太大了。
方辰这么美,却为了自己这么个废物,狠心把自己藏了十年。
童朗觉得可惜。
她不应该把后半生浪费在他身上,她应该找个可以欣赏她的男人——一个能睁着眼欣赏她的人。
“我明天就走。”童朗说。
“什么时候回来?”
“不回来。”
方辰不说话,跨坐在男人身上,用手勾住他的脖子,臀无意识地动了动。
“留下来,好不好?”
童朗闭了闭眼,沉下气,把将她抱到了一旁,道:
“我不值得你这么做。以后,你要是遇到了合适的人,不要再推开他。给别人机会,也是给自己机会。你要……”
啪。
他话还没说完,就被女人打了一巴掌。
“方辰你听我……”
啪。
又是一巴掌。
方辰这两下力气不算大,但是童朗还是觉得疼——心里疼,疼得直抽抽的那种。
这得是多恨他?
这又是多爱他?
“对不起。”方辰低头看着自己打人的那只手,幽幽开口:“今天再陪我一晚吧,给我……多留点念想。”
她的试探结束了,所以这只是个很单纯的请求。她求他留点念想,一点都不过分。
童朗没说话,只是翻身吻住了她——他也想多记住一点东西。
两人在床上分分合合,聚聚散散。
童朗一次次将方辰抛向云端;她在他身下被撮成了团,被碾成了沫儿,然后化为无形。
至死方休。
童朗一边沉沦一边哀痛:这样的极致的快乐,怎么能让别的男人享有?
但他必须亲手把她推开,交给别的男人——不能去想,一想就是撕心裂肺。
内心的哀痛和身体的欢愉交织在一起,将童朗生生撕裂成了两半,形神分裂,血肉 | 模糊。
地动山摇间,火山喷发,天崩地裂。
冲洗时,方辰笑了:“这下……你肯定忘不了我了。”
女人被淋湿的脸上,水光潋滟的那双眼,笑得很得意,却依然天真无邪。
童朗表情苦涩:早就忘不了啊。
她是一闪一闪亮晶晶的星,藏在他心里,静静放光明。
夜里,有人一夜未眠;清晨,有人悄悄离开。
走时,童朗轻轻地带上了门。
啪嗒。
喵呜?
方辰睁眼,没敢翻身去看。
他连背影都温柔。

推荐理由

画颗星星照亮你(方辰童朗小说)全本章节在线阅读导读:小说故事情节丰富,作者文笔精湛,人物性格真实,非常的有看点,闲暇时间喜欢看言情小说的朋友,不妨到本站关注小说全本资源,还能阅读完整版画颗星星照亮你完整全章节阅读。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