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姑有田还有帝(慕榕慕箫)
村姑有田还有帝(慕榕慕箫)

村姑有田还有帝(慕榕慕箫)

分类: 宫斗宅斗时间: 2022-08-08

小说介绍

慕榕慕箫小说————村姑有田还有帝全文免费阅读推荐给大家,此书是作家独家所著,讲述了穿越之后,慕榕面对着一贫如洗的家,还有自己这没爹没妈的小农女身份,以及唯一的亲人——虚弱的奶奶,慕榕

慕榕慕箫小说简介
“贱丫头!竟然敢偷东西!今儿咱们兄弟几个非打死你不可!”
枝桠纵横的山林间,四五个半大的男孩子,正捏着胳膊粗细的木棍,奋力追赶着不远处瘦骨嶙峋,衣衫褴褛的小女儿。
脚步声越来越近,女孩边逃边回过头去张望,一双水汪汪的眼里满是惊恐。
“啊!”

村姑有田还有帝全文阅读 忽然,女孩儿不注意踩上一团濡湿的黑泥,脚下一滑,顺坡滚了下去。
额头撞上坡底大石坚硬的棱角,瞬间脸色煞白,不省人事。
半块黑面馒头和一把小葱从她那满是脏污和冻疮的手里掉落,滚进了一旁的污泥里。
后头追赶的那一群男孩子见状,早已吓得面如死灰,哪里还敢上前一步,纷纷退尿流地逃了流的逃了。
约摸过了半个时辰,躺在坡底的女孩儿缓缓睁开眼睛,挣扎着坐了起来。
“这……这是哪儿?”
女孩儿环顾四周,秀眉微蹙,水潺潺的眸子里裹满陌生。
“我该不会是穿越了吧?”
慕榕低头打量着身上脏脏破破的单衣,以及那双布满伤痕明显小了许多的手,眉头骤然拢紧,嘴里喃喃道。
话音还未落,太阳穴便传来一阵剧烈的疼痛,钻心刺骨,仿佛有一把刀,将她的脑仁儿生劈成了两半。
忽然一些不属于她的记忆,如潮水般疯狂涌进了脑子里。
起初是影影绰绰的碎片,最后便一点点儿拼成了完整的影像。
记忆里的主角是她如今这副身子的主人,是个十三四岁的小女孩儿,与她同名同姓,也叫慕榕。
不过却是个苦命至极的,与她先前的风光随性比起来,小女孩的遭遇可谓惨绝人寰。
不过三四岁便丧父丧母,从此跟着体弱多病,身单力薄的祖母过活。
祖母常年卧病在床,她不满六岁就要学着自己浆洗衣裳,烧火做饭。
因为吃不饱穿不暖,瘦骨伶仃的,跟豆芽菜似的,得踩着凳子才勉强有锅台高。
祖孙两个都柔弱至极,既不能种地,又不能摆摊吆喝,只能靠着变卖家产度日。
几年下来,愣是将家里的物什典当得干干净净,连块儿多余的布都没剩下。
到最后只能挖野菜,嚼树皮,终日挨饿受冻,饥肠辘辘。
就连不小心丧命,也是为了替病倒在床的祖母寻一口饱饭,壮着胆子偷了人家院子里的葱,还有半块狗啃剩下的馒头,在主人家几个儿子的追赶中跌到石头上摔死的。
“唉,这世上怎么能有人过得如此悲惨!”
小女孩短暂而悲惨的一生化作一幕幕痛苦不堪的回忆,在慕榕脑子里轮番涌现。
逼得她眼角发酸,忍不住连声叹气。
要知道她可是如众星拱月一般,从小被捧在手心里长大的小公主,吃的用的穿的应有尽有。
如果不是自己亲眼所见,她就是打死也不相信,竟然有人能悲惨到如此地步。
“唉,行了慕榕,你就别在这悲天悯人了,说别人命运悲惨,你也没好到哪儿去呀?!”
过了一会儿,慕榕爬到一旁的大石前坐下,仰头望了望蓝湛湛的天色,嘴里不觉又发出一声哀叹。
如果探险时她没有被毒蛇咬伤,躺在人迹罕至荒无人烟的原始森林里,一点一点耗尽力气,眼睁睁地看着自己死去的话。
她的人生的确算得上圆满。
可如今她不过跟命运悲惨的小女孩儿一样,都是可怜的短命鬼。
“不管了,还是先回去吧!”
慕榕低垂着头坐在石头上,悲天悯人,顺带为自己悲哀了一番之后,很快又打起精神,起身捡起散落在地上的小葱和馒头,循着记忆往小女孩家的方向走去。
那可是小女孩用命换来的,绝对不能浪费。

村姑有田还有帝慕榕慕箫免费阅读 而且既然占用了别人的身体,就得替别人活一份儿,只有这样才能报答小女孩让她重活一世的恩情。
所以她绝不能丢下不远处茅屋里的那个孤苦伶仃身患重病的老人。
“咦,什么味道?”
走着走着,一道清冽熟悉的味道,忽然钻入慕榕的鼻尖,她皱了皱眉头,停下脚步。
一面用脏破的袖子擦着额头上的细汗,一面四处张望。
忽然她的眼角余光瞥到了一丛绿油油的生姜苗子,黄澄澄的姜块儿半露着,仿佛正在向她招手。
慕榕惊喜万分,连忙奔上前去,抱着生姜苗使劲儿拔了起来,
可因为力气太小,她挣得龇牙咧嘴,使出了吃奶的劲儿,土块儿才终于慢慢松动。
“挨饿的人这么多,这么好的生姜怎么没人来挖呀!”慕榕一面刨土,一面嘀咕。
转头却又恍然大悟。
在原身的记忆中,这儿的人没有见过生姜,只当它是有毒的杂草,敬而远之,所以才能长得如此之好。
慕榕一面想着,一面抱起刨出来的生姜块继续往茅屋的方向走去。
嘴角微微上翘,眸子里噙着淡淡的笑意。
要说她运气也是够好的,年纪轻轻被毒蛇咬死,可转瞬之间又借尸还魂。
虽然重生摊上了个命运多舛,家徒四壁的主,可还没来得及为填不饱肚子惆怅,竟然又误打误撞刨到了生姜。
而且她再怎么说也是个农业学博士,这儿遍地是山是土还有水,只要肯下功夫,怎么着也饿不死。
这样想着,不知不觉便到了一处茅屋前,慕榕微微愣了愣,随即抬脚踏进屋里。
“榕儿,是你回来了吗?”
骨瘦如柴脸色蜡黄的老人躺在土炕上,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让人几乎听不清。
慕榕瞬间反应过来,眼前的老人便是原身病重的奶奶。
“奶奶您怎么样?好些了吗?”慕榕走近几步,凑到老人跟前,轻轻地拍了拍她的胸口,急声道。
老人闻声艰难地掀了掀眼皮,似乎想要再瞧她那可怜的孙女一眼,可却连一丝力气也没了。
那一双饱经风霜,眼角淌着浑浊泪滴的眼睛,终于撑不住沉沉合上。
慕榕见状连忙伸手探向老人的脖间,结果发现老人身子烫得吓人,只剩下一丝微弱的脉搏。
慕榕望着面如死灰,随时都有可能咽气的老人,又瞅了瞅空荡荡的屋子,不由万分焦灼。
虽说老人只是偶感风寒,可常年的饥寒交迫,早已将她的身体底子续耗干净。
又拖得太久,病症越来越重,如今几乎已经到了病入膏肓的地步。
“唉,算了,先试一试吧,说不准有用呢!”慕榕守在床边,脑子飞快转动。
忽然她想到了什么似的?将目光投向了方才拿回来的生姜和馒头。
随即,她飞快地起身,从破破烂烂的水壶里倒了半碗水,将半块馒头撕碎泡软成糊糊,端到老人嘴边,半喂半灌地让她喝了下去。
紧接着又手忙脚乱地将生姜洗干净,扔进水壶里,熬了一大碗热气腾腾的姜汤,一并给老人灌下。
虽说慕榕也知道,如此重的病症,不是区区一碗姜汤便可以治好的。
可死马当活马医,总好过什么都不做吧……
 

小编推荐理由

村姑有田还有帝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这是近期非常受欢迎、深受读者喜爱和追捧的一本小说,全文内容描写新颖非常吸引眼球。欢迎大家阅读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立即阅读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