冲喜医妻病弱相公又掉马(卫青黛沈玉珏)
冲喜医妻病弱相公又掉马(卫青黛沈玉珏)

冲喜医妻病弱相公又掉马(卫青黛沈玉珏)

分类: 都市职场时间: 2022-06-27

小说介绍

卫青黛沈玉珏小说————冲喜医妻病弱相公又掉马全文免费阅读推荐给大家,此书是作家独家所著,讲述了卫青黛是个医女,这几年来,村民们有个大病小情,都是她帮着医好的,所以小丫头在村子里十分受欢迎。如今她

卫青黛沈玉珏小说简介

周家来迎亲时,新娘跑了!
卫青黛提着绣着并蒂莲的大红色喜服,脚上蹬着同款红色绣鞋,急速奔跑在田埂之上。
她一头扎进后山前开辟出来的药田,七日前还郁郁葱葱的草药,如今却枯萎着倒伏在地上。
卫青黛胸脯的起伏波动增大,面上却是极度的平静,她走过土包,每经过一株药草都要停留下来,用自己布满茧子的手仔仔细细把土挖开,确保根部没受损后,用身上携带的喜帕小心翼翼包裹住。
等婚事双方以及宾客赶来时,卫青黛怀里已经抱了一堆草药。

冲喜医妻病弱相公又掉马全文阅读

宾客多是村里的百姓,平素有个什么病痛,都是卫青黛给治的,对卫青黛就跟对自己闺女似的。
“这好好的草药咋就成这样了。”
“听说周家表少爷是个煞星,卫丫头就不该嫁给他。”
村民的话语深深地刺激着母亲卫李氏,她快步走过来,苦口婆心道:“青黛,这亲事咱不能结,这是要你的命啊!”
卫青黛知道母亲不满意这桩亲事,毕竟沈玉珏除了煞名在外,如今仍旧卧病在床,听说是一年前随他娘回来时遇到了土匪,脑袋磕着石头,一睡就是一年。
往好处说是婚事,往坏处说就是冲喜。
换做任何一个母亲,大抵都不会同意这门亲事。
卫青黛将自己拯救过来的药草递给卫李氏,又将包裹着根部的红布解开,卫李氏虽然没学过医,但是自卫青黛开始种药就一直跟着打下手,久而久之也有了些本事。
仔细看了一会儿,她就看出这药草是被人洒了不该洒的东西,坏了根部。
见卫李氏的眸子渐渐清明,卫青黛继续加大力度,“娘,哪有什么煞星,铁定是谁故意这么做,就是想让我出丑,要是真的退婚,日后谁看得上我们卫家,又有谁能看得上我?”
早不出事晚不出事,偏偏挑在这日,卫青黛可不相信这是简单的巧合。
这么一会儿,卫李氏已经平静下来,她方才也只是冲动才会口不遮拦,临到门前的婚事,哪能说不结就不结。
见卫李氏没了阻拦的心,卫青黛松了一口气,她还真怕她娘将她拉回家,不让上花轿了!
只是奇怪,她这个新娘落跑,周家来迎亲的人却无半句怨言,当真是稀奇!
要么不在意,要么是早就知道!
卫青黛更倾向于第二种,毕竟她那未来婆婆沈周氏可提前告诉过她,周家对于这桩婚事颇多阻拦,只是沈玉珏非周家子嗣,这才没闹到明面上来。
卫青黛冷哼一声。
这周家,未免欺人太甚!
跟母亲交代要如何处理这些抢救过来的草药后,卫青黛踏上了周家人抬来的花轿。
周家是城里的大户,卫家只是附近村里的人家,只是祖上不是种田,是行医罢了。
但是耐不住出了一个被乡传是福星下凡的卫青黛,她出生那年,一直沉迷于经商却赔的血本无归的叔叔突然撞上了大运,不仅赚了钱,还跟着赫赫有名的经商天才游锦华周游列国扩大商业。
往后三年,她父亲儿时因顽皮摔断的腿,奇迹般找到灵药给治好了,周边的邻居也跟着连年丰收。
大家都默认了卫青黛是福神下凡,平时走街串巷就爱说叨,久而久之,这乡里都这么说。
若非如此,沈周氏也不会找上卫青黛,求她嫁给自己儿子冲喜。
因为去药田花了些时间,到周家时已过了吉时。

卫青黛沈玉珏免费阅读

周府的嬷嬷领着卫青黛踏过火盆走到堂厅,又有丫鬟抱住公鸡走到一旁,礼官正欲说辞时,围观的宾客忽然被推开,一小厮匆匆忙忙跑来撞开卫青黛,急道:“表少爷咳血了。”
霎时间,四座哗然。
卫青黛能感觉到人群中的扰乱,正欲有所动作,头上的盖头猛地被人掀开,视线强烈的那一刻,卫青黛看见的是一凶神恶煞的妇人正不善的盯着自己。
“丧门星,不仅耽误吉时,还克玉珏,你就不配进我们家门,活该一辈子待在小杏村那种腌臜地。”
妇人话中夹杂的恶意几乎要将卫青黛淹没。
卫青黛莫名其妙看着妇人,问道:“你姓沈?”
周杨氏一怔,下意识否认:“我自然不姓沈,我乃玉珏的舅母,玉珏娶你我自然得帮看着。”。
卫青黛嗤笑一声,毫不客气讽刺道:“我嫁的人姓沈,干你一个外姓人何事?要说丧门星,倒是很符合你,嫁进周家后周家的生意便一落千丈,你这是诚心要断送周家的百年基业。”
若非如此,周杨氏也不会为了周老先生留给外甥的东西百般阻拦这桩婚事。
当初沈周氏被京城的大户人家相中,远嫁京城,第一年就生了一个大小子,周老先生担心外甥因母家势弱受欺负,将偌大家产的五分之一留给外甥做保障。
周家的生意自周杨氏嫁进来后开始势弱,外头风风火火传着周杨氏的八字与周家相克,以致于周杨氏每每在外头都要比别人低三分,直到半年前传出沈玉珏是个煞星的消息,风头被压了过去,周杨氏这才抬起头来。
旧事重提,周杨氏想起了以往被人指指点点的生活,心中戾气横生,恶狠狠盯着卫青黛,恨不得将她千刀万剐。
卫青黛将周杨氏的心思看得分明,哂笑一声,抛出未央国昭示着大夫身份的玉令,又道:“既然担心,还杵在这里干什么?还不带我去看看情况。”
周杨氏看清玉令后,下意识看向周围的宾客,没听见谁说自己对沈玉珏不好,这才松了一口气,直接让自己身边的妈妈带着卫青黛去了沈玉珏的房间。
早有一位大夫守在沈玉珏的床前,正有条不紊处理沈玉珏的情况。
卫青黛加入其中,在老大夫扶正沈玉珏的脑袋之际,自老大夫放在一旁的银针包中抽出一根银针,自烛火焰上划过,精准扎进了沈玉珏头顶的穴道中。
又是接连几针,沈玉珏渐渐停止了咳嗽,她与老大夫相继诊脉,皆是得出了男人大好的结论,只是在这过程中,沈玉珏始终没有睁开眼睛。
卫青黛瞥了眼沈玉珏,男人面色苍白,嘴角还带着些许未曾擦净的血液,平添一抹妖艳。
姿色可以说是卫青黛见过的男人中数一数二的,可是卫青黛的眼里并无半分波动,三年前她就曾在寻药时见过这位,惊艳过了,也就平静了。
她与老大夫对视一眼,随后朝着老大夫微微福身以示恭敬。
老大夫微微点头,两人一前一后走了出去。
两人才露面,屋外守着的人就围了过来,卫青黛道:“沈公子吉星高照,今日吐血乃是大好的前兆,明日必定会苏醒。”
周杨氏正想反驳,老大夫便道:“这位小友所言极是,明日一早,沈公子必会苏醒。”

小编推荐理由

冲喜医妻病弱相公又掉马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这是近期非常受欢迎、深受读者喜爱和追捧的一本小说,全文内容描写新颖非常吸引眼球。欢迎大家阅读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立即阅读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