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在逆光中告白(厉腾阮念初)
他在逆光中告白(厉腾阮念初)

他在逆光中告白(厉腾阮念初)

分类: 古言现言时间: 2021-04-08

小说介绍

他在逆光中告白电视剧原著小说《半吟》火热来袭,主人公是厉腾阮念初,是作者“弱水千流”的完结作品,当那些人看到了阮念初,以及在这个女人面前的厉腾时,才发现不是男人太冷漠,而是他的温柔都给了心中最爱的那个女人,为了这个女人,厉腾甚至可以付出自己的性命!

小说简介

厉腾是人狠话少,在“猎鹰”服役十几年的超级大佬,熟悉他的人,都觉得他是一个双商武力值三高的酷酷型男,都认定了这样冷酷的男人,是绝对不好找对象的。然而当那些人看到了阮念初,以及在这个女人面前的厉腾时,才发现不是男人太冷漠,而是他的温柔都给了心中最爱的那个女人,为了这个女人,厉腾甚至可以付出自己的性命!

他在逆光中告白全文阅读

KingdomOfCambodia,柬埔寨,旧称高棉,位于中南半岛,西部及西北部与泰国接壤,东北部与老挝交界,东部及东南部与越南毗邻,南部则面向暹罗湾。境内有湄公河和东南亚最大的淡水湖洞里萨湖,首都金边。
世界上最不发达的国家之一。
七月。阮念初到柬埔寨的第三日,天气晴,室外温度高达三十六摄氏度。雨季炎炎,酷暑闷热。
她是来支教的。
在金边市郊的一处小乡村,对象是数名十来岁的留守儿童。
和柬埔寨的大部分村落一样,这里贫穷,青壮年大多选择外出务工,只留下老人和孩子。教育条件也差,整个村子只找得出一个初中文化的老师。因此,支教团的到来无疑是雪中送炭,村民们都很高兴。
乡村小学一共三十几个学生,小的六岁,大的十五,不分年级都挤在一个班。阮念初负责教英语,偶尔的时候,也会教学生们唱唱歌。她性格柔婉,孩子们见这位中国老师漂亮又亲切,都很喜欢她。
一堂英语课不长,没多久便结束。
阮念初给学生布置完作业,走出教室,直接去了操场。
说是操场,其实就是一块空旷的泥巴地,四面土墙残破,被日头晒得干裂。有人老远就跟她打招呼,挥着手,喊她的名字。
阮念初看了他们一眼。那群人大约四五个,有男有女,肤色各异,都和她一样,是HELLPBRIDGE团队的支教学生。来自世界各地。
阮念初冲几人笑笑,走过去,用英语随口问,“在聊什么呢,这么高兴。”
说话同时摸出手机,里面有一条新的微信消息,是阮母发的,提醒她:每天晚上都得复习雅思考试的习题。
这时,一个非洲男生大喇喇地用英语说:“我们打算今天晚上在外面露营,捉捉鱼捉捉虾,烤河鲜吃。阮,反正晚上也闲,一起来吧。”
不知是不是天意,支教的村落,刚好位于湄公河和洞里萨湖之间的三角洲地带,水质不错,肥美的鱼虾肉眼可见。
阮念初想了下刚才那条微信,两相比较,笑眯眼,毫不犹豫地就答应下来,“好呀。”
其实从小到大,她的学习成绩都一般。
论智力,她只是中等,论勤奋,她沾不上边。她唯一的优点,就是脸蛋美,声带好。高中老师曾为她焦头烂额,说她太懒,这样下去别说重本,连上线都困难,建议阮父阮母送阮念初去学声乐,走艺体特长生路线考大学。
阮父阮母正愁得揪头发,捉住一根救命稻草,自然不会放过。
后来,阮念初便成了某一流院校的艺体生。虽然专业分得不太好,但她依然开心。她自幼便对自己的人生期望不大,能有这个结果,已经是惊喜。
她是个很容易满足的人。
家里规划的“大学毕业出国深造”,阮念初左耳进,右耳出。阮父阮母拿这女儿没办法,趁暑假,赶紧给她报了个雅思班。阮念初不想去,索性就加入了HELLPBRIDGE来柬埔寨支教。
她觉得,人生嘛,总得做些有意义的事才好。
自己这学渣,根本不是当高材生的料。让她出国献爱心,可比让她出国念书靠谱得多。
……
这所小学的学生都是走读,下午一放学,小而破的校园便空荡冷清。
一群来支教的学生难得闲暇,抄起渔网和烤架便往外跑,一路打打闹闹谈笑风生。阮念初和住同屋的黑人姑娘走在最后,手里拎了些烤肉用的佐料和竹签。
室友叫莉拉。她拍拍手,兴高采烈地道:“知道吗阮,我从来没和朋友们在河边烤过鱼,那一定很有意思!”
阮念初见她这样子,起了玩心,于是微眯眼睛,压低声音吓她:“喂。金边市可是有内乱的,这儿又是著名的湄公河流域。你就不怕遇到什么危险?”
莉拉发怵,“……不会的吧。”
她瞬间噗嗤一声笑出来,“胆子真小。逗你的。”
“……”莉拉气结,抬手作势打她。阮念初往旁边躲,扯了一把树叶扔室友头上,两人嬉笑着跑向河边。天色暗下去,夕阳遥遥挂在远方,红日映天,湄公河的水面余晖荡漾。
支教团都是年轻大学生,聚在一起,几天便已混得熟络。男生负责搭帐篷和捉鱼,女生负责将肉烤熟,大家分工明确,忙得不亦乐乎。不知不觉,太阳便彻底落下了山头。
晚上八点左右,夜色浓如墨,繁星成片挂在天上。
捕来的鱼虾都已下肚,一群人吃饱喝足没事干,索性坐在帐篷里聊明星八卦。阮念初对这话题没什么兴趣,又吃得撑,便和莉拉一道沿河边散步。一路说着话,回神才发现已经离露营地点数百米。
两人准备往回走。
这时,莉拉忽然捂住肚子,抽着凉气道,“……哎呀,我、我肚子疼。”
阮念初无语,“谁让你跟饿死鬼投胎一样,东西没烤熟就吃。”边说边四下张望,指指一棵大树,“你去那儿解决。我在这儿等你,有什么事就叫我。”
“嗯好。”莉拉点头,忙不迭地跑过去了。
她百无聊赖,一边听歌一边站在原地等,突的,注意到远处狭窄漆黑的河道投来一丝光,透过茂密水草丛,忽明忽闪。
阮念初只以为是当地的渔民,丝毫没有多想。
直到那艘船渐行渐近,最终停泊在河边。依稀有人声传来,在交谈,说的是柬埔寨高棉语。她听不懂。
又见船上跳下来两个黑影,手持工具,在河边的泥地里挖着什么,动作麻利。阮念初狐疑地蹙眉。
不是渔民?
思索的同时,她条件反射蹲下来,藏在齐腰高的草丛背后。
不多时,那两个黑影捣鼓完了,把手里的铲子一扔,弯下腰,从土坑里抱出一个大铁箱。从两人的姿势来看,箱子应该很沉。
他们把箱子搬上了船。
船舱里走出来一个矮胖中年人,穿夹克,半秃顶,模样肥头大耳。他叼着烟眯了下眼睛,用高棉语道:“打开,先验验货。”
两个男人点头,起子一撬,铁箱盖子应声落地。中年男人上前察看。
隔得远,阮念初看不清箱子里的东西,但却隐约意识到什么。想走已经来不及了。背后传来阵脚步声,她心口一紧,来不及做出反应,便被人从背后掐住了脖子。
几分钟后,莉拉去而复返,不见阮念初踪影。
“……”她困惑,东张西望地叫喊:“阮?阮?别跟我开玩笑了,你在哪儿?”声音散落风中,远处湄公河的河道平静而黑暗。
没有人回应。
……
自己被绑架了。这是阮念初清醒后的第一个念头。
而事实证明也确实如此。
她睁开眼,发现自己被扔在地上,这个屋子昏暗,空气潮湿咸腥,充满腐朽的霉味。她试着动了动,两只手腕却早已被反绑在背后,双腿同样如此。
短短几秒,阮念初的大脑还反应不过来。她想喊叫,但发不出声音,这才惊觉嘴巴也被堵住。
她唇发颤,恐惧在刹那之间灭顶袭来,吞没四肢百骸。
门外传来人说话的声音,不知在说什么。阮念初深吸一口气吐出来,强迫自己冷静,转了转眼珠,打量四周——一间柬埔寨地区很常见的木头房,一张桌子,几把椅子,家具摆设破烂而简陋,一盏煤油灯挂在头顶,飞蛾扑附灯罩,投落下一片巨大阴影,诡异骇人。
依稀有水声,这里应该离河岸不远……
“哐”一声,门猛被人从外推开。
“……”阮念初吓了一大跳,出于本能地往后挪,背抵木墙,清亮的眼睛警惕而惊恐。
进屋的人有三个,其中一个阮念初认得,就是之前那艘渔船上的矮胖男人。矮胖子看了她一眼,咧嘴就笑,跟另外两个男人说着什么。
看着这人猥琐的笑容,阮念初抵紧墙,又慌又怕。矮胖子蹲了下来,瞧着她,肥腻肮脏的左手去摸她的脸。
阮念初嫌恶,想也不想地别过头,躲开。
矮胖子呵了一声,吊起眉毛,扬手便要甩她巴掌。然而,就在耳光落下的前一秒,门口处一个五十岁上下的中年男人咳了声。那人头发花白,方脸狮鼻,眉心到左脸位置横亘着一道疤。
矮胖子见状不敢再放肆,只好收手,站起身,和另外几人一道恭恭敬敬地喊道:“阿公。”
中年男人略点头,下一瞬,目光看向阮念初,面露不满,“怎么回事?”
矮胖子悻悻地说,“阿公,这女人看见了咱们的货。”
“你不是说那地方很隐秘,绝不会被人发现么。”
胖子窘迫,支吾着不知道怎么回话。
阿公冷哼了声,弯腰坐在椅子上,张望一眼,皱眉,“Lee还没回来?”
话音刚落,外头就传来阵脚步声,沉沉的,稳健有力。
阮念初全身缩成一团。这些柬埔寨人说的话,她一个字也不懂。只在听见脚步声时,下意识地扭过头,看向门口位置。
一双黑色短靴映入视野,有些泛旧,沾了泥和少许暗红色血迹。
往上牵连的那条腿,格外长,裹在黑色长裤里,修劲漂亮如白杨。阮念初视线跟上去,腿主人的身形容貌便逐一映入视野。
男人个头极高,身形高大,窄瘦腰,宽肩,背脊笔直成一条挺拔利落的线。脸偏瘦,肤色很深,五官英俊而硬朗,唇薄,鼻骨高挺,最引人注意的是眉眼,深邃冷淡,漫不经心,压迫感却重得逼人。
身上穿了件素色黑T,简简单单,抽着烟,光站那儿便散发出强大的气场。
他掸烟灰的刹那,她惊鸿一瞥,注意到那人臂膀修长紧硕,古铜色,袖口往下竟延展出一条青灰色的巨型龙尾,蜿蜒栩栩,狰狞可怖。
绝非平凡角色。阮念初心抽紧,只飞快扫了几眼便移开目光。察觉到那人刚进屋就看了她一眼,目光审度,肆无忌惮。
“阿公。”
他掐了烟,开口,也是高棉语。但音色极低,个别发音独特,明显与之前几人不同。很有辨识度。
阿公问他,“事情办得怎么样?”
他漠然,“解决了。”
阿公便笑起来,说,“你办事一直都很妥帖,我很放心。”说着眼风一扫,别有所指,“要是每个人都有你一半妥帖,我这老头子就不用那么辛苦了。”
矮胖子咬咬牙,不敢反驳。
阿公心情明显不错,拍了拍Lee的肩,道,“今天你辛苦了。想要什么尽管说,只要阿公拿得出来,阿公一定送给你。”
他面无表情,瞥了角落处一眼,垂眸点烟,“那是什么。”
“哦,Lee哥,是我抓回来的一个小娘们儿,中国人,估计是游客。今晚,我不是去拿达恩给我们那批货么?这臭丫头鬼鬼祟祟地在那儿偷看!”矮胖子说着,咬牙狞笑,“看老子待会儿怎么收拾她。”
Lee抽烟的动作略顿,掀眼皮,“中国人?”
矮胖子嘿嘿笑几声,从兜里摸出个皮封的本,递给他,“这是从她身上搜出来的,哥你看,不就是中国的护照么?”
Lee接过来,眯了眯眼睛。半刻,他意味不明地勾了下唇,“没错。”说完侧眸,目光冷淡扫向那个蜷成一团的脏姑娘。
他道:“就她吧。”
屋子里的几个人都愣了下,不明所以。阿公皱眉,“她?”
“嗯。”Lee点头,语气冷而淡,“就她。”

他在逆光中告白免费阅读

那人说完,胖子脸上的表情一下就变了,皱起眉,明显是不乐意,“那妞是我先带回来的,要我送人,还真有点儿舍不得……”
Lee看都不看他,神色冷峻抽着烟,没有说话。
反倒是一旁的阿公瞥胖子一眼,先一步开口,斥道,“没出息。不就是个女人,哪儿找不到。”
矮胖子嘀咕,“话说得容易。女人多,但这么又白又嫩的上等货可不好找。最近忙生意的事儿,几天没开荤,正等着解馋。”
Lee冷淡,字里行间没有喜怒:“是么。”
矮胖子悻悻挤出个笑,这回,没敢吱声。
他们都是阿公图瓦手下的人,论资历,论年纪,他大Lee整一轮。但这地方,没有尊老爱幼的说法,弱肉强食,强者为王。Lee加入只短短四年,却已爬上二把手的位子,这年轻人一身铁骨,心够硬,下手狠辣,数年血雨腥风里闯出一片天,除图瓦外,一帮暴匪没人不怕他。
矮胖子在这儿只排得上七八,虽都是亡命之徒,但真和阎罗王叫板的勇气,绝不是人人都有。
于是他心下忖度,很快就有了决定。笑得咧开一口黄牙,道:“别人问我要,我肯定不愿意,但Lee哥你开口,那不一样。不就一中国妞么,既然你喜欢,老弟就忍忍痛,送你。”
Lee挑眉哂了下,“谢了。”
矮胖子嘿嘿嘿,“看你这话说的。自家兄弟,客气什么。”
隔着几米远的距离,阮念初缩在角落处,身体发抖,看那一高一矮两个人戏谑谈笑。她听不懂他们交谈的内容,只看见,那个叫Lee的男人侧对着她。他斜靠木头桌子,站姿很随意,嘴角勾着一弯弧,似笑非笑,匪气冲天。
阮念初咬唇,心头咯噔一下。预感自己处境会更糟。
那头,男人们还在聊这个绑来的女人。
矮胖子满脑,品咂着,说阮念初皮肤可真白,像他十年前在中国西藏看过的雪;说她脸蛋儿小,还不到人一个巴掌大;说她眼睛多大多亮,跟有星星似的。还说她身材好,细细的腰,桃子臀,看一眼就知道带劲儿。
淫词艳语不绝于耳。
Lee面无表情地听着,抽烟点烟灰,不搭腔。他又看了眼墙角。那姑娘瑟缩着蜷成小小一团,头发挡住大半张脸,脏兮兮的,怎么看,也看不出胖子嘴里的妖娆倾城色。
他嗤了声,很快便移开视线。
数分钟后,半包烟见底,地上烟头零星散落十来个。
图瓦在屋里坐半刻,乏了,起身准备离去。几人把他送到门外。
可刚走没几步,图瓦又想起什么,动作顿住,回转身。他沉声对几人道:“几天前,BOSS说有新差事要交给我们。”说着,目光看向那个二十六七岁的年轻男人,“Lee,到时候你跟我去见BOSS。”
Lee点头。
起风了,图瓦捂嘴咳嗽几声,语气缓和下来,说,“前段时间你辛苦了。这几天别出门,留在家,好好休息。”眼风扫过屋里的纤弱人影,吊嘴角,扯出个男人们心照不宣的笑容。
……
正如阮念初预料的那样,那一晚,她毕生难忘。
几人走出屋子的同时,她便挣扎着,四处张望,寻找范围内能用的利器。她要逃,要保命,要防身。余光瞥见一丝幽冷的光,是一把掉在地上的剪刀。阮念初一喜,急忙挪动着往那个方向靠近。
然而就在刹那间,腰上猛来一股大力,把她往上提。
阮念初很轻,被那人拎棉花似的拎起来。她惊愕,反应不及,只觉得眼前天旋地转,定神时已被那人倒扛在肩头。
是那个叫Lee的男人。
她嘴上封了胶带,本能地呜呜挣扎,几秒后意识到什么,又平静下来。不动了。这种情况下,她只能不停对自己重复冷静,冷静。这群人穷凶极恶,她绝不能轻易触怒。
Lee满脸冷漠,无视其他人,扛起她径直往外走。
柬埔寨的雨阮高温炎热,她衣着轻薄,这个姿势使衣料收短,雪白的一截后腰暴露在空气中。男人的手刚好放在那个位置。
硬硬的,很宽大,也很粗糙。
阮念初咬紧牙,浑身紧绷,被他碰到的皮肤火烧一样烫。
走出屋子,她吃力地转动脖子看四周,才发现,这是处许多木屋草屋组成的营寨,位于丛林深处,四面绿植围绕。占地面积很广,夜色下视野模糊,看不清那些屋舍的具体状貌,只有一个轮廓。中间空地位置生着一堆火,旁边围了一圈人,喝酒吃肉,放声大笑。
阮念初看见那些人身上挂的枪,心头骤凉。
她被扛到另一间木屋前。
扛她的人拿脚把门踢开,然后直接把阮念初往床上扔,动作粗暴至极。床板只是几块木头拼成,随便铺了些干草和一层床单,她被一下甩上去,硬邦邦的,疼得闷哼出声。
下一刻,Lee把灯点亮,昏暗光线驱走黑暗。他背对着她站在屋子中央,喝水,纯黑色的背影高大挺拔。
阮念初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她手脚依然被绑着,不能动,只好蜷起膝盖缩在床尾。警惕地盯着他。
这种死寂并未持续多久。
轻微一声“砰”,那人把手里的透明玻璃杯放在了桌上,然后,令阮念初没有想到的是,他开始脱衣服。完全拿她当空气。
阮念初的瞳孔瞬间紧缩。
Lee脱了上衣,背对她,随手把黑T拧成团丢到地上。于是她看到男人强壮精悍的背。肤色是古铜色,肩很宽,到腰的位置窄下来,呈现一个标准的倒三角,流线型的背肌,背沟凹陷,大小疤痕成片。
刀伤,枪伤,不计其数。
一条青灰色的巨龙匍匐在他肩臂处,随他动而动,狰狞地张牙舞爪,野性十足。
她脸上忽然一阵燥热,别过头,闭眼,十指在身后用力收紧。用力得骨节处青筋浮现。蓦的,四周光线消失,与此同时,稳健脚步声朝她逼近。
一片黑暗中,阮念初屏息,听见自己心跳如雷。
短短几秒,男人上了床,大手一拽,她被摁到他身下。她发不出声音,眼底的惊怒却烧亮黑夜,死死瞪着咫尺那张脸。
这人轮廓分明,是副极硬朗英俊的容貌,但,此时被黑暗朦胧了棱角,竟显得柔和几分。实在太近,她甚至能看见他浓长的睫毛,垂得低低的。
Lee同样盯着她,居高临下,眸色冷而深。姑娘一双眼,大而澄澈,脸上沾了灰和泥,但娇媚的容貌依稀可辨。他紧绷的胸肌和她贴在一起,能明显感觉到她急促的呼吸……
“唔。”阮念初想求他放过自己,呜呜出声。
下一瞬,Lee余光往窗户瞥了眼,扯过薄被盖住他们,隔绝开几道偷窥的视线。然后把她的手高举过头顶。有意无意,他的唇扫过她额前的发。
不知是愤怒还是惶恐,阮念初一震,浑身剧烈发抖。
他开始动。而她身上的衣物根本完好无损。
阮念初微怔,惊恐的眸光变成错愕,很不解。她瞠目,他手臂撑在她身体两侧,呼吸喷在她脸上。暖暖的,清冽的,有点痒。
这是在做什么?她不明白。
黑暗中的两个陌生人,盯着彼此。整个屋子里只有Lee略粗重的呼吸声,和木板床引人遐想的声响。
这样的境况下,阮念初先是困惑,茫然,再然后,她两颊便爬上了一丝红潮。她嗅觉敏感,这个屋子,这张床,都有这人身上的味道。
烟草味,极淡极淡的血腥味,和浓烈的荷尔蒙味。
阮念初僵直身体,拧着眉,直视上方那双黑而深的眼睛。不知是不是错觉,她看见,那人的眸色越来越深,有什么东西在里面蔓延。
她心突的一慌,下意识移开视线。
Lee也闭上眼。
他闻到一股久违的香气,来自姑娘的身上。类似清晨时盛放的茉莉,清新偏甜,有故乡黎明的味道。
屋外,夜色浓如化不开的墨。几个鬼鬼祟祟的人影停留片刻,抹抹嘴,终于嘿嘿笑着满意而去。
……
阮念初就这样待在了Lee身边。
幸运的是,在那晚之后,没有人再去那间屋子外面听墙角。一连两天,Lee没有再碰过她,只在固定时间给她拿来食物和水。两人甚至连话都没说过一句。
偶尔,矮胖子会跑到屋子外偷看那个被抓来的中国女人,心痒难耐,想问Lee把人要回去。他讪笑道,“哥,鲜你都尝过了,不如把这女的还给老弟……实在不行,等过几天我再给你送回来?”
Lee不吭声,冷淡一眼,矮胖子不寒而栗。
于是整个图瓦集团的人便都明白了——Lee看上了那个被绑来的中国妞,生人勿近。因此,那些觊觎她美色的人心有忌惮,都不敢再造次。
阮念初能感觉到,叫Lee的男人,和这儿的其他人有些不同。他没有侵犯她,伤害她,甚至还让她免受了矮胖子的侮辱,这是万幸。
但,丝毫不影响她时时刻刻想要逃。
刚被抓时,矮胖子搜了她的身,她的钱包,护照,身份证,手机,全都不知所踪。即使逃跑成功,她也没办法在这个国家证明自己的身份。不过这些都是次要的。目前最要紧的是先逃出去。
阮念初一直在等。
直到她被抓第三天的午后,机会来了。
吃完饭,照例是一个身形佝偻的老婆婆来收拾他们吃饭的碗筷。老婆婆离去后,一个年纪十三四岁的少年走进屋,用高棉语跟Lee说了什么。半刻,阮念初看见Lee面无表情地点了下头,开门离去。
临走前,他回头看了她一眼。
这些天来,阮念初被限制自由,活动范围只在这间木屋。她唯一能做的事就是观察这个男人。她发现,他的眼睛长得格外好看。大多时候,瞳色是一种清浅的黑,眸光既冷又亮。
而此时,这人的目光很深,浓黑里带着危险警告。
阮念初大概懂了。是让她乖一点,不要乱跑。
她平静地点头。心里却想,他不在,不跑除非是傻子。
Lee走了,脚步声顺着外头的木油板远去,越来越远。数分钟后,她咬咬牙,开门察看,走廊和前方的空地竟都空空如也,没有其他人。
天赐良机。阮念初心一横,迈出了步子。
……
营寨真的很大,一路绕出去,阮念初花了将近二十分钟,险些迷路。期间,她躲开了两名持枪巡逻的童子军。
外面丛林茂密,树叶枝干遮天蔽日,郁郁葱葱,挡去大片阳光,闷热的空气传出虫鸣鸟叫。
阮念初头也不回地跑进去。
这个地方,她从没有来过,自然不识路,只能漫无目的地往前走。忽然小腿被什么扎了下,她皱眉,低头一看,是自己不小心绊倒了荆棘。
阮念初没有停,忍痛继续。
然而就在这时候,背后冷不丁响起个声音,沉沉的,音色极低,“还有半米进入地雷区。再走一步,谁都救不了你。”
“……”阮念初眸光跳了下。中文,字正腔圆的中文。她回头,一个高大人影背逆光,懒散倚着一棵树的树干,盯着她,眸色未明。
诧异瞬间盖过恐慌,她惊疑不定,“……你居然会说中文?”不对,他的中文发音太过标准,于是又冲口而出:“你是中国人?”
“我是什么人不重要。”
厉腾很冷静,“重要的是,只有跟着我,你才能活下来。”

小编推荐

以上就是小说他在逆光中告白全文免费阅读的精彩内容,本文作者,融情于文字里头,以笔作犁,躬耕俯首且善于布局。喜欢请关注本网,更多全本小说,等你发现哦!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立即阅读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