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护美强惨师兄(慕华晖孟棠)
守护美强惨师兄(慕华晖孟棠)

守护美强惨师兄(慕华晖孟棠)

分类: 古言现言时间: 2021-04-08

小说介绍

《守护美强惨师兄》是金牌作家“长沟落月”创作完成;主人公是慕华晖孟棠,本站提供守护美强惨师兄全文免费阅读;我师兄最帅!我师兄最棒!我师兄打架超厉害!我什么都听师兄的!什么?我师兄要入魔?走,走,咱们搭伙一块儿去。慕华晖原以为他这辈子不过是笑话一场,却没有想到会有一个人特地为他而来。从此天上人间,这个人便是他牢不可破的牵绊。而他,甘之如饴。

小说简介

孟棠看了一本玄幻小说,书中男二慕华晖作为她的心头好,赚了她好大一票眼泪。
男二既是明华宗大师兄,又是千鹤城少城主,天资出众,被修真界众人誉为不世之材。偏偏在最风光的时候被爆出是天生魔种,于是天大地大,一时竟无他容身之处。
男二转身入魔,短短数月便夺得魔尊之位,谁料最后竟然心甘情愿的死在女主手上。
孟棠长叹:好惨一男的!这要是她身边的人,她一定好好守护着,不让他落到那样悲惨的下场。
约莫是老天爷听到了她内心的呐喊,好了,第二天一睁眼,她就如愿的穿到书中来了。
穿越后孟棠的日常:
我师兄最帅!我师兄最棒!我师兄打架超厉害!我什么都听师兄的!
什么?我师兄要入魔?走,走,咱们搭伙一块儿去。
慕华晖原以为他这辈子不过是笑话一场,却没有想到会有一个人特地为他而来。
从此天上人间,这个人便是他牢不可破的牵绊。
而他,甘之如饴。

守护美强惨师兄全文阅读

第12章 当年真相
孟棠震惊的看了慕华晖好一会儿,等回过神,她问出来的第一句话就是:“师兄,你有没有受伤?”
“没有。”
修长如玉的手指轻敲了敲桌面,慕华晖催促她,“快些把这喝了。”
孟棠哦了一声,依言乖巧的捧起茶杯,将里面淡紫色的紫灵兰水都喝完了。一滴都没有剩。
这可是慕华晖冒着那样大的风险特地去北境为她采的紫灵兰,怎么能浪费呢?一滴都不能浪费!
放下杯子,孟棠看着慕华晖,面上是发自内心的真诚。
“师兄,你对我真好!我以后一定会好好的守护你的!”
慕华晖握着茶杯的手微顿,随后唇角忍不住的往上扬起。
从小到大,倒是头一次有人会同他说这样的话。
不过就算他们两个人的修为相差甚远,但师妹既然有这个心,他这个做师兄的还是觉得很欣慰的。
就微微的笑着,说道:“好。”
孟棠觉得他笑起来特别的好看。
原就生了个温润贵公子的模样,再这般浅浅的笑着,便如同是秋日夕照下的青竹,只看着就令人心醉。
这样好的一个人,怎么能让他最后落得那样的一个下场呢?
于是她重重的点头,握紧拳头,一脸的坚毅。
“师兄,我以后肯定会更加努力修炼的。”
她一定要变得更加强大才行,不会让任何人有机会伤害到慕华晖。
哪怕慕华晖觉得自己压根就不用孟棠来守护,但以他的性子,也自然不会打消孟棠的积极性。甚至还会附和着说好。
两个人又说了一会儿话,孟棠想了想,就问道:“师兄,凌师兄和云师妹那天没受伤吧?”
其实她一点都不关心他们两个。但有关他们两个的事,还是要经常在慕华晖面前提上一提的。
“没有。”
一谈论到旁人,慕华晖脸上便一片平静,连笑容都有些淡了下去,“只是云师妹可能受了一些惊吓。”
那日云初月的表现他也看在眼里。
虽然云初月是青虹峰弟子,但慕华晖身为明华宗的大师兄,回来的时候还是说了云初月几句。
慕华晖自认他的语气并不算严苛,甚至可以算得上是和颜悦色。而且他的初衷其实也是为云初月好。
身为明华宗弟子,且修为已达筑基境界,遇到敌人时却只会站在原地一味的尖叫,这一次是有凌星遥在旁细心护她,但若下次凌星遥不在她身边,又或是凌星遥分、身无暇,那她岂非只有死路一条?
不想云初月听了他的话,竟然抽抽噎噎的哭了起来。
凌星遥对他也是一脸愤慨的模样,话语之间都是云初月只是个柔弱的女子,第一次遇到这样的事会害怕很正常,他不该出口指责。
慕华晖垂眸看了一眼正被她抱在怀中昏睡的孟棠。
孟棠何尝不是个柔弱的女子,又何尝不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事?却依然面对众魔不惊慌,甚至断臂之后依然忍痛杀敌?
只觉夏虫不可语冰,便没有再同他们两个说什么。
这会儿听孟棠问起,慕华晖也不过是淡淡的一句话带过。
孟棠嗯了一声。
云初月那日只怕不是受了一些惊吓,而是受了很大的惊吓吧?
顿了顿,孟棠看着慕华晖,意有所指的说道:“师兄,我看凌师兄那日,好像对云师妹挺关心挺照顾的啊?”
原书中最后伤害慕华晖最深,而且还让他万念俱灰的人就是云初月,所以孟棠现在但凡逮着机会,就会向慕华晖灌输云初月心里只有凌星遥的这件事。
但可惜这话听在慕华晖耳中,却不是这个意思。
师妹这是还喜欢凌星遥,所以才会对凌星遥关心照顾云初月的事耿耿于怀?
慕华晖从没有尝过男女情爱之事,也不知道该如何宽慰孟棠。
食指指腹轻轻的摩挲了下杯沿,他斟酌着开口:“凌师弟确实对云师妹十分的关心照顾。”
师妹忽然问他这句话,其实是想等着他否认的吧?但他却肯定了。
也不知道师妹听了会不会伤心。
但既然凌星遥不喜欢师妹,心中另有喜欢的人,那还是早日让师妹认清这一点比较好。
便是她此刻真的伤心了,但时日长了,她总归会慢慢的好起来的。
想到这里,心中那些些微的忐忑渐渐消散。他眉眼平静的端起茶杯喝茶。
桌对面,孟瑶小心的觑着他面上的神情。
看来师兄是知道这件事的,而且目前他对这件事并没有特别的想法。
这就好。
就希望等以后师兄知道云初月是赤霄城城主之女,也就是他父亲给他定下的未婚妻时他还能如此平静就好了。
这件事今晚点到为止即可,要是再说下去只怕师兄会起疑。
于是孟棠没有再说话,转头看着窗外。
在她昏睡的这三日大雪一直纷纷扬扬的下着,这会儿外面早就一片琉璃世界,万物都被一层皑皑白雪给覆盖了。
只有不远处的海棠林是个例外。
就如同有一块透明的玻璃罩罩住了海棠林,明明近在咫尺,却是两个不同的世界。
海棠林外面,触目所及都是一片素白,严寒酷冬;海棠林里面,却是淡粉色的海棠花一簇簇的开满枝头。蜂飞蝶绕间,俨然一片阳春之景。
孟棠看着这片海棠林,有些嫌弃的皱了皱眉头。
没有人比她更明白这里为什么会有这片海棠林,又为什么这片海棠林会经年花开不败。
还有她现在住的这个云棠小筑......
孟棠转头看慕华晖,眼中不由的带了些疼惜。
“师兄,你以后要是没事,就多来云棠小筑坐坐吧。”
这样等以后你知道当年所有事的真相之后,也能少一些遗憾。
但如果有可能,我希望你永远都不知道当年的那些事。我希望你永远都跟现在一样,是明华宗风华绝代的大师兄,整个修真界提起来都敬仰的人。
为了这个目标,她也会尽她所能。
可惜孟棠的美好愿望终究会落空,因为有很多事都不在她的掌控之中。
魔界。
有黑面之人单膝跪在一位穿黑袍,脸上罩着一张黑漆面具,只露出一双眼睛的人面前。
“属下已经打探清楚,那日的四人乃是明华宗弟子。其中有一名女子乃是极罕见的通玉凤髓之体,修为最高的那名男子则是明华宗宗主孟青衡的大弟子,姓慕名华晖。这人另还有一重身份,乃是千鹤城城主之子。”
这黑袍之人乃是魔族新近上任的长老,名叫墨霄。
他原还是姿态轻松的坐在椅中,浑没有将这人的话放在心上。听到后来,他却是猛然坐直了身子。
“千鹤城城主之子?”
其声粗嘎沙哑。仿似锉刀磨过坚硬的石头,又仿似指甲慢刮光滑的玻璃,听在耳中十分的刺耳,忍不住就想要躲闪。
下跪的人却依然面带敬畏,跪着的姿势没有丝毫变动。
“回长老的话,是。”
随后又问道,“请问长老,是否要遣人将这几人杀了?”
竟然胆敢阻碍他们办事,自然得杀了。更何况他们魔界和修真界的人向来就势不两立。
“不能动他!”
墨霄下意识开口严声警告。
但须臾他起身站起,在屋中走了几个来回,又吩咐着:“这个慕华晖,你亲自令人监视。若他出了明华宗,即命人全力截杀。”
“但若是他不敌,你们却不能伤他性命。带回来见我!”
下属忙应是。
墨霄沉浸在这个消息中,压根就没有注意到其他。
还是下属没忍住,开口提醒:“长老,那位明华宗的女弟子乃是罕见的通玉凤髓之体,且已经筑基,对魔尊大有进补......”
他这般一说,墨霄才想起此事的原委来。
原就是魔尊现在的修为进入瓶颈期,才会命人去衡阳城偷盗灵药。不想灵药虽然到手,半途却被那几个明华宗的弟子给夺了回去。还将他们遣去的人杀了个精光。
只余一个人拖着重伤回来报信。且断断续续的说了几句话之后就死了。
魔尊为此事大为光火,即刻命人去查那四人的底细。且言查到之后,无论对方是何人,一定要将他们碎尸万段,扔到毒窟里面喂毒虫毒蛇。
不想其中一人竟然是少主。而另一人,竟是通玉凤髓之体。
传言这通玉凤髓之体体内天生便有灵气,若与男子交、合,可令男子洗髓易经,修为大进。
若此事当真,那这女子可比衡阳城的那颗灵药好多了。
墨霄眼中掠过一丝厌恶。
他自然不希望魔尊强大,甚至巴不得他赶紧死才好,但手刃魔尊的事只能交给少主来做。
且魔尊的修为越高,等少主杀了他之后魔族之人就会更加的畏惧服从他。
便道:“既如此,便将这女子抓来交给魔尊享用便是。”
下属应了一声是,躬身退下。
墨霄的心情依然不能平静,背着手在屋中走来走去。
当年他重伤濒死,被迫躲起来养伤多年。其后毁容毁声,重回魔域,现在终于一步步的坐到了长老的位置。
一直无暇顾及少主。原想等长老的位置坐稳之后再去千鹤城,没想到少主现在竟然已经成了明华宗宗主的大弟子。
孟、青、衡!!
只是一想到这个名字,墨霄的神情瞬间就冷了下来。
当年孟青衡斩杀主人的事还历历在目,没想到现在孟青衡竟然收了少主做弟子!
等他日孟青衡知道少主的真实身份,再被少主手中的剑穿透灵府,不知道到时他脸上会是什么样的神情?
墨霄迫不及待的想早日看到这个画面。
而在这之前,他要逼迫少主更加强大,慢慢的让少主知道当年所有事的真相,让他自愿入魔,这样他身为天生魔种的魔力才能完全的被激发出来,成为整个魔界有史以来最强大的魔尊。

守护美强惨师兄免费阅读

第13章 进剑冢
忽忽三月已过,万剑冢开冢在即。
宗主孟青衡仍未出关,于是开冢仪式便由其他峰的几位峰主代为主持。
慕华晖身为宗主收徒,亦代表碧云峰出席仪式。
仪式是在一处名叫青镜台的地方举行。孟棠站在人群中,看着站在台上一众峰主中的慕华晖,只觉得满心骄傲。
这个温润雅致,眉眼疏朗的男人是她师兄!
纵然明华宗有数千名弟子,他们看到慕华晖的时候都要恭恭敬敬的叫一声大师兄,但他们始终都是其他峰的弟子,跟慕华晖要隔着一层。只有她,才是慕华晖真正意义上唯一的师妹。
而且师兄待她还这样的好。
目光专注的看着慕华晖,一双眸中如有繁星璀璨。
她目光灼灼,慕华晖自然能察觉到。
原还以为是谁人在这般看他,一转头,却见是自家小师妹。
便对她微微颔首,浅浅一笑。
孟棠:......
师兄啊,你知不知道你每次这样笑的时候有多好看?枉我也算是看过上千本小说的人,竟然找不到能够形容出你风姿的合适话来。
心中已经在土拨鼠尖叫,化身为慕华晖的迷妹不能自持了。
眼中也更加只有慕华晖一个人了,至于那些峰主们说了什么话,她压根就没有听进去。
近来他们师兄妹两个越发的亲近了,所以慕华晖一看她这个样子就知道她在走神。
于是等仪式结束,他走下台,抬手就不轻不重的弹了孟棠光洁的额头一下。
“你刚刚在想什么?各峰峰主的话都没有听进去罢?”
孟棠心想,那些话有什么好听的?左右无非是一些灌鸡汤的套话而已,她听了第一句就知道后面他们会讲什么。
但面上还是一本正经的说道:“师兄冤枉我。我刚刚明明一直都有认真在听的。”
“是吗?”
慕华晖似笑非笑的看她,“既如此,你将刚刚各峰峰主说的那些话复述一遍给我听。”
孟棠:......
老实认栽,低头不说话。
她一头秀发长的极好。乌黑柔顺,在日光的映照下微微的闪着光。
头顶只简单的挽了个发髻,除却脑后系了一根跟衣裙同色的发带,其他装饰全无。
明华宗也有几百女弟子,不说每个人都爱美,但或多或少发髻上都会有些装饰,鲜少有像她这样的。
慕华晖曾问过缘由,孟棠说是她得时常练剑,戴着头饰嫌麻烦。而且就算戴了也没用,说不准什么时候就掉了,到时她会心疼。既如此,倒不如不戴。
这个理由实在强大且有逻辑,慕华晖无言以对。
不过时日长了,慕华晖也习惯了她这个样子。反倒觉得她这样不施粉黛,清水出芙蓉的样子是别人比不上的。
就是也不晓得注意自己的仪容。像这会儿,发顶有一缕头发翘了起来都不知道。
慕华晖迟疑再三,最后到底还是没有忍住,抬手将她那缕翘起的头发压了下去。
一边压,他一边无奈的叹息:“师妹,改日我给你寻一面大的水氤镜放在你屋里吧。你出门的时候记得照一照。”
孟棠知道水氤镜。
这玩意儿就跟现代的玻璃镜子一样,人站在前面,照的纤毫毕现,比那些铜镜要好用多了。
这个虽然不算十分罕见,在仙界集市可以买的,但价钱也很高就是了。
而且她听慕华晖话里的这意思,是要给她寻一面穿衣镜大小的水氤镜?
那得费多少灵石啊?
连忙摆手:“不用,不用。我现在的那面铜镜就挺好用的。”
知道你不缺灵石,但咱们得有危机意识。好好的攒着那些灵石它不香吗?
慕华晖不置可否。
将她的头发弄好之后,他收手拿出一枚玉简来。
再一次开启老父亲模式,事无巨细的叮嘱她。
“......剑冢中虽有成千上万的好剑,但万事讲究一个缘分,不可强求,不然定有反噬。”
“这枚玉简你好生收着。若你寻到自己的本命剑,就捏碎玉简,立刻就能出冢。”
“若你遇到危险,无法应对的时候千万不要一意孤行,用传音符唤我,我即刻传送进冢去寻你。”
孟棠:......
这场景让她产生一种错觉:
她是个刚上幼儿园的小朋友,而慕华晖就是小朋友的父母,不放心孩子第一次离开自己,就絮絮叨叨的交代着这样的事那样的事。
孟.幼儿园坚强独立的小朋友.棠,挣扎着制止还在说注意事项的慕.有分离焦虑症的老父亲.华晖。
“师兄啊,你说的这些我都知道的,你就放一百二十个心吧。”
看到其他同门都已经在排队等候进剑冢了,孟棠连忙说道:“师兄,我进去了啊。”
说着,转身就要去排队。
胳膊却被拉住了。她回头,就见慕华晖眼中蕴着掩不住的担忧。
“注意安全!师兄在这里等你。”
孟棠回想了一下幼儿园门口父母安慰有分离焦虑症小朋友的方法。
亲是不可能亲的,她怕师兄会抽她。
就上前一步,张开双臂抱住了慕华晖。
甚至还一边伸手轻拍了拍他的背,一边安抚他:“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师兄你就放心吧。我很快就会出来的,啊。”
就差没说你乖乖的在这里等我了。
然后她直起身,对慕华晖灿然一笑,转身蹦蹦跳跳的排队去了。
师兄刚刚跟她说万事讲究一个缘分,不可强求,但这次她一定要强求。
无论如何她都一定要将原书中云初月用来杀了慕华晖的那把残雪剑拿到手,让云初月再也没有机会伤害到慕华晖一丝一毫。
在她身后,慕华晖虽然面上看着依然是平日模样,但衣裳底下的身子却是僵硬如石像。
从小他便知道自己不得父母喜爱。
父亲有自己真心喜欢的人,他喜爱的是他和那个女人的孩子,母亲怨他生他的时候因为他伤了身子,又怨他不讨父亲欢心,不能留下父亲在她身边,视他为仇人。
无论是父亲还是母亲,从来没有抱过他。
乳母虽然喜爱他,但是母亲的威压下也不敢抱他。
甚至乳母待他稍微亲近些,母亲就会叫人鞭笞乳母。
这也就养成了慕华晖独来独往的性格。
是的。虽然在外人看来,他是明华宗光风霁月的大师兄,千鹤城沉稳内敛的少城主,不论何时面上都挂着温和得体的微笑,但其实只有他自己知道,他的内心一片荒芜。
但是刚刚孟棠却冲过来抱了他......
浑身僵硬,脑中一片空白,直等孟棠离开他都还没有回过神。
*
万剑冢门口应该有传送阵,孟棠排在队尾,看到前面的弟子在专人指引下站在特定的某处。随后白光一闪,那几个弟子就不见了。
队伍中熟人不少。孟棠粗粗扫了一眼,就已经看到了凌星遥,云初月和丁乐萱。
丁乐萱听说是前两日刚突破筑基境界,运气好的很,正好赶上了这一次的剑冢开冢。
丁乐萱依然不待见孟棠,自然孟棠也不待见她。两个人的目光在空中短暂的接触了一下,同时满含厌恶的别过头。
不过下一刻,当看到云初月和丁乐萱都站到了传送阵中间去,孟棠连忙也挤了过去。
刚刚她已经观察过了,这传送阵里面一次站五个人。所以哪怕她再不待见丁乐萱,她也得跟过来。
因为在原书中,残雪剑是云初月在剑冢中的机缘,她既然想夺这个机缘,那在剑冢里面她就得时刻紧跟着云初月才行。
眼前一阵柔和的白光闪过,等孟瑶再睁眼时眼前就只有星星点点的光亮。
就好像夏日的夜晚,虽有繁星满天,但可惜星光微弱,视物还是有些困难。
“这是哪里?!”耳旁突兀的响起一声加细加长的尖叫。
孟棠回头,看到叫喊的人是丁乐萱。
但她身边空无一人。与她们两个同一传送阵进来的云初月,凌星遥,还有另一位师弟压根就不见踪影。
孟棠心中一沉。
但她没有做声,只是皱了皱眉头,然后自顾自的在储物戒里拿出了上次慕华晖送她的七宝琉璃灯。
这七宝琉璃灯不但无烛无芯自亮,而且灯上还刻有符咒,可确保无论在什么样的环境里面都能长明不灭。
孟棠手一扬,七宝琉璃灯冉冉上升。如同挂在空中的一轮明亮圆月,照的各处亮如白昼。
孟棠就看到她所处的这地方有点儿类似于电视上放的乱葬岗。小山丘高低起伏不平,几棵半枯干的老树错落不齐。其中一棵树的枝干上甚至还蹲着一只鸟。
那鸟儿站在枝叶的阴影里,孟棠只能看到它体型好像不是很大的样子。
但约莫也是隔的比较远的缘故才会让她产生这种错觉。毕竟按照她的经验,一般出现在这种类似于乱葬岗地方的鸟儿多是乌鸦或者猫头鹰之类的。
而且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总觉得那鸟儿正在歪着头打量她......
看它也没有要攻击她的意思,孟棠就抬手扬了扬,也算是跟它打了个招呼。
然后她回过头。结果一眼就对上了丁乐萱一张煞白的脸。
孟棠:......
丁乐萱今天穿的原本就是白衣白裙,这会儿又煞白着一张脸,双眼也是直勾勾的,看着了无生气,跟个死人一样,在这样的一个场景下,很难让人不受到惊吓呀。
孟棠蹬蹬蹬的往后倒退了几步,抬手拍了拍胸口,安抚自己那颗受到惊吓的心。
然后她白了丁乐萱一眼,不再看她,转身就要离她远远的。

小编推荐

每座城市,都有故事,或许下一秒,你,就是主角。欢迎进入本站搜索守护美强惨师兄全文免费阅读欣赏更多精彩小说!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立即阅读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