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星(盛星江予迟)
见星(盛星江予迟)

见星(盛星江予迟)

分类: 古言现言时间: 2021-03-06

小说介绍

盛星江予迟小说最新章节《见星》特别推荐,见星盛星江予迟小说完整版全文免费在线阅读讲述的是:金融新贵江予迟连续两年占据洛京市财富榜榜首,但他身份成谜,关于他的年龄相貌众说纷纭。直到江予迟出席某次峰会。

小说简介

入夜,盛星避开了一众记者,回了落星山价值上亿的***。
她拎着***小心翼翼地打开门,隐在阴影里矜骄的男人不知等了她多久,“星星,过来。”

见星盛星江予迟小说全文阅读

冬日的洛京少有晴日,今儿倒是放了晴,昨晚叫嚣的风这会儿也安分了,难得周围这样安静。
盛星醒时不到九点,换了件舒适的居家服下楼,浑身上下毛茸茸的,也没打算穿点别出心裁的,昨晚穿成那样江予迟没半点反应,穿什么都不管用。
“星星起了?”赵姨最先看到盛星,停下手里的活往厨房走,挨个数,“早上有粥、面条、包子...阿迟和老太太在外头呢。”
盛星早上都没什么胃口,嘴上说着要粥,眼睛往院子里瞟去,大冷天的,那两个人在外头也不知道说些什么,喝粥的时候也心不在焉,微信里几条未读信息,随便挑了几条看。
[星星,羽绒服抽那套黑的还是白的?
盛星回复助理:[黑的。
圈内几个朋友也发来消息——
[星星最近过年了,热闹啊。
[??妈妈不准你谈恋爱!
[你能看上那姓李的?
最后,是李疾匀的,极其冷淡的一个“?”。
盛星不明所以,没等她问,江予迟先进来了。
男人神情懒散,上身是宽松的灰色毛衣,底下一条松松垮垮的裤子,手里还端着杯茶,直直朝她走来。
盛星打招呼:“三哥。”
江予迟点头,在她对面坐下,视线在她面上一扫而过,自然地提起昨晚的事:“下次来,屋里会有电热毯。过年想在哪儿过?”
这会儿离过年不到一个月。
往年,盛星过年不是在剧组里,就是在江家呆着,老太太也不见她出门,盛家来找人,还得往江家来。
今年过年盛星休假,江予迟也在,自然多了一个选择。
盛星放下勺子,水润的眸往江予迟身上瞧,他问完话,自顾自地垂眸看手机,单手打字,凸起的指节上有细小的伤痕。
她当然是想和单独和他在家过年,但在家他们不能同床睡,也没什么劲儿。想到这儿,盛星弯着眼,说:“在老宅过,奶奶好些年没和你一块儿过年了。我来的时候她次次都提你,担心你吃不饱睡不暖。”
“这老太太成天瞎操心。”江予迟扯了扯唇,发完短信,随手把手机往桌上一丢,喝了口茶,“星星,李疾匀是你朋友?”
江予迟的语气再正常不过,像是随口一问。
盛星倒是怔了一瞬,而后反应过来:“我又上热搜了?小时候我和李疾匀的妈妈拍过戏,他常在剧组呆着,时间长了就认识了。”
李疾匀这人在圈内也是个传奇,因为母亲是演员,他从小就在剧组长大,熟得就和自己家似的,上了小学就开始摸摄影机了,十七岁拍了第一部作品,往后的几部片子拿奖无数,一时间风头无两。
不得不说有的人真是老天爷赏饭吃。
李疾匀是,盛星也是如此。
江予迟注视着盛星,想起经纪人的话:认识得有十年了吧,那时候李导还在上高中,说起来他和江先生年纪一样大。
十年前,盛星十三。
那个时候的少男少女容易生出些朦胧的情愫来,更何况他们在剧组朝夕相处,极有可能是盛星的暗恋对象。
江予迟不动声色地放下小茶盏,随口问:“上高中那会儿和他有联系吗?”
盛星托着腮,回忆半晌:“我客串过他的电影,友情出演,没要钱。他刚开始拍电影那会儿没问家里要钱,后来赚了钱也都砸到电影里,起先日子还挺苦。不过他这人,脾气古怪的很,烦人。”
江予迟眉眼间的情绪淡了点儿,漫不经心地把经纪人的话转述给盛星,等着盛星反应:“你打算怎么办?”
盛星神经绷紧了一瞬,问:“拍到车牌了吗?”
江予迟解释:“车不在我的名下。视频是当晚在会场的人拍的,你经纪人心里有数,但拿不准你和李疾匀的事。”
听江予迟这么说,盛星放松下来,想起李疾匀发过来的问号,心里轻哼一声,随口应:“暂时不想管,休假期间只想好好在家里呆着。”
“交给三哥?”江予迟微微直起身子,静静地盯着她,见她眼露诧异,唇角晃出点儿笑意,“家里的影视公司刚转到我名下,三哥得熟悉熟悉业务。”
盛星眨了眨眼,她当然知道***有涉及这部分产业,还是《盛京赋》的投资方之一,但那都是江予迟回来前的事了,没想到江予迟会对这方面感兴趣,她没多想,一口应了:“我和经纪人说一声。”
江予迟眼眸低垂,指尖轻点桌沿,忽而道:“什么时候请你朋友来家里吃个饭,三哥下厨。”
盛星:“......”
因着这句话,一时间她心里七上八下的,江予迟多讨厌别人进家里她不是不知道,这忽然是怎么了?说起来,从昨晚开始他就有点儿奇怪。
江予迟却没打算回答盛星的疑惑,只道:“定了时间和三哥说。”
午饭后,来接他们的司机准点到达,老太太一点儿不留恋的把人赶走了,她忙着去找姊妹们打牌,忙得很。
从老宅到落星山,有近一小时的路程。
冷风夹杂着湿气,裹挟着刺骨的寒意从江予迟那侧吹进来,司机往后视镜看了眼,每逢先生来接太太,车内一定是通风的状态,不论春夏秋冬。
江予迟接了个电话,开始处理文件,盛星闲着无聊,切微博小号上线冲浪,一打开热搜,她的名字还挂在上面。
点开视频,是昨晚她上车的画面。
画面经过模糊处理,看不出车牌,看距离却不远,她穿着当晚的礼服和高跟鞋,很好认,后座的男人只有半截身影,依稀能从画面中看到他脱下大衣披在她身上,动作利落,模糊的身影掩饰不住男人优越的身材。
盛星不由想到昨晚,她靠在江予迟紧实、有力的胸膛间缓缓睡去,他始终克制,并未过界半分。她撇撇嘴,随便翻了翻微博,还看到一条细数多年来盛星的所有绯闻对象,上至导演、影帝影后、流量小生,下至十八线,仿佛她开了个后宫。
这些年,有的人澄清过,有的人没有,三年前盛星还能用单身的借口,这三年却用不了,不过这三年她绯闻也少,李疾匀还是头一个。
盛星返回微信,找李疾匀。
[Paidax:电影准备好了?
[L:你欺负谁了?
盛星冷哼一声,按键音效摁得滴滴响:[你要是对她有兴趣,我就给你个面子,不管这事儿。
[L:?
[Paidax:886。
[L:
这事儿说到底还是李疾匀的新电影惹出来的祸,不然温边音可不会这么冒进,连人都没找出来就放料。
盛星欺负完李疾匀还挺高兴,对话页弹出新信息,是盛掬月发来的信息,她眉眼间的笑意一点点淡了下去。
[小月亮:星星,妈妈想让你带三哥回来过年,你不用顾忌我和盛霈,不想回去就不回去,有事找姐姐。
盛星低头回了信息,把手机往边上一丢,降下自己这侧的车窗,窒息感一点一点涌上来,让她的脸色微微发白。
骤然的寒意让江予迟侧目,一见盛星的脸色就知道她又不***了,立即勒令司机停车、降下所有车窗,倒了点热水,轻拍着她的背,像小时候那样哄:“星星,不怕,窗都开着,深呼吸。”
盛星打小就怕又黑又窄的地方,起初连坐车都害怕,后来因为工作需要,不得不去适应,这么些年下来好了很多。但在江予迟这里,不论什么时候,车内总是开着窗,以免她又不***。
盛星就着江予迟的手喝了口热水,四肢仍是发冷,她咬了咬唇,昨晚的亲密让她不想掩饰此刻的脆弱,转身搂住江予迟的脖子,伏在他颈侧,低声喊:“三哥。”
江予迟微怔,视线在未暗的手机屏幕上停留一瞬,问:“家里又找你了?”
盛星脾气不算太好,但多数时候她都一个人不高兴,少有这样失态的时刻,通常这个时刻都是和盛家有关。
盛星在盛家是个特殊的存在。
她六岁时才被接回盛家,回来那年又瘦又小,性格温和的盛家夫妻对前头两个孩子百般宠爱,可到盛星这儿就变了样,他们冷漠又疏离,在外人面前也从不掩饰对这个孩子的不喜,盛掬月和盛霈因此格外疼爱这个小妹妹。
十年前,盛家出了两件大事。
第一件,盛掬月要求转学,离开洛京市;第二件,盛霈瞒着父母报了军校,同样要离开洛京市。
盛星在那一年,面对了三次离别。
盛霈,盛掬月,以及江予迟。
在那三年后,盛星离家出走,再也没回过盛家,直到盛掬月回洛京,盛星才愿意踏足盛家。
江予迟隐隐有一种感觉,让盛家三兄妹做出改变的事是同一件。只是他们一直保守着这个***,外人无从得知。
“星星?”
江予迟低声喊。
盛星下意识摇头,而后又缓慢地点了点头:“姐姐说,妈妈想让我带你回家过年,我怕哥哥出事。”
如果没有重要的事,她妈妈也并不想见到她。
江予迟抬手抚上她柔软的发,低下头,低沉的声音几乎是擦着她的耳廓过去的:“不想回去?”
盛星闷声应:“嗯,我讨厌家里的味道。”
江予迟记得盛家的味道,盛星的母亲信佛,家里常年燃着香,似有似无的檀香味总是弥漫在盛家的各个角落里,他幼时并不喜欢去盛家,去得最勤的那段日子,就是给摔断手的小猫喂饭的那两个月。
说起味道,江予迟想起昨晚她上车后心情不好的模样,不由问:“热搜上的动图,是因为别人的味道?”
盛星一顿,江予迟看见动图了?
她冷脸又蹙眉的模样,一点儿都不符合她在江予迟面前的人设。
盛星挣扎半晌,决定耍赖:“是摄影师和角度的问题,我想对她笑呢。”
江予迟:“......”

见星盛星江予迟小说免费阅读

洛京的冬日异常寒冷,落星山上更甚。
山上覆着一层白雪,葱郁的树林藏起朝气的面庞,进入冬眠期。别墅内与外面的冰天雪地仿若两个世界。
盛星蜷缩在壁炉旁,白色毛衣衬得她小脸红润,白皙的下巴悄悄躲在毛茸茸的领口,被江予迟喂了一段时间,她看起来胖了点儿。
壁炉里的柴火燃烧声让盛星觉得平静,她看了一下午的剧本,又做了会儿心里建设,准备给盛掬月打电话。
通话声响了一阵盛掬月才接起,背景里还夹杂着狂烈的风声,她的声音有点儿哑:“星星?”
盛星瞧了眼窗外白茫茫地一片,纳闷道:“姐,你们所还没放假呢?这都快春节了,你还在外面?”
盛掬月轻咳了一声,找了个风小点儿的地方说话:“下雪了,手头的活短时间做不完,怕大雪压坏了塔檐,临时和同事过来做些保护措施。”
说起来,盛家三兄妹一个比一个任性,盛霈当兵去了,盛掬月毕业后找了家古建筑修复所,盛星一直在演艺圈里,一时间竟是找不到人继承家业。
盛星见盛掬月在忙,简短地说了事:“姐,就是过年的事,是有哥哥的消息吗?妈妈她怎么会突然让我回去过年。”
一时间,电话那头只剩盛掬月的呼吸声,她停顿许久,道:“妈妈想找你帮忙,具体的事不清楚,怕场面闹得难看,她前几天联系了三哥,三哥说做不了主,她可能会找你。”
盛星一愣:“三哥拒绝了?”
盛掬月“嗯”了一声,重复先前说过的话:“星星,你不欠她的,她对你也没尽过责任,你不想去就不去。”
挂了电话,盛星蜷缩在懒人椅上出神,想起幼时的事。
她在洞察人心这方面似乎是有天赋,能轻易地分辨出一个人对她的情绪,当她第一眼看到妈妈的时候,就知道她讨厌自己。
六岁的盛星没被人爱过,她那时曾期盼过自己的父母,他们会教导她或者纵容她,不管怎么样,至少是爱她的。于是她小心翼翼地讨好着妈妈,想让她喜欢自己,哪怕只有那么一点点。
可惜,盛星只是从一个冰窖跳到了另一个。
讨好和装乖,更容易让她在盛家生活下去,就像她以前做得那样。至少这些不是无用功,除了爸爸妈妈,家里其他人都喜欢她。
“星星?”
关门声和江予迟的喊声没惊动盛星,她兀自发呆,神思深重。
江予迟脱下大衣,抖落一身风雪,径直走向壁炉边。盛星最爱的两个地方,壁炉边和阁楼,冬日阁楼阴冷,她不爱去。
她将自己蜷缩成一团,怔怔出神。
江予迟垂着眼,安静地瞧了一会儿,倏地俯身,弹了下这小姑娘的脑门:“自己在家净发呆了?”
盛星下意识地捂住脑袋,眼睛里的凶意在看到是江予迟时藏得一干二净,她乖乖喊:“三哥。”
江予迟轻挑了挑眉,朝她伸出手:“发什么呆,过来给三哥打下手,晚上给你做芙蓉鸡片,炖个黄鱼羹,再炒个青菜。”
男人的手和十年前相比,有了些区别。
指甲依旧修剪得整齐干净,手指根根修长,掌心干燥,纹路清晰,只是多了些茧子和伤痕,掌心、手指上都有。
盛星瞧了一会儿,自然地扶上去,一口应下:“好,我帮三哥。”
江予迟扶着盛星起身,等她站稳了,毫无留恋地松开手朝厨房走,顺口问:“打算休息多久,之后还有工作吗?”
盛星指尖蜷缩,慢吞吞地应:“暂时没有,前些天经纪人送来几部剧本,剧都不错,但大部分角色都演过了,没什么兴趣。”
盛星这些年确实没什么长进。
她对什么都兴致缺缺,演戏对她来说是一件极其自然的事,并没有花费她大量的时间和精力,因从小就在演艺圈里呆着,她演过的角色数不胜数,自从十六岁拿了影后,她对这方面就不太上心,接得戏越来越少。
接电视剧对她来说,是一种新的尝试。
江予迟默不作声。
这段时间,他和盛星的经纪人聊过,经纪人这些年几乎和盛星形影不离,算得上是最了解她的人。她说盛星十六岁那年,曾说过不想演戏了这样的话,但只说了那么一次,她也没多想,以为是小女孩迷茫未来。
十六岁,又是十六岁。
盛星离家出走时也是十六岁。
两人进了厨房,各自做起手里的活,江予迟像闲聊般问起:“都有哪些剧本,能和三哥说吗?”
盛星低头择菜,挑了两本印象深的说:“一本偏悬疑的,女主角是受害者家属,整体较压抑。”停顿片刻,抬眸看了眼江予迟:“另一本是青春校园,讲少年人间的暗恋,青涩单纯,轻松点儿。”
江予迟不紧不慢地关上水,黑眸间莫名的情绪一闪而过,懒懒地笑开:“星星对哪本感兴趣?”
“悬疑片我小时候就开始演了,倒是校园电影我还没拍过。”盛星抿抿唇,欲盖弥彰般解释,“上高中的时候,经纪人怕我被那些皮囊好的男孩儿骗,没给我接过这类型的片子,我能想试试。”
江予迟利落地处理手里的鱼,语气轻松,似随口问:“学校里呢,星星在学校里有喜欢的男生吗?”
盛星视线飘忽,轻咳一声:“三哥,你做饭认真点!”
这个问题还真难住她了,毕竟问的人是江予迟。回答“有”,他可能会误会她喜欢别人,回答“没有”,这是谎话。
毕竟她喜欢的人,就在跟前站着。
江予迟没多问,只是接下来厨房的动静逐渐变大,锃亮的刀***地劈向砧板,鱼肉可怜巴巴地承受这男人的怒意。
盛星:“......”
她纳闷,男人好难懂。
晚饭后,盛星站在沙发前看群里闲聊,作为一个女明星,在休息期间,饭后站立不坐是她最后的倔强。
群里加盛星一共四个女人,除她都是圈外人,平时聊起天来每天都能999+,永远不会停歇,这会儿她们正在说最近大热的选秀节目。
[有个弟弟绝了,天然去雕饰那种。
[啊啊啊真的,唱跳俱佳,还是个拽哥。
[我日,我一百年没追星了,难得想搞男人。
[@Paidax 星星出来,近水楼台先得月,你去搞点门票来。
[Paidax:你们说的是三个人还是一个?
[当然是一个!你最近是不是休息?还不恶补点综艺,女明星理应走在吃瓜第一线,你身后还有姐妹嗷嗷待哺。
盛星没想到自己还有看选秀的一天,那三个人竟然不说名字,要她自己去看。她正好站着消食,看看也行。
这么想着,盛星打开了电视机。
江予迟换了衣服下楼,一眼就瞧见了盛星,她半倚着沙发,目不转睛地盯着电视,而电视上——
几个高挑、清瘦的少年随着音乐起舞,鼓点配合着机械性的动作,朦胧的眼神配合着眼妆,还颇有几分勾人的意味。
个个都面容英俊。
江予迟停住脚步,立在盛星身后静静瞧了一会儿,冷不防地出声问:“什么时候对这些感兴趣了?”
盛星被这悄无声息的男人吓了一跳,忍不住回头瞪他一眼:“三哥,你在家走路总不出声。”
江予迟下巴微抬,指了指电视:“有认识的人?”
“暂时没看到。”盛星的视线重新落到电视上,“只知道有一个人气特别高的男生,可能以后会有合作,还没看到他出场。”
江予迟微眯了眯眼,侧头看窗外的天色,问:“星星,陪三哥出去走走?趁着还有点儿光。”
盛星:“......”
那么大的雪,居然邀请她出去散步。
盛星忍了忍,没忍住,半是好奇半是试探,道:“三哥,你没谈过女朋友吗?”如果谈过,大约也是被甩的一个。
江予迟瞥她一眼,轻哼:“从小收拾你一个就够累的了。半夜不睡觉,天天往外爬,哪儿有空找女朋友。”
“总说小时候,都多久的事了。”盛星不满地嘀咕,“我上楼穿外套,三哥等我一会儿,很快就下来。”
说完盛星就跑了,留下江予迟一个人。
电视里传来清晰的声音:“请下一位选手——陈漱准备舞台。”
江予迟漫不经心地瞟过电视。
出现在屏幕上的男生看起来二十岁左右,神情冷漠,桃花眼里就差没写“老子天下第一”这六个字。
他抬手,关了电视。
盛星裹着厚厚的羽绒服下楼,江予迟站在楼梯口等她,见她穿得暖和,没多说,径直去拿了伞。
冬日天暗得很快,就盛星上楼这一会儿时间,唯一点儿光亮被落星山一口吞了,幸而别墅外很亮。盛星怕黑,院子里树上都缠着灯线,地灯和路灯更是数不胜数,甚至她入睡时地灯都不会熄灭。
两人并排走着,同撑一把伞。
江予迟单手撑伞,微微向□□斜,黑色大衣上沾着来时的寒意,高大的身形将盛星拢在身侧。
盛星悄悄瞧他一眼。
这男人,没表情的时候就显得冷漠。
“三哥,妈妈是不是找过你了?”盛星把下巴埋进毛茸茸的围巾里,声音和雪一样轻,“姐姐和我说,你没答应她。”
江予迟侧头,她提起家里的事,常会变得安静而脆弱,他不习惯这样的盛星,轻叹了口气,他揉了揉她的发,低声道:“星星,记着,万事有三哥。”
盛星吸了吸鼻子,小声道:“三哥,我自己回去。”
江予迟差点儿气笑,忍住敲她脑袋的冲动:“我上一句话你这么快就忘了?怎么着,怕三哥给你丢人?”
盛星摇摇头:“不是,就是不想你去。”
到时候,场面恐怕不会太好看,更重要的是,她担心家里人会说出些不该让江予迟听到的话来,那些事是她的过往,是盛家的***。
没必要让他知道那些糟心事。
盛星最不愿意在江予迟眼里看到的,就是同情。
江予迟一瞧盛星这样,就知道她是真不想让他去,她从小就倔,也不知道和谁学得倔脾气,他退让一步:“三哥来接你。”
盛星抬眸,双眸莹润明亮,唇角漾出笑意:“好。”

小编点评

见星盛星江予迟小说完整版全文免费在线阅读精彩又独特的魅力故事情节,深深的吸引着读者的眼球,小说很精彩,值得推荐!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立即阅读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