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墙之下 (沈默)
高墙之下                (沈默)

高墙之下 (沈默)

分类: 短篇小说时间: 2021-03-03

小说介绍

沈默小说————高墙之下 全文免费阅读推荐给大家,此书是作家木青亘所著,讲述了吊儿郎当心机攻x外冷内热冷淡受高贵冷艳的犯罪心理学家沈默空降帝都警局,和性取向弯成蚊香的心机队长展开

沈默内容介绍

帝都的冬天总是下雪的,高低起伏的屋顶上镀上了层银,窗玻璃糊着厚厚的霜,在屋里的暖意和屋外凌冽的寒风间隔了道无形的屏障。
殷行之收了伞,脚步匆匆地往办公室里走,伞面上残留的碎雪化成了水,湿哒哒地顺着伞檐往下滴。
办公室门口杵了个人,低着头,细细擦着手上起了雾气的金属框眼镜,刘海凌乱地拨下来,遮住了大部分的眉眼,只露出眼角一颗鲜艳的朱砂痣。
殷行之正纳闷这是哪来的电线杆子,就看到局长助理小陈从另一边过来,隔着老远喊了声:“沈默博士,来的这么早啊。”
电线杆子抬起头,重新戴上眼镜,随手拨弄了几下,硬是把过长的刘海拨成了中分。殷行之这才发现他有一双相当漂亮的眼睛,眼角修长勾人,微微泛红,却透着一股子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淡。

高墙之下 沈默全文阅读

他点了点头算是打过了招呼,迈腿向办公室里走去。
小陈随后就看到了殷行之,用力挥了挥手中的文件夹冲他喊道:“殷队你可算来了,局长都气急败坏地找了你一早上了!”
老局长秦正麟叼了支烟坐在办公椅上,桌上的玻璃烟灰缸里戳满了烟头。
殷行之一推门,就被烟雾缭绕的办公室震惊到了,于是嘴欠道:“秦局,我看下次局里年末的联欢晚会也不用浪费钱搞什么干冰了,您去后台抽一宿烟得了。”
秦正麟瞪了他一眼,把椅子往他面前一推,开口道:“坐。”
“哎,外面那小子——”殷行之收腿在秦正麟对面坐下,放松地往后一靠,“又是您老人家从哪个旮旯里挖来的宝贝啊,准备分去扫黄打非组钓鱼执法?”
“滚犊子。”秦正麟没好气道,“你们刑侦队的新同事——某些人不是整天抱怨手下没人队里女人当男人使男人当畜生使吗,这回我可是给你调人了,再挑三拣四的就给我滚出去。”
“哎哟喂您老这是从哪调来的人啊。”殷行之都快给他气乐了,“您还知道我是刑侦队的啊。不是我说,您给个两百斤的相扑选手都比那小白脸强,他那小身板,也就够给我比划两下的。要不您还是去问问隔壁扫黄打非的老王……”
“殷行之你大爷的。”秦正麟抄起桌上的档案袋一把拍他头上,“好好看看,人家沈默博士可是国外留学回来的犯罪心理专家,哪像你个文盲。”
他招招手,示意殷行之靠过去,压低了声音道:“这小子,后台大的很,平时办事上点心,听见没?”
殷行之回到办公室的时候,办公室里的气氛还是一如既往的和谐。林殊一带着耳机兴致勃勃地摸鱼打游戏,时不时发出一阵不似人声的嚎叫。叶谨忙着捣鼓新买来的咖啡机,百忙之中抽空揉了个纸团,堵住了林殊一那张鬼哭狼嚎的嘴。
角落的桌面上矗了本书,挡住了半个毛茸茸的脑袋——新来的犯罪心理专家已经两耳不闻窗外事的睡着了。
门被人从外面猛的推开,碰倒了办公室门口一盆快淹死的兰花。陶瓷花盆没能抗住这突如其来的横祸,应声四分五裂,泥土散落了一地,露出兰花湿润的根茎。
沈默皱着眉抬起了头,看着风风火火往里走的女人。
“宋姐,咱什么时候能注意点。”林殊一废力地取出了叶谨塞到自己嘴里的纸团,狠咽了两口口水也没能消去嘴里墨水混着纸的怪味,“上个星期殷队桌上的马克杯,上上个星期服务台的招财猫,还有上上上星期停车场那一排东倒西歪的自行车,你这一个月得破坏多少公物啊。”
宋妍看了他一眼,皮笑肉不笑道:“林殊一,我以前怎么没发现你记性这么好?”她把一份文件夹重重拍到殷行之桌上,“来案子了。”
殷行之不情不愿地从还没捂热的椅子上挪起来,叹了口气道:“行行好吧宋姐,我这都连着加了三个星期班了。”
宋妍翻开文件夹,几张极富冲击力非常少儿不宜的照片立刻被甩了出来:“你以为老娘乐意陪着你们加班吗?老城区,这个星期以来的第三起持枪抢劫案件了。受害者都是坐在车内,被一把点44手枪隔着玻璃窗一枪命中心脏。鉴于凶手情节恶劣对社会影响较大,上头让你带人走一趟。”

高墙之下 免费阅读

“有枪?”殷行之眉头立刻拧了起来,“分局那帮饭桶干什么吃的?这么大事现在才上报,一个个都不想干了是不是?”他抄起放在桌上的围巾裹上,犹豫了一下,伸手敲了敲沈默的桌子。
沈默偏过脸看他,露出了藏在层层围巾里尖削的下巴。
他刚刚睡醒,眼镜被取下搁在一旁,露出了那颗朱砂痣。殷行之这才发现他很白,是一种近乎病态的苍白,好像脸上所有血气都被那颗痣吸走了似的,看的殷行之心头一跳。
“……这小子虚的。”他在心里念了一句,看了一眼窗外雨雪交加的天气,摸了摸下巴,默默地把那句“走咱去最近的案发地点看看”咽回了肚子里。
然而沈默已经戴好眼镜站了起来,下巴又重新戳回了围巾里。他低头自顾自地扣大衣镀铜的扣子,修长的手指不紧不慢地动着,全然不顾殷行之疑惑的眼神。
直到殷行之以为这位祖宗纯粹是坐着睡累了想站起来活动活动筋骨,于是干咳了一声打算说点什么来打破这尴尬的沉默,祖宗却猝不及防地出了声。
“是要去犯罪现场吗?”
声音很清冷,因为长时间没有说话而微微沙哑,寡淡得有些性感。
是属于能不看脸拐骗无知少女的那种。
“还真让秦局捡了个宝贝回来。”殷行之心里长叹一声,表面上却十分哥俩好的拍了拍沈默的背,笑眯眯道:“那就劳烦沈默博士跟我走一趟了。”
殷行之把车开的四平八稳,沈默坐在副驾驶上,后座上……
后座上挤满了人。
林殊一和叶谨开了solo局,放下“谁送一血谁是儿子”的狠话后十指如飞地开始打游戏。两个大男人各自为营地占据了后排沙发两个角落,手指敲击屏幕噼啪作响。
帝都的老城区像是个上了半面妆的妖怪。新浇的柏油马路硬生生隔开了一个空间,一边是亟待拆除的低矮破旧的平房群,一边是前几年大力开发的新兴中心商务圈——窗几明净的高楼大厦鳞次栉比,干枯的枝杈上只剩摇摇欲坠的积雪。来来往往的红男绿女穿着细高跟和皮鞋淌过雪水,不紧不慢地往大厦内走。
案发现场在平房群内。许是因为天气,菜市场显得有些冷清,各路各显神通违法占道的小摊小贩也没了踪影。早餐店倒是还开着门,门口的大蒸笼袅袅地冒热气,锅里下了馄饨,平底锅里烤着饺子和生煎。平房里的居民们裹了大棉袄,叉着油条拎着包子三三两两地往家赶。
沈默有点出神地看着窗外。他想起很久以前他在博物馆里看到张择端的《清明上河图》,没有恢弘壮丽的风景,没有巧笑倩兮的美人。所绘的无外乎各色人物交通工具房屋建筑而已。然而这平淡无奇的五米画卷,却绘出了一个人间。
“烟火气息很浓,是不是?”殷行之注意到了他的眼神,笑笑开口道,“沈博士是刚刚回国吗?”
“…是。”沈默没想到他会突然开口,含糊地应了声,收回了视线,继续正儿八经地端坐在副驾驶上,其正经程度让殷行之觉得他们这车不是开向案发现场而是开向沈先生的婚礼大堂。

小编推荐理由

高墙之下 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这是近期非常受欢迎、深受读者喜爱和追捧的一本小说,全文内容描写新颖非常吸引眼球。欢迎大家阅读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立即阅读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