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宛贺邈重生(乔宛贺邈李星寒)
乔宛贺邈重生(乔宛贺邈李星寒)

乔宛贺邈重生(乔宛贺邈李星寒)

分类: 古言现言时间: 2021-03-01

小说介绍

《乔宛贺邈重生 》是作者温流 所创作的一部重生 小说,主人公是乔宛贺邈李星寒 ,小说讲述了她今年二十九岁,用了十四年的时间,从一个三餐不继的农家女跌摸爬滚成为大晏朝的女首富,吃尽了苦头,也享尽了闺阁妇人不敢想的风光。小编为你带来乔宛贺邈李星寒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小说简介

“乔宛,你是本王的了!本王等这个机会足足等了十年,每每想到你便夜不能寐!”李星寒把她压在软榻上,发了疯一样撕碎她身上的衣衫,吻急促的落在她脸上、颈肩、锁骨……
乔宛拼命想要推开他,却发现自己全身无力,身体不断的发热,好像有无数的小虫在体内嗜咬着。
她几乎不能思考,一边躲避着一边呼喊着:“景渊!顾景渊……”

乔宛贺邈重生全文阅读精彩试读

“乔宛,你是本王的了!本王等这个机会足足等了十年,每每想到你便夜不能寐!”李星寒把她压在软榻上,发了疯一样撕碎她身上的衣衫,吻急促的落在她脸上、颈肩、锁骨……
乔宛拼命想要推开他,却发现自己全身无力,身体不断的发热,好像有无数的小虫在体内嗜咬着。
她几乎不能思考,一边躲避着一边呼喊着:“景渊!顾景渊……”
是顾景渊带她入宫,说太后有召,结果到了这揽月台,才饮下一杯瑟就变成了现在这个情形,顾景渊肯定还没走远。
乔宛急奔至亭前,夜风吹起层层帘幔,吹得那人衣袂飘飞,他果然还在!
左右的内侍从帘幔后快步走出,齐齐逼近,“姑娘在找顾景渊尚书?我劝姑娘还是死了这条心吧,顾景渊尚书马上要迎娶公主做驸马了,你方才喝的那杯***瑟还是他送于我家主子的!”
“我不信!”乔宛眼前灯影重重,仿佛天旋地转,连两步台阶都走不上,重重摔在地上:“景渊……救我!”
“阿瑟。”顾景渊从帘幔后走出,秦声劝道:“跟了铭王吧,他待你情深义重。”
他轻飘飘的一句话落下,乔宛却犹如万钧雷霆加身,她强行站了起来,颠颠撞撞地走向他。
“情深义重?你要娶公主做皇亲国戚,还想卖了我做垫脚石?顾景渊,你还真是物尽其用啊!”
她今年二十九岁,用了十四年的时间,从一个三餐不继的农家女跌摸爬滚成为大晏朝的女首富,吃尽了苦头,也享尽了闺阁妇人不敢想的风光。
同她一般大的女子,儿女都已经到了说亲的年纪,在她们相夫教子的时候,乔宛却在为顾景渊奔走。他要银子,要多少,乔宛给他多少;他要人脉,她为他牵线搭桥。顾景渊而立之年就坐到了尚书之位,都是乔宛砸钱砸上去的!
她十五岁那年被潜入家中的男子破了身子,被祖母卖给谢家的那个病秧子冲喜,是顾景渊放弃所有带她连夜奔逃,从时候起,乔宛就发誓要同他生死与共。
顾景渊投靠了铭王,她明明极其不喜这个人,还是尽心尽力的帮他。
她自知不洁,从不敢奢望能嫁给他,只是顾景渊这些年也不曾娶妻,他们比邻而居,闲暇时能一起吃顿饭说上几句话,她就已经很满足。
可如今……这个她以为可以一辈子做生死至交的人,却为了权位,把她送给李星寒享用,她这么年来的付出何其可笑。
顾景渊道:“我都是为了你好。”
“为了我好?哈哈……哈哈哈……”
乔宛跌跌撞撞的往后退去。
不断逼近的内侍嗓音尖锐的几乎要刺痛耳膜:“又不是什么贞洁烈女,一个被人破了身子嫁不出去的老姑娘,我家主子肯临幸你,是你几辈子修来的福气!”
李星寒扯破了她的外衫,裂帛之声近在耳边,“小皇帝命不久矣,我很快就能登上皇位,本王会待你好,让你享一辈子的荣华富贵,你不要闹。”
乔宛耳边嗡嗡作响,她用尽全力在反抗,一时之间,几人还真奈何她不得。
李星寒步步紧逼,直至栏杆处,乔宛忽然停了下来反扑到李星寒身上,高台上的木栏杆,天天风吹雨打年久失修,“咔嚓”一声断裂了,两人齐齐摔了下去。
她是个生意人,即便是死,也不能赔本。
乔宛凌空那一刻,风声急促,好像有很多人在喊她。
远处有火光急速蔓延而至,数万兵甲包围了整个皇宫,哨兵急报:“衡王带兵十万进宫……清君侧!”
乔宛摔落高台,鲜血染红了身下的汉白玉石板,咽下最后一口气的瞬间,看见那个人玄衣白马飞驰而来,她看不见那人的脸,却放心的合上了眼眸。
贺邈回来了。

乔宛贺邈重生免费阅读精彩试读

乔宛好像又做那个噩梦了。
那天晚上下了很大的雨,破落的窗户和木门被狂风吹得摇摇欲坠。
陌生的男子破窗而入,不顾她拼命地挣扎求救,强行占有了她,从始至终不发一言。
大雨倾盆的夜,只有男人低沉的声音和木床的咯吱声重叠在一起,成为乔宛十几年的梦魇。
可她无数次在同样的梦境里苦苦挣扎,却始终看不清那人的脸。
身体的剧痛把乔宛强行催醒。
“好痛……”
她睁开眼,映入眼帘的,是伸手不见五指的夜。
男人带着瑟气的气息扑簌在她脸上,乔宛瞬间寒毛倒竖,摸到枕头下的银簪重重刺在他胸口上,血迹瞬间就蔓延到了他身上,男人似乎也清醒过来,停止了动作。
“下去!不然我杀了你!”
乔宛冷声道。
这是她梦魇这么多年以来,第一次在这个男人面前有了还击之力。
她不是死了吗?
为什么还要承受这样的折辱?
乔宛***将银簪嵌入男人的血肉,鲜血顺着银簪不断的流到乔宛身上,黏腻而秦热,空气里充满了***味。
男人依旧把她压得死死的,丝毫不能动弹,只能任他欲所欲求。
“你是不是被人下药了?”乔宛意识到男人的不对劲儿,都伤成这样了,还不肯放弃干这事,“我有办法,你先下去,我帮你……”
对方微愣,之后起身站到床边,乔宛紧跟着下床,摸到旁边的椅子,一把抓起就朝男人砸了过去——
“你去死!”
男人反应极快,一拢衣衫直接翻窗出去,乔宛追到窗边,人早已经没了影子,大雨被狂风吹得扑面而来,一瞬间寒意彻骨,她浑身颤抖的跌坐在地上。
破落的窗户被男人这么一撞,整个都散架了,吵醒了隔壁屋里的老人,顿时一阵骂骂咧咧的声音传来:“养了这么个赔钱货!大半夜也不消停!”
雨夜一道电闪雷鸣,有一瞬照亮了四周,破旧的屋子,家徒四壁,这是乔宛年少住的地方,她从地上爬起来,踉跄地爬回床上,摸到了藏在枕头里的二两碎银子。
这一刻,她不知道该失声痛哭还是狂笑。
她重生了。
重生在被人夺去清白的这一天。
这里是秦家的土房子,她还是十五岁的乔宛,一个破落商户家的女儿。
“阿瑟?出什么事了阿瑟?”屋外传来阿娘着急的询问声,木门被人推开,一位妇人端着一盏昏黄的油灯进来。
“阿娘……”
乔宛一看见妇人,眼泪就落了下来。
前世她逃离谢家之后,就再没见过阿娘,只在同乡人口中听说,长平郡遭遇战祸,数万人被敌军***,无人逃生,连尸骨都分不清谁是谁,立不了墓碑,无处可拜祭。
一别十四载,生死相隔,如何能不哭?
然却忽然听见玉娘惊呼了一声:“血……”

小编倾心推荐

以上就是小编为您带来的乔宛贺邈李星寒完整阅读 ,整个小说在作者笔下有滋有味,看着他们互相渗入对方内心,就像慢水煮青蛙一样,等醒悟时已经无回转之地!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立即阅读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