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家小娘子与众不同(沈绵江星列)
沈家小娘子与众不同(沈绵江星列)

沈家小娘子与众不同(沈绵江星列)

分类: 古言现言时间: 2021-02-25

小说介绍

书荒的朋友们有没有一款很想看的小说?小编为您带来沈绵江星列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作者是明月挂西楼 ,讲述了沈绵江星列的精彩故事,让我们一起来阅读吧!闻空大师正在给一个年轻郎君看手相,“生来的富贵命格,只要不做恶事,此生无忧。”

小说简介

青云寺是大夏皇城周围最出名的佛寺,不管是平民百姓还是达官显贵,每年都会来青云寺拜几次佛。
沈绵也常来青云寺,但她年纪轻,不信***。只是沈绵自幼便有作画的天赋,父亲又和青云寺的闻空大师是好友,于是拜闻空大师为老师,每个月都要来住上几天,学习作画。

沈家小娘子与众不同全文阅读精彩试读

青云寺是大夏皇城周围最出名的佛寺,不管是平民百姓还是达官显贵,每年都会来青云寺拜几次佛。
沈绵也常来青云寺,但她年纪轻,不信***。只是沈绵自幼便有作画的天赋,父亲又和青云寺的闻空大师是好友,于是拜闻空大师为老师,每个月都要来住上几天,学习作画。
她这几天在佛堂里画完了一幅观音送子图,晾干之后就去找闻空大师,准备告辞回家。
闻空大师正在给一个年轻郎君看手相,“生来的富贵命格,只要不做恶事,此生无忧。”
沈绵闻言,嗤笑了一声,忍不住对这个好看的年轻郎君说,“这位郎君,我师父看见哪个都是这么说的。”
闻空大师听见女学生这样无礼,并不发怒,只笑道,“你这个丫头,总要拆为师的台,交给你的事情办好了吗。”
“办好了,正要同您告辞。”沈绵回道。
闻空大师想了想,“正好,不用你家里来接了,这是静国公府的江世子,他正要回府,捎你一程。”
然后他指着沈绵对江星列说,“她是我的学生,沈御史府上的二娘子,有劳世子捎带她回家。”
沈绵听了,连忙拒绝,“不用不用,我自己回去就好。”
沈绵的祖父原来执掌御史台,是个铁骨铮铮,敢怒敢言的厉害人物,公族大臣们好不容易等到他告老了,结果沈绵的父亲从外面调回来,又进了御史台。
他继承父亲的风格,并且有过之而无不及,连皇帝都敢参。前***就在朝会上参了皇帝一本,惹得皇帝大怒,扬言要把他外调。
沈绵的父亲沈秉和江星列的父亲静国公,两个人更是冤家路窄,经常在朝堂上吵的不可开交,一度到了要动手的地步,这是整个皇城的笑谈。因此,沈绵当然不想和江星列打交道。
江星列打量了她一番,确实和沈御史有两分相似,长得不算多美,脸庞圆润,偏于清秀可爱。
“不妨事,”江星列倒是挺温和的,说,“我送沈娘子一程。”
沈绵继续婉拒,“不急,我再留下来陪老师两日。”
“你不是急着回去给你姐姐准备嫁妆吗。”闻空大师好像要报她刚才拆台的仇一样,毫不留情地说。
沈绵无言以对,也不敢看江星列。
江星列当然知道沈绵为什么再三推拒,于是笑道,“沈娘子不必担心在下将你留在半路上,令尊与我父那些事情,不过是朝野笑言罢了。”
沈绵闻言,知道不好再拒绝,道,“那今日有劳江世子了。”
这时,小沙弥拿着一个长盒子过来,沈绵看见,知道那里面是画轴。她的老师闻空大师擅长画各种佛像,譬如观音、如来佛祖、罗汉等,他的画千金难求,很受世家夫人喜欢。
看来江世子也是来为母亲求画的,沈绵想。
江星列双手接过盒子,又递给沈绵,“有劳沈娘子帮我拿着,咱们走吧。”
沈绵捧着画,向老师道别,说,“老师,我回去了,下个月再来。”
“嗯,回吧,记得给我带东西过来。”闻空大师吩咐道。
沈绵勉强笑了一声,“嗯,不会忘的。”
说罢,她跟着江星列出去了还是双手捧着画。闻空大师露出满意的笑容,嘴里小声念叨,“因缘际会,因缘际会。”
小沙弥问他,“师父师父,你是不是让沈绵姐带青团过来,我也想吃。”
“吃什么,快念经去。”闻空大师拍拍小徒弟的光头。

沈家小娘子与众不同免费阅读精彩赏析

沈绵捧着画坐在江国公府的马车上,心中十分感慨。国公府这样的高门大户果然不一样,马车都这样华贵,坐在里面也不觉得颠簸。
她捧着盒子,坐了一会儿便觉得十分困倦,靠在旁边打起盹来。
不知走了多久,马车忽然***晃了一下,沈绵手一松,怀里的盒子摔了出去,画轴掉在外面,被马蹄踏坏了。
沈绵恍然,抱歉道,“世子爷,我没有拿稳盒子,抱歉。”
江星列有些气闷,面色稍冷,他受母亲静国公夫人之托,今日特地驾着空马车,请一张观音图回来。为这张图,国公夫人已经等了两个月,而且给青云寺捐了不少香油钱。
江星列没有说什么,马车颠簸并不是她的错,他也不能苛责一个小女子,于是道,“不碍事,我先送你回去。”
沈绵低头,拿着破了的画坐上马车,马车又骨碌碌的走起来。
沈绵打开那张画轴,不由得“咦”了一声,这是这是她那会儿才画完的,一般送给世家夫人的画不都是老师画的吗,怎么会是她的手笔,墨迹都没有干透呢。
沈绵扶着额头,心想,这老和尚真是靠不住啊。这一年来,她每个月都要画上一两张图,难不成送出去的都是她画的?
她犹豫再三,还是忍不住卷起窗户的帘子,小声对江星列说,“江世子,这画要不然我给您赔一幅。”
江星列闻言,道,“这画不是闻空大师画的吗?”
沈绵解释道,“我我家里有师父以前的画作,与这幅是一样的,还有送子观音图,两幅赔给您吧,师父他,我怕他知道我弄坏了画,他要跟我生气的。”
沈绵一颗心扑通扑通的乱跳,生怕自己说谎被发现,要是让别人知道师父的画是她这个学生画的,恐怕要坏青云寺的名声。
沈绵这一点大概是像她父亲,江星列一看就知道这女孩在说谎。随后明白了大概,这佛像恐怕是出自她手。
闻空大师确实是有些不靠谱的样子,江星列只想有一幅画向母亲交代,想了想说,“你拿一幅一样的给我,送子观音图我从你那里买过来如何?”
“不用不用,送给您就好。”沈绵松了口气,整个人都放松下来。
江星列看着她一副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说,“你知道我母亲从青云寺求来这幅画,捐了多少香油钱吗?”
沈绵摇摇头,她又不管这些事情。
江星列估计她是除了作画什么都不知道的,于是说,“一千两,等了两个月。”
沈绵瞪大了眼睛,说不出话。
江星列道,“我给你一半,那幅送子观音图给我,我不跟其他人说。”
沈绵想,一半就是五百两。这个数字对沈绵来说简直太多了,她皱着眉头想要拒绝,但是她又想,给姐姐当嫁妆吧。反正爹娘和老师都不知道,平江侯府门第那么高,应该多给姐姐准备些嫁妆的。
“好。”沈绵答应下来,重新坐好。
解决了这个问题,江星列也省得再去一回青云寺,于是也放心了。
马车行到沈家的巷子口,沈绵从马车上跳下来,“世子稍等,我回去拿画。”
说罢,她提着***直接跑回去了,丝毫不顾什么淑女样子。
管家看见沈绵,道,“二娘子回来了,跑什么呢?”
“是张伯啊,我有些事情。”她跑到自己的小书房,打开大箱子,里面是一卷一卷的画,已经装裱好了。
她拿出两幅,看过之后,就抱着往外面跑。
江星列没等多久,就看见她捧着画轴跑了出来。沈绵把画递给江星列,边喘气边说,“您看一下。”
江星列翻身下马,看过之后,递给她一叠银票,“多谢沈娘子。”
沈绵拿过银票,摆摆手说,“江世子喜欢就好,慢走。”
说罢,沈绵朝他行了一礼,便跳着回家去了。

小编倾心推荐

以上就是小编分享的沈绵江星列完整阅读 ,作者文字功底了得,拥有较高人气,小说情节百转千回、丝丝入扣,引人入胜,真心推荐!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立即阅读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