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外雪中情(玉笙烟秦墨啸)
楼外雪中情(玉笙烟秦墨啸)

楼外雪中情(玉笙烟秦墨啸)

分类: 古言现言时间: 2021-02-24

小说介绍

***风格***文《楼外雪中情》由著名小说家“万贵妃”执笔创作完结,讲述了关于秦墨啸、玉笙烟之间缠绵悱恻的爱情故事,玉笙烟秦墨啸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在烽火连天的乱局中,能够拥有一个安定的住所实属不易,虽然时局动荡不堪,但玉笙烟却并不会为未来担忧,因为她的丈夫是这城中只手遮天的大帅,亦是为她遮风挡雨的良人,只要两个人能够永远在一起便足矣。可好景不长,当初一生一世一双人的承诺随风飘散,而她也患上了不治之症……

小说简介

但一直都察言观色的张副官此刻却愣在原地,没有任何动作。
“张副官?”秦墨啸明显不悦。
苏清清瑟瑟发抖跪在地上,看向张副官的湿漉眼眸中溢满了求助。
张副官眼眸中闪过一丝复杂的神情,忽的跪了下来。

楼外雪中情全文阅读

秦墨啸冰冷说完,对着张副官使了个眼色。
但一直都察言观色的张副官此刻却愣在原地,没有任何动作。
“张副官?”秦墨啸明显不悦。
苏清清瑟瑟发抖跪在地上,看向张副官的湿漉眼眸中溢满了求助。
张副官眼眸中闪过一丝复杂的神情,忽的跪了下来。
“还请大帅三思,苏姨太不能死。”他后背绷得直直的,声音也有些僵硬。
秦墨啸握住座椅扶手的五指紧得泛白:“张斌,看来我的确是太惯着你了。”
张副官心底明白秦墨啸已经对自己严重不满,但他还是决定铤而走险。
“大帅,不管您要怎么罚我,我都认,还请您先听我把话说完。夫人身子受损无法受孕,老夫人又一心想抱孙子,您是秦家唯一男丁,这香火是绝不能断。属下知道您对夫人情深义重,不会再去找别的女人,既然如此,生孩子延续香火的使命,只能落在苏姨太身上。”
张副官的话不无道理,可秦墨啸又怎么可能再让苏清清生下自己的孩子?
“大不了我从秦氏旁支过继一个孩子到我名下,这不是张副官你该操心的事。”秦墨啸冷声开口。
他命人拿来了白绫,扔到了苏清清跟前。
“既然张副官狠不下心杀你,那你自己解决吧。苏家人,我会厚待的。”秦墨啸冷漠的口吻不带一丝感情。
苏清清浑身抖得像筛子,她抽噎开口:“大帅,清清不怕死,能下去陪自己的孩子也算一种团圆…
…只是,只是……”
她话未尽,哭得上气不接下气。
“可是清清舍不得大帅啊……想起大帅曾经将清清搂在怀中说过的那些情话,想起大帅带着清清去看皮影戏,想起大帅摸着清清肚子时,脸上露出的喜悦心情……清清就舍不得这么快死去……”
苏清清的哭不是假装,怕死之心也不是假意。
她是真怕死。
若是让她在死和滚回别苑中选择,她会毫不犹豫选择后者。
只要活着就还有希望,但死了,便什么都享受不到了。
秦墨啸听着她嘴里的那些旧事就烦躁,那一件件事都无不说明他曾经真真切切背叛了玉笙烟。
“明天早上,我要听到你自缢的死讯。”秦墨啸站了起来,“张副官,既然你下不了手,那就给我好好监督。”
秦墨啸说完,便迈开大步从梨苑离开。
苏清清已经失了魂一般瘫坐在地上,哭得梨花带雨。

楼外雪中情免费阅读

汤鸢大口喘着气,胸口的疼痛让她近乎窒息,根本来不及分神去拒绝阎北聿。
直到那如火般的炽热逼近,汤鸢才从疼痛中清醒过来。
她摇着头,无声抗拒。
“不就几天没碰你,倒学会欲擒故纵的本事了!”
阎北聿贯穿到底,没有任何前戏。
汤鸢止不住颤抖,她浑身上下,每一个角落都很痛。
尤其是那被阎北聿毫无情意占领的地方,痛到仿佛被活生生撕裂。
阎北聿也不好受,可他看着汤鸢那怏怏漠然的样子就是怒气暴涨。
“说,让不让我碰?”阎北聿将手伸进她的宽松上衣中。
那常年握枪的手布满厚茧,落在汤鸢细腻的肌肤上带着几分粗糙。
他所碰之处,都带着针扎般的疼意。
汤鸢死死咬着舌头,一声不吭。
七年来,这是阎北聿第一次对自己用强。
他的温柔和细致只会用在感兴趣的人事之上,而她,早已让他倒胃口。
这没有情.欲的***,只是为了宣誓他对她的绝对***。
“怎么瘦了这么多?”阎北聿终是发现了异样。
那宽松衣裳内的身躯,他的大手能摸到每块骨骼的走向,几乎毫无肉感。
汤鸢的眼神黯淡的就像笼了一层雾霾,里面只有绝望和哀伤。
阎北聿的心口突然紧缩成一团,他愣愣地举起手抚了抚她的眼睛。
他想确认,她眼底的心碎只是自己看到的错觉。
“乖,不闹了。”阎北聿将头埋在她的颈窝中,结束了这场床上的战役。
整理完后,阎北聿本想再多陪陪汤鸢,苏清清的丫鬟却气喘吁吁地跑来,说是自家主子不小心摔了一跤。
“摔跤了找医生,跟我说干什么?”阎北聿冷声道。
“可是姨太太哭着想见您,她一哭肚子就疼得更厉害了……”丫鬟紧张兮兮地说着。
阎北聿看着汤鸢:“鸢鸢……”
“你想去就去,别假惺惺问我。”汤鸢哑声开口,嘴里溢着铁锈味。
阎北聿腾地站起身,那个善解人意的女人,怎么就变得这么不可理喻了?
他甩手离开,没有回头一次。
其他女人都是争先恐后地讨好他,他也没必要在她这里受这种气。
炉中的炭火已灭,屋子里的冷清又深了几分。
汤鸢支撑着从床上起来,命小七拿水漱去嘴里的***。
她在床上足足躺了三日,腿心的涩疼才散去。
天气转好,汤鸢拢了拢颈脖上的围巾,朝庭院中的凉亭走去。
每当心不静时,她便会来这里坐坐。
凉亭下是湖水,夏天满是荷叶莲花,此时却已结了冰。
“大帅,湖里真的有冬荷吗?”
忽的,汤鸢听到了一阵***的女声。
她闻声望去,小鸟依人的苏清清挽着阎北聿的手,正在湖对岸散去。
那两人也看到了凉亭中坐着的汤鸢,双方明显都愣了愣。
“清清见过姐姐。”苏清清微微挺了挺刚***的肚子,礼貌行了个礼。
正在这时,一阵疾风突然刮过,苏清清手中的帕子没拿稳,直直被风吹到了凉亭附近的湖面。
“我的手帕!”苏清清急忙叫道。
阎北聿看着汤鸢那毫不搭理人的冷清样子,心底升起一股无名火。
他直接对着她吩咐:“你去捡一下。”
汤鸢看着落在不远处湖面的手帕,和那日阎北聿送给自己的一模一样。
她突然就明白,苏清清在阎北聿眼中,已经不是随便玩玩的存在。
头七年从艰苦到风光,是汤鸢陪着阎北聿。
后面的七年乃至更长,该轮到苏清清了。
她出了凉亭,走下台阶,朝冰湖中走去。
捡完这手帕,她的心也就彻底死了。
明媚的太阳光映在湖面上有些刺眼,汤鸢缓缓走了几步,便听到冰面开裂的声音。
她身子一僵,清晰看到湖***的裂缝朝自己蜿蜒。
“鸢鸢!别动!”汤鸢听到了阎北聿略显慌张的大喊。
她装作没听到,弯腰拾起那手帕,足下的冰块瞬间裂开。
“噗通”
她整个人失重般跌落湖底……

小编点评

玉笙烟秦墨啸小说全文免费阅读为您分享,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内容细致、丰富、饱满,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作品,非常值得一看。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立即阅读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