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羽姜雪晴玄幻(苏羽秦仙儿姜雪晴)
苏羽姜雪晴玄幻(苏羽秦仙儿姜雪晴)

苏羽姜雪晴玄幻(苏羽秦仙儿姜雪晴)

分类: 古言现言时间: 2021-01-28

小说介绍

苏羽秦仙儿姜雪晴小说的名字是《苏羽姜雪晴玄幻》,提供苏羽秦仙儿姜雪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姜雪晴***干微微颤动,咬着嘴唇,遥遥望着普通的苏羽,半晌后,轻轻点头:“好!一月份以后,她就成了秦枫的未婚妻,成了秦国公的儿媳,成了凤仪天下的女子。。

小说简介

水晶雕像,是苏羽亲自雕刻,乃是送给姜雪晴定情信物。
学院每月发放一两银子,苏羽省吃俭用,衣服不敢买新的,伙食不敢吃好的。
当别的男学员凑在一起,花田月下买酒喝时,苏羽一点一点存钱,一分钱不敢乱花。

苏羽姜雪晴玄幻全文阅读

清晨的微光刺破墨蓝苍穹,苍茫天际,泛着鱼肚白。
喝——
砰砰——
仙羽郡,武宗学府,后山林中,一个身披宽松武袍的削瘦少年,双盘下蹲,舌尖抵住牙齿,全身力量集中于左右两拳,轰打人***树。
拳法流畅,收放自如,内劲含而不吐,刚中带柔,已有几分火候。
少年名为苏羽,十四岁,清秀而英俊,身姿挺拔,稚气未脱。
黑发轻扬间,一双浩瀚如星辰,深邃如万古星空的眼睛,显示着与年纪不相符的睿智。
三个时辰后,太阳高高挂起。
苏羽停止打拳,垂首望着血迹斑斑的双拳,轻轻叹息:“我比别人努力一倍,收获的效果,却不足资质上佳者一半。”
“来到异世,真不知,是福还是祸?”
两月前,苏羽乘坐飞机,不幸发生空难,一觉醒来,他发现自己穿越到了一个名为神月***的世界。
成为***中,某个武宗学府的学员。
整整两个月,他才消化原主人记忆。
神月***,以武为尊,弱肉强食,残酷森严。
人类***武道,登峰造极,达到超凡入圣境界。
武道分为九重,每一重都有,小成、大成、巅峰三个层次。
超越武道九重,打破桎梏,就一跃成神,成为神话人物,被称为“人间圣王”。
人间圣王境界,就是武道极致,是亿万人类追求的极限。
传闻,人间圣王,能移山填海,腾云驾雾,无所不能。
一位人间圣王,足以改变一个王朝百年气运,是神一般的存在。
然而,世间***何其艰难?
苏羽乃是仙羽郡辖下,青山镇的绝顶天才,仅仅十四岁,就***到武道一重巅峰,成为青山镇所有人心目中的百年奇才。
但,当他被仙羽郡,凌驾于一切之上的武宗学府收录之后,苏羽才发现,自己曾经是何等井底之蛙。
武宗学府,搜罗仙羽郡一切天才,每年收录一次。
而他,在武宗学府所有天才中,仅仅只是垫底!
武宗学府,按照资质,将学员分为三类。
核心学员,妖孽级别的天才,数遍广袤无垠的仙羽郡,也是数一数二的天才,他们最有希望追逐那虚无缥缈的“人间圣王”。
黄金学员,优秀级别的天才,往往是一个城市中的佼佼者,***城中其余天才的顶尖天才,会得到武宗学府重点培养。
白银学员,潜力级别的天才,在小镇中,有高人一等的天赋,稍加努力,或许会有希望。
苏羽,就是白银学员,他很明白,其实白银学员,就是毫无希望***至大成,但放弃又可惜的一类,食之无味弃之可惜,形如鸡肋。
白银学员并不被看好,学府给予的******,非常有限,出头可能***,趋近于零。
“苏羽,速回学府,秦国公召见你!”一道急迫声音,划破山林静籁,一个蓝衣中年气喘吁吁跑上山,脸上有几分焦急。
秦国公?苏羽呆愣一下,他一介草民,如何有幸得到秦国公召见?
但是,脑海中闪过一张俏丽容颜,苏羽有些明白,嘴角划过一缕冷笑。
“发什么呆?秦国公岂是你能怠慢?跟我走!”蓝衣中年不耐烦,上前扣住苏羽肩膀,不顾弄疼苏羽削瘦躯体,抓着他快速下山。
苏羽咬着牙,忍着肩膀剧痛,默不吭声。
蓝衣中年,是学府执事,管理日常学生活动,用地球学校的话说,就是教导主任。
半盏茶后。
学府,一间奢华优雅,精致如梦幻休息室。
只有核心学员、学府***、权贵能在此地休息,除此之外,黄金学员、白银学员都无资格。
苏羽亦是第一次来到奢华休息室,普通的穷小子来此,或许会紧张。
但苏羽,前世乃是商界精英,五星酒店,总统套房,奢华舞会,乃是常客,心态沉静,宠辱不惊。
休息室中,有三人,一对少年男女,一位气质高贵,***仪不凡男子。
目光扫过那位十四岁少女时,苏羽目光稍作停顿。
那是一位容颜俏丽如精灵的女子,玉容如雕刻般精致,皮肤白皙如阳***之雪,身材玲珑,身着纤尘不染的白衣,恍如狐仙,美丽非常。
只是,她望着苏羽的目光,有冷淡,亦有一丝复杂。
在他身侧,则是一位十六岁少年,英姿亮拔,英俊神武,贵不可言。
他一身华贵长袍与苏羽朴素武袍,形成鲜明对比。
轻蔑望了苏羽一眼,眼神平淡,隐含几分厌恶。
最后***仪不凡的男子,身材高大,俊朗非凡,站立不动,亦给人***之感。
“你就是苏羽吧?呵呵,我是秦国公,很高兴能见到你。”秦国公,枫林帝国三大国公之一,此时,却无任何倨傲,反而异常亲切,含笑请苏羽坐下。
苏羽心里冷冷摇头,丝毫不为亲切所动。
身居高位者,备受亿万人瞩目,所以非常注重自身休养,自身形象。
就如同地球上的***家,明明闹得水火不容,但见面之后,依旧握手寒暄,满面笑容,只在台底下捅***子,下黑手。
“我是秦枫的父亲,此番,为他与晴儿的事而来。”秦国公俊朗面容,浮现和煦微笑“事情,我都听枫儿说了,对此,我作为枫儿父亲,向你道歉。”
苏羽心底闪过苦涩,是另一个苏羽残魂的苦涩。
眼前少女,名为姜雪晴,是与苏羽一同从青山镇出来的天才,同时被收录为武宗学府学员。
两人青梅竹马,两小无猜,金童玉女,天造地设的一对。
但,***武宗学府后,来自小小村镇的姜雪晴,却被庞大繁华的世界冲击,渐渐迷醉在浮华世界中。
以她狐仙般美貌,难以避免受到青年权贵、俊杰天才的追捧。
最初,她还能说服自己坚持本心,陪苏羽度过第一学年。
但,渐渐的,明白世界残酷的她,从一个天真小女孩,逐渐蜕变,知道苏羽以后很难有前途,跟着她,很可能受苦受累,沦为人下人。
终于,她内心的防线涣散了。
两月前,彻底与苏羽断绝来往,成为了秦国公的儿子,小国公秦枫的伴侣。
姜雪晴虽恪守良家女孩本分,始终没有僭越男女关系,但从那时起,二人经常伴随而行,形影不离,成为人人眼中羡慕的神仙眷侣。
而苏羽,沦为武宗学府的笑柄。
苏羽备受打击,多次哀求姜雪晴回心转意,不惜跪地哀求,颜面尽失,但都被姜雪晴冷漠拒绝。
苏羽承受不住人生大悲大落,投湖自尽,恰巧地球的苏羽发生空难,灵魂穿越到了他这个可悲又可怜的弱者身上。
秦国公见苏羽陷入回忆,只当他难以割舍对姜雪晴情谊,叹息道:“枫儿年轻不懂事,他的过错,我愿意付出赔偿,你想要什么,尽管提,但,作为父亲,我希望你能成全枫儿,他对雪晴姑娘,是认真的。”
听着秦国公看似出自肺腑的话语,苏羽心中暗暗摇头,这点伎俩,骗骗普通人还可以,对他无用。
抢走了我女友,还让我成全?这哪里是来道歉,分明是以势压人!
秦国公看似态度温和,实则饱含***裸的侮辱。
试问,如果是国君的女人,是皇帝的女人,被他儿子看中,他秦国公,敢让国君把自己女人让给秦枫吗?他不敢,因为他惹不起国君,他只惹得起苏羽这样的平民!
苏羽淡淡摇头,起身欲走,对姜雪晴这样现实的女孩,他并无留恋之意,即便秦国公不以势压人,他也没打算争夺她。
至于秦国公所谓的补偿,苏羽虽然缺少******,虽然是穷小子,虽然一无所有。
但,他还有一股不服输的意志,还没沦落到被人施舍的地步。
如果,他今天,真的接受秦国公施舍,那么,这一生他都输了,在他们面前,苏羽将永世难以抬头
姜雪晴明白“苏羽”***格,倔强不服输,见他欲要离开,只当他依旧不肯放弃,银牙轻轻一咬,莲步轻移,雪眸如冷月幽芒:“苏羽!请你尊重我的选择!”
“既然到了今天,我便把话彻底说开,希望你能死心。”姜雪晴目中闪过冷酷。
“秦枫贵为小国公,日后必是帝国栋梁,他能给我荣华富贵,你一介山村穷小子,给得了我吗?”
“秦枫尊为黄金学员,日后追及人间圣王,屹立于亿万人之上,能给我安全感,你一介白银学员,给得了吗?”
“苏羽,接受现实吧,我不否认,曾经你是我的眷恋,是我心目中最耀眼的天才,但,那是我太年轻,太单纯,真正的世界,残酷而***,我别无选择!”
姜雪晴斩断眸中最后一丝牵挂,凝望苏羽的目光,逐渐遥远,仿佛望着陌生人,轻轻叹息:“枫哥人很好,你只要答应日后不再找我,他会尽力补偿你,给你几颗融灵宝丹,促进修为,你实力提高了,在学校的日子会好过很多。”
想了想,姜雪晴自袖中取出一只巴掌大小,以水晶雕刻的女子雕像。
晶莹剔透,闪烁着绚烂深泽。
最为美丽的是,水晶雕像的女子,空灵唯美,仿佛狐仙,那样美若天仙,那样令人痴迷。
那雕像女子模样,栩栩如生,与握着它的主人,姜雪晴,一般无二。
“这是你送给我的定情礼物,现在,还给你,我们,从此两不相欠。”姜雪晴,无情的将雕像塞在苏羽手中,转身回到秦枫身侧,眺望天外,不再看苏羽,冷酷绝情。

苏羽姜雪晴玄幻免费阅读

水晶雕像,是苏羽亲自雕刻,乃是送给姜雪晴定情信物。
学院每月发放一两银子,苏羽省吃俭用,衣服不敢买新的,伙食不敢吃好的。
当别的男学员凑在一起,花田月下买酒喝时,苏羽一点一点存钱,一分钱不敢乱花。
节省的钱,他全拿来买水晶,一次又一次的雕刻,雕刻心中最美的姜雪晴。
酷暑时,别人都在纳凉,他满头大汗雕刻,有一次中暑闷晕在寝室中。
寒冬时,别人都烤着火炉,他双手握着***冷的水晶,不停雕刻,两只手掌,被冻得皲裂出血。
终于,一年的努力,他终于雕刻出心中最美的姜雪晴。
他仍记得,当时的姜雪晴,那样明眸闪亮,那样感动,那样热泪盈眶。
可一年后的今天,曾经的情谊,曾经的爱恋,曾经的感动,全被***冷退回。
苏羽垂首,望着手中的美丽水晶雕像,一双深邃如万古星空的眸子,既有为真正苏羽的不值,亦有讥笑。
现实的女人,前辈子看得多,谁钱多就陪谁***。
姜雪晴,他还真看不上眼,除了美貌,一无是处。
“情已散,何来定情?此物,已无意义。”出乎意料,苏羽并未有失望、悲愤、恼怒等情绪,反而平静如深冬秋湖,不起一丝波澜。
手掌轻挥,水晶雕像,被他扔在地上。
咔擦——
唯美空灵的雕像女子,顷刻粉碎,只剩片片残留水晶,晃动着时光的斑驳记忆。
这一摔,他与姜雪晴之间,最后一丝羁绊,烟消云散。
伸了个懒腰,苏羽露出一丝如释重负的轻松微笑:“呼,可以放心了,我还真担心,你对我留着情谊呢。”
如果姜雪晴还对“苏羽”有感情,恐怕,苏羽的残魂,会永世不灭,一直牵挂。
她如此绝然,在递回曾经定情信物的刹那,苏羽最后一丝执念,彻底消散了。
“再见了,我曾经的晴儿,曾经的爱人。”挥挥衣袖,苏羽轻轻一叹,似是替那逝去的苏羽,传达最后泯灭的意念,而后,负手洒脱离去,再也不曾回头。
过往如尘埃,泯灭在时空当中。
苏羽已逝,只剩下一个全新的苏羽。
姜雪晴***一颤,那仿佛永别的话,叩开了她***冷的心。
回过头,她目光飞快追逐苏羽的背影,却只看到,一片消失在人海的模糊。
这一刻,姜雪晴心中微微一颤,她觉得,自己好像失去了人生里,最宝贵的东西,再也寻不回。
望着那碎裂的雕像,姜雪晴怔然。
许久,她才回过神,眼神逐渐冷酷无情,湮灭心中最后一缕情丝:“我姜雪晴,美貌倾城,注定是一世不凡的女子,你苏羽何德何能,配得上我?”
“不是我抛弃你!是你无能!我姜雪晴的选择,不会有错!”
待姜雪晴冷脸离去。
秦枫冷眼旁观,轻蔑冷道:“那小子,故作洒脱,博取晴儿眼球,哼,我看他还是不死心!”
倒是秦国公,若有深意凝望苏羽背影,徐徐摇头:“我看不是!此子,并无你所说那般无能与窝囊,反而睿智冷静,心***坚定,洒脱放荡,稍加培养的话,也许能成为一个人才。”
“那趁他没有崛起之前,杀了他!”秦枫不喜欢有人与他的女人存在任何关系,哪怕曾经是恋人,也不行!
秦国公微微摇头:“不行!国君大限将至,此时正是皇位争夺之际,我支持大太子,被其余几位皇子视为眼中钉。”
“他们正四处寻找我的把柄,当此关节时刻,你夺人伴侣,我便有教子不当之过,容易成为他们攻讦把柄。”提到这里,秦国公薄怒微显:“否则,我一介国公日理万机,岂会专程来一趟仙羽郡替你摆平事端?”
“这时,你若把苏羽杀了,岂不是与***夺妻无异?为父必受你牵连!”秦国公冷静无比:“所以,现在你按兵不动,事成之后,再杀不迟!”
秦枫心知是此理,但很不***:“难道就这样看着他在我眼前晃?”苏羽就是一根肉中刺,不除不行。
秦国公微微摆手:“暂时不杀他,不代表不能动他,此事你不***问,为父自有办法,将其赶出武宗学府,彻底断绝他成才之路,以绝后患。”
……
一盏茶后,秦国公冲蓝衣中年拱手告辞。
“此事就拜托江执事。”秦国公暗中送了一袋礼品,意味深长道。
江执事赔笑道:“国公不必忧虑,半月之后,就是学府考核,白银学员,每年都会淘汰一半,这苏羽资质一般,早已在淘汰之列。”
“如此甚好。”秦国公放下心,扬长而去。
……
秦枫目送父亲离去,眼中厉芒闪现。
“哼!让他舒舒坦坦淘汰滚蛋,太便宜他!我虽然不便亲自出手,但让别人出手,岂非易如反掌?”秦枫冷冷道。
“晴儿心里有一丝意念未尽,须让她看到苏羽狼狈落魄,明白跟着他没有好日子过,她才能彻底熄灭旧情复燃的心思!”
……
回到山林中,苏羽若无其事***。
只是,今日之事终究***到他,难以安心***。
仰望无尽苍穹,苏羽拳头微微拽住。
“今日之辱,虽是另一个苏羽,但焉知他日,我会否遭受同样耻辱?”苏羽陷入思索。
“以强者为尊的世界,为何,我偏偏资质如此之差,数倍于他人的努力,只能得到半倍的成效?”
望着天穹,苏羽不甘,振声吼道:“苍天不公!若给我上佳资质,我必十倍努力,成为人间圣王,俯瞰苍生!”
怒吼声,裹挟不甘意志,直冲天际。
轰隆——
突然,苏羽仰头,发现一个小黑点从天而降,声如雷霆,不偏不倚,朝他砸来。
“靠!你妹啊,吼一声而已,要不要这样?”
砰——
啊——
一声优美惨叫,划破山林寂静。
苏羽当场昏厥,生死不知。
夜幕降临。
“哎哟~~疼疼疼……”苏羽四肢抽搐,悠悠醒转,捂着脑门,嘴角直抽。
“咦,我的手。”苏羽惊奇发现,分明是夜幕降临,但他视力好得惊人,宛如白昼,手掌指纹清晰可见。
甚至,一百米外,一只隐藏在石头底下,准备觅食的癞***,他都看的清清楚楚。
随身找到一面反光金属,苏羽惊讶发现,自己两只眼睛,眼瞳变为了白色,如两粒剔透水晶,璀璨绚烂。
怀着惊疑,苏羽站起身。
“我的身体!”他本是习惯***鲤鱼打挺,可***力道,超出预料,以至于身躯不受控制,险些趔趄栽倒。
探索一番,他发现自己气血强大了一倍,身体轻灵如燕,仿佛卸下了二十斤的包袱,发生了翻天覆地变化。
“突破二重天了!”苏羽吃了一惊,惊讶得合不拢嘴!
他迈入一重天巅峰,半年有余,却迟迟迈不过那道坎。
不曾想,莫名其妙脑袋挨了一下,瞬间突破。
眼眸中闪过犹疑,苏羽内视一番。
惊愕发现,精神世界内,多了一个拇指大小的青铜小鼎,雕刻九龙,栩栩如生,仿佛下一刻就要飞天离去,一丝残余红色***,从小鼎中溢出,徐徐改造他肉身。
“难道,刚才就是这个神秘小鼎砸到我,然后***了我意识海中?同时,那神秘的红色***改善了我身体,打破了瓶颈,让我突破到武道二重天?”苏羽惊疑,尝试将其挪移而出,却无法撼动它分毫。
沉思良久,苏羽咬咬牙:“虽不知是福是祸,但,靠它,我突破二重天,还得到一双奇异眼瞳。”
“接下来,我要潜心***,争取在半月后考核,不被淘汰。”苏羽握了握拳,神色兴奋。
仰头望向天外,苏羽眼中充满坚定,笑傲山林:“冷漠的人,谢谢你们曾经看轻我,让我不低头,更精彩的活!”
……
一路如履平地,无视黑暗,从山上回到宿舍。
白银学员两人一个宿舍,空间狭小,仅有一张床供休息。
据说黄金学员,会有单独小院,还有仆人伺候。
整个武宗学府,白银学员有一万人,黄金学员,仅有一百人,传闻中的核心学员,妖孽级别的天才,只有十人。
要享受单门独院的舒适环境,难度之大,可以想象。
苏羽的舍友,是一位皮肤黝黑,***情凶厉的少年,名为吴松。
武道二重小成,突破已有数月。
与他为舍友,苏羽动辄被当做仆人使唤。
奈何对方修为高,加之并未太过分,苏羽只有忍气吞声。
“滚!今晚睡走廊!”他刚推门,吴松便一脚踹来,声势迅猛,右腿如鞭影。
在漆黑中,神鬼莫测,难以提防。
好在,苏羽双瞳变异,视黑暗无物。
脚尖一点,脚趾发力,身轻如燕,腾空***一米远。
唰——
吴松一腿踢了个空,面露异色,显然没料到苏羽能避开。
“你干什么?”苏羽眸光骤冷。
此时的他,今非昔比,已然不是昔日受气包苏羽,他可没有忍气吞声的打算。
“看你不爽?有意见?滚!从今以后,宿舍归我一人,你睡走廊!”吴松冷眼一翻。
苏羽何等头脑?瞬间察觉出不对,他与吴松关系,虽说极差,却也不至于如此程度。
联想到白日情形,心里猜了个七七八八。
吴松,多半被秦枫收买,刚才那一腿,并未留手,他本意是重伤苏羽的。
念及至此,苏羽怎会客气?

小编点评

苏羽秦仙儿姜雪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为您分享,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内容细致、丰富、饱满,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作品,非常值得一看。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立即阅读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