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偏执的甜(林徊江崇)
他偏执的甜(林徊江崇)

他偏执的甜(林徊江崇)

分类: 古言现言时间: 2021-01-27

小说介绍

林徊江崇《他偏执的甜》是由大神作者青耳写的一本爆款小说,林徊江崇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江崇紧张着脸,沉着地盯着她一会儿,说:姐姐给了我你。他抬起下巴说:我想回去,收拾行李回去吧。我会把车送到镇上。说着,他从口袋里摸出一张零零碎碎碎的纸币,全部交给了她,够你上。。

小说简介

程南衾看她这样就来气:“烟和打火机我早收起来了,你现在要去部队,那里有摄像头二十四小时监控,你还想抽烟?”她越说眉头皱得越紧,“要是被媒体拍到你抽烟,还不知道会怎么黑你。”

他偏执的甜全文阅读

林徊懒懒地靠在椅背上,闭着眼,化妆师正在给她化妆,柔软的刷子扫过薄薄的眼皮,窗外的霓虹灯浮光掠影般从她的脸上滑过。
经纪人程南衾最后确认了一遍她的妆容:“行了。”化妆师收起化妆箱,林徊懒洋洋地睁眼。
程南衾语重心长地再交代一遍:“林徊,这次参演***是你转型的机会,是吸粉还是招黑全看你的表现了,好不容易才得到这个机会,要记得好好表现,别掉链子。”
林徊随意地嗯了一声,伸出手摸了摸身旁的架子,摸了半天,也没有摸到她想要的东西。
“找什么呢?”
程南衾看她这样就来气:“烟和打火机我早收起来了,你现在要去部队,那里有摄像头二十四小时监控,你还想抽烟?”她越说眉头皱得越紧,“要是被媒体拍到你抽烟,还不知道会怎么黑你。”
她继续道:“还有,到了部队,记得规矩点,多吃点苦,别太娇气了,你以前也去乡下生活过,懂得规则吧……记住了吗?”
“嗯。”
说话间,车子已经到了这次拍摄的地点。
在岸城的一座小镇上,有一个特种部队的训练基地,但也只是普通的训练基地。林徊这次参演的***由***事件改编,主要是为了宣传海***特种部队以及普及国防教育,追求高质量和******,所以对演员的身体素质等要求较高,在开拍前还要求主演必须在部队里参加特训一周。
但对于明星来说,他们只需要这部***能为他们树立正面的形象,带来足够的曝光率和话题度。
林徊能出演女一号,全靠她国家二级运动员的身份和优秀的身体素质,以及工作室带资进组。
私家车不能***训练基地,在门口的时候,就被拦下了。
助理把行李箱拿了下去,林徊也跟着下了车,她扫了眼周围,夜色浓重,也看不出什么,只感觉周围一片空旷。
程南衾下车后,走向剧组的车那边,笑着说了些什么,就转身回到林徊的身边:“这里不能带***的工作人员,我们五天后再来接你,你等会儿坐剧组的车***,乔森然、夏晗、慕萧萧、陆允儿他们都已经在车里了。你去吧,别惹事。”
林徊把行李箱扔上卡车的后车厢,自己也利落地跳上去。她笑着跟大家打了招呼,和他们握了手,就不再多说话,一个人靠在了角落。
剧组来特训的明星总共六个,但饰演男主角的男演员沈域隔天才来。现在该来的都来了,卡车就启动了。
几个明星都不熟,刚开始话都少,更是没什么人会主动和林徊说话,因为圈内的人或多或少都知道林徊脾气不太好,冷漠,绯闻满天飞,但耐不住***好、颜值高、粉丝埋单。
剧组带他们去了宿舍,分配了住宿,今晚先休息,明天正式开始特训。
三个女明星自然住在了一起。
林徊烟瘾上来了,她打开行李箱,在底部翻出了她之前藏的一包烟,走到宿舍楼下的露天洗手池旁边。
她倚靠着洗手池,把烟含在了嘴里,咔嚓一声,幽蓝的火苗亮了起来,又倏地熄灭了。
黑夜里,只看到一点猩红色的微光,明明灭灭。
甘洌的薄荷味吸入肺腑,青色的烟雾缭绕。
耳畔有沉稳的脚步声传来,男人的声音沙哑低沉:“宿舍区域禁烟,走廊另一头有专门的吸烟区。”
听到这个声音,林徊的手指条件反射地紧了紧,她看着地上被拉长的自己的影子,眼眸微微地定住。
男人静立在了不远处。
林徊掐灭了烟头,扔进了一旁的垃圾桶里,漫不经心地转过身,视线落在了来人的身上。
光线明暗交错,那人个子很高,肩膀宽阔,腰很窄,穿着一身黑色的特战队服,裤腿被塞进硬朗的黑色长筒***靴里。
往上是线条冷硬的下颌和平静的黑眸,短短的板寸,目光凌厉。
她看着他深邃的轮廓,有些走神。
林徊站在了阴影处,她回过神来,往前走了一两步,走出黑暗中,她仍旧化着精致的妆容,皮肤白皙,灯光落在了眼里,黑色的瞳仁占了眼睛的大部分,水光潋滟。
她唇边挂着浅笑,嘴唇轻启便叫出了他的名字:“江崇,好久不见。”
七年了。
江崇应该也没料到,躲在这边吸烟的人会是林徊,虽然他接下这个任务的时候,就知道会见到她。
他面色淡然,看了她一眼,言简意赅:“这边禁烟,下不为例。”
她盯着他:“你负责我们这次的特训?所以你是教官、班长,还是队长?”
江崇:“明天你就知道了,早点休息。”一副公事公办的态度。
他说完,就要走。
林徊快步追上去,从背后抓住了他的手臂,质感粗厚的***服下是他线条分明的肌肉,明明微凉,她却觉得有些烫。
他侧过脸,她仰着头,看清了他麦色的肌肤和黝黑锐利的眸子。
她重复了一遍:“好久不见。”
江崇盯着她看了一会儿:“嗯,好久不见。”
语气平淡,没有起伏。
他又扫了一下她抓着他手臂的***手指,她下意识地松开了手,直到他的身影拐过路口的拐角,她愣了一下,喊道:“江崇。”
空荡荡的走廊上已经没有人,月光笼罩着大地,不远处有士兵正在***练的口令声和整齐的脚步声。
林徊回到宿舍,烟本来就抽得不多,又在冷风里待了许久,身上早就没有气味了,不过,陆允儿还是闻出来了,她正坐在床上***:“林徊,你抽烟了?”
林徊拿起剧组分发的脸盆:“没有。”
“我都闻到味了,有点熏。”她皱皱眉。
“你闻错了。”
训练基地的水格外凉,她卸完妆、洗完脸,鼻子和两颊都冻得通红。等她洗完脸回去,慕萧萧也回到了宿舍。
慕萧萧看了她一眼:“徊姐,你皮肤不错啊。”
“还行。”
“你用的什么牌子护肤品啊?”
林徊笑着看了她一眼,真不知道她问这个有什么意思,现在哪个女星的护肤品不都是那几个大牌的贵妇级。
慕萧萧饰演这部***的女三号,她年纪小,今年才十八岁,武打戏出身,腿长,起点高,出道就拍了系列***。
年纪小的人,话就多:“徊姐、允儿姐,我真的没想到会和你们住在同一间宿舍,好怀念,像学生时代一样。你们说,明天训练会不会很苦啊,不知道我们的教官会是谁,感觉兵哥哥有点帅。”
林徊用***仪在脸上护肤,听到最后一句话,笑了:“是有点帅。”
想起江崇笔挺的身影,深邃的轮廓,板着的一张脸,以及***服下坚硬的、起伏着的肌肉,她胸口有些热。
陆允儿已经躺下了,语气不太友善:“娱乐圈的帅哥,你们看得还少吗?睡吧,明天还要早起。”
慕萧萧吐了吐舌头,对着林徊眨眨眼,也躺下了。
林徊最后一个***,她关了灯,躺在床上,盯着天花板上的一处,听着隐约的海浪声,沉沉睡去。
她梦到了江崇。
梦中的她在昏黄的灯光下,勾住了他的脖子,踮着脚,在他的唇边吻着,身体紧紧地贴着他,再然后,就是他反客为主,箍着她露出白皙肌肤的肩膀,周身气压低,他冷着脸将她推开。
她还要挣扎,他沉着眸,单手将她的双手束缚住,将她提了起来,欺身压上,她的后背顶在了用红土砖砌成的墙壁上,有些疼。
他绷紧了脸,眼眸有些冷:“林徊,安分点。”
“怎么安分?”
她说着,***的手顺着他的腹肌,滑到了他的皮带扣子那里,长睫毛轻轻颤抖,漆黑的眼里含着似有若无的暧昧笑意。
他彻底冷下脸来,薄唇抿成一条直线,松开手,不再管她,出了门。
林徊第一次见到江崇的时候才十八岁,那时,她和爸爸的关系降到了***点,她又叛逆到了极点,逃课、打架、抽烟又文身。
前一年,她的妈妈在和她爸爸离婚后,带着她妹妹和她离开的时候,遭遇了车祸,妈妈和妹妹双双死亡,只有她活了下来,而她的爸爸林沅安在这件事后,几乎就对她不管不问了。即便她堕落,他也只是冷笑了几声,甚至有时候看她的眼神里仿佛都藏着隐隐的恨意。
不到半年,他就娶了第二任妻子江媛,而江媛曾是照顾林徊的***。她婚后没几个月就怀孕了。
江媛进门后,面对林徊的屡次挑衅,只淡淡道:“徊徊是没吃过苦,不知人间疾苦,所以才这样爱闹,孩子吃了苦,就会懂事了。”
林沅安听***了这样的鬼话,将林徊送到一个以城乡交换体验生活为主题的节目中去,节目组安排她去交换的乡下正是江媛老家的隔壁村。
林徊怒意旺盛,漆黑的眼眸里满是讥讽:“我不去。养出江媛这种明明是***,却爬上了主人床的女人的地方,能是什么好地方!”
林沅安满脸涨得通红,手掌颤抖:“林徊,你要是不去,就滚出林家!就当我没有你这个女儿!”
江媛最擅长做好人,在一旁劝林徊:“徊徊,***爸也不容易,你听话,回来后,跟***爸认个错就好了。”
林徊没理她,脸色微微苍白,讥讽地笑看着林沅安:“是啊,反正你也死了一个妻子和一个女儿了,也不介意再多失去一个女儿吧。说不定,你心里还在想,为什么那场车祸不把我也一起带走!这样就没人在你和江媛面前碍眼了!”
林沅安气得额头青筋暴突,扬起了蒲扇一般的大手。
啪的一声,厚实的巴掌猝不及防地就落在了林徊的脸上:“孽障!”
林徊偏过了脸,耳朵里轰鸣作响,半边脸都麻木了,失去了知觉一般。
口腔里隐隐约约弥漫着***气。
她漆黑的眼里氤氲了***凉的痛,水光浮现,她抿紧了薄唇,唇色苍白。
林沅安收回了手,抿着唇,不去看她,垂在身侧的手指却攥了起来,手背上的青筋凸起,大吼:“管家,把这个孽子赶出去!节目组不是要交换一个小姑娘过来吗?从此以后,她才是我林沅安的女儿!我林沅安没有林徊这样的女儿!”
林徊彻底惹怒了林沅安,隔天早上,她就被人打包了行李,扔上了车,冻结了所有的***卡,没收了所有的现金,只有一张火车票和一张大巴票,以及一个负责看管押送她去节目组的保镖。
坐了三十多个小时的火车,又转乘了三个小时的大巴,林徊才狼狈地下了车。她手撑着树干,吐得七荤八素,抬起头,尘土扑面而来,零零散散的低矮破旧的房屋透着一股破败的气息,一群扛着“长***短***”的摄影师齐齐围在了她的身旁。
摄影师看到林徊素净的漂亮脸蛋,刚松了一口气,以为这个来交换的城里小姑娘还挺乖,下一秒,他的相机就被她夺过,砸在了地上。
小姑娘黑瞳***凉,笑意很冷:“谁允许你拍我的?”
林徊年龄偏大,脾气倔,一点都不听话,又会***砸东西,节目组拍摄了三天,毫无进展,只要镜头一对准她,就会被砸烂,而她永远笑盈盈地说着同一句话:“我说别拍了,听不懂人话吗?”
节目组工作人员的东西都被她扔了,连导演都差点被她砸伤,可她是个千金大***,轻易动不得,节目组拿她根本没办法。
第四天,林徊偷拿了导演的钱,坐三轮车跑出了村。她在镇上躲了几天,蹲在角落里看着节目组众人慌张找她的样子,一转头,就看到一个面色冷硬的高大男人,冷冷地站在了她的身后,他穿着黑色的衣服,手臂的肌肉非常结实。
他背着光,她还没来得及看清他的五官,就被他一把拎了起来。
他手臂肌肉的线条紧绷着,沉着脸,不顾她的挣扎,直接将她扔给了节目组。他看也不看她一眼,什么话也没说,转身就离开了。
导演冷汗涔涔,松了一口气,连忙联系林沅安:“林总,江先生帮忙找到大***了,不过……”
他委婉地劝说:“大***可能不适合这个节目,您看……”
隔着电话,林沅安气急败坏的怒吼声林徊都听得清楚:“你们别管她了,让她在那儿自生自灭!她敢跑,就该让她承担后果!”
还有隐隐约约柔软的女声传来:“沅安,你别生气,我听说陆家的孩子送去***队一趟,懂事了许多。阿崇不是休***了吗,他正好是***人,又闲着,不如……”
剩下的话,林徊没有听。
她讥笑了一下,漫不经心地摸出了烟,蹲在路边开始抽起来。
过了好一会儿,导演才挂断电话,走了过来,斟酌着词句:“林***,林总说你不用参加我们的节目了,不过,你得留在这里。”
林徊抽烟的动作停顿了一下:“留在这里干吗?”
“体验农村生活,跟节目组安排的差不多,就是不会有你讨厌的拍摄了。”导演清楚林家的情况,补充道,“刚刚找到你的那个人是林夫人的弟弟——江崇,也就是你的舅舅。林总说你之前没见过他,他现在休***了,林夫人让他收留你一段时间。”
林徊想也不想地说道:“我不去。”
她看着导演,目光******:“我再说一遍,她不是什么夫人,她只是我们林家的用人,明白了吗?那男的也不是我舅舅。”
导演垂眸看她漆黑的短发和白净的小脸,说:“林总说,如果你不想留下也可以,但林家也不允许你回去了,他还说了,如果你这次再惹事,他真的不会再管你了。人的耐***是有限的,林***,好好听你舅舅的话。”
林徊抿紧了唇,将烟头摁灭在黄土地上,指尖泛白,眼眶微红。
她沉默了许久,再抬起头,漆黑的眼里只剩下冷淡和隐隐的倔强:“生活多久?我不用参加高考了吗?”
“不知道。你舅舅已经在回村的路上了,他说让你随便搭辆车进村,他就不来接你了。”
林徊骂了句脏话。
节目组没等林徊搭到车,就提前离开了,离开前,助理姐姐还搜刮了她身上的余钱。
进村的三轮车还是挺多的,但都要钱,林徊身上没钱。虽然她长得好,但嘴巴不甜,怎么都挤不上去,等到傍晚,她才看到一辆空的三轮车要进村。司机是个敦厚老实的中年大叔,好说歹说,才让她上去,颠簸了一个小时,她终于到了。
她跳下车子,掏出藏在口袋里的烟,递给了那个司机:“抽烟。”
大叔看她一眼:“小姑娘家也抽烟?”
林徊黑发乖巧地贴在耳侧,下巴尖尖,皮肤白皙,眼瞳漆黑,落日余晖,折射出细微的光泽,透着几分无辜,不说话的时候,她完全就是一个乖巧的小女孩。
听到大叔的话,她动了动唇,淡淡道:“我不是小姑娘。”
大叔笑了一声,问她:“城里来的啊?”
“嗯。”
“你来我们村找谁?”
“村姑的弟弟。”
“没其他信息?”
“没。”
“那你可有得找了,我们村姑娘还是挺多的,不像隔壁村是光棍村。”大叔还有点得意。
林徊在隔壁村生活了三天,的确没怎么看到年轻女孩。
她抬起头,刚要说话,就看到了不远处站立着的一个身影,背脊挺直,身材健硕,很高,短发利落,穿着一身黑色的衣服,静静的,仿若一把出鞘的古剑,只待拂去尘埃,寒光乍现。
不知道他在那里站了多久,并没看她,倒是和大叔点点头,打了个招呼。
大叔道:“阿崇!你在这等儿谁呢,这里来了个城里的女娃娃,她来找人的。”
江崇走了过来,一只手***在裤兜里。
林徊看清了他穿的衣服,粗糙、耐磨,因为水洗得多,显出了旧意,黑色的***靴厚重,再看他的脸,肤色古铜、目光冷静、轮廓深邃,和她刚刚看过的照片以及拎着她的那个身影重叠在了一起。
她的目光挑剔又***冷:“江崇?”
江崇嗯了一声。
林徊将薄唇抿成了直线,啧了一声:“你看到我了,怎么不早点过来?你就是早上帮导演找到我的那个人?”
江崇没吭声。
大叔反应过来了,憨厚地说道:“阿崇,她说的村姑的弟弟是说你啊。”
江崇有些森冷的目光扫向林徊。
林徊的嘴角噙着讥讽,她知道他不喜欢她说***是村姑,这些大人,永远都是敢做不敢当,她没当面骂那女人是狐狸精就算好了。
江崇和大叔说了几句话,然后从口袋里摸出了一盒烟和一个打火机,打开烟盒,示意大叔拿根烟,算是感谢他帮忙载着林徊进来。
大叔摆摆手:“我手里有呢。”
江崇帮大叔点了烟,看到了那根烟,牌子是万宝路,他也给自己点了烟,黑眸扫了她一眼:“你给的烟?”
林徊掀了掀眼皮,淡淡地反问;“不然呢?你一个破当兵的,抽得起吗。”
江崇问了话,就收回了视线,脸上的神情没有一丝变化,没去管她的烟,更是看都没看她故意收起来的烟盒。
林徊抿紧了薄唇,冷笑。
大叔好奇:“阿崇,这是哪儿来的女娃娃啊?跟你啥关系?”
江崇轻描淡写道:“我姐那儿的。”
大叔懂了:“你姐嫁过去的那家的女儿啊,那她得叫你舅舅才是。”
这一句话,一下就点燃了林徊累积了好几天又被压抑着的怒火。
她猛地抬头,漂亮的黑眸里跳跃着红色的火焰,漆黑如深潭的眼里,忽然有了一抹浓重的戾气。
她讽刺地笑,极尽刻薄:“舅舅?就他那村姑姐姐,一个***,也配嫁到我家,顶替我妈的位置?就他这一身穷酸样,也想当我舅舅?痴心妄想,白日做梦,破村破人!”
大叔不说话了,江崇周身的气压倏然低了下来,他垂眸冷冷地盯着林徊,目光凌厉如***,薄唇抿着,下颌紧绷。
林徊几乎能感受到,他衣服下面绷紧了的肌肉以及散发着的阴沉的气息。
她手指微僵,却不退缩,眼睛直直地与他对峙着,黑白分明的水眸里写满了冷意。
江崇继续盯了她一会儿,一句话也不说,转身就走,他来的时候骑了摩托车,被停放在另一侧。他迈了几大步,就跨上车,响起了轰鸣的引擎声。
大叔愣了,冲着远去的背影喊道:“阿崇,你忘带这女娃娃了!”
含着黄沙尘土的风吹来他低沉微冷的声音:“你别管她。”
大叔还真的就不管林徊了,启动了发动机,发出突突的声音。他瞥了她一眼:“姑娘啊,也到村里了,几步路你走走,阿崇家不远。”他顿了下,“你刚刚那话过分了,我们乡方圆几百里,大家伙都抢着要娶阿崇的姐姐呢,那可是个漂亮贤惠的好姑娘。”
三轮车走后,暮色四合,气温也迅速地降了下来,冷风吹来,带着凛冽,微微刺骨。
林徊身无分文,哪里都去不了。拉着行李箱,顺着村里的土路一直往里走,她紧紧地抿唇,倔强地不说话,最后在热心******的帮助下,走到了江崇的家里,一路上,******先是夸了她长得好,之后就一直是在夸江崇。
“阿崇可厉害了,我们村里第一个考上清华大学的大学生啊,又是拿奖又是创业还出国比赛呢,之前也上过电视。毕业后,他去当兵了,听说是特种兵,可厉害了。他现在休***呢,也就一两个月的事情,听说阿崇现在是***官了,***妈也算能瞑目了。”
这些话,林徊都无心听,她从没有这么累过,又饿又困,而且徒步走了这么久,还要忍受耳畔聒噪的唠叨声。
屋子里。
江崇刚做好饭,矮小的木桌上摆了两双筷子和两碗热气腾腾的面,他笑着感谢了隔壁******几句,洗过手,就坐下来吃面,一言不发,吃得又快又安静。
林徊尴尬地站在一旁,行李箱沉重,她搬不上台阶,又没人帮忙,于是一咬牙,气得直接一脚踹翻了行李箱。
江崇连余光都未瞥向她。
好半晌,眼见着林徊要发火了,他才淡淡道:“先吃饭。”
林徊饿了好久,她的骨气绝不会用在绝食上,她深呼吸一下,像是什么争执都没和江崇发生过一般,坐了下去,拿起筷子就开始吃面。
同样一言不发。
不知道是她太饿,还是江崇的手艺不错,她竟然觉得好吃,吃到了最后,发现面的下面还卧了一个溏心蛋。
江崇吃完就站了起来,走进厨房。
林徊咬了一口蛋,溏心流进了口腔,一种满足感油然而生,她吸了一下鼻子。
江崇出来,把一个盘子放在了她的面前。
林徊的视线忽然定住,盘子上摆放着一小块蛋糕,制作粗糙拙劣,***油看起来也让人很没有食欲。
她下意识地抬眼看江崇,他轮廓深邃的脸上没有什么表情,淡淡道:“生日快乐。”
林徊忽然意识到,刚刚的那碗面是长寿面,那个溏心蛋是给她过生日吃的,这块劣质蛋糕也是庆祝生日用的。
她鼻子一酸,薄唇动了动,想说什么,却什么也没说出来,低下了头,忍住了鼻子的酸意,继续吃还没吃完的蛋。
她一直都记得,今天是她的生日,那天她和她爸吵架后,就被立马赶走了,她原本想留在家里过完生日的,但谁也没主动提起她的生日,她更不会主动服软。
原来还有人记得她的生日。
外面响起了长哨声,尖锐刺耳,剧组的人在敲门:“起来,吃早饭,然后今天的训练就要开始了。”
林徊睁开眼,看了一眼窗外,天色还阴沉着,未完全亮起。
她起来利落地穿衣。
她想起江崇,想起梦里的情景,也想起那个被她吃了一口又被她故意扔掉的蛋糕……
剧组的人都在,摄像机也在,虽然不知道这些视频会不会公开,但三个女星还是花了一会儿的工夫化完了妆才出去。
匆匆吃完早饭后,到了训练场,林徊和另外两个男演员打了招呼,导演和一个穿着黑色***装的男人走了进来。
林徊看到留着寸头、瞳孔漆黑、面无表情的江崇时,几不可见地笑了一下,眼尾轻扬。
陆允儿和慕萧萧也注意到江崇硬朗的面孔和凛冽的气质,心口微动,却仍旧收回了目光。
林徊却是目光炽热,毫不避讳直勾勾地盯着他。
张导演戴着鸭舌帽,手里拿着剧本:“我给大家介绍一下,这是江崇,这次带你们训练的队长,你们可以叫他江队,也可以叫他江教官。”
张导演笑了一下:“叫什么都可以,江队拿的荣誉多了,也不在意这些了。”
夏晗在这三个男星里年纪最小,他的眼睛闪亮,问:“江队,我们这次拍的是蛟龙突击队的事迹,你是蛟龙突击队的队长吗?海***特种兵是不是特厉害啊,听说都是精英中的精英,上天入海陆地战,没有你们不会的!”
几个人笑了起来。
张导演卷起手里的剧本拍了下夏晗的脑袋:“少贫嘴,好好训练,少问这些有的没的,都说拍蛟龙突击队了,请来的教练自然是蛟龙突击队的,江队是蛟龙突击队的队长,‘世界猎人学校’第七届特种兵学员,曾被授予委内瑞拉特种兵最高荣誉——突击队员的勋章。”
几个人的眼神都微变,他们在来之前或多或少都做过功课,自然知道基本情况。蛟龙突击队有多厉害,其队长立过多少***功,“世界猎人学校”又有多著名,他们都知道。
夏晗的目光瞬间充满崇拜和敬仰,他站直了身体,敬了礼,大声道:“江队,我叫夏晗。”
江崇面色平静,他扬起手,回了一个标准的敬礼,下颌线条冷硬,声音低沉淡漠:“江崇。”
他没有多余的话,沉沉的黑眸扫过站在面前的六人,女星花枝招展,男星也没个正行,他对上林徊毫不掩饰的目光时,依旧平静。
“你们先去换上***装。”他停顿了一下,沉声道,“换成淡妆或者直接卸妆,***睫毛、眼影、美瞳全部卸掉。”
陆允儿皱眉,婉转地开玩笑:“江队这方面知道的还挺多呀。”
慕萧萧直接表达了不满,她鼓起两腮:“江队,我们是演员,靠脸吃饭的,你不让我们化妆,是没办法上镜的。”
江崇收回目光,直接询问张导演的意见:“张导,今天需要下水训练,不比拍***,有些训练不方便带妆,训练的时候,别拍摄了?”
张导想了想:“成。”他还眯着眼半***胁道,“卸妆去吧,等会儿谁要是没卸干净,就让江队亲自卸。”
陆允儿脸色不好,慕萧萧跟导演撒娇:“张叔叔,张叔叔,人家不想卸……”只有林徊勾了一下唇,一言不发地拿起自己的黑色特战队服,走去洗手间换衣服。

他偏执的甜免费阅读

夏晗也走过来,撞了撞她的肩膀:“徊姐,你素颜肯定好看,只有长得丑的,才担心卸妆。”
慕萧萧听到了,怒目圆睁,张牙舞爪地就要扑过去,非要挠死夏晗这个小白脸不可。
十分钟后,五人重新***,脸好看,穿什么都好看,张导赞许地点点头,他的目光落在林徊身上时,眼里的赞许越发浓厚了。
她很瘦,黑色的队服穿在她身上却格外合身,腰带勾勒得腰肢纤细,仿佛一掐就会断,白皙的肌肤在黑色的衬托下越发***、有美感,还有几分英气。大概因为从小爱好跳舞、健美***和游泳,她仪态优美,背脊很直,裹在黑色裤子里的腿又长又直,脚利落地踏着***靴。
江崇嗓音低沉:“立正!”
五人闻声,立马站立成了一排,江崇从他们面前走过,用锐利的目光审视着他们的着装。
“鞋带绑错了。”
“腰带不够紧。”
“整理好领子。”
“背挺直。”
“下摆没弄好。”
最后,他站定在林徊的面前,抿了一下唇,看了她半晌,对上她似笑非笑的漂亮眼睛,水灵黑亮,他嘴角微扬,声线微冷:“去卸妆!”
这一声冷冷的呵斥,让其余几人条件反射地朝林徊看了过去。
陆允儿毫不犹豫地冷笑出声,带了些微的鄙夷:“林徊,你有那么怕素颜吗?”
慕萧萧眨眨眼。
乔森然依旧没有什么表情,置身事外。
夏晗是真的不敢相信,刚刚江队都命令了必须卸妆,徊姐却故意违抗命令,居然还去补妆了。
清晨的阳光微薄,落在她妆容精致的脸上,衬得她眉目如画、红唇旖旎、皮肤如瓷,浓密卷翘的睫毛微微扇动着,宛如蝶翼,让人移不开视线。
夏晗胸口一动,忽然觉得徊姐很适合演女***,勾魂摄魄、颠倒众生,却又英姿飒爽、顾盼生辉。
林徊仰头看着江崇,一双眼眸又圆又亮,黑色的瞳仁占了大部分,她嘴角天生上扬,即便不笑的时候,也含着浅薄的笑意。她没说话,也不动。
江崇皱眉,眼眸越发黑了,耐着***子重复了一遍:“去卸妆!”
张导刚刚只顾着看林徊的衣着,还夸她穿得好,倒是没注意到她没卸妆,这会儿脸色也有些难看了。
林徊这人在圈内的名声不太好,耍大牌之类的新闻也是层出不穷。他这还是第一次和她合作,当初试镜的时候,还觉得这小姑娘没外界说的那样不堪,没料到,才第一天,她就开始犯倔了。
张导沉下脸来:“林徊!你这是什么态度!不是叫你去卸妆了吗?”他怒吼了几句,看到林徊依旧一副清浅的表情,似是一点都不在乎,顿时气急攻心,他转头对片场助理吼着,声音大了几分,“把卸妆水拿来,不卸是吧!我给她卸!”
林徊侧头瞥了眼导演,就听到头顶上传来男人沙哑低沉的声音,带着令人生寒的***凉:“我来卸。”
空气有一瞬间安静凝滞。
林徊抿了抿嘴角,抬眸盯着江崇沉静如潭水的眼眸,眼里有淡淡的得意,她没回头,直接接过助理送来的卸妆水,塞到了江崇的手里,很听话地说道:“走吧。”
张导愣了愣:“那……江队卸吧。”
两人走到了训练场的公共洗手池边,茂密的树荫隔离开了众人的视线,江崇取了化妆棉,把卸妆水倒在了上面,命令道:“过来。”
林徊说:“你还记得卸妆方法吗?”
江崇淡淡地瞥了她一眼,那一眼似是什么都没有,又似是什么都有。
林徊闭上眼,仰起脸,将漂亮的面孔完全地暴露在他的视野里,让他卸妆。
她薄薄的眼皮轻轻颤动了一下,睫毛也跟着颤动一下:“这几年你有帮其他女人卸过妆吗?”
江崇没说话,微微靠近了她,将卸妆棉敷在了她的眼皮上。
林徊的鼻息里都是男人身上甘洌的烟草气息,干净好闻,熟悉又陌生。
她等了一会儿,没听到男人的回答,伸手握住了他正在帮她卸妆的手。
“江崇。”
她很倔,没得到***,不会松开手。
江崇深深地看她一眼,语气清淡:“我没帮女人卸过妆。”
林徊嗤笑了一声:“七年前你不是帮我卸过?现在你不是在帮我卸?还是我在你眼里,不算是女人?我都吻你了……”
她的话还没说完,就听到江崇低了好几度的声音,含着浓浓的***告:“林徊。”语调平缓,却偏偏清楚地让人感受到他的怒意。
林徊老实了一些:“不承认我吻你就算了。”她松开了手,“你这几年去哪里了?你还帮其他女人卸妆过吗?”
江崇已经开始卸她嘴唇上的妆了,他皱眉,有些隐约的不耐烦:“没有。”
林徊满意了,往前迈了一小步,离江崇更近了一些。
她笑着:“那你有没有想我?”
他唇线绷着,面无表情,不吭声了。
“你的电话号码是多少?你姐姐不肯告诉我你的下落,也不肯告诉我你的联系方式,我找不到你。”
江崇将用的化妆棉扔进了一旁的垃圾桶里,转身就走。
林徊从背后一把搂住了他。
她手指柔嫩,摩挲过粗糙的队服,隔着衣服,感受着他坚硬紧绷的肌肉。
他身板厚实,体格高大,肌肉分明。
林徊在他的衬托下显得越发纤瘦,她闭上眼,脸颊贴着他的背,轻声道:“江崇,我很想你,我怕你忘了我。”
所以,我离开你后,就进了娱乐圈,想尽了办法,无处不在。
江崇的肌肉绷得紧紧的,一鼓一鼓的,她的手已经不安分地想要往他的衣服里钻。他眼眸微沉,抿唇,单手一转,擒住她的手,微微***,便挣脱了她的拥抱。
林徊踉跄了一下。
江崇浅浅地呼吸着,垂眸:“洗完脸后,立马归队。”
“江崇!”
“叫我江队。”
林徊看着他离去的身影,舌尖顶了顶后槽牙,不甘心地大声喊道:“小舅舅。”
江崇脚步微微一顿,脊背绷得很紧。隔了几秒,他不再迟疑,大步迈开,跨进了训练场。
林徊洗完脸后,回到队伍里。
张导眉头还锁着,上下打量了她一会儿:“这不是白白净净的吗?怎么就那么害怕卸妆,还非得让江队卸!”
林徊漫不经心地说:“张导,这不是害怕吗?”

小编点评

林徊江崇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这本小说描写的故事情节,深动人心,人物刻画饱满,让读者很容易代入***,感受主角的喜怒哀乐,文章大赞!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立即阅读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