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娇宠之重生嫡女很嚣张(敖冉安陵王)
盛世娇宠之重生嫡女很嚣张(敖冉安陵王)

盛世娇宠之重生嫡女很嚣张(敖冉安陵王)

分类: 古言现言时间: 2021-01-27

小说介绍

《盛世娇宠之重生嫡女很嚣张》是作者千苒君笑所创作的一部现言小说,主角是敖冉安陵王 ,小说讲述了上一世她就是太固执了,总希望她爹守着她死去的母亲,没有为她爹想到这些。可人死往生了,人活着却还要继续。敖策道:“你问过爹的意思了吗?”敖冉胸有成竹道:“还没问过,只不过我满意的,肯定差不到哪里去啊。”

小说简介

敖冉胸有成竹道:“还没问过,只不过我满意的,肯定差不到哪里去啊。”
敖策面有无奈之色:“你今日不过才见了她第一面。”
“可我已经打听清楚了,姚姑姑现在也是一个人。听说她以前嫁过人,两情相悦,但夫家是个病秧子,刚嫁过去那天,丈夫就病去了。姚姑姑这些年一直没再嫁,被家里***得远出从商,做了个商女,外面的生意做得风生水起……”

盛世娇宠之重生嫡女很嚣张全文阅读

敖冉道:“当然是给爹娶啊,要是给二哥娶,年纪和辈分都不合适呀。”顿了顿又道,“我爹一个人过了许多年,总不能一直这样下去。得找个人陪他。”
上一世她就是太固执了,总希望她爹守着她死去的母亲,没有为她爹想到这些。可人死往生了,人活着却还要继续。
敖策道:“你问过爹的意思了吗?”
敖冉胸有成竹道:“还没问过,只不过我满意的,肯定差不到哪里去啊。”
敖策面有无奈之色:“你今日不过才见了她第一面。”
“可我已经打听清楚了,姚姑姑现在也是一个人。听说她以前嫁过人,两情相悦,但夫家是个病秧子,刚嫁过去那天,丈夫就病去了。姚姑姑这些年一直没再嫁,被家里***得远出从商,做了个商女,外面的生意做得风生水起……”
她歪头靠在敖策的手臂上,又道:“我和二哥都长大了,找继母当然不能找一个太年轻的,不然不好相处。爹那里也不好相处。
“可与爹年纪差距不那么大的姑娘,要么已经是嫁人了的,要么守寡的,很难有合适的人选。姚姑姑虽然成过一次亲,但好在有花无果,年纪也稍成熟些,再加上她在外面见识过了,定然是阅历和处世经验都比寻常闺阁女子要多得多。“她那样的人若是嫁给我爹,既会帮忙打理我爹的生活,而她又是做生意的,撑得起家门,掌家看账必然是一把好手。咱们家现在什么都不缺,就是缺一位当家主母。”
说到这里,敖策便已知道,在给她爹选继室这方面,敖冉并非儿戏,考虑得还是挺周全的。
敖冉浑身跟没长骨头似的,把自己大部分身体的重量都搭在敖策手臂上,越走越没个正形儿。
“我还是头一次听说女孩儿这么殷勤给自己找继母的。”敖策低头看了她一眼,颇有些严肃道:“好好走路。”
敖冉咕哝:“二哥,就让***一会儿,我很累啊。今日在姚家,姚瑶儿太能闹腾了。”
“若是累了,早些回家休息不就是了,何须留到这么晚。”
敖冉摇头:“不行,我得多多了解一下姚姑姑。你说明个我请姚姑姑到我们家来,怎么样?”
敖策一向冷淡的声音放轻了些:“你还是先问过爹吧。”

盛世娇宠之重生嫡女很嚣张免费阅读

太后寿宴,歌舞升平。
敖冉盯着面前的茶盏,出神。
她明明已经死了,死在敌方将领安陵王的肩背上,怎么一睁眼,竟回到了太后寿宴的这一天。
这一日,正是她的命运,乃至整个敖府命运被改写的日子。
她无比清晰地记得,这年,大魏已分崩离析,各路诸侯在自己封地日益强大,远超皇室控制。
为保皇位,魏帝看上了敖冉父亲***远侯手上的四十万兵权。
可兵权无法强取,***远侯又拒绝了魏帝的联姻。
无奈之下,魏帝只得勾结敖冉的堂妹敖绾,布下一场以替太后庆寿为名的鸿门宴,引她入瓮。
对此浑然不知的敖冉欣然前往,在宫宴上接过敖绾递来的一杯茶,就不省人事,随后,便被带去了偏殿。
而偏殿中,等待她的,是魏帝的暴行。
那时被魏帝强迫,她看到身侧的敖绾,竟还蠢到向她求救,以为一切皆是误会。得到的,却只是敖绾冷漠无情的嘲笑:“好不容易把你弄来皇上的床上,如何能轻易放了你?”
第二日,她借口勾引魏帝,爬上魏帝龙床、行**放荡之事便在各路前来贺寿的诸侯之间传开。
敖冉成了众人不耻和唾骂的对象。
而魏帝,则成了宅心仁厚的那一个,愿意既往不咎,并迎娶敖冉,迎为大魏的***。
就这样,她做了魏国的***,***远侯那四十万***队也终将被收归魏帝所有。
自此,敖氏一门彻底受魏帝钳制。
有了***远侯的四十万大***,大魏表面看上去安然无恙,颓势稍缓,兵力国力却在日渐耗损,难以为继。
魏帝却并不以此为然,反而日日与那敖绾以折磨敖冉为乐。
因她不肯屈服,他们打断她的四肢,灌她穿肠***药,甚至生生将她打的几近失聪。
身体上的痛处敖冉都一一忍了,为的,不过是保全敖氏一门***命。
然在魏帝命令下,***远侯虽已年迈,却被迫再次披甲上场,最终战死沙场。
***远侯战死之后,魏帝又以他刚愎用***,通敌***之名灭了敖府满门。
满门被屠,敖冉恨不得杀了魏帝以平心头之恨!
魏帝却在发现无将可用之时,又取了敖冉的***凤印,将一枚沉重的将印放在了敖冉的手上,在她耳边道:“***远侯新亡,你若是不好好表现,朕便让人肢解了他的尸首,把他浑身上下的骨头都一根根拆下来,拿去喂狗,让他死都不得超生。”
敖冉有耳疾,听力十分不好。
然魏帝贴着她耳朵说出来的话,却是一字一句凿在她的心上,宛如魔音鬼咒,让她寒冷彻骨。
敖冉代父出征,与诸侯群雄征战,只为守护她父亲的一具全尸。
可大魏还是没能坚持多久,就溃败至都城。
为***敖冉守城,他再次把***远侯的坟墓掘开,把那副安息的尸骨又启了出来,给尸骨套上一副盔甲,镇于第二道城门之下。
而他,要让敖冉去镇守第一道城门。
倘若第一道城门得破,那她父亲的骸骨便会被千***万马所践踏。
她恨!
她恨那魏涵衍与敖绾!
恨不得生啖其肉,饮其血,抽其筋,挫骨扬灰,让他们血债血偿!
可她终是没能守得住他父亲的尸骸,死在了乱***之下。
死前,她看见那敌方将领安陵王穿过重重人群走向她。他的身影修长瘦削,每一步,却都带着***冷嗜杀的气势。
她想看清安陵王的长相,可已经连抬头的力气都没有了。
她以为安陵王是想对她这败***将领说些什么,那人却没有说话,只是弯下腰,将她背起,缓步离开这片尸骨累累的修罗战场。
敖冉趴在他的背上,男人肩膀宽阔,竟让她感受到了久违的温暖。
嫁给魏帝十年,敖冉不是身处冷宫惨遭敖绾磋磨,就是浴血战场,伤痕累累。
如今,能够趴在敌方将领上背上被背着前行,竟成了她一生中难得的轻松时刻。
这样想想,她这一生,倒真是活得像个笑话。
只是想到第一道城门已然失守,她爹的骸骨还埋在第二道城门之下,若不得安葬,就将被千***万马铁蹄践踏,永世不得安宁!
敖冉忍不住开口祈求安陵王,好好安葬自己的父亲。
只可惜,还没来得及等到安陵王的回答,她就再没了意识。
“姐姐,你怎么了?皇上马上就到了,你还在发什么呆呢?”
温柔娇俏的女声打断了敖冉的回忆。
敖冉抬头看向敖绾,眸色沉沉,竟看得敖绾的心忍不住颤了颤。
这敖冉素来愚不可及,怎会有如此凌厉的眼神。她再一定神回望过去,却发现敖冉已不再看她,神色也恢复如常。
看来,刚刚的眼神,果然是她的错觉。
敖冉垂目沉思,正是今晚敖绾的陷害,将敖家一步一步推进深渊。
既然苍天有眼,让她重生到了宫宴这天,那么一切,都还来得及。
她定不能再让历史重演。
随着礼侍监唱和,太后和魏帝先后到达殿上。
魏帝魏涵衍一身明黄龙袍,走路步步生风,那英俊潇洒的姿态吸引了殿上所有女子的目光。
除了敖冉。
敖冉低垂着头,露出一截莹白优美的脖颈。而桌底下的双手却死死拧着,她抿着唇,脸上没有一丝血色。
那就是魏涵衍,前世里摧毁她一生、让她父亲不得好死的人。
敖冉问自己,恨吗?是不是恨不得立刻扑上去撕他的肉喝他的血?
可是偏偏,她比任何时候都要冷静和镇定。
啖肉饮血只能让他痛苦一时,并不能像前世的自己那样痛苦一世。她想亲眼看到他从那九五之位上***地摔下来,她想亲眼看到他的王朝一步步沦陷,让他感受一下一点点失去的滋味,直到最后如一条丧家之犬,一无所有!
那对于想拥有天下的魏涵衍来说,才是真正的痛苦吧。
胸腔内激昂翻滚的情绪总算平复,敖冉抬首,目光正好撞上魏涵衍的视线,男人直直盯着她,仿佛她已是他的囊中之物。
敖冉没有闪躲,展颜一笑。
只不过这次,他注定要失望了。

小编点评

盛世娇宠之重生嫡女很嚣张全文免费阅读为您分享,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内容细致、丰富、饱满,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作品,非常值得一看。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立即阅读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