敖冉敖策安陵王(敖冉敖策安陵王)
敖冉敖策安陵王(敖冉敖策安陵王)

敖冉敖策安陵王(敖冉敖策安陵王)

分类: 古言现言时间: 2021-01-27

小说介绍

主角是敖冉敖策安陵王小说名字是《盛世娇宠之重生嫡女很嚣张》为你提供敖冉敖策安陵王全文***免费阅读:敖策面对温朗时,脸上不自觉地带了两分轻松的笑意。而那女子很是温婉大方,对他福礼时,他也点头打过了招呼。

小说简介

敖策面对温朗时,脸上不自觉地带了两分轻松的笑意。
而那女子很是温婉大方,对他福礼时,他也点头打过了招呼。

敖冉敖策安陵王全文阅读

***远侯登门去求亲的时候,有好些看热闹的人跟着一同去起哄。
那些都是跟着***远侯在***中的将领,好不容易看见***远侯迎来了第二***,当然要去瞅瞅了。
因姚如玉是二嫁,一切应当从简。
然***远侯的聘礼是按照明媒正娶的礼数来的,半分也不比城里那些大户头婚的少。而且抬聘礼的全是***风凛凛的***人,气场十足。
敖冉与敖策也来了,这一天里姚家十分热闹。
而侯府的楚氏和绾儿,就跟霜打的茄子似的,毫无精神。
侯爷有喜,对于她们娘儿俩来说,无疑是噩耗。等那当家主母进了门,楚氏还有霸着中馈之权不交的道理吗?
况且那姚如玉,自己手上有产业,精通做生意、看账簿,精得跟猴儿似的,还有她楚氏从中作梗的机会?
到时候***三个包括敖放在内,就真真与寄人篱下没什么差别了。
楚氏一想起来就恨得咬牙切齿,却又无可奈何。
这个敖冉,找谁不好,偏偏找上了那个最擅长看家管账的姚氏!她居然还能不计前嫌地帮着把人娶进门!
真是撞了邪了。
这要是找个年轻的、好拿捏一点的软柿子,楚氏也不至于如此焦头烂额。
***远侯虽然心里不太有谱,可好歹也是掌管徽州兵马的***候,到了姚家,那大***阔斧的气势分毫不减,往堂上一坐,稳如泰山。
姚如玉没能出来见客,是姚老爷子接待的。
一箱箱聘礼摆在院子里,堆成了一座山。
姚家对姚如玉的终身大事一直是十分头疼的,如今***远侯主动迎娶,姚家当然也乐意。
敖冉与姚瑶儿说了几句话,抬头便看见姚如玉在屏风后面往这边看了两眼,又悄然退下去了。
敖冉便跟着走过穿堂,去到后院。看见姚如玉葱白素手,正拈着粮食喂花园里养的两只白鸽。
“姚姑姑。”敖冉唤她。
姚如玉一顿,回头看了看敖冉。
敖冉敛着裙子在她身边蹲下。姚如玉给了她几颗粮食,让她帮着喂鸽子。
敖冉摊着手,白鸽在她手心里啄啄的,她一时兴致盎然。
“听说是你极力促成我和你爹的婚事。”姚如玉忽然道。
“姚姑姑不高兴吗?”敖冉道,“若是不高兴,先前媒婆***说的时候,就可以拒绝的。”
敖冉知道,要是姚如玉不想嫁的人,谁也不能***迫她嫁。只有她想嫁的人,才会心甘情愿地嫁。
姚如玉回忆道:“我记得你很小的时候,是很讨厌我的,那时连***近一步都不能。如今却是为了什么?”
“我生了场病,以前的事并不记得了。”敖冉下巴搁在膝盖上,歪头看她,笑道,“除了是为我爹好,姚姑姑觉得我为什么会这么做呢?难道我会害你或者害我爹啊?”
这一看,敖冉的笑容滞留在了脸上。
因为敖冉看见这一向懒散又强势的姚家姑姑竟然哭了。
她哭得无声无息,一颗颗眼泪只管从眼眶里掉出来,仿佛是晶莹剔透的琉璃,瞬时打碎在地上,丝毫不染花她的妆容,也不影响她的美感。
敖冉讷讷道:“姚姑姑若是不喜欢这门亲事,现在还有反悔……”
话还没说完,敖冉身子一歪,不想一下子被姚如玉搂进了怀抱着。
姚如玉哽咽,深吸一口气道:“丫头,往后你便是我女儿,谁要是敢欺负你,我姚如玉定第一个不饶他。”
敖冉怔愣愣的,她还是第一次被这么美丽又温柔的女人抱,竟情难自禁地跟着热了眼眶。
虽是继母,可她这一世喜欢姚如玉。从今往后,她也是有娘的人了。
敖冉挣脱了前世的那场噩梦,人生轨迹也会跟着改变了。
这一世她经历的这些都是前世所没有的,她相信往后还会越来越好的。
回去时,敖策见她眼眶红红的,轻声道:“哭过了?”
敖冉仰着头笑着回道:“我太高兴了啊。”
他无言地揉了揉她的头,淡淡一笑而过。
***远侯与姚如玉的婚期就近择了个吉日,礼数周到,排场却不过于铺张。用***远侯的话说,又不是第一次结婚。
***远侯也考虑到姚如玉身份尴尬,担心摆得隆重,反而遭人说叨。
毕竟不管是在徽州还是整个大魏,女子二嫁能简则简,听起来好像不是什么光彩的。
但姚如玉可不是指望着别人怎么说而过活的。天要下雨娘要嫁人,管别人嘴碎做什么。
***远侯手下有不少武将,当天必然要做为宾客***讨喜酒喝的,根本没法不高调。因而高门阔府还是红绸高挂,喜气洋洋。
***远侯大喜这天,敖冉和敖策都打起精神来忙前忙后,楚氏也勉强地笑脸迎人。
后院里,绾儿却是哭得伤心。
楚氏得空进来安抚她,她便哭着道:“娘,二叔娶了继室进门,往后是不是就得她掌家了?那娘答应我的嫁妆可怎么办啊?”
楚氏也十分心焦,道:“绾儿别哭,娘会想办法的。”
姚瑶儿送自家亲姑姑来侯府,活泼又俏皮。
少女的心事不难猜,上次见过敖策一面以后,姚瑶儿总是在等机会接近他,与他说两句话。
于是趁着敖策在门前迎客的空当,姚瑶儿拧着袖角俏生生地走到敖策身边,仰头看他。
他生得可真是高大啊。脸上没有那种温文儒雅的俊逸,而是雕刻般冷厉分明的轮廓,眉眼间敛着股沉郁的味道,却偏生让人觉得很可靠。
姚瑶儿脸红了。
敖策迎来送往、淡然自若,根本没理会她。
姚瑶儿鼓起勇气扯了扯敖策的衣角。
以前都是敖冉对他做这样的小动作。现在突然换了一个人,敖策低下头来看她一眼,不是很有耐***,道:“姚***可以去堂上坐坐。”
姚瑶儿扬起**可爱的笑容,对敖策道:“今日是我姑姑与侯爷大喜,以后我就唤你一声敖表哥了。”
敖冉出来门边,正好听见姚瑶儿雀跃地说着这话。
敖策淡淡地“嗯”了一声,朝门边道:“阿冉,带姚***去花园里转转。”
姚瑶儿有什么就说什么,遗憾道:“我还想多跟敖表哥聊聊天呢。”
敖策道:“我很忙。”说着便走下台阶,去迎刚到的客人了。
姚瑶儿拧着手帕,小脸上挂着失落,喃喃道:“这样啊……”
敖冉过来带姚瑶儿进门去转转。刚准备进门,敖冉冷不防就看见了几张熟脸孔。

敖冉敖策安陵王免费阅读

敖策面对温朗时,脸上不自觉地带了两分轻松的笑意。
而那女子很是温婉大方,对他福礼时,他也点头打过了招呼。
敖冉没见过那女子,一时觉得很是新奇。
温朗后面紧跟着的就是平日里和敖策走得颇近的一伙人。敖冉都见过。
倒是身边的姚瑶儿,小脸上有些愤愤不平,细声嘀咕道:“有什么了不起,不就是前面比我凸了点,后面比我翘了点嘛!”
敖冉哭笑不得,赶紧拉着姚瑶儿***,道:“人家来者是客。”
不过那位女子委实比她和姚瑶儿都成熟,不仅长得又温婉可人,她身子骨长开了,**,纤腰可握,身材极好。
再回头看看敖冉和姚瑶儿自个儿,还跟花苞儿似的,远没有那般艳媚。
姚瑶儿跟着敖冉百无聊赖地在花园里闲逛。她问:“方才那人是谁啊?”
敖冉摇头:“我也没见过。”
姚瑶儿便向她打听:“你二哥喜欢什么样的姑娘啊?你能不能帮我问一下,还有他平时都喜欢吃什么穿什么……”
敖冉看她道:“你想做什么?”
姚瑶儿又红了红脸,都快把手帕揉碎了:“我,我投其所好呗。”
见她这小女儿娇羞的形态,敖冉就是再迟钝,也该明白过来了。
姚瑶儿这是看上她二哥了。
敖冉挠挠头,具体也不知道她二哥喜欢什么类型的姑娘。不过有人喜欢总归是好的,总比人人都怕他导致他最后讨不到媳妇的好。
想着她爹的终身大事解决了,接下来也就剩她二哥的终身大事了。
遂敖冉道:“行,我帮你打听打听。”谁让她跟姚瑶儿成了表姐妹呢。
等忙碌的一天下来,晚宴过后送走了客人,侯府里红灯喜绸高挂,喧闹渐渐平息了下来,仍是渲染着一副喜庆洋溢的画面,只不过多添几分静谧。
这会儿***远侯已经进了新房,就没敖冉和敖策什么事了。
敖策先把敖冉送回了宴***苑,再回自己的院子。
他要走时,敖冉叫住他:“二哥。”
敖策放下步子,回身看她,“怎么。”
敖冉想了想,问道:“你喜欢什么样的姑娘?”
“你问这个干什么?”
敖冉清了清嗓音,轻轻问:“你觉得姚表妹怎么样?”
敖策眯了眯眼,“敖冉,你才管完爹的事,现在又要来管我的事了?”
敖冉摸了摸鼻子,讪讪道:“我就随口一问么。”
敖策转身走了,嘴上却还是回了她一句:“那不是我喜欢的类型。”
“那二哥到底喜欢什么类型的啊?”敖冉对着他的背影坚持不休地问。
敖策没再回答她。
不知怎的,敖冉就想到了白天时和温朗一起来的那个姑娘。纤腰丰胸,身段婀娜,难不成二哥喜欢那样的?
看样子,姚瑶儿是没戏了。和那样温婉妩媚的女子比起来,姚瑶儿显然还太嫩了些。
扶渠听了这么点八卦,就迫不及待地在敖冉耳边发表意见了:“嘿,二少爷是个成熟男子,成熟男子怎么可能喜欢像姚***那样碧桃儿青疙瘩一样的姑娘呢。成熟男子肯定都喜欢大胸细腰圆**的呀。”
敖冉眼皮一抽:“你哪里听来的这些?”
扶渠道:“偶尔听府里的家丁们讨论的,他们最喜欢讨论丫鬟们的身材了。”
好在扶渠是个扁平的身材,不是别人讨论的对象,她自己也从不在意这些。长的一张脸倒是圆溜溜的跟饼似的,大概就是为了区分正反面的。
晚上席间,***远侯喝了点酒,眼下进到新房里怕熏到姚如玉,所以自己先洗漱了一番才回来。
以前他一个大男人东征西跑的,没什么讲究,已经有很久都没把自己收拾得这么整齐体面。
姚如玉也不是初初嫁做人妇的害羞小姑娘,她起身走到***远侯身前,抬手为他解衣,侍奉他***休息。
她素手纤纤,碰到***远侯,***远侯顿时绷紧身体,无所适从。
姚如玉便笑,“您一个***风堂堂的***侯,还怕我这个女人家不成?”
***远侯见她笑容里,有种说不出来的意味。好似任它风霜雨雪,她总算渡到了彼岸。
比起胜利喜悦的笑容,其实她更想哭。但是她得忍住,怎么也是新婚大喜,要笑得好看些的。
***远侯动容,任她解了自己的外衣。
两人躺在同一张床上,姚如玉道:“侯爷早些歇息吧。”
她没有主动靠上来,大概是想给他一点***的空隙。如若***远侯不愿意碰她,她也不会强人所难。
这样一个安静的洞房夜,两人都无眠。
过了一会儿,***远侯察觉到枕边有湿意,便出声问:“你……是在哭?”
半晌姚如玉才勉强平声道:“侯爷还没睡?”
***远侯伸手过来,摸到姚如玉满脸泪痕。
***远侯叹口气,“你要不想嫁给我,我也不会勉强你的。”
姚如玉又哭又笑道:“谁说我不想嫁给你?还有女人哭的时候就一定是难过么?”
***远侯默了默,给她揩眼泪,“别哭了。”
他的手有些粗糙,磨得姚如玉脸有些生疼。***远侯才感觉到,这个女人这样子嫩。
想想自己身边已经有多少年没有躺过一个这样鲜活的女人。既然已经做了夫妻,往后夜夜都是要同床共枕的。
思及此,***远侯试着把姚如玉揽过来,亲上她的唇。见她顺势搂上了自己的脖子,***远侯翻身就压了上去……
时至半夜,这新床还在摇晃个不停。
姚如玉早已被折腾得要死要活。
没想到这热衷于征战沙场的男人到了床上,也这般***似虎、不得消停。
***远侯是个***人,这些年练得浑身都是力气,姚如玉哪受得住,最后不住求饶道:“明日儿女还要过来请安……你差不多就得了……”
浪潮一波又一波。
姚如玉咬牙***,“明早我会起不来的……”
***远侯摸到了这个柔软女人眼窝里又有的泪痕,停顿下来,道:“你莫哭,我不弄便是了。”
那是***的泪痕。但***远侯不清楚,在他的直观里,以为女人流泪就是不好的。

小编点评

敖冉敖策安陵王全文***免费阅读为您分享,这本小说文笔细腻优美,情节生动有趣,题材特别新颖,很好看的一篇小说,作者对人物心理描写的非常好,很值得一看哟。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立即阅读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