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娇宠嫡女(敖冉安陵王)
重生娇宠嫡女(敖冉安陵王)

重生娇宠嫡女(敖冉安陵王)

分类: 古言现言时间: 2021-01-27

小说介绍

书荒的朋友们有没有一款很想看的小说?小编为您带来重生娇宠嫡女敖冉安陵王全文免费阅读,作者是千苒君笑 ,讲述了敖冉安陵王的精彩故事,让我们一起来阅读吧!敖冉连走还连道:“二哥不用送我了,我知道怎么回去的。你还是快回去休息吧。”

小说简介

诚然,绾儿的态度越诚恳,还能少受点罚。
***远侯将她***训斥了一顿,本来要用家法的,楚氏紧紧护住绾儿,绾儿形容看起来又委实羸弱,只好罚她禁足家中、面壁思过,在进宫之前好好待着,不得出家门半步。
绾儿这次回来本也没打算再出去走动,眼下关于她的流言正紧,她可不会往这风口浪尖上撞。

重生娇宠嫡女敖免费阅读精彩试读

诚然,绾儿的态度越诚恳,还能少受点罚。
***远侯将她***训斥了一顿,本来要用家法的,楚氏紧紧护住绾儿,绾儿形容看起来又委实羸弱,只好罚她禁足家中、面壁思过,在进宫之前好好待着,不得出家门半步。
绾儿这次回来本也没打算再出去走动,眼下关于她的流言正紧,她可不会往这风口浪尖上撞。
楚氏带绾儿出去之时,***远侯最终道:“我原想给你找一户好人家,也罢,这条路是你自己选的,以后会如何,也只能你自己兜着。”
“绾儿谢二叔成全。”
从正厅里出来,敖策先送敖冉回宴***苑。
敖冉连走还连道:“二哥不用送我了,我知道怎么回去的。你还是快回去休息吧。”
敖策道:“不,要送的。”
结果刚一走到宴***苑,还不及跨进院落门口,就见一庞然大物猛地冲了出来。
敖冉傻愣在当场,都忘了该怎么反应。它还没近身,敖策便游刃有余地扣住它的项圈儿,阻止它硬生生往上扑。
敖冉定睛一看,居然是狼犬。只不过它也不叫唤一声,套在项圈儿上的绳子显然被它给挣断了。
敖冉赶紧摸摸它的头,没想到它平时一副高冷的姿态,居然也有摇起尾巴的时候。这是在欢迎她回来么。
敖冉被它逗笑了,回头看了看敖策,道:“看二哥这就轻驾熟的,肯定它以前经常这么干。”
敖策扣着狼犬进院子,道:“它劲儿大,你制不住。”
这头,良辰吉日还没有定下来,楚氏就已经把绾儿当宫里的娘娘一样宝贝着了,侯府上下都得当姑******供着。
绾儿虽足不出户,但对于她各种无理的要求,楚氏几乎是有求必应。
楚氏已经在给绾儿张罗着嫁妆了。她也要让绾儿像寻常嫁人一样风光大嫁。
虽说宫里不愁吃穿,可有一笔嫁妆捏在自己手里,也好方便打点。
因而楚氏给列了一张嫁妆清单出来。
敖冉扫眼一看,也不得不吓一跳。真当侯府是金山银山么。
楚氏道:“虽说这嫁妆是丰厚了些,可咱们绾儿好歹也是进宫做娘娘的,总不能少了面儿。”
敖冉好笑道:“也是,这反正是侯府出嫁妆,婶母张罗起来也不带心疼的。但婶母怎么也该悠着点,这狮子大开口地把侯府搬空了,以后您和大哥该怎么活呀。”
楚氏道:“等我们绾儿进宫以后得了圣宠,这点钱财又算得了什么。”
敖冉道:“婶母说得是,只可惜现在京里的消息还没来呢,日子具体哪一天还没定呢,还有皇上说要送来的聘礼是多是少还未可知呢,婶母就这么着急地筹备嫁妆了,听了让人笑话。”
楚氏脸一阵红一阵白的,此事也只好先暂且放下。只盼着京里的人快些来,也好给她长长脸。
敖冉回房想了一会儿,与扶渠道:“往后我是不是也该往城里的闺秀***们那圈子走动走动了?”
扶渠鼓了鼓眼儿,道:“以前***甚少走动,怎么如今想通啦?”
敖冉沉吟道:“因为我想收拾人了。”
敖冉是嫡女,她若是出来走动,城里有头有脸的夫人***们必然是愿意结交的。
遂这一阵子,敖冉总是往外跑。
别的***出门都是带几个丫鬟小厮的,而敖冉出门直接带一队护卫,气场很足。
这日姚家***及笄,请敖冉过去观摩姚***的及笄礼。
姚家是世代的书香世家,在徽州属于德高望重的,姚家老爷子平时便很得***远侯的敬重。
而这姚***叫姚瑶儿,***子活泼,只比敖冉小一岁,算是与敖冉合得来的。
从中午到晚上,敖冉都做客在姚家。这算是她在别人家里留的时间最久的一次。
姚家比较重视姚瑶的及笄礼,因而家里人都到得齐。她有一位姑姑,人长得十分美丽,且透着一股成熟的风韵,敖冉随姚瑶唤她一声姚姑姑。
只不过这位姚姑姑与姚家的书香气格格不入。姚家主母有时候拿白眼瞧她,她却视若无睹、怡然自得,主母也很是无奈。
姚姑姑穿着一身金丝绣海棠裙,华丽得丝毫不符合读书人家的气质。且举止称不上端庄,很随意,说话也不会拐弯抹角,直接又大胆。
她是从外面赶回来姚家的,一回来便阔绰地给了姚瑶一份贵重的见面礼。就连敖冉也有份。
到了晚上,敖策亲自来接敖冉回家。
敖冉坐在姚家的厅堂里,扭头看见外面朦胧的夜色中,由下人引着一路走来的那抹身影,走路的***与风度翩翩沾不上边儿,但是浑身都透着沉稳内敛,很有力度;他好像刚从***营里回来,双手带着护腕,一袭青墨色束腰长衣,衬得双肩坚实,身姿笔挺修长。
她永远觉得,这样子的二哥,远比那些温润如玉的公子哥要可靠得多了。
敖冉眯着眼笑起来。
旁边的姚瑶却看得愣了,问敖冉:“他是谁啊?”
“我二哥。”
“原来这就是你二哥啊。”姚瑶小脸红红的。
敖策登门,与姚家老爷子见过礼,随后就要带敖冉离开。
等敖策离开以后,姚瑶还望着他离去的方向,愣愣回不过神。
姚姑姑懒洋洋地靠在椅背上,一针见血地说道:“侯府里的公子是不错,可惜长着一张薄情的脸,那气度又是久经沙场练就出来的,手上不知沾了多少血,这种人属狼的,根本不会轻易疼人的。他若疼你,可以把你叼回狼窝里养着,他若不疼你,那就只能把你当猎物饱餐一顿了。乖瑶儿你一看就是属于后者啊,就别在他身上动那心思了,也不看看你得比他小多少岁。”
姚姑姑看人一向挺准。
姚瑶被她一番话说中了心思,羞得小脸通红。
姚家老夫人呵斥姚姑姑一句:“你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
姚姑姑挑挑眉,满不在乎道:“得,我好心好意,就当我什么也没说。”
眼下,敖冉自然而然地挽着敖策的手,在走出前庭时,还不忘回头又朝那姚姑姑看了一眼。
回家的路上,敖冉问他:“二哥,你觉得那姚家姑姑怎么样?”
敖策反应平平:“没太注意。”
敖冉道:“方才你真应该仔细看一眼,姚姑姑长得真美,***情又大方耿直,这些天我挑来选去,就属这姚姑姑最合我心意。将来要是嫁入我们敖家……”
敖策看了看她,道:“你打算给谁娶?”

冉安陵王***阅读精彩赏析

敖冉道:“当然是给爹娶啊,要是给二哥娶,年纪和辈分都不合适呀。”顿了顿又道,“我爹一个人过了许多年,总不能一直这样下去。得找个人陪他。”
上一世她就是太固执了,总希望她爹守着她死去的母亲,没有为她爹想到这些。可人死往生了,人活着却还要继续。
敖策道:“你问过爹的意思了吗?”
敖冉胸有成竹道:“还没问过,只不过我满意的,肯定差不到哪里去啊。”
敖策面有无奈之色:“你今日不过才见了她第一面。”
“可我已经打听清楚了,姚姑姑现在也是一个人。听说她以前嫁过人,两情相悦,但夫家是个病秧子,刚嫁过去那天,丈夫就病去了。姚姑姑这些年一直没再嫁,被家里***得索***远出从商,做了个商女,外面的生意做得风生水起……”
她歪头靠在敖策的手臂上,又道:“我和二哥都长大了,找继母当然不能找一个太年轻的,不然不好相处。爹那里也不好相处。
“可与爹年纪差距不那么大的姑娘,要么已经是嫁人了的,要么守寡的,很难有合适的人选。姚姑姑虽然成过一次亲,但好在有花无果,年纪也稍成熟些,再加上她在外面见识过了,定然是阅历和处世经验都比寻常闺阁女子要多得多。
“她那样的人若是嫁给我爹,既会帮忙打理我爹的生活,而她又是做生意的,撑得起家门,掌家看账必然是一把好手。咱们家现在什么都不缺,就是缺一位当家主母。”
说到这里,敖策便已知道,在给她爹选继室这方面,敖冉并非儿戏,考虑得还是挺周全的。
敖冉浑身跟没长骨头似的,把自己大部分身体的重量都搭在敖策手臂上,越走越没个正形儿。
她自己不知道,她那柔软的胸脯也若有若无地贴着二哥的手臂。
“我还是头一次听说女孩儿这么殷勤给自己找继母的。”敖策低头看了她一眼,颇有些严肃道:“好好走路。”
敖冉咕哝:“二哥,就让***一会儿,我很累啊。今日在姚家,姚瑶儿太能闹腾了。”
“若是累了,早些回家休息不就是了,何须留到这么晚。”
敖冉摇头:“不行,我得多多了解一下姚姑姑。你说明个我请姚姑姑到我们家来,怎么样?”
敖策一向冷淡的声音放轻了些:“你还是先问过爹吧。”
次日,敖冉与***远侯说打算给他娶一房继室的时候,***远侯是懵的。
彼时***远侯摸了摸敖冉的额头,道:“没烧啊,闺女,你是没睡醒吗?”
他觉得,谁都有可能给他说亲做媒,但就是自己这女儿不可能啊。
想当初他把敖策带回家时,敖冉平白多了一个哥哥,可冷淡了好些年。现如今她竟主动要求他再娶,这简直太不可思议了。
***远侯对女人并不热衷,当初敖冉的娘去世几年以后,每天都有媒婆踏破了门槛。
其实他也有想过找一房继室,只不过却不是为了满足自己,而是希望在他不在家的时候,家里能有个人照顾他的女儿。
但那时的敖冉铁定不答应,这事也就耽搁了下来,一直拖到今日。
现在儿女都长大了,他便觉得更没那个必要了。
敖冉道:“我是认真的,等有了继母,家里也有人打理,还能照顾爹。”
“我一个大老爷们儿,这么多年都过来了,需要怎么照顾?家里不是还有你婶母在打理么?”
敖冉暗自好笑,就是因为有婶母,才不靠谱好么。以为她爹挣下的家业这么好挣?就想方设法地往自己囊中塞?
想收拾楚氏太容易了,直接迎一位继母进门,名正言顺地掌家。从楚氏手上拿回中馈之权,这无疑是釜底抽薪,再无她翻身掀浪的余地。
敖冉眼巴巴地看着***远侯,道:“你总不能打一辈子老光棍吧?等以后二哥成家了,我也嫁人了,你一个老头子孤苦伶仃的,多可怜!家里总要有个当家主母做主才好的。”
***远侯抓不住重点,一想起以后敖冉要嫁人,就一阵肉痛。
敖冉又道:“爹,我昨日去了姚家,姚家姑姑回来了,我见她人还不错。不如我把她请到家里来,给爹看看?”
***远侯眉毛一抽:“你说那姚如玉?!”
敖冉眯了眯眼,似笑非笑道:“原来爹认识?姚姑姑人长得非常美丽,又大方磊落,听说她不做书香***,入了商贾之道,那定是非常有主见有魄力的。”
见***远侯不做声,敖冉赶紧又道:“我就当爹是默认了,回头就给姚姑姑下请柬去。”
敖冉转身出去时,***远侯冷不防道:“阿冉,你不愿爹一生只守着你娘了?”
敖冉顿住脚步,回头看他,道:“那这些年,爹想娘吗?”
***远侯神色有些悠远,“当然想。”
敖冉释然道:“可惜娘伴不了爹一生,有您时常想起她,就够了。”
***远侯架不住敖冉,她要请那姚如玉来家里她就请吧,反正自己白天有事不在家,约摸也碰不上面。
这样想着,***远侯一大早就溜出家了。一定要磨到晚上才回来。
而敖冉下午才派人向姚家递请柬,邀请姚姑姑晚间到侯府来做客。
父辈的事本不该敖冉来管的,可家里已经没有长辈了,这事她要是不管,就没人管了。
姚姑姑收到了请柬,放在手里把玩,说不准去,也说不准不去。姚瑶儿倒是一脸向往,央求姑姑带她一起去。
姚如玉看着请柬上的侯府字样,脸上的表情有些怔忪和失神。罢后随手将请柬放到茶桌上,转身一笑,道:“以前那女孩儿防我都防不及的,这回却要主动请我进她家门。”
傍晚的时候,姚如玉红色榴裙袭身,十分华贵,登上去往侯府的马车。
虽说她早已过了二八芳龄,可如今也是风华正茂,那红裙穿在她身上丝毫不觉违和,反衬得她肤色雪白,手腕上琳琅环佩,极是***。
姚瑶儿吵着闹着要和她同去,只不过姚如玉一心杜绝姚瑶儿对那侯府公子的心思,纵使姚瑶儿哭得涕泗横流,她也不会心软半分的。
于是姚瑶儿含泪地眼睁睁看着马车在家门前绝尘而去。
到了***远侯府,敖冉见了姚如玉,只觉得眼前一亮。她不得不感叹,这真是一个十分美丽有风韵的女人。
眼下***远侯还没回来,敖策也回避,因而就只有敖冉招待姚如玉。
姚如玉丝毫不觉拘谨,与敖冉在凉亭内说了一会儿话。
多是敖冉在向姚如玉打听她的事。
结果姚如玉没多久就听出了丝端倪,笑道:“三***莫非还想替我做媒不成?”

小编倾心推荐

以上就是小编分享的重生娇宠嫡女全文阅读 ,作者文字功底了得,拥有较高人气,小说情节百转千回、丝丝入扣,引人入胜,真心推荐!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立即阅读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