敖家重生嫡女(敖冉安陵王敖策)
敖家重生嫡女(敖冉安陵王敖策)

敖家重生嫡女(敖冉安陵王敖策)

分类: 古言现言时间: 2021-01-27

小说介绍

《敖家重生嫡女 》是作者千苒君笑所创作的一部重生***小说,主角是敖冉安陵王敖策,为你提供敖冉安陵王敖策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敖冉开***时才从曲廊那边移植过来的葡萄藤,眼下伸开了肥大的绿叶,亦是在风中呆头呆脑地左右摇摆。她眯着眼,听敖策与她说道:“以后不要给我做衣服了。”

小说简介

敖冉开***时才从曲廊那边移植过来的葡萄藤,眼下伸开了肥大的绿叶,亦是在风中呆头呆脑地左右摇摆。
她眯着眼,听敖策与她说道:“以后不要给我做衣服了。”

敖家重生嫡女全文阅读

楚氏说是回去和绾儿商量,但嫁妆的事基本是就这么定下了。
不然她再闹,那嫁妆只有往下降没有往上抬的份儿。
绾儿于心不甘,在待嫁这两个月里,尽管提各种要求,楚氏都要想方设法地满足她。
谁让她是即将进宫的准娘娘呢。母女俩都一致认为这是一件光宗耀祖的事情。
楚氏三天两头找姚如玉额外支银子,今儿说是要给绾儿添胭脂,胭脂自然要选江南最好的胭脂;明儿又要给绾儿添首饰,不能让她显得太寒酸;再明儿又要给绾儿添补品改善膳食,说她要养好气色。
总之各种要求繁多,姚如玉别说一两银子,就是一文钱也没多给她。
绾儿不服气,在一天清晨敖冉去向姚如玉请安时,她也来了,愤愤不平道:“二婶,我即将要进宫,为什么我要的胭脂水粉和衣裳首饰都没有?”
姚如玉悠悠道:“这个月的月银好像已经让长嫂支走了,四姑娘想买什么,问长嫂买便是。”
绾儿咬牙切齿:“每个月就那点钱,二婶是在打发叫花子吗!”
姚如玉挑眉道:“好没教养的丫头,两房每个月的月银都是一样的,等你进了宫也是这样对长辈大呼小叫的吗?”
绾儿气极反笑,抬手指着旁边的敖冉,道:“二婶说月银是一样的,那凭什么她衣裳首饰样样不缺,还样样都是最好的!凭什么厨房里每天都给她炖滋补的!”
敖冉穿的衣裳料子极好,戴的首饰也是极品,绾儿都是亲眼所见,她都快妒疯了。明明以前这些东西都是她才能拥有的。
敖冉站在一旁根本不用理她,姚如玉便施施然开口道:“你说的三丫头的衣裳首饰还有补品这些,都是我贴补她的,怎么,我不可以贴补她吗?难道要贴补你这个大呼小叫、不懂尊卑的丫头吗?”
有个厉害的娘撑腰,那感觉真是很奇妙啊。
绾儿气得哭了,莽莽撞撞就要走。
姚如玉却让院里的丫鬟拦下了她,目无尊长、冲撞主母也是要遭罚的,姚如玉让自己的嬷嬷硬是押着绾儿在她院子里跪了半个时辰,直到她肯低头服软为止。
敖冉回到宴***苑,便拿了篓子里的针线,坐在光线明亮的地方,一针一线地缝衣服。
给敖策做的这两身衣裳,很快就要做好了。
她平时不做女红刺绣,自己以前积累起来的手艺如今都用来给父兄做鞋做衣裳了。
只不过如今***远侯的衣鞋再用不着她***心,她所能***心的就只要敖策的了。敖策还没成家,她能照顾的当然要照顾。
扶渠在旁边叽叽喳喳地说着今个在主院的事,最后做了一个总结:总之就是十分解气!
她都快成为主母的头号粉丝了。
敖冉做好了两身衣裳,叠得整整齐齐,下午的时候给送来了敖策的院子里。
没想到他院里还有客人在,温朗比她先来一步,正在院里和敖策说话。
敖冉站在***山后,一时没有去打扰。她看见温朗递了一个包袱给敖策。
温朗道:“这是月初给你的。”
敖策没接。
温朗自己又道:“我也不想送这个来,可禁不住月初软磨硬泡。”他笑了两声,“一个是我兄弟,一个是我***,我能怎么办。”
说着他就又把包袱收了回来,“得,反正我知道你也不会要。”
敖策道:“你处理了就行。”
温朗怕温月初难过,在敖策拒绝过后,他都会自己把这衣服给处理了,不让温月初发现。
因而这几年温月初一直以为敖策***子虽冷淡,但对她还是和对别人不一样的。
见敖策无所在乎,甚至连看都不看一眼,温朗就有股子气闷,再怎么不屑一顾,也是别人一针一线缝出来的。
温朗道:“这几年每回月初想给你做衣裳,怕你不肯要,都会给这帮兄弟们一人做一件,现今已经是第五个年头了。你就是快石头,也该被她捂热了吧?”
敖策看向温朗,道:“我要她给我做了吗?”
温朗道:“她今年已经十九了。”
敖策背过身,平淡无波:“何时有了喜事告诉我一声,我自会备上一份厚礼。”
温朗紧抓着包袱转身就走,道:“算了,我跟你说这些,简直对牛***琴。你这种人,活该孤独终老!你要是还有点良心,就跟她把话说清楚,不要再白白耽误她!”
虽然嘴上说得凶,但实际上他也没有那么失望,因为他根本不曾对敖策和他妹妹之间的事抱过期望。
一开始温朗就知道,敖策不会喜欢他妹妹的。一切只不过是他妹妹的一场空欢喜罢了。
也是时候让她醒醒了。
敖冉在***山后听得愣愣的。
原来她二哥不喜欢温家***啊,只是温***一味的单相思吗?
敖冉发现在对待感情这件事上,她二哥简直是相当薄情。这样下去,往后还有哪个姑娘敢嫁他?
温朗走过***山旁时,敖冉为了避免尴尬,忙躲到了***山左边,眼看着他从右边穿了出去。
等他出了院子,敖冉才走了***。
敖策回头看见她,道:“什么时候来的?”
“刚刚。”她走到敖策身边,迟疑着道,“温公子好像很生气,不要紧吗?”
敖策道:“他是这样的,过两天就好了。”他眼神落在敖冉手捧着的衣服上面,问,“已经做好了?”
敖冉笑眯眯地递给他,“二哥试试看合不合身。”
敖策没有拒绝,拿着衣服放进了卧房里,道:“你都给我量好了尺寸,那便是合身的。”
等他回身时,不经意看见敖冉的手指有些红,因为近来针线动得比较勤,磨红了手指,还被针扎到了几次,所以一看就十分明显。
敖冉想躲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被他一把擒了手去。
她讪讪道:“休息两天就没事了。”
敖策从简易的药箱里取了涂抹的药,坐在屋门前的回廊上,拿过敖冉的手指,给她均匀地涂抹。
夏日里的风是微暖的。
吹得旁边的水池里水波轻皱。
吹得屋檐下的树影婆娑晃动。

敖家重生嫡女免费阅读

敖冉开***时才从曲廊那边移植过来的葡萄藤,眼下伸开了肥大的绿叶,亦是在风中呆头呆脑地左右摇摆。
她眯着眼,听敖策与她说道:“以后不要给我做衣服了。”
敖冉歪头看他道:“那怎么行,温家***给你做好了衣服你不要,你又还没娶嫂嫂进门,我要是不照顾一下你的起居生活,谁照顾啊?我这手没事的,养两天就消了。”
敖策神色柔和,还是妥协道:“那也不用这么着急,你可以慢慢做。”
敖冉犹豫了一下,还是小心地问:“二哥为什么不接受温***做给你的衣服呢?”
敖策轻描淡写道:“非亲非故,我为何要接受?”
“可是我都能看得出来,她喜欢你啊。”
“那是她的事情。我没要求她喜欢。”
“那好吧,我还以为她是你喜欢的类型呢。”
话已至此,她还有什么可说的呢。遇到她二哥这样不开窍的人,敖冉真的有点同情温***了。
敖策看她,敖冉被他看得有些发虚。因为他那双眼睛,枯寂沉郁到深不见底,再明媚热情的阳光,也照不进他的眼底去。
敖策道:“听你的语气,好像还有点遗憾?”
“没有没有,绝对没有,”敖冉赶紧否认,“感情的事是不能勉强的嘛,我懂得的。”
过了一会儿,敖冉才又道:“那既然二哥不喜欢她,何不跟她说清楚呢,那她也就不用再继续等下去了啊。”
“跟一个装糊涂的人讲清楚,没这个必要。”
敖冉一愣,随后竟无言以对。
好像是挺有道理的。
温月初是个聪慧的人,她会看不出敖策不喜欢她吗?
关于温月初和敖策的好事,敖冉是彻底不抱期望了。
没几日,敖冉跟着敖策上了街,敖策纵着她在铺子里买了好些松子糖。
敖冉剥了一只放进嘴里,甜得眯起了眼。
于是她又剥了一只递给敖策,“二哥,你也吃一颗。”
敖策看了一眼她白**嫩的手上拈着的那颗小巧的松子糖,拒绝道:“我不吃。”
敖冉把两颗都塞进自己嘴里。
敖策见她嘴巴鼓鼓的也没说什么,只顺带抬起手指轻轻拭了一下她嘴角的糖屑。
然而这一幕,正好被出街来的温月初看个正着。
她原想上去打个招呼的,可是在看见敖策对那小姑娘如此宠护时,温月初心里像打翻了五味瓶,横竖不是滋味。
脚下也跟生了根似的,再挪不动半步。只能眼睁睁看着敖策牵着小姑娘的手,一高一矮地渐渐走远。
为什么心里会介意得这么厉害?
那是因为敖策身边除了她以外,从来没见过有第二个女子。甚至连她自己都不曾与敖策那般亲近过。
温月初说服不了自己,是因为那小姑娘是他的三妹,所以他才对她这么好的。
原来敖策不是天生冷漠,不是不会对人好,只是要看对象是谁而已。
温月初回去的路上,脑海里总交替浮现出小姑娘举着松子糖给敖策吃、还有那日小姑娘靠着敖策睡觉时候的画面。敖策会给她擦拭嘴角;她睡觉时怕她摔着,会时不时扶稳她的身子。
***
侯府后面有一片马场,马场里经常有驯养好马,然后送到***营里去。
最近,马场里就送来一批烈马等待驯养。
这沙场男儿对马的追求,丝毫不亚于女人对衣裳首饰的执着。
因而烈马刚到两天,温朗带着那帮兄弟们就要到马场里来试试马。反正他们不来,敖策也是要叫上他们的。
正好这天日头偏阴,还算爽朗凉快,大家就纷纷约在马场里驰骋。
温月初听说了此事,便堵住温朗,忽然问道:“大哥,三***也会去吗?”
温朗觉得莫名,道:“那是侯府的马场,三***与敖二感情又好,敖二带她过去不是很正常吗?”
温月初便希冀道:“那大哥也带我一起去吧。”她巧笑道,“上回三***到咱们家来,我与她相谈甚欢,今日见了,正好又可以叙叙呢。你好久没带我出去了。”
温朗看她两眼,“你不吃醋了?”
温月初歉疚道:“她是敖公子的妹妹,我理应对她好一些的。”
温朗没多想,只觉得她想明白了就好。况且带温月初一同去,与三***两个女孩儿一起说说话也好。
再加上温月初这样缠着他,他要是不答应,恐怕没法安生出门了。
敖冉这一世对兵家之事比较感兴趣,就算敖策不带她来,她也会主动要求跟来的。
她也想看看那批烈马驰骋下的雄姿啊。要是可以,她还想上去骑一骑呢。
只没想到,温月初也跟着温朗一起来了。
温月初跟敖冉打招呼时,是温婉含笑,且又礼数周到的。
待那一匹匹骏马从马棚里牵出来时,这些***痞一个个摩拳擦掌的,十分心痒难耐。
敖冉眯着眼瞧见了,那些马的鬃毛呈棕黑色,而且从马蹄到马身,线条十分矫健流畅,仿佛充满了雄浑的力量。
起初它们不服人骑,撒开马蹄在马场里狂奔。场面实在叫人胆战心惊。
好在这些人一个个都是老手,力气又大,才不至于被甩下来,反而把马控得牢牢的。
这批烈马中有一匹是领头的,一头鬃毛深棕带红,十分漂亮。勘勘往那里一站,便相当有气势。
敖冉看着敖策朝它走去,比他还兴奋紧张,道:“二哥你小心点啊,它若是不服,你也别弄坏它,这匹汗血马一看便十分难得。”
敖策回头看她,道:“再好的马,若不服我,留它何用。”
敖冉下意识就道:“你还可以留给我啊。”
她也很心痒难耐好不好,只不过现在的她根本不用上战场,好像再好的马给她也没什么用。
敖策似弯唇笑了一下。
意识到自己这样说不合适,敖冉便也笑着敷衍过去。
温月初在旁边听了,却问道:“三***原来也会骑马么?”
敖冉随口道:“不是很会,只略懂皮毛罢了。”
她眯着眼注视着敖策站在那汗血马旁边,拍了拍马的脖子,然后轻巧地翻身上去。
他手挽马缰,看似随意,但却隐隐透着一股有力道的遒劲。那凌厉的***感,正好与那匹烈马相抗。
烈马起初确实不服,暴躁地挪着蹄子转来转去,然后又嘶鸣着起身扬蹄,想把敖策摔下去。可发现自己失败了以后,那烈马就一头往前奔,十分彪悍凶猛地狂奔起来。
重重马蹄声在马场里跳跃。
敖冉视线始终跟随着马背上那个英姿勃发的熟悉身影。

小编点评

敖冉安陵王敖策完整 版阅读为您分享,这本小说文笔细腻优美,情节生动有趣,题材特别新颖,很好看的一篇小说,作者对人物心理描写的非常好,很值得一看哟。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立即阅读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