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爸在都市(陆左)
修仙***爸在都市(陆左)

修仙***爸在都市(陆左)

分类: 古言现言时间: 2021-01-27

小说介绍

陆左小说《修仙***爸在都市》全本已完结,修仙***爸在都市全文免费阅读:跑步用的电动汽车还在,陆左骑着它回医院。连车都锁不住,他很快就跑到闪发光的病房。刚出楼口,就见到走廊上站着陆子岳的几个朋友!该死的男人,竟然趁自己不来***扰夏天?

小说简介

“一周内不交20万手术,你女儿最多只能活一个月!”
医生的话仿若直接判了女儿死刑。
前期的治疗前前后后花了40万,他和老婆夏以安已经山穷水尽,甚至欠了一***债,一周时间,他们上哪儿弄20万?

修仙***爸在都市全文阅读

病房厕所。
陆左咬着牙,泪水块堤!
“一周内不交20万手术,你女儿最多只能活一个月!”
医生的话仿若直接判了女儿死刑。
前期的治疗前前后后花了40万,他和老婆夏以安已经山穷水尽,甚至欠了一***债,一周时间,他们上哪儿弄20万?
为了照顾女儿,夏以安不得不辞掉工作,陆左虽然在跑腿,可单量不会因为他勤快和悲惨遭遇就有所增加!
这反而让陆左多次累倒在路边,辛苦挣来的钱,却在医院眨眼间花光,杯水车薪!
“20万20万……”
泪水滑落的陆左不断含叨着,“凑够20万,闪闪就有救了;我一定要再凑20万!”
无论如何,也要放下尊严借来这20万!
下定决心,他擦干泪水走出厕所。
“以安,我去筹钱,你照顾好闪闪!”
陆家亲戚已经借了个遍,所以陆左来到夏家这边!
岳父母居住的小区外,正好在门口碰见买菜回来的二老。
陆左硬着头皮上前:“爸妈……”
“闭嘴,我们可受不起!”
岳母粗暴地打断了陆左的话,然后想绕过去,省得看见他心烦!
陆左绝望地乞求道:“闪闪有匹配的骨髓了,但需要20……”
“你有完没完?”再次被岳母粗暴打断,“钱我们有给过吧,但你摸着良心讲,你娶安安有给过一分彩礼吗?现在还有脸回来找我们要钱?当我们是***吗?没钱!”
“那是您亲外孙女啊!”
“外孙女?那是你给我们挖的无底洞……闪开!”
岳母拉着岳父骂骂咧咧地绕过去了!
夏以安的外形条件本来能找个不错的富***,好让夏家借此腾飞,结果谁也没想到她竟然被陆左这穷鬼拐跑了,非但没得到半点好处,还要往里搭钱,把二老气个半死!
所以他们见到陆左就***烦死了!
最佳治疗只剩7天,容不得陆左伤心感叹。
他硬着头皮再次来到陆家亲戚这边,一家一家地拜访!
可是大伯,叔叔,姑姑家门都敲了个遍,要么开门见到是陆左就猛地关***,要么就是直接不开门!
连最亲的人都帮不了,还能有谁可以帮?
***已经刷暴,网贷撸了不少,可现在他已经上了黑***,真的走投无路了!
就在他绝望之际,堂哥陆子岳的电话打了进来!
“陆左,我这儿有钱,老屋这边,你来!”
着急筹钱的陆左不想放过任何机会,虽然觉得不可能,但陆子岳确实亏欠自己,他抱着一线希望前往。
这宅子是陆左父母早年做生意挣了大钱时买下的,过两年要开发,价值飚升,可惜的是,2年前父母双亡后,大伯一家设局从陆左手里夺走,并将他赶出。
这导致了陆左一家三口只能在城中村臭水沟边租最便宜的房子,闪闪也是因为从小吸入臭水沟被化学污染的气味得了白血病!
陆左恨过陆子岳,但现在,只要对方肯借自己20万,他愿意放下仇恨!
大门外面停着几辆豪车,这是陆子岳还有他狐朋狗友们的车!
里面传来劲暴的音乐声以及男男***们的笑骂声,似乎是在里面搞派对!
这不像是真心要借钱的样子,但陆左还是深吸一口气,走了***!
刚出现在门口,笑闹的声音便嘎然而止,音乐声也随之低了下来!
“他还真有脸来?”
“你看他,多像条丧家犬啊?”
“小点声,小心他咬你,旺旺……”
陆左早已习惯这类声音,他现在只想来借钱,只要拿到20万,怎么都行!
陆子岳就在人群中,手上把玩着一件东西。
等大家都调侃完了,他才***模***样招呼道:“陆左你来啦?快坐快坐,来喝一杯!”
看着垃圾堆满山的老家,明显他们是故意的,陆左握紧了双拳,但想到对方愿意借钱给自己,又马上松开了!
“不喝了,子岳哥……”
“哎,别管我叫哥,晦气!***没得生,所以就捡了你这个野种,咱们可没关系!”
自己是抱养的事,上大学后陆左就有所耳闻,只是父母没亏待过自己,所以他没放在心上!
陆左只能将话题拉回到正事,谦卑道:“你能借20万给我吗?闪闪真的急着要手术!”
“好啊……”他将手上的东西往陆左面前一丢,“这琥珀还你,还TM说是宝贝,我呸,害老子今天损失了几万的鉴定费,就是块没价值的烂石头,得亏没往上送,要不然就被坑惨了……陆左,不用手不用脚,你能捡起来我就借给你!”
众人都露出玩味的神色!
这是一块金色透明的琥珀,鸡蛋大小,外形如水滴,十分圆润光滑,是陆左被抱养时挂在脖子上的,老屋被夺时,大伯一家以为是宝贝,也一并被抢走。
陆左犹豫了。
他明白对方的目的,伤害***不大,但侮辱***极强!
现在不是悍卫尊严的时候,给闪闪治病胜过自己的任何东西!
他趴在地上,张嘴将琥珀含在嘴里!
对面起哄声口哨声嘲讽声此起彼伏!
陆左都不以为然,将琥珀吐在手上,低声问道:“可以借20万给我了吗?我们一家都会记得你的恩情的!”
“真的?”
“真的!”
陆子岳露出胜利的神色,来到陆左面前,痴汉笑道:“既然你们一家都会记得我的恩情,那我愿借20万,但得让你老婆亲自来拿,顺便好好感恩我!”
愣了一下,陆左醒悟了,根本没有20万,只有圈套和羞辱,浪费自己的时间,还践踏了尊严!
“呸——”一团口水喷出!
谁都没想到他敢这么干,都愣了一下!
被喷了一脸的陆子岳勃然大怒,对一帮兄弟说道:“弄他!”
那帮狐朋狗友们早就等着了,立马冲过来对陆左拳打脚踢。
双拳难敌四手,陆左很快被打翻在地,鼻青脸肿。
陆子岳用鞋底揉搓着陆左的脸,“妈的,你就是一个废物,凭什么娶到像仙女一样的夏以安?老子今晚就去找她,把她给办了!”
随后一抬脚,重重地往陆左鼻梁一踢,疼得他瞬间昏死过去!
没人注意到,从陆左鼻子流出来的血滴落在琥珀上,竟瞬间被吸收。
每吸收一滴血,琥珀透明度就淡一分,直到第九滴时,琥珀化作流光没入掌心!

修仙***爸在都市免费阅读

“神珀乃上古通天神树滴落树脂,凝聚磅礴生命元力,由我青云子所得,现传于你,内附青木太乙真诀,可修仙练道,习医济世……”
朦胧的识海中,一道空灵声音响起,伴随而来的,是浩瀚如星海的信息,意识也随之清晰起来!
正当他想弄清楚这是怎么回事时!
他猛地一坠——
如梦惊醒,睁开眼睛,现实映入眼帘,是没入黑夜的天空!
陆左爬起来环顾四周,自己正躺在被打晕的地方,陆子岳他们早已离开,留下满地垃圾!
“修仙、习医?幻觉吗?”
那些信息不断地在脑海闪现,“没用的知识增多了,没一样能救闪闪的……等等!”
他突然发现,自己身上的伤全好了!!
“刚才,并不是幻觉?”
检查着自己完好无损的身体,甚至能够感受到体内澎湃力量涌动,陆左突然想到,“这些力量让我伤好……那闪闪有救了?”
不知为什么,他强烈地意识到自己能够救闪闪!
哪个父亲到了这一步,会放弃一丝希望呢?哪怕这希望再怎么虚无漂渺。
他飞快往外走去,黑暗中不需要灯光也能看得清路!
跑腿用的电动车还在,陆左骑着它飞奔回医院。
连车都来不及锁,他快速往闪闪病房跑去。
刚出楼递口,就见到走廊上站着陆子岳的几个朋友!
该死的家伙,竟然趁自己不在过来***挠夏以安?
陆左迅速跑过去,到门口就听到陆子岳的声音:“……没有我,陆左有本事救闪闪吗?安安,你还有什么好犹豫的?”
“放***的屁!”
陆左冲了***。
夏以安见到她,马上扑过来伤心道:“陆左呜呜呜…那个人不愿意捐骨髓了,闪闪该怎么办啊呜呜呜……”
有了依靠,夏以安立马崩溃大哭起来。
找到匹配的骨髓如同大海捞针,还要对方同意捐献,更是万中无一。
陆左也只是唉叹一声!
轻声安慰了两句,随后扭头对陆子岳他们沉声道:“请你马上滚!别打挠闪闪休息!”
此时众人都有些意外,这才过去一个多小时,陆左怎么没事了?脸上也没了痕迹?
陆子岳没有纠结陆左为什么突然变好了,反而笑道:“没了我,你能救闪闪吗?靠吼吗?”
现在,陆左只想早点验证脑中的知识是否有用?
没有理会陆子岳,安抚了老婆后,便抓起闪闪的手感应。
瞬间,一股异样的感觉袭来,陆左发现,自己也能感应到闪闪的病灶在哪儿!
这是由于吸入过量化学气味导致造血组织受到影响,形成急***的白血病!
“真的有用!”陆左心中大喜。
在那些海量信息的作用下,陆左下意识地意念一动!
只见左手掌心上,竟悬浮着一株散发绿色荧光的小树苗,有9片饱满树叶,有8张叶子尖处都凝聚着一滴水滴。
一道信息在脑海中出现:水滴内含雄浑能量,有起死回生之力!
“有一滴应该是治好了我的伤,那么,剩下的也应该能治闪闪的病!”
心念至此,陆左豪不犹豫轻轻一招,小树苗微微一颤!
咻~
一个水滴化做一道流光,迅速钻进闪闪眉心!
狂暴的生命能量瞬间***开,弥漫全身,同时猎杀体内的癌细胞,小小的身体内形成了惨烈的战场……
一滴不够!
两滴……越重的病需要的水滴越多!
三滴、四五六滴!
转变也在这一刻发生,原本仓白的小脸蛋儿此时迅速变得红润,消瘦的眼窝也开始慢慢变得饱满。
其他人并不能看到陆左手上的异样。
“陆左,你怎么了?”见陆左举止怪异,夏以安担忧问道。
只是陆左置若罔闻,仍认真地给闪闪救治着!
陆子岳见状,马上抓住机会。
“他怕不是疯了吧?”陆子岳往夏以安靠了过来,几乎贴着她后背,“弟妹,一个男人能被钱给***疯,这种人怎么配当你老公呢?要我说你不如跟他离婚,我来照顾你们母女俩,我保证对你还有闪闪好的!怎么样?”
说着,就伸手搭在夏以安肩膀上!
陆子岳的色相让夏以安感到恶心,闪开两步躲开他的***!
他好歹是陆左的大哥,居然会对自己有这种想法……
“蓄生!”她咬牙道!
听到她这么骂,陆子岳也怒了,狠声道:“夏以安,从头到尾我都是在为你们母女好,你却骂我蓄生?”
接着拿手指向陆左:“他是你男人,可他能救闪闪吗?如果不是因为挣不到钱,让你们母女住在臭水沟边上,闪闪会得病吗?”
“现在他不去筹钱救闪闪,在这里做这种…法事?这是一个父亲该做的吗?”
“我看他根本就不想救闪闪,是想你跟他再生一个呢!”
“你好好看清楚,我人在这儿,钱也在这儿,只要你答应,闪闪马上就可以手术!”
“好了?好了!”陆左突然惊喜叫道!
陆子岳一扭头,指着他对夏以安道:“你看看,他疯成什么样了?”
只是,当他往闪闪看去时,看到的是和刚才不一样的闪闪,才过去十多分钟,闪闪整个人都重新焕发出强大的生机!
夏以安看到闪闪的表面情况,有些担心和疑惑,她不确定这是怎么回事?
陆左收敛激动,再次检查闪闪的身体情况,随后大喜,别说是白血病,哪怕连其他的小毛病也都没有了,以前不小心磕碰的伤疤也消失不见,而且头发也开始长出来一点!
他忍不住告诉夏以安这个好消息!
“老婆,闪闪没事了,没事了!!”
他一下子抱住老婆,再次泪水决堤,这是高兴的!
“陆左,你不要吓我,没有你我一个人撑不下去的……”夏以安以为陆左受不了精神出问题了。
闪闪的情况,怎么可能突然好转?
“真的,是真的!”陆左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医生,医生快来……”
他跑出去把医生叫来,后者过来后仔细做了一些初步的检查,也是不由得大吃一惊!
“奇迹,真的是奇迹……请二位稍等,我们还需要借助机器做进一步的检查!”医生马上就跑出去联系其他的医生,要对闪闪进行一个加急的检查!
要不是为了让老婆放心,陆左才不想再让闪闪去检查,她现在看到那些机器都害怕了!
好在,检查结果很快出来——闪闪全愈了!
而且是连着做了两次检查,再三确认,医生都难以置信!
看着医院盖章的报告单,夏以安有点反应不过来,闪闪真的好了,她抱着陆左喜极而泣,感觉自己得到了上苍的眷顾!
接着陆左再次召出一个水滴,偷偷把老婆身上的一些小毛病也给治好了,而且刚才还油腻的头发在几分钟后变得柔顺亮泽,素颜发黄的脸上也红润了不少,整个人容光焕发,不用化妆都不输时尚明星!
两人分工明确,夏以安给闪闪换衣服,陆左拿着中午煮的瘦肉粥去水房加热!
他们如释重负,真没想到,奇迹就这样发生了!
不多久,几个医生走了进来,手上拿着他们签名的诊断书,以及其他的一些资料。
医生欣慰道:“陆先生,这是闪闪的资料,她全愈了,可以出院了,恭喜你们!”
其他人神情一滞,有点转不过弯来了!
好了?
这是怎么回事啊?
“不是,等等!”陆子岳拉住医生,“你说她好了?怎么能好呢?”
医生点了点头:“确实好了!”
“不可能啊!”陆子岳激动道:“一个小时前还半死不活的,怎么突然好了呢?这不科学吧?肯定是你们医院搞错了,我不同意她出院!”
这让陆子岳有一种被人给耍了的感觉,明明都病入膏肓了,陆左神神叨叨了一会,就好了?
闹呢?
“是啊,她要是好了我们岳哥怎么办?钱都花出去了!”
“不行,不能出院,必需病着!”
刚才喝了点酒,这帮人越来越放肆了!
医生也大概听出点情况了,他们是盼着闪闪不能好,让自己趁机捞一把,对这帮人好感尽失。
“我们医院是权***的三甲医院,怎么会错呢?你们要不相信,自己交钱去照一下脑CT不就行了?”
他摇摇头,不想再鸟这帮蓄生,然后离开了病房!
这时陆左他们也收拾好东西,对这些人不想理会,夏以安和闪闪有说有笑,恢复了往日幸福的时光!
在陆子岳幽怨的目光中,陆左一家三口开心地离开病房!
“岳哥,这钱不是白花了吗?这小孩都快病死了,怎么会突然好了呢?”青年说道!
让捐献者反悔,确实花了几万块,对陆子岳来讲虽然不算多,可钱砸了下去却没效果,心里憋屈!
这些歪门邪道,能用在闪闪的病情上,自然也能用在其他的地方!
陆子岳盯着夏以安诱人的背影,阴狠道:“为了看病,他们现在欠了一***债,工作也没了,机会多的是,夏以安资本丰厚,会愿意跟着一个没本事的男人?”

小编点评

修仙***爸在都市全文免费阅读为您分享,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内容细致、丰富、饱满,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作品,非常值得一看。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立即阅读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