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许你啃一口(时楠韩珩)
容许你啃一口(时楠韩珩)

容许你啃一口(时楠韩珩)

分类: 古言现言时间: 2021-01-21

小说介绍

哪里可以阅读主角是时楠韩珩的小说呢?小编为你带来时楠韩珩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该小说作者是柿子果 ,讲述了 韩珩正要迈步离开,旁边穿警服的男人适时出声:“韩哥,这案件资料是张法医要的,你帮我拿给他呗。”

小说简介

“啪”
时楠一巴掌拍在脑门上,她还真是丢人丢到姥姥家去了。
旁边的男人瞧见她这懊恼的模样,忍不住偏头偷笑。
恰在此时,休息下室的门被人从里面打开。

容许你啃一口全文阅读精彩赏析

“啪”
时楠一巴掌拍在脑门上,她还真是丢人丢到姥姥家去了。
旁边的男人瞧见她这懊恼的模样,忍不住偏头偷笑。
恰在此时,休息下室的门被人从里面打开。
时楠看到刚刚换上白大褂的韩珩,态度诚恳:“韩法医对不起,我……我前天晚上喝醉了,所以才对你做了一些出格的……”
话音未落,就被对方凌冽的眼神吓得憋了回去。
“让开。”
韩珩声音冷淡。
时楠乖巧的侧身,给他让路。
韩珩正要迈步离开,旁边穿警服的男人适时出声:“韩哥,这案件资料是张法医要的,你帮我拿给他呗。”
韩珩沉着脸接过资料,转身朝办公室走去。
这时,时楠被人突然拍了一下肩膀,耳边传来男人的调侃打气的声音:“小姑娘,加油呦!”
时楠对着他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快步跟了上去。
走廊上,时楠一直小跑的跟在他后面。
其实男人走得不算快,但他那双笔直修长的双腿实在太占优势。
时楠不光腿上追的辛苦,脑子也一直没歇着。
在她看来,事情已经发生了,现在再内疚也没什么用了。
有这懊悔的时间,还不如好好想想怎么挽救。
可时楠想的太过认真,根本没注意到前面的男人顿住了步子,时楠一个不防备,直愣愣的撞在了他的后背上。
“哎呦!”
她下意识的惊呼出声。
随后,立刻反应了过来,赶忙道歉:“韩医生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韩珩蹙眉回头看向捂着额头的时楠,不耐烦道:“你到底想干什么?”
时楠语气诚恳:“给你道歉。”
“不需要。”
说完他快步离开。
时楠正打算跟上。
耳边就传来男人冰寒警告的声音。
“别再跟着我。”
时楠的步子倏然顿住,站在原地默不作声的目送他走远。
她无奈的叹了口气,走到走廊的窗边,盯着某处的景色陷入沉思。
-
“什么!你想自己接案子?”
科长办公室里,王富昌声音洪亮,语气诧异。
时楠点头:“嗯。”
“不可能。”
王富昌直接拒绝,语气严肃的训斥道:“你以为这是过家家闹着玩儿呢!”
“我们这里是刑警总队,每个案件十有***都会牵扯到人命,你一个刚毕业的小法医,一点实战经验都没有,拿什么接案子?”
时楠双手绞在一起,低声道:“我知道,可现在韩珩不愿意带我,我好不容易才进了总队,不想因为没人带就被调去分队。”
王富昌看着瘪着小嘴,红着眼睛,努力控制着不让眼泪流出来的时楠,语气一下子就软了:“说说怎么回事?刚才你不是还说要和韩珩聊聊吗?”
时楠吸吸鼻子:“聊崩了。”
“噗嗤”
王富昌一个没忍住笑出了声,绕过办公桌,走到时楠面前,无奈的拍了拍她的脑袋:“你这傻丫头。”
王富昌继续劝道:“我知道你的专业课很厉害,是系里的尖子生,可你到底是太年轻,见识太少。”
“你跟着韩珩实习的事情不急于这一时,这段时间你先去档案室里把五年以内的案子调出来多看看,多学习。”
说完,王富昌转身坐回了椅子上,拿起一个文件随手打开。
时楠以为他后面还有话说,结果对方竟然开始工作了。
她不得不出声,问:“然后呢?”
“然后?”王富昌疑惑:“然后韩珩就会带你了。”
“?”
她看一段时间档案,韩珩就能带她?
这是什么鬼逻辑?
时楠真的很想告诉王科长,她和韩珩之间有矛盾。
这矛盾根本不是她看几天档案就能消除的。
算了,跟他说了也解决不了任何问题。
现在只要王科长不急着把她调去分队,那她就还有留下来的机会。
这一番折腾下来,中午已经过半。
期间时楠去了档案室调取了几份档案出来,坐在办公室的位子上认真看了起来。
至于她正对面的韩珩。
位子一直空着,不知道忙什么事情去了。
后面的两三个小时,时楠就一直没动位子。
看着档案上的案件,她的心情都跟着沉重不少。
其中有两个案子,她在书上看到过,不过远没有队里的档案资料记录详细。
而且案件的背后也更加复杂化。
这些案子是她根据日期依次调取的。
没想到不过一年的时间,就能有十几件重大要案。
特别是她现在看到的这份案件。
两年内:
一个县城内连续失踪五名成年女性。
县***分局一直在追查,却始终无果。
直到第六名受害人女性再次失踪,县***分局便将这一案件递交到了省刑警总队。
案件递交上来的三个月内,又连续失踪两名女性,刑警总队立刻组派了一个专案组调查此事。
最后专案组严查了将近五个月的时间,才找出了这个案件的幕后凶手。
一个年龄38岁,小学文化,名叫李威的男人。
具他交代出,杀害第一个女性受害者的时间是三年前。
原因是女性受害者因为一点小事,当众对他辱骂殴打。
事后,李威怀恨在心,在八个月后对受害者实施奸、杀犯罪。
不久后,第一位女性受害人的家人就报了案,可半年过去了,警察却没查出凶手。
这让李威尝到了甜头,觉得他们这里的警察办案能力弱,根本查不到他身上。
紧接着就实施了第二起、第三起直到第六起奸、杀案件。
说起来这个犯罪人李威,不但心思细腻,思维也十分的缜密。
每个受害人与他发生过节,他都是等了很长时间,直到别人忘记了这点件事,这期间他闷声做了很久的计划方案,保证万无一失,才实施犯罪。
所以每次受害者失踪时,他都在外地打工。
要不是最后有法医通过他的***工具,以及***手法查验出破绽,说不定还要让他逍遥法外很长一段时间。
看到这儿,时楠不由佩服起这位法医,想要看看是谁能这么厉害。
她快速翻页,略过十几页的尸检报告,终于翻到了最后一页,目光定在了法医签字那一栏。
看到‘韩珩’这个名字。
她神情一怔,合上了文件,将它放置一旁。
随后,不着痕迹的再次拿起另一份档案文件。
这个案件比起刚才那个连环***案简单一些。
凶手是一个心理***,经常对妻子实施家暴,结果将人意外打死,野外抛尸的案子。
不到半个月,案子就破获了。
时楠重点看了下尸检报告。
因为这个死者生前是被施虐者,身上有多处伤痕。
例如皮带抽打、头部撞击、拳头击打、以及脚部跺踹。
致命伤只有一处,可重伤却有十几处,轻微伤更是多的数不过来。
尸体被找到时,已经中度腐烂,想要将这些伤痕一一验出,很不容易。
但这档案的尸检报告上的记录却做得十分详细,甚至连伤痕时间都做了大致推算,由此可见这位法医的技术和经验都十分了得。
时楠一边感叹佩服一边将尸检报告看完。
最后翻到最后一页是,她再次看向法医签名那一栏。
“……”
她“啪”的一下再次将文件合上。
起身就要朝外走。
正巧,王富昌从里面的办公室走出,随口问道:“丫头,你干什么去?”
时楠语气坚定:“找韩法医道歉,他不同意带我,肯定是因为我的态度还不够诚恳。”

容许你啃一口免费阅读精彩阅读

王富昌没料到时楠的态度转变的这么快。
忙开口阻拦:“诶,丫头,你先站住。”
时楠顿住,回头疑惑道:“怎么了,科长?”
“我和你一起去。”
时楠诧异:“啊?”
她是去给韩珩道歉。
王科长在旁边站着,那她怎么开口?
王富昌像是看出了她的心思,解释道:“我找韩珩有点事情,正好也需要你帮忙打个下手。”
说着,王富昌便领着时楠来到痕检科门外。
透过窗户,可以看清里面正有几个法医忙碌着做检查。
虽然他们都穿着白大褂、带着口罩、护目镜,五官被遮了大半,但时楠还是一眼就认出了韩珩。
此时,他正站在显微分光镜前做血色原结晶实验。
带着蓝色无菌手套的双手搭在镜壁上,缓缓转动调节器。
神情认真、专注。
不得不说,长得好看的人,认真做起事来也十分的赏心悦目。
不过,王富昌可没心思欣赏这些。
他抬手就敲了敲痕检科的门,打开半扇门对里面的人道:“韩珩,你忙完了出来一下。”
不巧,时楠还站在窗边。
韩珩闻声抬头,一眼便瞧见了她。
时楠对他点了下头,算是打招呼。
可惜,对方根本不理会,直接转开了视线。
时楠也不在意,后退到一旁与王科长继续等着。
很快,韩珩忙完了事情,从里面走出来。
“科长,什么事?”
王富昌道:“刚才有对中年夫妇过来报警,说怀疑他们女儿是不正常死亡,想请法医去验一下尸、体。”
韩珩疑惑:“死的不正常?”
王富昌点头:“嗯,死者家属还在大厅等着呢,你和时楠带上东西过去瞧瞧怎么回事。”
韩珩瞥了眼旁边的时楠,皱眉问道:“许莫宁呢?”
许莫宁,他的法医助理。
“许助理今天家里有事,请假了,目前只有时楠有时间。”
韩珩清楚王富昌这是故意将时楠塞给他。
“不用了,我自己去就可以。”
说着,他伸手摘下口罩,随手丢进了旁边的垃圾桶里,迈步朝休息室走去。
王富昌似乎早就料到会出现这样的情况,伸手推了推时楠:“丫头,别愣着,跟上去呀。”
时楠面露为难:“王科长,他说不用我……”
“别听他说的,我安排你去,你就去,想留在总队,脸皮就得厚点。”
“韩珩现在是没看到你的实力,等你把实力展现出来,他肯定抓住不肯撒手。”
时楠思索两秒,鼓起勇气,小跑着追了上去。
总队警局外:
韩珩提着勘察箱走出来。
一抬眼就看到了站在中年夫妇旁边的时楠。
不等他开口,时楠率先走了过来。
“韩法医,我们之间的误会以后再说,现在请你给我一个协助你工作的机会,好吗?”
韩珩抿着唇,偏头看向她。
时楠的神情还算正常。
可他还是听出了对方语气里不易察觉的颤音。
估计心里担心自己再次拒绝她。
时楠见他没有说话。
便试着伸手去接他的勘察箱。
微凉的指尖触过他的手背。
对方不动声色的松开了手指。
时楠定定的看着落在自己手中的勘察箱,抬头又看了眼迈步朝停车场走去的韩珩,嘴角不自觉的勾起一抹浅笑。
看来这男人并不是那么的不近人情。
路上,韩珩开车。
时楠坐在副驾驶,安静的听着中年夫妇的叙述。
据他们所说。
死者是一名女性,名叫徐莹莹,年龄28岁,是一名销售公司的前台助理。
前几天徐莹莹感冒发烧,就去医院里打了点滴。
按理说输了几天液,感冒应该就能好的差不多了。
可徐莹莹的病情非但没减轻,反而还加重了不少。
几天后,她竟然双脚发软、浑身无力,下不去床。
见到女儿这样,中年夫妇两人就赶紧将人送往医院。
结果刚到医院门口,徐莹莹就突然头晕、恶心、呕吐,甚至喊着身上好痛。
不等医生赶到楼下,徐莹莹就额头冒冷汗,浑身抽搐,双手捂着胸口,神情痛苦,突发***病,当场猝死。
韩珩听完,开口问:“死者生前有***病史吗?”
中年妇人点头:“有,我家莹莹有先天性遗传***病,但这些年我们一直很注意,很少发作。”
韩珩没再接话。
时楠看着后面两人哀痛欲绝的模样,开口劝导:“阿姨,您节哀,那么徐莹莹突发***病时,你们在身边吗?”
中年妇人点头:“在,当时她就是在我怀里走的。”
时楠又问:“那你们怀疑死者死的不正常,是哪里不正常呢?”
虽然不能在死者家属面前说太直白,但有***病的人,相当于体内埋了一颗炸弹,一个不注意,随时都有‘爆炸’的可能性。
再说,死者去世前,双亲一直陪在身边,这还有什么地方值得怀疑呢?
后座的中年夫妇听到时楠的问话,原本稍微平定的情绪再次失控,双手捂着唇,泣不成声。
时楠赶忙递过去抽纸,出声安慰。
过了许久,中年妇人才抽泣着说道:“原本我们也以为莹莹是因为***病走的,可是……可是今天上午我们去火葬场见她最后一面时,莹莹的口鼻眼里面突然往外冒血,我们越想越觉得不对劲,就想请你们去验一验。”
口鼻眼往外冒血?
时楠下意识问道:“莹莹生前有遭受过被人殴打、碰撞以至于伤及内脏的事情吗?”
中年夫妇摇头。
时楠又问:“那莹莹除了***病外,还有其他病史吗?又或者有没有长期服用的其他药物?”
这个两个问题问出,时楠察觉旁边一道目光落在她的脸上。
她瞬间绷起了神经紧张的回视他,问道:“我……我是不是问错话了?”
韩珩收回目光,语气淡淡:“没有。”
中年夫妇没有察觉到前面两人的异样气氛,努力回想道:“她除了随身携带的速效救心丸,就没有其他常吃的药了。”
时楠被韩珩那一眼看的心虚,不敢再开口多问。
韩珩见她不说话,便接着问:“其他病史呢?”
“没有,我们每年都会给她做一次体检,除了***病,就没有其他重大疾病了。”
韩珩再次确认:“所以死者生前没有服用过导致血小板降低以及血凝机制异常的药物,是吗?”
中年夫妇相互对视一眼,不敢确定。
时楠听到这话,嘴角的笑意抑制不住的上扬。
原本刚才韩珩看她,并不是因为她问错了问题。
而是惊讶自己与他想到了同样的问题。
之后,韩珩又问了几个常规性问题。
四人就到了郊区外的殡仪馆。
说起来,这还是时楠第一次来殡仪馆。
这里与她想象中的场景差不多。
人烟稀少,十分荒凉。
不过这也不奇怪。
若非必要,没人愿意往这种地方来。
时楠将死者家属签了字的解剖通知书拿给工作人员验证。
随后工作人员就将他们带去了停尸房。
许是时楠胆子大的原因,她并不觉得停尸房很阴森恐怖。
最多是温度太低,有点冷。
以至于穿着短袖的她一进来不由打了个哆嗦,纤细的胳膊上瞬间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可这一幕落在韩珩眼里。
只以为她是在害怕,眸底不由多了几分不耐。
真不知道王富昌怎么想的,明知道他最讨厌麻烦,还硬要往他身边塞个刚实习一天的青瓜蛋子。
“让开。”
韩珩的声音也随着温度降低了几分。
时楠听到,赶忙朝旁边挪了两步。
男人从她身边走过,耳边传来他低沉的声音:“害怕就出去待着。”
时楠回他:“我没害怕。”
说着她还跟着工作人员走到一排冰柜前,开始查找徐莹莹的名字。
韩珩不是没带过实习生,也见过实习法医刚开始见到尸体时,双腿直打颤,手抖到连解剖刀都拿不住,嘴上还逞强说自己可以,在学校经常解剖尸体之类的话。
现在的时楠,在他眼里与之前那些男生没什么区别,只不过在咬着牙强撑罢了。
时楠可不知道他对自己的想法。
待了一会,她也适应了室内温度。
正巧也找到了徐莹莹的柜子。
她去旁边拉来运尸车,对工作人员道:“大哥,帮忙抬一下。”
说着***拉开了柜子,抓住绑着口的塑料袋就往外拖。
工作人员被她这彪悍的动作也吓了一跳。
赶忙上来帮忙。
不等韩珩有所动作,时楠与那人就将徐莹莹抬到了车上。
推到了解剖室解冻。
从解剖室出来,工作人员瞥了眼时楠的胸牌,夸赞道:“呦,小姑娘是新实习的法医呀。”
时楠笑着点头:“嗯,今天刚实习。”
那人听了更加惊讶:“实习第一天就敢来搬运尸体,你这不光力气大,胆子也不小呀。”
时楠笑了笑没有再接话。
回过头,就看到韩珩正提着勘察箱站在不远处看她,眸色里多了几分意味不明的深意。
时楠走上前接过他手里的勘察箱,说道:“韩法医,我刚才看了下,死者的口鼻眼耳处确实有血迹溢出的痕迹。”
韩珩偏头看她,再次问:“真不害怕?”
时楠抬头与他对视,眼弯如月牙:“真不害怕。”
如果害怕尸体,当初她就不会选择法医这个职业。

小编倾心推荐

愿每一个看文的你,都能拥有最美好的爱情。以上就是精心为您准备的时楠韩珩完整版阅读 ,小说文笔诙谐幽默,内容新颖有趣,故事情节曲折起伏,人物塑造***,强烈推荐!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立即阅读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